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蘿莉喜歡皇竹,在海域遊曆收集到不少,曾為了收集皇竹跑去某個熱帶雨林島嶼,還與雨林裡的原始居民——鯨鱷族大打出手。

人獸相爭,結果當然是人族勝,樂同學小脾氣一上來,連砍帶挖的搬光了雨林裡能搬走的所有皇竹,還掃空了樹中長米的米樹和其他能利用的植物,最後把濕地的水也全用吞天螺運空,逼得鯨鱷族不得不暫時放棄家園,背井離鄉。

小丫頭為了皇竹與妖獸卯勁兒,也成為真人團們茶前飯後的笑料,給旅程增添了不少樂趣,自那後但凡遇到有皇竹的海島都停一停,幫砍伐些皇竹。

喝了竹筒椰子酒,午餐後,樂同學悄悄的拽了麻二師兄跑去說悄悄話,問他在哪裡可以收購到裝椰子酒的竹筒。

人家島民裝椰子酒的竹筒整得特彆整齊,蓋與筒嚴絲合縫,蓋子合上,就如一節竹筒似的,竹子也何持著原始模樣,除了鑽了洞繫繩提拿,冇有做其他裝飾加工,環保自然。

麻二憋笑憋得特彆辛苦,答應會安排人去收購竹筒,先送真人們去下榻處休息,他再去與城主和諸長老長老們彙報遊曆的收穫。

餘城主與炎城的大長老長老們在私人會客的大堂聽取麻二的彙報,當聽他一一報上遊曆所得成果,眾人瞠目結舌,麻二一次遊曆所得比炎城百年所得總得還要多出一倍!

因為有個慧眼識珠的小仙子,能找到還在成長中的靈石礦脈,真人團們在遠海海域雖然冇去開啟的秘境搶資源,可是,挖到的靈石礦絕對不比彆人去秘境搶資源搶得的收穫少。

麻二隻有一個人,所以分物資隻分得一份,所得靈石共有八億多塊,極品靈石大約一千萬塊,上品中品下品靈石居多。

除了靈石,還有大量的靈植靈果,裝滿了一隻儲物器。

炎城諸人都內疚了,他們十年收集的靈植之總和都冇麻二那麼多啊,果然跟著樂小仙子有肉吃!

麻二貢獻如此多的資源,餘城主與諸人商量是不是再拿出一份去交易一點魂玉,畢竟資源可以積攢,魂玉卻隻有小仙子有,小仙子若什麼時候回去了,他們有再次的資源也冇魂玉可換。

炎城諸人都同意拿資源換魂玉,有魂玉,對大家修為有利,隻要修為上去了,找資源自然更容易,這是個良好的循環。

炎城上下忙著清點物資,計算能拿出多少資源,換多大的魂玉。

五宗真人在炎城安排的客院休息,樂同學休息半個時辰,抓了暖男玉七師兄作陪,帶著金毛溜出城主府。

城主府外的廣場寬敞,相當十個足球場,大多數時間是個自由交易場,修士們有什麼要交易的,在廣場占個地兒擺出東西,坐等人來交易,或是有儲物器的修士,人隨意一坐,立個牌子。

修士擺攤不用交費,誰都可以擺攤,但需遵守一條,不得惡意欺詐,不得尋恤鬥毆,若想打架或有私人恩怨,明名遞戰帖,擂台解決。

因有飛行器登陸炎城,很多修士們趕往廣場,有些來得遲,從前麵的人那裡聽聞是大陸五大仙宗和樂小仙子到了,都冇走,想著等著打探訊息,比如五大仙宗會不會做交易,樂小仙子什麼時候會收購物器等等。

修士們在觀察情況,三三兩兩的聚集一起,有些懶洋洋的曬太陽,有些還不忘記打坐修煉,有些順便擺個攤兒。

當有人發現有人從城主府來,修士們第一時間就發察了,還冇想好怎麼打探訊息呢,發現赫然是樂小仙子,那叫個激動啊。

坐著的、站著的修士們、擺攤兒的修士們立馬就收拾整齊,齊唰唰的站起來,暗搓搓的等,等著樂小仙子公佈尋找什麼奇珍異寶的訊息,還是直接現場交易。

由金毛獅子揹著的樂小同學,掃視廣場上的人群一遍,飛落到進城主府的右手側不遠處,搬出一箇中間有孔的樹墩兒,再抱出一根竹頂頭有橫桅形成十字架式的竹子,將竹竿插在樹墩中間。

樹好了竹竿,飛高一些,將一塊寫有字的白絹桅杆上,自己瞅了一眼,樂韻對自己的傑作很滿意,輕飄飄的又回到金毛背上呆著當個可愛安靜的小仙女。

等著訊息的修士們瞧得樂小仙子立杆掛幡,立刻從四麵八方湧到前方觀看,果小仙子掛出來的果然是交易資訊!

再仔細的瞅,嗯,能盛水的海貝和法寶?翻天貝的殼?

修士們:“……”自家有冇海貝,是什麼貝,有冇有什麼能裝水的法寶?

很多修士沉吟過後向陪小仙子出來的俊雅修士打探,問樂小仙子要不要妖獸肉,要不要海鮮,問海鳥蛋海龜蛋,什麼瓷器,什麼什麼木頭、石頭要不要啊……

玉七俊美溫和,猶如炎島的氣候,總是溫暖宜人,炎城的修士們都不畏懼他,七嘴八舌的找他打探訊息。

玉七也很無奈,正主兒明明就在眼前,眾散修卻隻問他,難不成他們覺得小師妹很凶?

瞅瞅眨巴著大眼睛的小師妹,望望滿眼期待的散修們,玉七覺得修士們可能不是覺得小師妹凶,而是他們怕親自小師妹被拒絕有傷顏麵,不如曲折一點向他打探,哪怕被拒絕了也無傷大雅。

為小師妹辦事義不容辭啊,玉七耐心溫和的說明小師妹缺哪類海鮮河鮮,哪類的奇石和漂亮貝殼,哪類陶瓷、木製竹製用品可拿來給小仙子看,有什麼是自己覺是挺不錯的物品可拿來擺攤,但凡小仙子看得上,自然會做買賣。

金毛吼揹著小不點,安靜的當個好護衛,默默的嘀咕,有好東西趕緊拿來啊,磨磨嘰嘰個什麼勁兒,是不是寶貝,小不點看過就知道了是不是。

修士們打聽了交易物品種類,大多帶著美好心情趕往回家,修士們收集廣,誰還冇點存貨啊,許多修士住處都有個百寶箱,藏著些以前冇有交易出去的老貨。

想到家裡的存貨也許能脫手,能不開心嗎?

愛收藏的修士們喜滋滋的散開,走了一撥,又有三三兩兩的近桅杆前打聽,再散,人走馬觀花似的,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七八次後,廣場上的修士們也差不多走光光。

人散去,樂韻將自己的木屋子搬出來放在桅杆旁,做好了長期坐地交易的打算,飛進木屋中堂,再拿出人造洞府放在靠食廚房的那一側,將它放大到門高二米的高度。

木屋子不隔音,不適合談生意,人造洞府是個獨立的個體,關上門,修士們也聽不到洞府裡的人在說什麼,就算拿出什麼奇珍異寶也不怕泄露出去。

因眼前又冇有生意,樂小同學揹著手走進食廚,麻利的開灶生火,準備做靈食。

小木點搬出她的房子,金毛吼最開心,噌的飛進木屋走廊上坐下,再拿出一隻裝了仙人掌的盆,剔仙人掌的刺。

他是剔人掌刺的小能手,利爪比法劍好用,伸根利爪出來,往仙人掌刺上一劃拉,整個團扇仙人掌的一個麵上的刺被削得乾乾淨淨。

金毛獅子太聰明,無時無刻不記著為不點分憂,玉七有時都嫉妒金毛,也飛至走廊上坐著,和金毛作伴,幫小師妹剔仙人掌刺。

外頭一人一獅在剔仙人掌,食廚裡的樂同學,拿出醃製的一頭駝獸,往獸肚子裡塞削了刺的仙人掌和藥材,再塞進去一隻羊妖獸,羊肚子裡也塞仙人掌、靈植,再塞二十隻雞,雞肚子裡也塞有靈植。

將駝獸肚子裡塞滿物品,再把駝肚子給縫合起來,刷幾遍藥汁,最後刷一花芝麻油,其時鍋也燒得微微熱,刷幾遍油,再貼上削成塊的巨人柱仙人掌莖,放進駝獸,再給駝獸表麵貼一些仙人掌片和靈植,合上鍋燜。

再收拾第二隻,第三隻,共用三口鍋燜駝獸,用最大號的鍋燉鮫魚肉,用一口大號鍋煲椰汁魚頭湯,把兩口小鍋收起來換成一隻中號鍋,用來煮海蟹。

將獸肉全安排進鍋,樂同學揹著小手踱出食廚,溜到走廊加入剔仙人掌的行列。

木長老等人在城主府的客院休息,小仙子出去時都知道,原以為她出去溜躂一圈就會回來,誰知她呆在城主府外半個時辰都冇見挪動的意思,真人們聞到了火焰味兒和小仙子木屋特有的味道,猜著她可能就在府安頓下來了。

五宗的真人們坐不住哪,也不打坐休息了,與客院裡侍茶水的人說了一聲,請他們轉告城主說他們找小仙子去了,組隊離開城主府。

真人們跑到城主府外,飛至木屋走廊,木長老一把撈起小丫頭放手臂彎裡坐著,笑咪咪的揉著她的腦袋,一邊往木屋中堂走:“小丫頭,我們閒著也是閒著,把你那些巴掌拿出來,我們幫你除刺。”

西涼長老查護法等人也紛紛點頭,在海域遊蕩的行程中因為要防止海洋妖獸偷襲,他們大多要保持警惕和實力,一般隻做一些不需耗真氣的活,有空幫剝椰子,剁靈植,清理植物花朵,將竹子砍成截等等小事。

小仙子在隱形秘境收集到大量的巨人仙人掌,真人們在秘境內冇空幫處理,在往炎城的路上幫著處理了些,卻也僅隻收拾好了少量。

木長老拐著小傢夥進了中堂,看到放木屋裡的洞府,問都冇問,直接抬腳就進人造洞府,在洞府靠裡端的位置坐下。

有人送上門來當勞工,樂韻是不會拒絕的,將大量仙人掌搬出來放洞府中央堆放,再給每位真人一隻石盆一隻儲物手鐲,自己愉快的當甩手掌櫃。

真人們圍著仙人掌堆坐地,取一些仙人掌放石盆裡,拿出趁手的刀劍削仙人掌刺,個個動作嫻熟。

有免費勞工服務,樂小同學揹著小手,假裝一本正經的裝模作樣的瞅瞅,邁著小短腿走出洞府,去食廚關心自己的靈食。

麻二和城主大長老等人商議了到半下午才結束會議,他們走出會議堂,就聽客院侍候的人彙報說小仙子跑城外掛了交易告示,還將房子放府外,五宗真人也去小仙子木屋了。

餘城與阮真人等人哭笑不得,小仙子在炎城炎城主府冇呆半天就去府安頓了,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是他們招待不週呢,幸好五宗真人們在,瞭解小仙子是什麼脾性,不會質疑炎城薄待了小仙子。

餘城主與眾大長老讓麻二去招待小仙子,他們去處理一些事務,安排人去發通告,通知各城火城三天設安招待小仙子和五宗仙人的到來,請各城城主管事與各城金丹以上的修士們來炎城主城赴宴,再派人安排人手去收購一些小仙子喜歡的尋常之物,重點就是盛水的容器和裝酒的罈子和竹筒。

炎城的大長老們要清點庫存,其他諸人各行其職,麻利的下去辦事。

麻二出了城主府找到木屋,也在走廊上陪玉七和金毛吼,有他在,若有修士們來往看到他便知炎城的態度。

炎城在發出通告說了三天後設宴招待五大仙宗和小仙子,也冇特意去請真人們住城主府,傍晚,餘城主和長老們待手頭的事告一段落,攜帶了些海鮮和酒、水果登小仙子的木屋。

五宗仙人和小仙子住不住城主府無所謂,但是炎城必須有身為東道主的態度,要登門客氣一下,送上食材。

主人登門,樂同學自然要招待的,晚上留了炎城城主和諸長們吃晚飯,熱了一份靈食,臨時又做了幾道家常小菜和一道水煮鮮蝦,再加上一個椰汁魚頭湯,也拿出手。

炎城諸長老們搓了一頓晚餐,享受吃著靈食時體內真氣活躍的幸福感,都不想走了,講真,莫說麻二陪小仙子遊曆玩得樂不思歸,換作他們,他們陪小仙子遊曆個百年千年也萬分樂意啊。

當然啦,再捨不得走,餘城與諸長老們也仍然戀戀不捨的回城主府,唯有麻二最幸福,仍然留在木屋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