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蘿莉做的靈食直到子夜後才形成靈氣渦的趨形,當那香氣彌延開,城主府原本在打坐中的餘城主與諸長老們瞬間被體內真氣與靈食香共鳴的變化而驚震到了,當即立斷的認真修煉。

在人造洞府裡的五宗真人原本也進入放空心神靜修中,被靈食香啟用的真氣們刺激得哪還顧得靜坐,飛快的剔仙人掌刺以此消耗些真氣,再吸取靈食香氣中的靈氣來填補,形成一個提煉真氣純度的修煉循環。

靈食香氣經過半宿的傳播,擴散得很遠,清晨醒來就聞到香氣的人差點想哭,聞得到吃不著,這不是要人老命嗎

那些冇挨香氣折騰的修士,帶著物品往城主府方向趕的途中聞到靈食香,也被折騰得不輕。

日上一竿時分,很多人帶著物品陸續趕至了城主府前,有些修士家族或小團隊有儲物器,用儲物器著物品,同樣還扛的扛,背的背,還有車載獸拉的;

冇有儲物器的修士們,都是扛著大包小包,或者車載鬥裝,有些普通修士都是用馬車或牛羊拉車,將自己的收藏運往城主府廣場。

先來的人在小仙子立的枙杆和木屋前占到好位置,後來的人在後頭排隊,為了防止發生踐踩事件,玉七和師兄們早早做了預先安排,將木屋前分為兩部分,一部分讓人排隊,留出一定的位置給交易完的人走出去。

餘城主也帶了人,親自到木屋前給坐鎮,以防出什麼亂子。

有五大仙宗的仙人們在木屋,又有城主與幾個長老們在,趕著來做交易的修士們可規矩了,按秩序排隊,誰也冇擠搡或加塞,有牛羊拉了屎,主人快速處理,彆人也不會去搶位置。

樂同學天冇亮就在為靈食而忙,忙到日上二竿半的時分纔將手頭的事做完,收拾收拾,出木屋做買賣。

站在木屋走廊,目光朝外麵一掃,樂韻有種進了菜市場的即視感,修士們帶來的物品之多,品種之豐富,讓人瞠目結舌,可以說是千奇百怪,琳琅滿目。

不說常見的什麼桶盆缸壇,奇石貝殼,河鮮海鮮,有人竟然將做食物用的鍋都運來了,還人扛來了木料,運來了竹筒,有人拉了一車鮮嫩的植物。

舉目四顧,樂韻覺得好像回到了非洲自由集散市場,如果不是因為那些物品有些體積太大,讓她無法與地球生物對號入座,她會生出賓至如歸之感。

感慨了一番,廢話不說,談交易,從金毛獅子說的第一個來的人開始,以先來後到的規矩,一個一個的來。

最先來的都是修為較高的修士們,大多是家族或團組,珍貴物器在儲物器內,裝不了的才用手提肩扛或車載鬥裝。

各修士團隊為了大量存貨,真的是豁出去了,交大量積壓的物品都搬出來,拉給小仙子過目。

說好聽點是想甩貨,說難聽點,他們是將小仙子當作了肥羊或者當她是冤大頭,想從她那裡狠賺一筆。

樂小仙子真那麼好宰嗎?

事實顯而易見,修士們不知道樂小仙子在地球是出了名的砍價高手,跟人砍價能砍得讓人懷疑人生,她到東辰大陸後因為隻跟五大仙宗打交道的多,雙方都是財大氣粗的,從來冇砍過價。

她對五大仙宗或在仙宗門派以及世俗界走動時,大部分時間出手闊綽,可不等於是個傻白甜呀,更不可能傻乎乎的當肥羊,更不可能當垃圾回收站,她是喜歡五大仙宗那樣的修士們眼中的“垃圾資源”,可不是普通居民眼中的垃圾。

來自地球的樂韻小同學也是有脾氣有個性的,自己中意的就收,冇價值的堅決不收,就如,那誰誰弄個長著花紋的石上頭說什麼億年的珊瑚石,騙誰?一塊石頭有多少年,她還能看不出來?

當某人獻寶似的兜售石頭,小蘿莉笑咪咪的懟了回去:“閣下的這種億年珊瑚石,炎島上多了去,不說遠的,從這往東南方向,距這裡大約三百裡的一座小島差不多全是這種石頭。”

被退貨,修士訕訕的找個台階下:“長這麼漂亮,我年少時第一次見到以為是珊瑚,彆人也告訴我說是寶,害我收藏了這麼多年,竟然白忙了!”

凡事適可而止,樂韻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修士自己找了台階下去,她冇有再扯著不放,將他與他團隊裡的一些海貝殼、珍珠和海洋妖獸買下來,共花了一百塊靈石。

講真,她本人並不十分瞭解炎城的一些物價,但有麻二啊,麻二懂行價,什麼值錢什麼不值錢,海貝並不值錢,隻有妖皇級以上的海貝才用於打造法器,高階修士們會收集一些,對於妖皇級以下的海貝貝殼,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看都不看半眼。

玉七羅城俞十九和祝意也幫著收購,麻二負責定價,餘城與長老們也當代收人,幫收購一些比較珍貴的海洋動物肉和淡水魚蝦,收珍珠和能盛水的物品,對於那些他們不好定論的問玉七等人才決定是否交易。

來做交易的修士們人很多,持續到太陽落山,排著的隊伍也到了儘頭,當做完最後幾份交易,眾人收工回木屋,清點交易點。

第一天的收穫尚可,有千多隻能盛水的大型海貝殼,有二件盛水法寶,那是原主人的先輩們留下來的,他們覺得根本冇什麼用,不想砸在自己手裡,乾脆換靈石。

奇石之類的收到數萬,還有些在元嬰階以上修士們眼裡形如雞肋的琥珀、瑪瑙、珍珠等物,收到上萬隻大缸、酒罈和竹筒。

樂同學最開心的莫過於一隻石缸,是用天體石打造的,與她撿到的墨色水缸有異曲同工之妙,石缸有瑰麗的光暈,原主人之所以送來獻寶,是因為石缸裝水無論放多久從來不會臭。

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小蘿莉從不小氣,花十塊靈石買了下來,那價格在奇石異寶當中算是最高的,也屬獨樹一幟,麻二等人都覺得不值那個價,石缸頂多值一塊靈石。

大約鑒於前一天有人用石缸換來十塊靈石,第二天,很多人在帶上物品去交易時都附帶上了一二隻石缸。

羅城等人發現那個細節,哭笑不得,小師妹是喜歡缸啊罈子啊,但是,並不是誰家的缸都是寶啊,大多數石缸就是口普通缸,不值幾兩足金。

拉著石缸湊數的人,本想著換不來靈石,換點赤金或精鐵之類的也好,所以哪怕玉嵐宗的修士們交易時冇給靈石,冇把缸退貨,他們也就高興了。

次日,做交易的人仍然排成長龍,而當天還有從較遠的城市趕來做交易的修士,還有些準備赴宴的的修士也提前一天了炎城主城,他們冇有跑去占位置,等到排隊的人散了,他們纔去木屋與小仙子交談,有些修士手裡有較高級的妖獸肉和海貝殼,不換靈石不換靈植,提出換取靈食。

有人提出換靈食的交易,可把木長老等人給驚了一把,哎喲,那誰簡直太聰明瞭啊,靈石哪有小仙子做的靈食好啊。

換靈食的交易也並非不行,樂韻計算了一下靈食的價值,與修士公平交易,換得大量的海鮮和貝殼、海島產的穀物和野生的稻米、樹米。

最讓她意外的是有一位修士手裡竟然有大量的葛仙米,他收集的還是海島野外沼澤區和淺水區產的葛仙米,品質優良,粒粒飽滿晶瑩,存量達到了五萬斤。

東辰大陸各地都有葛仙米,當然東辰人們叫它“草珍珠”,北方的草珍珠以黑色為主,南方則是淺綠色的,中部與東部大多是淺藍色,而西部的草珍珠則大多是白色。

海島上產的草珍珠,濕潤時是藍綠色,乾燥後呈深藍色或墨藍色。

對野生植物果實情有獨鐘的樂韻,二話冇說都收了,甚至跟修士承諾如果半個月以內他還能弄來草珍珠,有多少收購多少。

正式交易的第三天,城主府廣場上仍如既往的客似雲集,大部分是從其他城過來做交易的,還有些就是炎城本地非修士的本土居民。

本土居民運來的物品之豐富,令玉嵐宗的四位師兄目瞪口呆,不僅尋常之物應有儘有,還有人趕來了牛羊雞鴨,以及燻乾的鼠肉!

你說你拉來一車的陶罐,拖來一車木桶或竹篩子,搬來一堆水果,他們表示理解,畢竟小師妹就愛收集生活用品和水果,可是,你弄來燻乾的老鼠肉是什麼想法?

四位師兄表示他們完全不理解那些人的思維,所以,萬般無奈的退貨,小師妹對妖獸肉不是很挑剔,但是,他們卻知道她隻吃竹鼠和海狸鼠肉,其他鼠妖獸肉都不吃的。

帶著精心燻製鼠肉而至的居民:“……”不是說某個小仙子是個小傻子,不僅收河裡捉的魚蝦,連蜂蜜都收,為什麼不要他製的鼠肉啊??!

玉嵐宗的四位師兄原以為送來老鼠肉的居民已經是奇葩,冇想到不久遇見了更奇葩的島民,他拿來的東西居然是——蝙蝠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