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少還想與小蘿莉討論她有冇興趣操辦下屆聚會,不想清城第二次擂鼓,清城弟子將古修界的旗幟護送到掌門手中,清城掌門執著旗子,在振奮人心的鼓聲中單手攀旗杆而上,將旗幟懸掛於杆頂。

古修界的旗幟以金絲描龍繡鳳、百鳥百花,一麵有一個“真”,一麵是個“武”字,不明內情的人到還以為是曾經風靡一時的“真武”門的旗幟,其實是代表修真修武。

旗幟迎風飄動,眾人仰望,向代表著古修界信仰和旗幟致敬,鼓聲連響十九響,清城掌門飛身落地,帶著護法退到場邊緣舉起了令旗。

戰鼓急促,催促抽到簽號最前的人下場。

周家少主縱身飛落場中,舉起手中的簽,簽麵以黑墨書寫一個“一”字,他麵向四方轉了一圈,揚聲相邀:“我幸運的抽到了一號簽,請同樣幸運的另一位兄台現身。”

澹台覓冬站在兵器架旁做好了下場準備,當看到第一個出場的人竟然是古武世家中的老牌世家的少主,如遭人淋了一盆冰水,從頭涼到心,向姐姐求助:“姐?”

看到周少主入場,澹台覓雪心頭打了個咯噔,收回目光時望向弟弟,正望見弟弟惶惶不安的眼神,默默的歎息一聲,飛快的將自己的簽號塞給弟弟,將弟弟手裡的簽換過來,轉身從兵器架上取雙節棒。

切蹉即將開始,眾青年皆興致高昂的盯著場地想瞅瞅這屆誰抽到第一號簽,當看到周家少主露麵,曾參加過數次聚會的人皆露出古怪又善意的笑容。

宣少也樂得眉飛色舞,樂韻瞅到周少主飛身下場無比驚訝:“哎喲,周少手氣是不是太好了?他應該去買彩票,就憑這手氣必定百分百的中頭獎。”

“還真如小美女所說,周少的手氣真的好得嚇人,據說他抽獎必中,買了三次彩票,二次中了頭獎,一次二等獎,在眾世家子弟中屬周少私人小金庫最豐厚。”宣少正樂著,聽到小美女說話立馬接了話茬。

講真,他也無比嫉妒周某少,那位真的是上天的寵兒,據聞他出生後周家做什麼成就什麼,家族生意蒸蒸日上,繼他後頭出生的周氏子孫天賦也比以前強。

更讓人想罩他麻袋的是那傢夥手氣超好,打牌從不會輸,買彩票必中,官方說買了三次采票,實際上買了十幾次彩票,最差的是一次二等獎,其餘皆是頭獎和特等獎,他一個人為周家賺到近二十億的天外橫財,私人小金庫超過十億存款,還有近十億的現貨黃金、白銀和珠寶。

所以,周少主當之無愧古修世家第一財童子,也因為他幸運值太高,怕用儘了幸運會遭反噬,在買了十九次彩票後收手,再不碰彩票和過問投資,一心追求修煉大道。

“老天啊,太打擊人了。我……我今晚想去周家帳蓬套周少主的麻袋。”她擁有一雙眼睛外掛,拚命賺錢才賺得十幾個億,周少主買買彩票就富得流油,人比人,真的會氣死人的。

最讓人無法受的是她從小手氣真不咋的,抽獎從來是“謝謝惠顧”,省吃儉用的攢錢買了張彩票連個特殊號碼都冇中,對比周少主的好運,樂韻差點吐血,她若是有周少的好手氣,她一定狂買彩票,爭取上什麼什麼福什麼斯的富豪榜。

“英雄所見略同啊,還有兩個傢夥的橫財運也超好,是僅次周少主排第二第三的幸運兒。”宣少無比讚同樂小美女的做法,他也很想罩周少的麻袋,求組隊!

“都是誰?”樂小同學抻長脖子,她必須得問清楚是誰那麼有錢,以後要找她求診什麼的,考慮獅子大開口。

“第二的是東方家的大小姐,買彩票同樣是十次六中,方大小姐身價超過二億;其次是薑少主,買彩票頭獎機率是五成,第四位是吉八少,他賭石手氣一般般,買彩票中獎率是百分之八十,頭獎率是百分之三十;第五位是蘭家四少,第六位是澹台家的三小姐……”

宣少正在解說古修家族中的幸運星排名,猛然發現一個美女下場,當時就懵呆了:“哎,小美女小美女,說曹操曹操到,剛說到排第六的幸運兒,轉而她就現身了。”

在宣少主和樂小同學低聲說話間,澹台家的三小姐取了雙節棒走進圈中的切蹉場,舉起手中的簽,簽號上寫著“一”字,卻是藍色的字。

同號的簽分黑與藍以示區彆,黑字代表主攻的一方。

等待的眾人看到澹台家姑娘入場,一致露出不怎麼相信的表情,淆台家的三小姐堪稱女修輩中的幸運兒,曆來抽簽總是抽到較弱的對手,這次怎的竟抽了一號簽,對手還是周家少主。

樂韻坐正身看向場中,瞅到從廚房方向入場的澹台家姑娘,不置可否的眨眨了眼睛,咧著嘴笑:“男女搭配,打架不累。”

燕行腦子裡瞬間想歪,想象出來的畫麵是男女不穿衣服的那種打架,下意識的呶了呶嘴角:“誰說不累的,一般是男人比較累。”

“也是,”樂韻歪著腦袋想了一想,覺得很對:“男士們要講風度,為了不致於讓美女們丟臉下不了台總得不著痕跡的讓幾個回合,確實比較辛苦。”

當話說出口,燕行也意識到有點不妥,幸而小蘿莉冇有誤解,他才放下心,趕緊點頭附合,也不敢再分心想亂七八糟的事,免得不小心說了不該說的話。

小姑娘和燕少在論男女切蹉誰累的問題,澹台家的姑娘已走向清城諸人坐著的地方,與疾步而至的周少主將簽號放桌麵上,向負責方的諸人施了一禮退至旗杆之西側站定,依老規矩而站,執黑簽的人在東,藍簽的人在西。

清城方校檢過雙方冇站錯位置,擊鼓示意開始。

黑簽是攻擊方,周少主冇有拖泥帶水,抱拳說了聲“得罪了”,話剛落,迅速進攻,因為對手是女士,出手禮貌,他避開了女性的膻中穴等敏感位置。

切蹉也是有很多限製的,比如切蹉開始時主攻的一方必須有限定的時間攻擊,雙方不得繞圈拖延時間,要不然你站著不動,我站著不動,我繞著你轉圈兒,你圍著他繞圈兒,誰也不進攻,一場切蹉能耗個幾天幾夜,誰有那個閒時間等呀。

周少赤手空拳,他的攻擊速度很快,澹台覓雪用雙節棒架、擋,仍然被逼得被迫連連向後退。

一個招架,一個攻擊,兩人不停的變換位置,隻聽得雙節棒碰撞以及拳腳相撞發出的聲響。

澹台覓冬盯著的姐姐與周少過招,一張臉繃得緊緊的,周少主的攻擊太快了,換作他,幾個照麵就會落敗。

圍觀的眾人視線也隨著兩人移動而移動。

切蹉的雙方往來十幾個回合,周少一招空手奪刃,將澹台覓雪手中的雙節棒奪取在手,快速後退拉開距離,說了聲:“承讓了!”

饒僅隻是短短幾分鐘的戰鬥,澹台覓雪也被逼得窮於應付,臉上滲出一層汗,當兵器被奪,羞憤交加,漲得臉色通紅,深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裝豁達:“在下學藝不精,輸得心服口服。”

周少再次說了“承讓了”,將武器還給澹台三小姐,抱拳向四方謝場,當清城宣佈了“黑勝藍負”,在圍觀人的熱烈的鼓掌叫好聲中退場。

澹台覓雪拿回自己的兵器,也謝了場,飛跑著衝出戰圈,將兵器送回兵器架子,對垂著頭過來的弟弟擠出一絲笑:“小冬,後麵就看你的了,加油!”

“我……儘力。”澹台覓冬僵硬的點頭答應,心頭沉甸甸的,姐姐都被人奪了兵器,他若遇上古修世家的精英,隻怕會輸得慘不忍睹。

弟弟冇切蹉先冇了銳氣,澹台覓雪恨鐵不成鋼,可四周有人又不好說教,拉著弟弟站到一邊,準備先看看情況再決定是走還是留在兵器架附近,她抽的簽號也比較靠前,如是速度快,有可能上午也能輪得到,若是後頭的人在切蹉過程中耗時較久,大概要排到下午。

第一場對戰結束,樂小同學慢吞吞的提筆醮墨,在紙麵上記錄,燕行偏頭看,忍不住想皺眉,小蘿莉用的不僅是繁體字,還是某種古體字,他看了半晌,隻認出大半,比如周字,一字等最簡單的字。

玉島主也好奇仙醫門的小仙子寫些什麼,看她落筆成字,越看越驚奇,小姑娘寫得好一手篆體字,共兩行字“一號簽黑方勝,周少主共用十六式半,總結:憐香惜玉”。

小姑孃的意思是說周家青年在切蹉過程有憐香惜玉的表現啊,玉島主眉眼含笑,伸指戳了戳小傢夥的腦袋:“小丫頭淘氣。”

“人家是實話實說。”樂韻咕嚨一句放下筆,蓬萊島是世外仙島,怎麼看都像是繼承傳統文化很深的樣子,她可冇膚淺到以為玉島主不認得她寫的字,她也不介意彆人知道她怎麼評價勝敗。

玉島主覺得小姑娘太可愛了,又揉了揉她的腦袋。

宣少也想知道小美女在寫啥,伸長脖子看不清,悄悄的後退,從燕少背後抻頭瞅,越看越樂嗬,看完又溜回原地坐著等看第二場是誰對誰。

首場切蹉總用時不到七分鐘,可謂開了個好頭,清城方將一號簽收起來,勝者簽放在桌麵上箱子表麵寫有“勝”字的箱子裡,敗者的簽號放進桌子底下的一隻箱子裡,同時也做了文字記錄。

第一場的兩人皆離開切蹉區,清城方宣佈第二場開始,當剛喊了“二號”,薑家三少應聲入場,手中執的是藍字簽。

看到薑家少主,圍觀人又發出善意的笑聲。

宣少朝後仰,偏頭與小姑娘說悄悄話:“小美女,看到冇,我說薑少是幸運星,果然冇錯吧。”

“你說得都很對。”樂韻瞅著從另一側步出的一位穿練功服的美女,吃吃的笑。

小美女語氣特彆歡脫,宣少立馬看向場地,也瞅到了從東方家族人群中走出的東方大小姐,一把捂臉,哎媽呀,幸運星遇上幸運星,誰更幸運一點?

東方金枝穿淺橘色練功服,長髮紮成辮子又盤綰起來,特彆有禦姐氣質,步進切蹉場,與薑少點頭打了招呼,送簽給清城管事方以此點卯,之後雙雙退場切蹉場中,分東西站立。

當清城宣佈切蹉開始,雙方客氣了一句,東方金枝毫不遲疑的展開攻擊。

東方大小姐是古修中的女天才,天賦比澹台三小姐要高,實力也是女天才中的佼佼者,出手攻勢凶猛,招招取人要害。

薑少在與人打架時也不像表麵那麼溫雅,氣勢冷列,招勢淩厲,與東方大小姐戰到一塊,誰也冇手下留情。

場內打得激烈,越快越快,場外的人看得認真,最初還能分析分析,後來都不怎麼能看清招式。

女天才與古修家族傑出青年的切蹉是冇摻假的,短時間內便過了幾十招,在持續到第十一分鐘時,薑少主棋高一著,抓住機會點了東方大小姐的穴。

被點了穴道,失去了部分運動能力,東方金枝一邊喘氣一邊自動認輸:“我輸了。”

“承讓了。”後退了幾步的薑少快速往前又幫東方大小姐解開穴道,他點了東方大小姐兩處穴道,隻是令她四肢能在短時間內麻木,就算不解穴,七八分鐘左右後也能自解。

輸方主動開口承認輸了,切蹉結束,清城方宣佈二號簽藍方勝,將藍字簽放回勝利箱,另一支簽淘汰出局。

圍觀老少們給與謝場的兩位掌聲鼓勵和慶賀,謝場後的兩人各自回家族。

第二場切蹉結束,繼續,第三場是一位散修抽中藍簽,黑簽漏空,輪空,繼續第四場,四號簽分彆由赫連家族的一位子弟和恒山派的一位弟子抽中,恒山弟子勝。

接下來第五到第十三號簽皆由幾個門派和古修世家的普通弟子和散修弟子承包,第十四簽漏空,第十五號簽的黑簽在祁家女天才祁天繡手中,對手是華氏家族的一位弟子,祁天繡勝出。

第十六號簽是宣家子弟與姒家弟子對決,打得很艱難,姒家弟子險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