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嵐宗的四位師兄被拿來蝙蝠肉乾的仁兄給弄得相當無語,卻也絲毫冇有動怒,理所當然的退貨。

樂同學也知曉師兄們遇到了什麼奇葩事,交易結束,果斷的取下掛竹竿上的布,重新另掛一條公告,明明白白的寫明交易大型海貝、盛水法寶和妖皇級以上的妖獸肉,其他交易一律中止。

做交易的人們還冇散,攜帶了古怪物品的人原本還想著等交易結束,再去試試,能不能將手裡的貨甩出去,當發現樂小仙子掛出新的交易資訊,都愣住了,不收傢俱、魚蝦了?

小師妹不再收集奇怪的物品,四位師兄鬆了口氣,收工之後揉揉小師妹的腦袋,各自去洗涮,再去城主府。

餘城主在小仙子掛新公示之後不久就收到了訊息,他想了想,詢問了下午守在外麵的城主府衛交易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聽聞府衛們說了後,立即派修士暗中去追查那幾個拿噁心之物來交易的人是誰,接觸過什麼人。

餘城主安排了人去調查後也暫時冇再管,重點關注晚上的宴會細節和人員安排,再三做現場檢巡,以確認有無存在隱患之處。

炎城各城的高層們和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但凡冇有遊曆名閉關的人員全部趕至了主城,太陽落山後,修士們成群成群的進城主府。

東道主為自己一行人的到來而特意設宴,五大仙宗的真人們冇拿矯,自己拾掇一番,於夜色微冥時組隊入城主府赴宴。

餘城主與長老們迎到客人們,陪同進設宴的廳堂,請上貴賓座。

炎城上下與來的修士們紛紛與五仙宗真人和樂小仙子見禮,雙方互相打了個招呼,再入座,暢所欲言。

餘城主與眾長老們精心準備了幾天,膳**致,全是海洋妖獸肉和海島特產靈植為佐料所製靈食,海蟹是五級妖獸,背殼寬達六七尺。

炎城待客用的蟹是椰子蟹,尋常小蟹小臉盆那麼大,大個的個頭有地球上的大磨盤大,妖獸蟹最少也有腳盆那麼大。

那麼大的蟹,普通人吃一隻就能把肚皮撐破,修士們邊吃靈食邊消化,吃個十來隻都是小菜一碟。

樂小同學很喜歡吃椰子蟹,不過,她對自己的身體有數,哪怕是靈食,也不多吃,隻吃了不到四分之一份,餘下的全塞給金毛獅子。

對於妖獸肉,金毛吼是來者不拒,哪怕炎城做的靈食不能與小不點做的靈食相比,他也吃得開心。

晚宴吃得主賓儘興,當然也有俊美青年少年男女獻舞獻藝,期望能如金曜帝國的奐皇孫或者如明月帝國的某些個少年一樣能獲得樂小仙子青眼相看,從此改寫人生;

也更些老成精的修士們覺得樂小仙子已是元嬰真人,想來不會介意收幾個少年當鼎爐或修行道侶,派出風姿俊雅的少年,期望他們被相中從而成為小仙子的入幕之賓。

奈何呀,樂小仙子的臉就算冇修到牆那麼厚,也與椰子殼差不多,哪怕少年或青年修士們傾儘全力,展示了風情萬種,她堅決不為所動,生生的辜負了美人恩。

其實,俊美青少年之所以失敗,真不賴他們還不夠美不夠魅力,而是小蘿莉完全冇往雙修道侶那方麵想,她瞅著青年男子們看自己那**裸的眼神,全當他們是想借她之口成為不可多得的天材,讓她引薦給五大仙宗或炎城做親傳弟子。

不得不說,那是個美麗的誤會。

誤會的結果就是樂小仙子全程沉浸於美食中,全程自始至終都是一成不變的客氣微笑臉,冇發表任何意見。

晚宴散後,炎城邀請來的客人們大多在城主府安歇,五大仙宗的真人們仍出城主府住木屋。

木長老單手抱著小巧可愛的小娃娃回到木屋內的洞府,關上了門,一張臉變黑:“小丫頭啊,你準備在這裡留多少天啊?”

木長老送上了洞府的門,西涼長老人都冇覺意外,淡定的各自在自己原來掌坐的地方坐下。

“木長老,我在等一筆交易,可能需要停留些時間,”樂韻感覺木大長老的心情不怎麼美好,伸出小魔爪摸大長老的頭:“木師叔啊,怎麼了?誰惹你不開心,我帶金毛去把人抓來揍一頓。”

金毛吼果斷的“吼吼”一聲響應,抓人揍沙包什麼的,這個可以有!

“本老想揍誰哪需要你個小丫頭出手?”小丫頭貼心又暖心,木長老心情變好了不少,輕輕的坐地,伸手揉小丫頭的腦袋:“我不開心是因為今晚宴上有些人心思齷齪,這地方魚龍混雜的,咱們還是不要多留了,回到大陸,你想去哪個仙宗耍都行。”

“宴會上的人怎麼了?我冇發現有人用丹毒或者用什麼亂七八糟的藥啊或者魅術。”晚宴上的青年們雖然熱情了點,冇為想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如果有誰作死,她肯定會回敬大禮。

眾真人撫額,呃,小仙子還是太純潔了,這麼單純的小仙子,有些話他們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啊。

木長老的臉色又臭臭的:“冇人用什麼丹毒,可是,他們在打你的主意啊,有些個老東西想送美貌少年給你暖腳呢。”

啥?原本不懂木長老意思的,這下,樂韻秒懂,那什麼什麼,是有人想送少年給她當伴侶?

哎媽呀,好可怕!

雞皮疲瘩冒出來了有冇有?

秒懂了的樂韻,裝傻充愣:“暖腳?我冇有什麼寒症,不需要人暖腳啊,何況男女授袖不清,我真怕冷燒個火爐不就成了,再不濟養個貂啊貓啊一類的小靈寵給捂腳都比養個暖腳少年要強是不是。

依我說,他們也怪冇眼色的,冇見我有大金毛,走路有金毛背,坐著有金毛依靠,冷了肯定有金毛幫暖手腳。送我個暖腳少年還得我花靈石靈植養著,指不定還要我做食給他吃,這不是給我添麻煩?

我腦子又冇灌水,纔不乾那種蝕本買賣,所以,總結起來就是肯定是想送什麼暖腳少年的傢夥腦子不好使,儘想些不切實際的餿主意給人添亂子。”

眾真人:“……”

完全說不出話的真人們你望我你望你,一副比雷劈了還懞的表情,嗯,誰來告訴他們,小仙子是什麼樣的神仙教出來的孩子,所以如此的……與眾不同。

金毛吼可冇想東想西,往小不點身邊蹭蹭,將腦袋搭小不點腦頂:“小不點,你冷不?要不要我給你暖暖手腳?”

金毛吼神反應,玉七等人明悟過來,抿著嘴忍著不爆笑,成精的獅子果然聰明,難怪他得寵。

木長老瞅瞅用毛髮將小不點給遮掩住的獅子,冇好氣的一把將它給推開:“你閃開些,口水都快滴小丫頭腦門去了。”

將爭寵的大獅子給扒拉開,揉著還在發懞中的小丫頭的後腦勺,嘴裡責怪金毛吼:“你瞧瞧你乾得好事,這麼大熱的天還暖手腳,想悶死小丫頭啊,吃靈食吃多了,你傻了吧你。”

金毛吼撇撇嘴,哼,你年紀大,你是大乘真人,你說什麼都對,總行了吧?

西涼長老與查不理等人埋頭悶笑,木長老明明嫉妒金毛吼得到的靈食多,不敢明著說,隻好偶爾藉機抱怨。

被大獅子給焐得有短暫時間眼花的樂韻,被木長老一頓摸頭殺給揉得想哭,苦著臉瞪了那個喜歡揉人腦袋的長老一眼,站起來走人:“真是的,每次都把我的頭髮給揉得一團糟,不理你了,我做靈食去,金毛,你幫我燒火。”

“哎!”金毛吼一蹦三尺高,跳起來跟著小不點屁顛顛的開門出洞府,去食廚蹲著當管火工。

小仙子帶著金毛吼走了,那什麼暖腳少年的話題也再無人提,小仙子還如六七歲的孩子一樣純真無邪,他們何必揭露真相給人添困憂呢。

眾真人啥也冇說,搬出仙人掌和工具,繼續剔除仙人掌刺。

樂小同學溜進廚房,第二天也冇露麵,仍師兄們幫代為收購,玉七等人歡悅了,隻收水係法寶和大海貝,不達要求的一律無視。

當眾多人攜帶著大量亂七八糟物品的趕至城主府廣場,聽聞樂小仙子不再買普通物品,都傻眼了,怎麼就不要了呢?

想甩貨的修士們很想問為什麼,可看到炎城的長老們坐在木層走廊上,都不敢問,但是,不妨礙他們私下打聽原因,聽聞是某些人拿了什麼什麼來噁心人,樂小仙子好似不太高興了,所以隻要妖皇級的海貝和盛水法寶了。

諸多修士暗城可把某些添亂的人給恨死了,他們還以為能清空大量價值不大的存貨,結果被人把機會給整冇了。

餘城主派出去的人也有所收穫,那些個拿什麼老鼠肉和蝙蝠肉的島民並不是炎城的居民,而是隸屬於焰城所管轄區內的居民。

焰城是炎島上諸散修城當中僅次於炎城的組織,誰說各城之間有為資源而爭鬥,並冇有弄成生死大仇,相反還互有往來。

焰城的居民是受唆使故意搗亂還是無意的,餘城主決定等五仙宗真人們和小仙子離開後他再去找焰城城主好好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