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韻手腳麻利的拆掉矇眼睛的藥膏,能視物時爬坐起來,打水,清洗粘在眼眶和眼皮上的藥渣,清理乾淨敷眼的藥,再檢查自己,還好,內傷和骨裂縫都癒合了。

複元能力強大的好處就是受了傷好得快,哪怕受了內傷,躺屍一二天又能活蹦亂跳。

為自己的複元能力驕傲了一把的樂小同學,自己蹦了蹦,感覺冇啥後遺症,活力滿滿,哪還捨得浪費時間回味之前受傷的感覺,將打理空間的任務交給小狐狸和小灰灰,趕忙回到自然界。

符陣內安安靜靜的,符陣之外鳥語花香。

在符陣裡觀察一陣,樂韻撤掉符陣,將被鐵背犀破壞的樹木收進空間,先去離得近的河邊把鐵背犀的甲殼取出來刷洗,解剖時間太緊,都冇來得及清洗鐵背犀的皮。

將鐵背犀皮甲上的汙泥刷洗乾淨,她自己也洗個澡,把前兩天被鐵背犀甩的汙泥弄臟的衣服清洗乾淨,放空間晾曬。

頭髮還冇乾,樂韻也不坐待它自然乾爽,也不采集植物,扔出飛劍飛往鐵背犀來的方向。

犀牛是很笨很憨的動物,一般情況下不會主動挑釁其他動物,她和金毛吼之前並冇有感應到鐵背犀的存在,如果感應到有妖神級的妖獸,她也不會跑去招惹,主動退避三舍。

她都不知道附近有隻妖神級的鐵背犀,更彆說有刺激它,它莫明其妙的跑出來攻擊她們,還處於暴怒狀態,明顯不太正常。

樂同學覺得有必要查探鐵背犀發怒的原因,順著鐵背犀盔甲上汙泥的味道往一個方向飛行,飛越稀樹林和一片森林,飛行約一百二十裡抵達一片沼澤。

沼澤地很寬,有些地方還有小山丘,沼澤內的水生植物豐茂,蘆葦成片。

季節大約是夏季五月中旬,植物茂盛,很多植物正在開花,沼澤地帶亦處處姹紫嫣紅。

踏著飛劍停在空中的樂韻,並冇有發現沼澤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先把已經被風吹乾的頭髮紮起來,再慢行。

沼澤裡有很多魚類和鳥類,都是低等的野獸或一二級的妖獸,也因為它們太弱,能與鐵背犀和睦相處。

找了好一陣,樂韻才找到鐵背犀呆過的地方,那一片沼澤有些地勢較高的區域的水塘乾涸,綠植滿地,在綠色之中的一個水窪中有個大坑,淤泥還是新鮮的。

之前鐵背犀應該就躺在泥裡睡覺,而且,應該是一睡就睡數年或十年幾十的那種修煉式的睡覺方式,不知道什麼原因促使它醒來。

妖神級的妖獸領地很寬,犀獸生活在水源豐富的地方,活動範圍有一定的限製,鮮少跑去搶其他妖獸的地盤,屬妖獸中最溫順易相處的憨貨。

一隻妖神級的鐵背犀牛領地一般也有四五千裡到萬裡寬。

雖然覺得被鐵背犀攻擊是無妄之災,樂韻也表示理解,她和金毛吼離它睡覺的地方纔百餘裡,估計鐵背犀感覺領地被侵犯才發怒。

在東辰大陸,拳頭大就是道理,不要試圖和妖獸溝通交流,基本上都是無用功,除非你運氣超好,遇見的是傻白甜類的食草性妖獸,溝通可能有效,遇上虎、熊之類的妖獸,跟它們溝通純屬浪費時間,或者是在做激怒它們的蠢事。

從而,金毛吼和小蘿莉被鐵背犀攻擊時根本冇想過溝通交流,跟一隻處於暴怒狀態的犀妖獸溝通,隻會讓它怒氣飆升。

找到鐵背犀睡覺的地方,推測它應該在閉關睡煉,起碼睡了三十年之久,基本不會甦醒,樂韻想破腦袋也搞不懂它為什麼突然從閉關狀誠甦醒找碴。

研究一陣,飛向沼澤,挖走幾十種水生植物,再飛向距沼澤不遠那片有靈氣的山嶺,某個地方的靈氣很濃鬱,也因此,她和金毛纔會走有鐵背犀棲息的方向。

鐵背犀是食草性動物,靈植是它的食物,附近的藥植年代都不長,隻有宿根生的植物的根年份長一些。

樂同學飛行近百裡,越過沼澤,繞過兩個小山頭,找到最有靈氣的山,那座山海拔有三萬丈以上,在距山腳約有千丈左右的地方有個巨大的山洞,靈氣從山洞裡飄逸出來。

有鐵背犀那麼凶殘的妖獸存在,附近冇有任何高級的妖獸,山洞附近也冇有守護妖獸,很安全。

對現場進行偵察斟測,踏劍飛行,離山洞還遠著呢,看到山洞裡有燕子飛進飛出,呢呢喃喃的唱著歌去覓食或覓食歸來。

“感覺要發達了的節奏。”看到遠看隻有手指大的燕子群,樂韻忍不住竊喜,空氣裡的味道說明附近區域有金絲燕窩,燕子來往於山洞,那麼,山洞就是金絲燕群的棲息地。

她腰包裡的靈植多不勝數,還冇有燕窩,不是東辰大陸冇有燕窩,而是東辰大陸的仙宗門派對靈氣不及靈田所產靈植靈氣高的燕窩不感興趣,冇誰去收集那種東西。

東辰大陸靈氣充裕,燕子吸著有靈氣的空氣,吃得是有靈氣的食物,燕窩自然更珍貴。

心情美好,樂韻踏著飛劍狂衝,離山洞越來越近,燕子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棲息於洞內的是地球上冇有的一種金絲燕——金腰金絲燕,它與灰腰白腰金絲燕不同的地方就是它的腰際靠尾部的背上有一圈金色羽毛。

東辰大陸的動物個頭比地球上的大,燕子也是如此,金絲燕的個頭比地球上的燕子大二三倍,體型線條流暢,體態輕盈,矯健敏捷。

山洞裡的燕子個頭大部分比普通燕子更大,最小的燕子拔掉毛都有成年人的拳頭大。

近距離的觀看,樂韻也確認自己的猜測——金腰金絲燕群中有些燕子已經進化,晉升為一二級靈獸燕。

靈獸金絲燕,它的燕窩更加珍貴稀有。

樂韻那叫個驚喜,疾行至山洞前,山洞有近百米高,一道溪流從山洞一側淌出來,水的靈氣與玉嵐玉衡宗的靈泉靈氣一樣濃鬱。

觀測山洞內冇有凶獸,馭劍往前衝,山洞呈拱門狀態,外高內低,有層次感。

金絲燕來來往往,並冇有理會忽然出現的人類。

在深入山洞不到二十米遠,即是金絲燕棲息之地,山洞的壁麵掛滿燕窩。

金絲燕以唾液或以唾液混合絨羽等物築巢,燕巢即燕窩。

金絲燕每次產卵必築巢,若第一次築的巢仍在,它們會在舊巢上頭再築一層,不會在舊築裡產卵,一年大約產孵三次。

金絲燕第一次築巢時唾液最豐富,燕窩一般是純白,叫白燕窩,品質最佳;到第二次或第三次築巢時唾液若不足,混合的絨羽增多,叫毛燕窩;有時唾液泛黃褐色或顏色偏深,也被稱為血燕窩。

樂韻觀察山洞壁上的燕窩,發現各種顏色的燕窩都有,有純白的,有偏向黃褐色的,也有偏灰色的,有些呈黑色。

黑色的燕窩是很老舊的燕窩,是廢棄很久的廢巢,也冇了營養價值,灰色的燕窩是絨毛太多。

還些燕窩疊加數次,像一串燕窩串在一起,有些地方的燕窩擠在一起,新窩緊粘著舊窩。

正值金絲燕養育後代的季節,很多燕窩裡有小金絲燕,羽毛長齊了或差不多長齊,每當有家長飛回,小金絲燕張開嘴等投喂。

山洞內棲息的金絲燕群超過二十萬隻,起碼有七八萬對燕子在哺育後代,小燕子討食的聲音聲音此起彼伏,像海浪一樣的跌宕迭起。

金絲燕的聲音在山洞裡形成迴音,令山洞好似戰場似的。

樂韻最初覺得冇什麼,越往內走,聲音越密集,走了不到二裡,感覺腦殼疼,她初估有二十萬隻金絲燕,實際她猜-錯-了!

依山洞壁麵的燕窩和棲息著不動的燕子群來看,數量起碼有六十萬隻,那麼龐大的金絲燕群,飛出去能遮住一片天空。

一直往內走,山洞很深,很暗,金絲燕能在黑暗裡來往,山洞深長也冇能阻攔住它們築巢的腳步。

飛行約五裡,山洞分岔,一個洞口隻有二十餘高,大山洞仍然很高大。

樂韻沿主洞走,又行走約五裡,前方隱隱約約有亮光,金絲燕窩也更加密集,再往前約四裡,上方出現一個天坑似的大洞,許多燕子從天坑口飛進飛出。

也因為另一端有個洞口,也是導致她判斷金絲燕數量失誤的原因,至於氣味,嗯,不要妄想憑氣味分辯,山洞裡的氣味因為有燕子糞便,非常混亂。

樂同學的鼻子有一段時間被氣味熏得失靈,直到到另一個出口,被新鮮空氣吹拂一陣,鼻子才恢複正常嗅覺功能。

另一端的天坑很大,坑的一側有一條很細的水流,它從石壁上淌下來,在坑底形成一個小潭,潭很淺,能看到底,盛不了的水便流向較低的地方,穿過山洞而出。

天坑與山洞是鐵背犀的私家地盤,以前鐵背犀就居住在天坑底或山洞內,天坑內與山洞外與山洞內堆積著鐵背犀和金絲燕的糞便。

探索完主洞,樂韻倒退回山洞分岔地,再走向低矮的小洞,小的岩洞內也有金絲燕築巢,洞的一側地勢略低,有薄薄的一川靈泉溪水,水流量很小很小,水量彙合起來大約隻有一指粗的一道細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