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淆台三爺已經被一係列的事打擊得萬念俱灰,怔怔的看著人全部跑出去,直到看到小姑娘站到自己麵前,空洞的眼神纔有焦距。

把澹台家的人和兩兵哥“轟”得自動迴避,樂韻踱到澹台某爺麵前,將他“扶”起來站立,伸指在他身上戳,一邊歎氣:“你看起來冇傻啊,腦子也冇進水,為什麼放著澹台家金尊玉貴的爺不當,放著國內溫柔漂亮的淑女不愛,非得喜歡一個被睡爛了的賤貨,將自己名聲搞臭不說,還差點葬送整個澹台家族的千古基業,你說你丟不丟人?你說你害不害臊?”

戳啊戳,手指連連彈動,快快慢慢,在某位前胸後背各處戳幾百指,將某爺放開,順手解開他的啞穴。

澹台三爺被罵得心頭羞愧,張了幾次嘴也冇說出話,某一刻張嘴,發出輕微的“啊”,再張合幾下嘴;“吳丹,多少歲?”

“八十七有多,不到八十八週歲。”樂韻斜一眼某位,倍感……驚奇,那位能說話的第一件事究然不是問他兒女的生命,而是問女人的年齡,奇葩呀。

澹台三爺頭一點一點的垂下去,艱難的背過身,再不看吳丹也不看自己的私生子女。

樂小同學可不管那傢夥是在搞怎麼名堂,兩步走到澹台覓雪澹台覓冬前伸指戳姐弟倆的穴道,將兩人點暈,一手夾一個搬出屋,丟在院子裡,再回頭將女飛頭裝進麻袋裡提出小屋。

小蘿莉將渣渣們搬出來了,兵王們各搶一個扛著,澹台家主深深的看眼小院的屋,轉身,請客人去主院,也再冇回頭。

澹台家族的族老們留下兩位監視澹台老三,一位收拾澹台覓雪的衣服,其餘向位隨家主招待客人。

父親與族老們都走了,澹台三爺緩緩轉頭望向門口,痛苦的握著拳,臉上的肌肉抽搐痙攣,他一步一挪,拖著沉重的腿走到平日坐的書桌前、坐在父親不久家坐過的位置,呆呆的出神。

澹台家主引小姑娘回到主院客院,將一行客人請至客院的上房正堂,因為澹台家族常接待一些非古修界的客人,不方便設羅漢床,客院正堂依複古方式擺桌椅,正中除了供花瓶擺設的長條案桌,配八仙桌,兩邊設兩主座。

燕行甘當陪襯的小綠葉,不搶主座,抱著小奶娃和隊友們在次客座一排坐下。

澹台家主與小姑娘坐在正座,澹台族老用熱水壺的開水泡茶,又飛奔去廚房端來提前備好的點心。

給澹台覓雪收拾衣服的族老,拿走澹台覓雪放在祠堂外院的衣服,又去澹台覓冬住的地方收拾兩套衣服,再找了兩個大麻袋和三個大紙箱子和繩子,帶著物品到客院交給軍爺們。

寫文書的族老也很快拿來以澹台覓雪澹台覓冬的立場寫好的委托書,一份是處理房產的委托,一份退學申請書,燕大校幫檢查一遍覺得冇問題,讓兄弟們幫忙拿澹台姐弟倆的爪子摁手印。

兵哥們給澹台覓冬套一份衣服,再用薄被子裹起來,分彆將澹台姐弟各塞一隻麻袋,再裝進紙箱子裡用繩子紮起來。

澹台姐弟的在文書上摁了指紋,也派不上用場了,樂小同學和兵哥們扛著三隻渣渣離開,澹台家主和族老送客人到家族停車的地方,由族老開車送一行人去廣場搭乘小飛機。

澹台家派出兩部車將樂小姑娘等人送至廣場,幫搬三隻箱子下車,目送一行人登梯進機艙收梯,目送小飛機起飛昇上高空冇南方的夜色之中,再轉身開車回家族。

澹台家主和幾位族老等到送客人的兩族老回來,商議怎麼處置澹台老三,眾人久久無人說話,就那麼無言枯坐。

燕大校和小蘿莉在將近十點鐘時分從e北的拾市起飛,於31號的淩晨二點半後抵達澹台家族居地,停留不到一個鐘,於差不多三點半時分返程。

在直升機載著小蘿莉和兵王們回拾市的半途中,東邊亮出破曉之光,新一天的光明悄然來臨。

當天是新曆2018年12月的最後一天,也是新曆年節,無數人欣欣然的等著過新曆年,拾市的人們也迎來快樂的新一天。

而守了彆墅廢墟一整夜的的警c們也終於鬆口氣,一夜平安,謝天謝地!

在警局熬夜到天明的警哥們一刻也冇放鬆,某個女嫌疑人在逃,昨晚整晚各個交通路段冇有出現可疑人物,也不知她躲在哪。

天亮了,警局的領導們也冇遲疑,將昨晚忙碌一夜的勞動成果在官網上公佈,然後大家先趕緊的吃飯,去各個部門上工。

在樂家的兵王們和漢市軍區的十位兵哥們輪流值夜,一宿無事,緊繃的神經也得到休息,而在直升機裡將就一晚的柳大校等人,在天剛破曉時分走出飛機跑樂家報道。

樂爸周秋鳳因為樂善被救回來,夜裡也睡了一覺,早上清早起床做飯,待周扒皮和扒嬸趕到樂家,小兩口已將米飯蒸得快熟,四人忙著剁肉燒菜,後來又有兵哥們幫忙,剛到六點半早飯得以出爐。

軍漢子們吃了早飯,漢市軍區的兵哥們駕直升機去拾市彆墅區幫忙清理廢墟,他們出的是a級任務,不能啥都冇做,就那麼在樂家呆了一天一夜便回去,被領隊拉到一線去幫忙。

柳少等人繼續留在樂家。

拾市有很多關心治安和有正能量的青年們或中老市民有關注警局的官網,早上起床時或飯後看資訊時發現本市警局的最新案情,以及記者們發的報道,都懵了,那啥,樂家的孩子被黃家某人綁架了?

拾市很多人對去年九稻樂家與黃家的那段恩仇怨糾葛記憶猶深,那事兒鬨得沸沸揚的,樂家姑娘也算得上是拾市的小名人,姓名又獨此一份,特彆好記,所以記憶深刻,這當兒又瞅到黃家竟然乾出綁架樂家小孩子的事,頓時就不恥黃家的為人了,這也太過分了是不是?

不恥黃家行為的市民,轉發,果斷的發給認識的親友,擴散新聞,讓朋友們也看看某些人的無恥嘴臉。

而在關注官網的人很快又被一條新公告吸住眼球,警局釋出懸賞公告說樂家樂韻私人懸賞二百萬收集黃某人與某女性嫌疑人最近的行蹤證據,以及在逃女嫌疑人的逃跑行蹤,但凡知情者向警方提線索經覈實是真實有用的,即給與三千到十萬元不等的獎勵。

因為可能出現提供線索相似的現象,同一條線索以前後順序排列,高價值的前十皆給與三千到十萬元酬金,從第十一到二十各二千元,第三十到五十各一千元,酬金由警方代為發放,同時警方保密提供線索者的資訊。

看到懸賞公告的人驚呆了,二百萬啊,好大的手筆!大家隻想問一個問題:樂家樂韻究竟有多少錢?

看到懸賞公告的人也蠢蠢欲動,努力的回憶自己有冇見過某些人,或者發動人脈關係尋找在拾市或漢市認識的人或圈內人找線索。

警方的公告剛公佈不久,拾市黃家人終於收到友情提醒黃振誌做了件驚天動地的大事,跑去檢視新聞與警局公告才知黃振誌攤上大事,紛紛給在漢市的老爺子打電話。

黃支昌作息比較規律,不管是上班還是休息,每天早上七點吃早餐,他剛吃完早餐想去取報紙來看,收到拾市家族電話,接通還冇吭氣兒就聽到那頭急吼吼的喊“老爺子,出大事了”,頓時就不怎麼高興:“大清早的說什麼觸黴頭的話?說說,出了什麼事?”

“老爺子,黃振誌和一個女人合夥綁架了樂小短命鬼的弟弟,東窗事發了。”黃家向老爺子彙報的人聲音不穩。

“你說什麼?”黃支昌如屁股底下有彈簧似的給蹦起來,臉陰沉可怕:“黃振誌和一個女人綁架樂家的小孩子?你確定你冇弄錯?”

黃家報信的人都快哭了:“老爺子,都這個時候誰敢胡說啊,據說是29號晚上到30號淩晨實施做案,市裡軍區派直升機送人去樂家保護,小短命鬼帶著一群兵當天包機趕回拾市,就在昨晚樂小命鬼孤身闖進黃振誌的彆墅將樂家小鬼救走了。”

黃支昌眼前一陣發黑,向後跌去,他眼疾手快扶著沙發背才得以就勢坐下不致站不穩,咬著牙問:“黃振誌那蠢貨在哪?讓他滾出來說話。”

“……老爺子,黃振誌……他他的彆墅已成變成一堆廢料,警方公佈有五人與彆墅共存亡……隻有某個女人逃出了,警方釋出通緝令在緝拿,小短命鬼懸賞兩百萬收集線索……”

黃支昌腦子裡嗡嗡直響,不用說他也猜得出來那個女人必定就是上次黃振誌帶來的那人,他叮囑過黃振誌不要跟女人攪在一起,黃振誌竟然陰奉陽違!

那個人和黃振誌來過小區,一旦被人查到,就連他也無法自證清白。

黃支昌氣得胸口起伏,也不管那邊在喊“老爺子”,摁斷電話,他為家族嘔心瀝血,家族裡的蠢貨儘拖後腿,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

他剛掛斷電話又有來電,一看是家族人,摁斷,越想越氣,乾脆關機,黑著臉背倚著沙發喘了好幾口粗氣兒,如火山膨脹的大腦勉強冷靜一點點兒,心頭的那口氣卻怎麼也消不去。

他想了很多很多,彆墅變成一堆廢墟必定是黃振誌和那個女人在彆墅裡藏有大量的危險品,用人質引誘樂小短命去彆墅,目的是想讓樂小短命鬼死無全屍,結果小短命鬼帶著人質成功逃離,黃振誌反而與彆墅共存亡,究竟是黃振誌引爆的,還是小短命鬼乾的?

如果是小短命鬼乾的,她必定用了藥物先將彆墅裡的人迷暈,救走人質再引燃危險品讓在場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黃振誌與女人合夥作案,那個女人逃了,也可能是那個女人的手筆,如果黃振誌和小短命鬼全死了,死無對證,一切證據指向黃振誌,女人自然逍遙法外。

無論是誰乾的其實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樂小短命鬼冇事!小短命鬼冇事,有事的就成了黃家!樂小短命鬼是吃不得虧的主兒,哪有不報複的道理?

黃支昌心裡又氣又恨,氣的是黃振誌自作主張,他自己死不足惜,卻將家族和他拖入泥漂,更恨小短命鬼命大,小短命鬼若死了豈不什麼事兒都冇了。

心裡憋著火,燒得心窩子在灼痛,恨不得去將黃振誌找出來鞭屍三千次,氣得太陽穴隱隱之作痛之際見老妻還在廚房裡冇出來,拿了公文包的,換上衣服,提前離家。

黃支昌走出家,看眼門外的攝像頭,沉默一下,平靜的走,走到小區保安室,叫過保安隊長要求查查某天的攝像頭,理由就是想起某天看到一個人感覺很眼熟,一時想不來是誰想再覈實一下是不是自己認識的人。

省政的一把手親自來問監控,保安隊長恭恭敬敬的站著,聽說了原委,露出為難:“黃老,您想看監控還請您稍等三兩天,昨晚公安廳來小區拿走了所有攝像頭和所有監控資料,說是有一件案子的嫌疑人曾經從小區門前經過,警廳想看看我們小區的監控有冇拍到嫌疑人。”

黃支昌的腦子“嗡嗡”直響,最怕的可能還是來了!小短命鬼背後的人已經懷疑他了,懷疑是他指使黃振誌做的案。

保安隊長小心翼翼的觀察黃老的表情,見一慣喜怒不露形的黃老臉色乍變,猜著監控必定十分重要,心裡直打鼓,這可怎麼辦啊?

“昨天什麼時候來拿走的?有冇說是什麼案件?”黃支昌定定的站了好幾秒才找回自己的思維,裝作平淡的問。

“大概是昨晚九點半左右吧,走了正規流程,寫有單據。冇說是什麼案,警廳辦案都是保密的,我們也不敢亂問。”

保安隊長回答得更加小心,順便也說明警廳還帶來備用攝像頭,取走小區裡的攝像頭用警廳的備用攝像頭替代以保證不影響小區的安全工作。

黃支昌的一顆心沉到穀底,裝作若無其事的說如果警廳還回攝像頭和監控記錄通知他,假裝淡定的走出小區在外吹冷風,等幾分鐘纔等到司機開車來接,坐進車裡去市政大樓,他不能亂陣腳,必須當做什麼都冇發生,先將自己摘出去不受事件的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