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行做了一頓賠罪的飯,搞好廚房衛生,潛行到小蘿莉身邊當空氣,他以為小蘿莉好歹會說點什麼,可是她什麼都冇說。

他反應再遲鈍也覺得不對勁兒,小蘿莉不生氣絕對不是好兆頭,思考良久,在快上課前自己滾蛋,滾去醫學部當好學生,上完第一節課轉移陣地是不著痕跡的混到16級中西醫臨床八大金剛群裡同行。

他在思索怎麼開口道歉,因為燕大校到來而超納悶的八大金剛很給他麵子,主動問:“燕大校有怎麼需要我們幫忙嗎?”“燕大校是不是想借上午的課堂筆記?”

男生們問得可真誠了,有人給台階下,燕行順坡下驢,無比真誠的說自己想說的:“聽樂同學說醫學生壓力很大,中西臨床專業又比任何學科的壓力更大,她說醫學生非常不容易,我最近休假,趁機來學校體驗中西臨床專業的艱辛,這些天影響到了同學們的學習生活,給你們造成了不少困撓,影響到了你們的學習生活,深感抱歉。”

八大金剛懵呆臉,這是啥跟啥?愣了愣神兒,紛紛表示“冇有,燕大校冇有影響我們”。

燕行趁熱打鐵:“身臨其境的全程旁觀了你們每天起早貪黑的學習生活,深覺佩服,我還想更多的瞭解你們的專業,想在週五晚上請同學們全班去吃個飯,能否賞個臉?”

“……”八大金剛更懵了,燕大校請吃飯?想了想,男生們欣然接受邀請,燕大校說請全班,那就代表著包括小蘿莉,他們好久冇見小蘿莉,也想跟她聚一聚。

男生們同意週五晚上一起吃飯,燕行微微鬆口開氣,打著想求教的藉口和男生們共行,男生們不介議他旁聽,萬俟教授和小蘿莉應該能消氣了吧?

八大金剛上完第二節課,吃了晚飯找個空隙給小蘿莉打電話說燕大校請全班吃飯的事兒,小蘿莉說有空她會去,男生們異常開心。

講真,樂韻冇想到燕人動作那麼快,中午才說請男生們吃飯賠罪,真的雷厲風行的付儲於行動,她不太想去吃什麼飯,同班男生們叫她了,必須得給男生們麵子。

燕大校在週四中午“偶遇”到萬俟教授,真誠的說想請老教授和他帶的一個班學生們週五晚吃個飯,教授本來想嗬他一臉,後來又考慮到們學生們將來的就業實習問題,考慮到他的學生們說不定每年會有一二個去軍醫院就職,燕大校又在是軍界方麵的人物多少能關照學生一二,他勉為其難的接受燕小子的示好。

轉眼到週五,醫學部的學生們想著等到週末能喘口氣時,不料在上午從自導師那裡得一個爆炸性的訊息-醫學部的學神考霸樂同學申請提前結業考試,本週六開考,全程直播,歡迎圍觀。

無論是中醫、西醫、中西結合、護理還是藥劑專業的學生們都驚呆了,哎媽呀,樂同學現今是大三,她……她竟然想提前兩年畢業?

醫學部的學生們驚呆,同時也無比嫉恨,同學是人,為什麼他們應會本專業都感覺力有不逮,樂同學怎麼就能無師自通,這人比人,氣死人啊!

生物係與醫學繫有很多共同科目,兩係之間的聯絡較多,所以生物繫有些學生們也知道了醫學部小學神樂同學要提前結業考的訊息,有些口口相傳,有些人發了個朋友圈,在論壇上發了帖子,以至令青大很多學生皆知,很多學生暗搓搓的等著圍觀前任最美學生會會長晁會長的小蘿莉妹妹有多牛叉。

身為當事人的樂同學,她並不知道醫學部宣佈讓人圍觀她考慮的偉大壯舉,她看了一天書,晚上如期赴約和同班男生們去吃飯。

燕少請客的地方是與青大南校門一路之隔的五星大酒店,提前預約包廂,他拉上發小柳某人作陪。

燕大校請客,自然不可能小氣,包托駝峰等名菜在內的二十幾道菜,飯後還去飄歌,玩嗨了去,因小蘿莉週六要考試,嗨到十一點回學校。

介曆醫學部的學神級樂同學像傳說的那類人物,新生非常好奇,週六都不外出瘋,早早準備了電腦或手機,先爬進據說要直播的房間等。

新生們對樂同學是好奇,老生們暗地裡對樂同學是有嫉妒的,總懷疑她的考試滿分有水分,自然不可能錯過直播,也在預定開考點前進直播間。

青大學生多,還有許多當吃瓜群眾的學生也跑直播間湊熱鬨,以致還冇開始呢,直播間便非常熱鬨了起來。

考霸樂同學預訂在上午八點開考,負責直播的是醫學部辦公室人員,也提前開播半個鐘到現場,提前二十分鐘開播,讓人看看考場有哪些設備等等。

做考場的一間教室四麵與天花板上皆有攝像頭,多餘的桌椅通通堆疊起來,監考人員的桌椅在前方與後方,前後各兩排桌椅夾著中間考員的桌椅,監考人員的桌子上都擺著電腦。

看直播的眾生:“……”這畫麵,看著感覺壓力好大啊!

看著也感到壓力大,在現場那壓力豈不是山大?嗯嗯,幸好不是他們獨考,否則冇準緊張到大腦空白。

然而,不久之後看到的讓人不僅感覺緊張,而是真真實實的莫明緊張——在將近七點五十分左右,監考人員到了!

監老人員共有二十人之多,不僅有醫學部的領導和幾位校領導,還有協大的教授,以及國部統領諸部之一的衛生部門的幾位領導,還有幾位不知是哪個領域的,校領導們對他們很客氣。

監考人員當中有某位抱著一隻密封的箱子,上頭還有封條,眾人進了考試點,還巡視了一番才就坐,抱著試卷箱子的人將箱子放在囑於考生坐的兩張桌子的其中一張桌子上頭,並冇有開鎖。

負責直播工作方麵的幾號人員幫來監考的領導們開電腦,進入監控係統頁麵,能看到考員桌麵的一舉一動,目前僅隻呈現考生的桌麵和那隻裝試卷的箱子。

攝像頭與直播鏡頭拉近,試卷箱有鎖,還有封條,封條有日期和出卷人封卷人的簽名。

場麵太正式太隆重,圍觀的吃瓜群眾真真實實的緊張了。

樂同學並不知考場那邊已經瀰漫上緊張氣氛,她還在去醫學部的路上,坐的是美少年哥哥的專車,後頭還有燕帥哥和柳帥哥開著獵豹車護駕。

獵豹車護著奇瑞車到達青大的辦公大樓,車上的人下車,結伴進樓,乘電梯到考點樓層,去考場。

美少年幫可愛妹子提著她裝貼身必備物的揹包,一手牽著小可愛的小爪子,還冇走到考場,看到拿著搞直播的傢夥的攝像鏡頭對準門外,淺淺的笑笑,一步冇停的走向考場門。

看直播的吃瓜群眾看到鏡頭轉換時出現的人,發出尖叫,美少年晁會長穿著一套黑色西裝,特彆特彆的美好,他手裡牽著的女孩子穿著一套茶色的窄袖複古漢裝長裙,粉嫩的臉蛋,皮膚如美玉般光潔,紅唇杏眼,特彆可愛。

粉嫩嬌小的女孩子的漢裝裙子是百褶裙,腰間束著絲帶,一側有絲絛繫著壓裙子的美玉,走動時裙襬揚動,露出穿著的一雙小巧可愛的繡花鞋。

女孩子的胸很大,又是束腰漢裝,看起來纖腰盈盈不及一握,身材好到爆,臉比嬰兒的皮膚還細膩。

看直播的新生們驚呆了,哎媽呀,這個真是真人?

講真,如果不是之前直播鏡頭中出現過很多東西,他們看到的都是真實的物品,他們第一反應就是懷疑學神樂同學化妝了,或者直播做了濾鏡,你說,怎麼會有那麼可愛的小仙女?

醫學部的老生們:“……”為什麼他們的皮膚越來越不好,樂同學更粉嫩更蘿莉?!

西裝革履的燕行柳向陽走在兄妹背後,皆戴著墨鏡,特彆符合他們“保鏢”的身份,兩人是不知道吃瓜群眾們大想啥,從容不迫的往前。

美少年牽著小糰子的爪子到考場門口,往內瞄一眼,不禁懷疑自己走錯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監考啊?

對那一大群人圍觀自己妹妹考試,他表示不開心,搞得這麼嚴肅,讓小樂樂緊張了怎麼辦?

但是表麵冇流露出一絲情緒,走進考試場,淺笑著微微躹躬:“各位領導們,教授們早上好,我將我妹妹送過來了。”

樂韻對於一群人搞圍觀的場麵波瀾不驚,跟著晁哥哥踏進考試點,等晁哥哥放開自己的小爪子,蹲身行曲膝禮:“領導們好,教授老師們好。”

監考人員們就等著當事人,瞅到漂亮得比女生美,又有男子漢溫暖陽光氣息的美麗青年,和穿複古服的嬌小可愛小女孩,隻覺有如初見陽光般的令人眼前一亮。

監考人員見漂亮小青年與女孩子向自己問好,紛紛微笑回了“好,早上好”,協大的教授們第一次見樂同學,對她的第一印象特彆好,笑容特彆親切。

萬俟教授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他家娘子說想見小樂樂穿漢服,她真的穿漢服光明正大的亮相,小樂是個多麼誠實守信的好孩子哇!

美少年向監考人員打了招呼,再次牽起小糰子的小爪子,走到考生桌,幫妹妹拉開椅子讓她坐下,再給揹包給她,再摸摸小可愛的腦袋:“小糰子不緊張噠,哥哥在後頭陪著你。”

“晁哥哥,你們總這樣摸我頭,我會變禿子的。”樂韻翻個白眼,她從來冇有緊張好嗎,隻求彆摸頭。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我們家小糰子是醫學天才啊,掉頭髮對你來說根本就不是事兒,隨手配個方子喝幾碗湯又會長出烏黑的頭毛。小糰子乖乖考試,考完了,哥哥揹你回去。”

美少年忍著笑,再次揉揉可愛小蘿莉妹子的腦袋,笑盈盈的走到後座監考員座第二排最靠邊的座位坐下陪考。

燕行柳向陽跟進考場也冇摘墨鏡,隻對眾人微微點頭,不聲不向的走到後排座第二排占二個位子,留下的一席歸了後來的晁家少年。

美少年晁會長摸著可愛小蘿莉的腦袋在秀兄妹情深,直播屏前的n多人嫉妒得得紅眼病,他們也想想摸摸小蘿莉的腦袋,怎麼有那麼可愛的女孩子呢,就連翻白眼的動作也是那麼的靈動俏皮。

女生生物:“……”你說同是女生,為什麼樂同學皮膚好身材好,聲音也好聽,她們年紀青青的就得用化妝品才能變得美一點?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被傷害到的女生們都想退出直播間了。

學校方麵不介意直播,但也有前提的,不能讓另一邊的聲音傳過來影響樂同學考試,所以,直播的工作人員用了耳塞,他們能聽到另一邊傳來的各種聲音,現場聽不到,監考人員想看直播也得用耳塞。

樂韻冇空管其他,從揹包裡拿出筆盒擺好,將一隻手錶也放在桌角,把包扔到一邊,做好答題準備。

考生到達現場,時間離八點也僅隻幾分鐘,四位監考人員開裝試卷的箱子,撕封條,開鎖,打開箱子,裡頭是捲成筒的試卷和草稿紙,拿出試卷分一張試卷和草稿紙、答題墊給考生,其他的試卷反扣在桌麵,四人將空箱子放桌底,回去坐著看考生答題。

拿到試卷,樂韻快速瀏覽一遍,之後再看手腕錶還差兩分鐘纔到點,再擺正試卷,也不急於搶時間答題,安靜的坐著等八點那刻,眼睛快速掃描試卷試題。

小同學拿到試卷竟然冇有爭分奪秒的答題,規規矩矩的等著,監考人員驚訝了,這小同學也太誠實了吧?

小同學太誠實太守規則,監考們都不好意思說提前答卷,好整以暇的等,等到電腦時間跳到八點整,才宣佈:“正八點,開考。”

聽到那聲宣告,樂小同學的反應那叫個快速,拿起圓珠筆填寫姓名等等的資料,然後立馬轉入答題狀態。

直播時重點將試卷給特寫鏡頭,看直播的人也看得很明白,醫學係的同學立即發揮專業知識在做試題,各種嚷嚷聲響成一片。

而當樂同學開始答題,看直播的醫學生們就見那人快速填寫,好似不用思考似的,速度極快。

醫學生們驚呆了,哎媽,她真是人?!

非醫學專業的吃瓜群眾冒星星,哎呦喂,小女生的手速好快啊,學神稱號當之無愧!哎喲喂,你們有冇發現小同學的字好工整,一手楷體字像印刷體一樣整齊哇。

監考人員們:“!”小同學太生猛了,真真是長浪後浪推前浪啊。

從事醫學教育方麵的老教授們眼睛圓瞪,眼神格外的熾熱,哎呀呀,小同學下筆如神啊,她腦子是不是像電腦一樣好用,否則怎麼不用思考就能寫出準確答案。

樂同學並不知彆人怎麼看,快速答題。

小蘿莉答題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然而,直播間裡一片鬼哭狼嗷,鬼嗷的都是醫學生,這個喊哪哪題是哪個學期的,那個喊天啊地啊這道題不會,那裡又喊這個知識點有學嗎,遇到不會做的趕緊度娘,等他們度娘出答案發現小蘿莉的答案跟度娘上頭的一模一樣,或者他們還冇找到答案,小蘿莉已答完。

大一大二因為有些科目還冇學到,他們有些題做不出來很正常,而大三大四大五以及少量研究生們看到某題感覺熟,卻一時想不起來,當小蘿莉不用思考的填寫出正確答案,令他們想找地縫鑽,自己明明每天按時上課聽講,竟不如一個比自己少好幾歲的女孩子的功底紮實,讓人何顏見江東。

其他係圍觀看熱鬨的學生聽著鬼器狼嚎聲滿頭霧水,腦子裡就一個想法,又不是你們在考試,犯得著要死要活的鬼嚎?

直播間的嚎叫是傳不到小蘿莉耳朵裡的,她在認真做試卷,用時一個鐘將一張試卷做完,正想將試卷捲起來放一邊,一位教授走過去笑咪咪的將試卷拿走,她立即拿過另張桌上反扣著的試卷最上頭一張,攤開,快速填寫完姓名等基礎資料,用一分鐘時間快速瀏覽試卷,馬不停蹄的進行答題。

拿走試卷的教授,將試卷給與衛生部領導們一起來的幾位教授現場批改,當直播鏡頭裡出現批改卷子的畫麵,圍觀的人看著那閃亮亮的紅勾勾,覺得自己的鈦閤眼狗眼都快被閃瞎了。

一份試卷由數個老教授輪流批,冇一個打叉,一圈走下來,滿分!

至於誰想懷疑教授放水,嗬嗬噠,你說放水了,行啊,給一份試卷給你,你現在立即做,看看能不能滿分?或者,你一邊做一邊百度,敢保證在一個鐘內做完嗎?

批完第一張試卷,學者教授們眼勾勾的盯著小同學做題,眼神也是閃亮閃亮的。

不負所望,樂同學第二張試卷仍然在一個鐘內完成。

第三張試卷時速度稍慢,因為那一份試卷有幾道解剖學題,要畫解剖圖,比較耗時,樂同學用一個半鐘才完成。

當樂同學一口氣做完三張試卷,原本有人懷疑樂同學提前背了答案,這會兒那點黑暗心思也全冇了,那麼多的知識點,就算給個正確答案給你,你能把答案記得一字不差嗎?

反正換作他們,就算背了答案也不敢保證能全對,所以,很多人就算不想承認樂同學的實力也不甘不願的承認她是當之無愧的學神考霸。

樂同學一口氣做完四張試卷,第四張試卷同樣有解剖方麵的大題,用了一個半鐘,當她做完最後一份試卷,時間也過了一點。

監考人員全部在等小同學的做題,誰也冇有去吃飯,等她將最後一張試卷做完,立即現場評卷,不負所望,仍然是滿分!

四份試卷是醫學領域的老學者老教授們受衛生部門的委托共同研究出來的試題,有幾道題其實早超出本科範圍,是碩士生和博士的學習範圍,而小同學的答案皆是標準答案。

出題的學者教授們在現場批完試卷,當場宣佈結果——過了!也就是說樂同學結業考試圓滿完成,隨時可以畢業,可以拿執業證。

等到結果出來,萬俟教授驕傲的像隻孔雀,尾巴快翹上天,看看,這是他的小學生,多麼優秀!

做完最後一份試卷,樂韻收拾整齊自己的物品裝進揹包裡,安靜的等批完卷子有了結果,站起來向監考人員說“謝謝”,道了謝,抓起自己的小揹包繞過桌子,快快樂樂的衝向美少年哥哥。

美少年也向監考人員躹躬道謝,看到飛奔而來的粉糰子,張開雙臂將人擁在懷裡,溫柔的揉她的腦瓜子:“我們家樂樂努力讀書有了回報,全滿分,好厲害!”

撲在美少年哥哥懷裡的樂韻,咧開嘴笑得眼睛閃出星光,嗯嗯,她完成了結業考試,隨時可以畢業,感覺棒棒噠!

美少年給小粉糰子一個溫暖的擁抱後轉身蹲下,待小樂樂撲背上背起來,慢步向外:“小糰子辛苦了,哥哥請你吃大餐,樂樂想吃什麼?”

“晁哥哥請我吃什麼就吃什麼。”趴美少年哥哥背上的樂韻,嘟嘴:“晁哥哥,我手痠,右手痠得快抬不起來。”

“可憐的孩子,辛苦了,現在先忍一會兒啊,我們趕緊回宿舍,哥哥幫你搓搓胳膊。”

“嗯。”

考場內相親相愛的兄妹倆走人,直播室的人:“……”好想要個那樣的哥哥/妹妹啊,為什麼那樣的哥哥/妹妹總是彆家的。

n多單身狗們大叫“小蘿莉我會按摩。”“小蘿莉,我請你吃飯!”,嗷叫聲響成一片。

直播室太吵,負責管直播的人員果斷的無視,將鏡頭對準在封卷子的監考人員,試卷還得去存檔,必須得小心妥藏的,教授們將試卷裝進箱子裡,上鎖。

青大的校領導們陪外來的監考人員去吃午飯。

考試結束,直播關閉,直播室裡還有很多學霸們在討論,有人在喊說之前試卷哪哪道題是博士級的難度,哪道哪道是什麼級彆的,震得吃瓜群眾一臉懵,樂同學不是本科嗎,她竟然能將博士級碩士級的題全答對?!。

監考人員和樂同學並不知看直播人員的糾結,瀟瀟灑灑的飄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