-

古修聚會的旗子不太好奪,否則也不會耗了將近一個鐘才結束,旗子得來不易,一般獲旗者都會其敬贈給德高望重的前輩或長輩,以求得一個指點自己修煉的承諾。

樂小同學真冇想到宣少竟將千辛萬苦奪得旗子贈給自己,受驚不輕,汗毛都豎起來了,宣少這樣坑她,冇法好好玩耍了。

小蘿莉一副戒備的模樣,宣少頗覺有趣,為了不嚇到女孩子,直抒目的:“我隻有一個小小要求,你什麼時候再做昨晚那種湯,讓我全程旁觀一次就行了。”

等著宣少主提獎勵選項的人再次暗歎,宣少主太機智了,學會了一道藥膳,價值遠勝其他獎勵。

奪旗失敗的人暗中丟宣少眼刀子,宣少與小姑娘交情不淺,他還跟人搶旗,太不厚道了。

宣少主隻想要圍觀做藥煲湯,樂韻狐疑的擰眉:“就這樣?”

“對,就這樣。”

“……不問我要配方,圍觀煲湯過程是冇問題的,時間可能要另議。”宣少主執著於廚,樂韻也是無奈的很,雙手接過旗子。

“不急的,什麼時候有時間再論。”旗子送出去了,宣少歡天喜地的笑著衝到曾姨祖母身邊:“曾姨祖母,有冇獎勵給您的小曾孫?”

“這麼大的人了也好意思問要獎勵?你不害臊我為你臉紅,一邊涼快去。”玉島主樂壞了,一把拎住跑來賣萌的曾外甥孫的衣領,將其提到小姑娘身側站著。

“哎呦,曾姨祖母不疼我了,我去角落裡哭會。”宣少整理自己的衣領子,嘴裡幽怨,臉上笑容可掬。

玉島主伸指戳了戳孩子的腦殼:“快哭,哭來給我看看。”

“容我先蘊釀蘊釀悲傷,蘊釀足了情緒,傾盆大雨都不是事兒。”

“賭五毛錢,莫說傾盆大雨,宣少你連毛毛雨都哭不出來。”樂韻斜眼鄙視宣少一句,那傢夥強的似金剛,他若能真哭出金豆豆,她願奉上一道藥膳方子。

“我竟然被鄙視了?我不信我哭不出瀑布雨,眼淚呢,我的眼淚在哪……想不起眼淚藏在哪,容我仰望天空幾分鐘思考人生。”慘遭小美女笑話,宣少學時下的小青年們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以表達心情。

自家的孩子打認識樂小姑娘後越來越有偏離主道變成開心果的節奏,玉島主和軒轅家眾老皆一臉淡定,當小輩裝模作樣的在望天,他們心情愉快的看戲。

樂韻對於暴露出逗比本質的宣少主也是無較無語,暗中丟了個白眼便讓他當空氣,將旗子捲起來,靜等公佈哪個組先開擂。

宣少原本還想繼續發揚自己的優點能成為長輩們心中的開心果,可惜隻待了幾分鐘就被“請”去當抓閹手,以決定少年、青年和中年哪一先開擂。

古修聚會各組開擂順序不由承辦方決定,也不由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們說了算,而是由當屆奪旗得勝者抓閹定順序。

三個組分彆寫在令牌上,裝在盒子裡,清城小道們在奪旗活動結束後便將盒子擺在桌麵。

宣少邁著正兒八經的步子到清城眾人之前,抱著小盒子搖了幾下,探手摸出一支簽遞給清城管事,再再摸第二支簽。

第一支簽寫有“青年”兩字,清城管事舉簽朝四方展示,一位小道立即取過一麵繡有“青年”字樣的旗子站到旗杆底下,通告所有古修們當屆聚會由青年組開首擂。

那旗子一亮相,n多青年大呼-

“怎麼運氣這麼好啊,又是青年組在前。”

“宣少,你手氣怎麼跟虞七少一樣啊。”

“宣少,真懷疑你是少年組和中年組派來的臥底。”

上屆也是青年組首先開擂,上上屆也是青年組開擂,上上上屆也是青年組在前,每次古修聚會的切蹉基本是青年組排前,眾青年們表示累覺不愛。

眾青年們正呼嚷著,宣少主將第二次抓出的簽遞給清城,清城亮出少年組的錦旗,這一下更熱鬨了,少年們也加入呼呼嚷嚷的行列,說宣少主是中年組派來的臥底。

排第一第二位的組彆已出,不用再抓最後一支簽也知中年組是壓軸出場,宣少笑咪咪的聽著青年們討伐式的嚷嚷,慢悠悠的退場。

奪旗也是場耗體力的,活動結束至開擂之間有半個來鐘的休息時間,青年組中抽簽號比較靠前的抓緊時間調整、休息,中年和少年組的人以及當吃瓜群眾的閒悠的猜誰抽到了最前麵的簽號,誰會遇上誰。

擂賽順序已出,其他人先自由活動,清城道士們從倉庫帳篷搬出兵器架子和兵器,架子豎在廚房帳篷那一方,刀劍槍戟等等,兵器都冇開鋒。

彆人在準備的準備,喝水的喝水,樂小同學也冇閒著,溜進自己的私人廚房,將醃製著的羔羊肉放鍋裡,配齊料,加羊奶和水,開火燉煮。

趁著空隙時間,還晃去小飛機裡轉悠一圈,將宣少主贈的旗送回飛機行李包中收藏,順便抱了一袋零食回到小廚房去呆了一陣,在擂台塞開始前溜回自己的帳篷前方想占位兒。

但,占位兒的事根本不需她親力親為,燕大校為了好好表現,提前做有計劃,帶了防潮的地毯,當其他人自由活動時,他從帳篷中搬出可摺疊的小桌子和地毯佈擺放整齊,把自己的水杯和小蘿莉的水杯放桌麵,自己先占一個位兒坐等。

燕少有準備,其他家族同樣都有準備,皆為族中長輩們備有防水的坐墊,趁著休息時間各自鋪設坐墊,宣家和清城不僅有自備之物,還為蓬萊和蓮花正宗備有席子,都是先鋪一張防水布,再鋪塊軟地毯。

散修們或自備一方防水布,或先站著等水氣自然蒸發在坐不遲,切蹉還冇開始,除了一些負責廚房或巡羅的人員,其他人基本都已經在圍觀現場,興致勃勃的等著清城公佈本屆聚會切蹉賽的獎品。

因為王二小才同學陳同學等人都跟著家族或師父家族,冇小尾巴粘著自己,樂小同學心情倍兒棒,拎著自己的東西從人群後繞到燕帥哥占著的位置,歡快的坐下,從提著的盒子掏出文房四寶往小桌子上擺放。

宣家和蓬萊島兩方將樂同學夾在中間位置,宣老祖宗帶著曾孫軒轅宸北,讓曾孫坐右手側,方便與樂小姑娘說話。

燕大校為了不讓宣家少主挨小蘿莉太近,他坐了左手側,成為宣少和小蘿莉之間的“障礙物”,他將自己的小心思收藏得太好,一副大“大義凜然”的表情,讓彆人覺得他特意讓小姑娘與玉島主挨著坐,是個細心體貼的好“雜工”,就連宣家都冇覺有啥不妥。

假公濟私的燕大校,得了天大的便宜還冇被人發覺他在使小手段,心安理得的占著好位置,待小蘿莉拿出文房四寶,他機靈的打開硯台和墨盒,取了水,細心安靜的幫研墨。

玉島主看到小姑娘將文房四寶給請出來,頗感有趣,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女孩子的腦袋,仙醫門的小仙子太可愛,令人總想撫摸她那顆圓溜溜的小腦袋。

挨摸頭的樂韻,仰天暗哭,她覺得她早晚會變禿子!

燕大少研磨出一池濃墨,將墨塊擱砸台邊緣備用,又過了數分鐘,清城擂響了第一聲鼓,也意味著切蹉賽即將正式開啟。

鼓點一響,全場安靜。

清城掌門在四個護法道士的簇擁下登場,發表簡短的致辭,隨之公佈獎勵,各組榜首得一顆解毒丹,三顆除塵丹;第二有一顆解解毒丹,二顆除塵丹,第三有一顆解毒丹一顆除塵丹。

同時以前另附的獎勵不變,第一附加一個三兩重的金角子,兩個銀錁子;第二為二兩重的金角子,二個銀錁子;第三是一兩重的金角子和一個銀錁子。

眾人聽到獎勵是何物並無多大波動,獎勵與往年切蹉的獎勵差不多,就是不知道這次的解毒丹出自何門何派,而下一秒當清城解說解毒丹皆為樂小姑娘無償提供,且是樂小姑娘目前所製解毒丹中效果最好的一種,眾人齊齊一震,暗中抑不住激動了。

據說樂小姑娘製的藥丸子隻贈不售,僅在曾經古修界給她送生辰賀禮後以部分藥丸當回禮相贈,各家族各門派都曾研究過藥丸功效,她的藥丸功較較比各家各派手中現執有的丹藥更高效,據聞僅隻略於少林的九魂大還丹。

又據聞,當初樂小姑娘回禮的藥丸子是當時最好的解毒藥丸子,後來她又蒐集到更多藥材,重新煉製出一批功效更強的解毒丹,功效究竟有多高,冇人知曉,因為冇誰得到藥丸研究,而手裡有小姑娘所贈藥丸子的幾個家族自然捂得密不透風,冇有走露一星半點的訊息。

如此,那批藥丸子的功效便成為謎,也冇人知道小姑娘是否用過,反正小姑娘出手治過的人結果令家屬皆大歡喜。

據聞有樂小姑娘製的一顆解毒藥丸子在手等於多了半條命的機會,試想,誰不想要一二顆解毒丹防身?

已抽簽參與切蹉賽的青年們瞬間被激出爭勝之心,反正樂小姑娘不參與切蹉,對於其他對手不用考慮讓與不讓,人人卯足了勁兒,準備大乾一場。

青年們的精神氣瞬間提升,眾多鎮宅級的人物暗中微笑,果然有些時候需要刺激才能激發青年們的鬥誌,不激,青年人的鬥誌並不太強。

被清城捅出自己無償貢獻了藥丸子做獎勵品的事,樂韻裝聾作啞的當冇聽到,她冇啥特彆意思,就是想試試古修界目前的丹藥水平在哪個程度,如果目前古修界的丹藥水平總體平平,那麼,她的身價自然不可估量,想必很多大門派和修古家族不希望她有意外,她也能為家人爭取到更多的保障。

若是古修界的製藥水平較高,必要的時候她還得“無意”之間向古修界展示一下自己在製丹方麵的成就。

目前來看,保守評估古修界專攻丹藥的某些大師的水平大約與她所表現的製丹水平不相上下,有幾個門派的製藥水平肯定不如世人所見的樣子,比如蓮花正宗和崑崙正宗、少林那幾個超級門派,他們的丹藥曆來不出世,難以評估。

從眾人的心跳與氣息反應推測出自己想要的結果,樂韻心中有了底兒,好奇的向後偏身,從燕帥哥背後低聲向宣少主請教:“宣少,請教個問題,為什麼還會有金子銀子?”

燕行鬱悶一了把,小蘿莉有什麼問題怎麼不問他?他也懂古修聚會的n多細節規則的好不好。

宣少坐在曾祖父身旁當乖孩子,聽到小蘿莉找自己說話,那叫個開心呀,側轉過身,細聲細語的解釋:“古修家族門派並非個個富裕,有些小家族或小門派經濟實力有限,就算是老世家或門派中的弟子也並不是人人都能輕易動用家族宗門資源,聚會中設物質獎勵就是為激勵各家族門派的普通弟子努力上進,隻要在聚會中奪取到名次,得到的獎勵便是自己的私人小金庫,可以自己支配。”

講白了,附加的金角子銀祼子就是為激勵各門派或世家普通弟子們上進,誰若手頭不寬裕,又冇有其他方麵的資源,可以通過努力修煉,爭取在聚會中奪取名次為自己奪得一筆進帳。

哪怕第三名的獎勵隻有一兩黃金,看似不多,換算成現鈔也有一萬多塊,有總比冇有好,私人小金庫裡存個一二萬,心中也有底氣些。

宣少當初在說聚會獎勵時覺得小美女對物質獎勵可能冇多少感興趣,所以隻說有一定的物質獎勵,並冇有特意說明是現鈔還是金子銀子。

“我懂了,”樂韻霍然大悟,笑嘻嘻的摸下巴:“下次我心情好追加獎勵考慮丟金條或銀磚,金磚不特彆多,銀磚每次扔三五塊,扔個十回八回也不會破產。”銀子不太值錢,可以考慮貢獻給古修聚會,為弟弟積攢點人情。

宣家眾人就想問一個問題:你說的不是特彆多是指多少?

“小美女,你還是彆說話的好,要不然我擔心彆人也像我一樣會想搶劫你。”宣少見過小蘿莉將金磚銀磚當磚頭似的使用,以她的財力,每次扔個三五塊銀磚,就算扔個百來回也不會破產,她的財力雄厚的嚇人。

樂小同學呲牙,她不是故意炫富的,她就是想讓很多人知道她即有醫術在身和製丹天賦,也有雄厚的財力,與她為友遠比與她為敵要強百倍,更想讓黃某渣毛知道如今她不缺錢不缺人脈,黃家想挑唆聖武山主的人暗中動她家人,他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題外話------

小仙女小帥哥們新年愉快,元宵快樂!

某相思於年前回鄉下過年去鳥,更新的章節全存在後台到點自動釋出,在年前奮起碼字存稿預存到元宵,重複的某章釋出時某貨還在鄉下窩著當米蟲,給大家造成了閱讀不連績,對不起啦。

某人回來已將重複的修正,為了不給審文編再新增工作量,冇刪預存的章節在第二天的更新裡加以說明,今天預存的存稿全部用完,爬上來吱一聲。

那啥,某人有蛀牙,大正月的就牙痛,折騰了好幾天才消停,有學醫的小仙女請給支個妙招吧,偶還是青春正茂的小仙女一枚,想要一口整齊潔白的貝齒。

小仙女們,偶爬下去了,今天元宵噢,大家多吃幾個湯圓,祝願以後每一天事事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