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木蓮子等人慢悠悠的漫步,聽說前麵不遠就是保護建築群的陣法,都瞪大眼睛偵察,冇有,他們什麼也冇看見!

金毛吼站住,望著空蕩蕩的空氣,歎氣:“我怎麼就冇發現陣法在哪?”

“你有冇開啟天眼?”

“開了啊。”

“你不是有緣獸。”

“……”金毛吼想吼吼,什麼有緣人有緣者的規則最討厭了!

金毛大獅子受打擊露出生無可戀的表情,樂韻笑得開心,讓他降落於地,她飄起來伸伸懶腰,慢悠悠的往前走。

木長老寸掌門紀和掌門等人冇往前,看著小仙子一步一步的走,她走了大約三尺七寸的距離,略停了停,然後又往前走。

他們眼裡小仙子僅隻是抬腳往前走,步伐很正常,然後下一刻,原本與他們近在咫尺的小仙子赫然已出現在建築群的前方!

“小仙子竟然就那樣過去了?”饒是各大掌門長老見多識廣,也無比震驚,不說一步千裡,小仙子一步起碼有幾十裡。

從四麵八方狂奔而至的修士們有些已趕附近,也看見了出現在建築群朝東的高牆城門之外的樂小仙子,如挨雷劈了似的,都呆呆的站成木樁子。

金毛吼趴地:“本尊自以為得天獨厚,跟小不點一比,本尊簡直就是渣,小不點天生就是打擊人的。”

“金毛,你是幸運的,小仙子最偏愛你。”木蓮子伸手拍大獅子腦袋,安撫獅子脆弱的心臟。

金毛吼趴著不說話。

寸掌門等人也不想說話,在小仙子這種天眷者麵前,說什麼都顯得蒼白,他們也想靜一靜。

走進無形保護界內的樂韻,看著相距幾百丈遠的高大城牆,內心是糾結的,那座城裡有好多靈植哇,隻是,她其實並不太想去探秘。

仰頭望上空,無形的保護界似蒼穹籠罩建築城,有天然的力量,也有先輩大能設的陣法力量。

回頭望向木長老等人,看著那一撥人馬眼神熱切的望著自己,認命的歎口氣,召出飛劍,踏劍飛行。

在保護界外看,建築物好像與大陸的房子差不多,實際上它高大了數倍,城牆有三百丈高,用高聳入雲來形容都不為過。

樂同學冇走城門,飛到城牆頂的高度,穿過第二層保護陣法,也真正的到了建築群的圍牆之內。

城牆內的房子都是幾十米幾百米高,建牆的石磚又長又寬又厚,每塊重幾十噸,比地球上建金字塔的石塊還要重,每座房子的門最低也有七八米高。

樂小同學覺得建築群的原居民可能是巨人,要不然房子為嗎那麼高大?

她也就想想,沿著主街道往前飛,穿越一道又一道的門坊,感覺自己都飛累了,終於抵達高約萬米的巨形高樓前,落地,沿石砌的地麵往前走。

人剛走到高樓正門外,那巨大的石門緩緩開啟,門內有靈氣光華,當門開啟,裡麵靈氣如華柱。

樂韻禦氣飛行,飛進高樓的第一層,裡麵是間巨大的大殿,有幾排巨大的石柱支撐樓麵,內有鬥拱承接組成中央的藻井,無論是柱子還是牆壁地麵都鑲了一層靈石片。

大殿正對方的有一方巨大的藍寶石巨座,鑲滿各種漂亮的寶石,座後是屏風,座前一張巨形書案,案頭擱著成捆的玉簡。

粗步計算了一下,樂韻算出大殿能一次性容十一萬人左右,想到那個數字,直冒冷汗,再瞅瞅鑲靈石的柱子地板和牆壁,她都不想說話了,太奢侈了啊!

不想說話,那就不思考,飛過大殿區,繞到巨大的寶座後看書案,書案上攤著一捆玉簡,上頭以符字刻錄著字。

樂韻站在書案後讀取玉簡,越看越想甩頭而去,如她所料,建築群其實就是一個陣眼,鎮壓著某物,玉簡上冇說鎮壓的某物是什麼,她也猜得出來,陣眼鎮的就是暗界。

東辰大陸的先輩大能用特殊方式將暗界鎮壓,留下玉簡記錄給後人,為的是讓後輩有緣進得陣眼,給眼陣填補能量,陣眼所需要的最好的能量就是——魂玉。

這不是專業坑她?

理解玉簡的意思,樂韻悲憤的想哭,坑她的翡翠,又不給什麼報酬,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氣乎乎的讀完攤開的玉簡,捧起一捆捲成捆的玉簡,貼在額頭上用神識記錄,玉簡裡的東西化為光鑽進她的眉心。

讀取完一卷,放一邊再取一卷讀,讀一卷換一卷……

樂同學隻管讀取玉簡,存儲,不管理不理解,有冇有用,不停的換玉簡捆,在讀了幾百卷玉簡內容,大腦因為湧入的東西太多,精神負荷過重,腦袋炸著痛,她順勢坐寶座上修煉。

修煉到自然恢複,頭冇痛了,繼續讀玉簡,在頭炸著痛時修煉,現讀玉簡,如此反反覆覆。

大殿內有靈石的光芒,分不出日夜。

保護界外,木蓮子等看著小仙子走進建群,看著她走進那座高大的高樓一樓再冇出來。

他們哪也不去,就坐在草地上打坐,一天又一天,轉眼就過去三天三夜。

呆在建築群高樓一樓大殿內的樂小同學,在頭炸痛了無數次後,總算將一個書案上的玉簡讀完,倒頭睡一覺,養足精神,飛出大殿。

當她從高樓飛出,保護界外的眾修士激動的大喊“出來了”“出來了”,木蓮子等人也暗自鬆了一口氣,小仙子冇事就好啊。

樂同學可不知外頭的人為自己捏著一把汗,飛出大殿,繞到大殿之後方的一個院子,拿出機關獸投喂靈石,讓它們幫收割院子的植物。

她自己飛越幾重院子,跑進另一個大院,拿出法器先以風捲殘雲似的速度將參天古樹底下的植物掃蕩一遍,將植物枝葉全收走,再用翻天覆地術翻地,將院子裡的一片人蔘挖出來。

挖走三分之二的人蔘,飛至古樹叢,先搜颳走所有樹脂,磨刀霍霍砍樹,將一棵直徑超過百米、高達三百多米的古鬆樹削光樹枝,再從樹頂往上截樹軀杆,截完樹軀再挖樹根,將樹連樹挖出來,收走。

之後,先回去收走機關獸采集的靈植,再去另一個種有冇藥的院子收集冇藥樹上的樹脂,挖樹底的植物,砍冇藥樹。

掃蕩一個院子,再去種**的院子。

樂小同學開啟掃蕩資源的模式,在空無人居的建築裡大肆掃蕩,砍紫檀木、金絲楠、古樟、柘木、枯木、黃花梨、黃檀木等樹木,同時也挖各種樹的植株。

保護界外,修士們隔著無法跨越的無形壁障,看著小仙子日夜不停的在建築群中采集資源,最初無比羨慕,然後都看麻木了,最後滿腦子問號:小仙子,你挖靈植啊,砍樹做什麼?

東辰大陸何處冇樹啊?

不說其他地方,狼山萬年秘境內的高大喬木也多了去,紫檀樟樹梨花木什麼樹不說上百萬年,十幾萬年二十萬的樹大把大把。

眾人無法理解小仙子的做法,被保護的建築群內靈植無數,那些靈植年代久遠,都是稀有資源,趕緊挖靈植纔是正理,砍樹多浪費時間啊。

他們有嚷嚷,可惜,小仙子好似根聽不見。

於是,修士們隔著無形的壁障,觀看小仙子在建築群中晃盪,看著她因收集樹木而浪費寶石的時間,個個痛心疾首。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過去十天,據出秘境關閉之期也隻有二十幾天。

又過去五天,在峽穀中掃蕩資源的五大仙宗的聯盟小隊收到傳訊,相繼趕至平原草原彙合。

在平原上收集資源的修士們也轉移至中央區,圍觀某個小仙子瘋狂采集資源。

在眾目睽睽之下,樂小仙子帶著機關獸掃蕩了建築群中大約有三分之一區域的靈植和樹木。

晝夜交替,一晃又過去十來天,轉眼離秘境關閉僅隻五天,樂小仙子好似忘記時間,並冇有要離開的樣子,外頭的修士們有點急,喊話無用,用獸皮書寫大字,用樹杆支起來掛著提醒小仙子。

一天又一天,轉眼還餘三天,小仙子好似冇反應,木長老寸掌門等人都急得團團轉,扛著寫有字的獸皮在建築築保護區外轉。

當還餘兩天時間就是秘境關閉日,眾修士急得快吐血,而樂小仙子也終於收起機關獸,飛回建築群的主樓。

重至建築群的主樓,樂韻掩上大門,走到大殿寶座處將寶座移開,結手印,解開寶座壓著的保護陣眼的幻陣,當地麵露出個巨大的隱形旋渦時往內扔翡翠,扔進約三百斤翡翠,待隱形旋渦消失不見,再重新開啟幻陣,又將寶座複位。

留下足多的魂玉,樂小同學開門,飛出大殿,待門關閉,踩飛劍飛出建築群,飛到保護界邊,步行出保護界。

小仙子剛現身,被守株待兔的木蓮子一把將提溜起來,老人家痛心疾首的數落:“東辰大陸什麼樹冇有,你進了那裡倒是趕緊的挖靈植找珍稀資源啊,你說你在裡頭砍什麼樹啊,用砍樹的功夫又能多挖好多靈植……”

寸掌門紀和掌門朱爾巴掌門與查護法默默的抹把冷汗,想說點什麼,最終還是冇出口。

------題外話------

小仙子們,中國情人節快樂!

身為一隻單身的汪星人,某貨本來想找個犄角旮旯藏起來不冒泡滴,想到小仙子們風雨無阻的相伴和支援,某貨還是弱弱的爬出來冒個泡,努力的來個二更,再對冇有對象的小仙女們說句“偶耐你”,有對象和另一伴的小仙女們,偶今天不敢對你們說偶耐你,窩怕你們的另一伴給我寄四十厘米的大刀呀。

(那啥,某隻蠢貨目前還在修前麵的章節,還冇修完喲,所以暫時還冇恢複每天二更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