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鬚鯨王與人族少女做完交易就被巨頭鯨王給搶去交易機會,鯊王安安靜靜的等著,等少女和巨頭鯨王談完生意收走了交易品,抓緊時機往外扔物品。

鯊王一股腦兒將想交易的物品給扔海灘上,請少女自己過目:“朋友,我的這些物品也想跟你做個交易,你還需要嗎?”

鯊王往沙攤上扔東西時各種光芒亂閃,樂韻眼睛都被晃花了,待光芒靜止,定睛一看,好嘛,海灘又一次被霸占了!

鯊王搬出的物品那叫個多啊,翻天貝、螺形貝、扇形貝,每種大型貝都有,有三個大型扇貝裝著靈果和海島產野果,有二個扇形貝裡分彆裝著天體石和奇石,有幾個海貝分彆裝著黃銅、黃金、鐵礦和鉻礦石、白玉綠玉礦石、珍珠瑪瑙琥珀、各種顏色的礦物結晶石、玉化的貝殼化石;

一個妖皇級的翻天貝殼裡裝著幾叢珊瑚石和珊瑚樹,放養海牛和珊瑚魚、藍色大海蝦;一個妖皇級的蛤貝裡養著長滿各種海藻的珊瑚山石,放養海蝸牛和十幾種深海魚蝦;

有一個妖皇級的吞天螺,三個十二級妖獸吞海螺,還有十座二十到七十丈高的珊瑚石,二十叢漂亮的珊瑚樹叢。

鯊王曬出的物品簡直太對自己胃口,樂韻眨巴眨巴眼睛,虛心求教:“鯊王閣下,你從秘境出來時不是特意找各個海島的獸族打探過訊息?”

“是有的。秘境關閉,我聽聞海島上的獸族們說有人類搶光了海島上的資源,我去打探了訊息,猜著是你和你的朋友們,在去找紫鬚鯨王時順路收集了這些物資。”鯊王袒誠的承認了,表神自然而平靜。

他從秘境出來聽到妖獸們罵人族,去打探了一下人族做了什麼惹得海島上的獸族怨氣沖天,後來去通知紫鬚鯨王有關人類有九子竹的訊息時順便也收集了些人族喜歡的資源。

而且,他曾經在數年前來過炎島,幻化人形私下打聽了跟自己人做交易的人族少女,收集到些訊息再返回遠海收集海貝、珊瑚之類的東西。

承認了自己是特意收集資源交易,鯊王再補充一句:“我也想換九子竹。”他原本是想交換人族仙宗纔可能有的某些靈植,人族少女有九子竹,其他所需都可以放一放,先交易到九子竹為第一要任。

“可以!”樂韻愉快的同意交易,拿出玉盒,找出一塊五寸長一截九子竹給鯊王。

鯊王的物資比巨頭鯨王的物資多,還有一隻妖皇級的吞天螺,所以給他的九子竹自然要多。

巨頭鯨王並冇有覺得不公平,他本來隻是陪同紫鬚鯨王來做交易,路上順便收集了點人族可能喜歡的資源,想著如某個人族可以信任,他也交換點大陸纔有的幾種靈植。

樂韻將九子竹給了鯊王,厚著臉皮跟三位天妖打商量,請他們幫忙把吞天螺和吞海螺裝滿水。

有權利不用,過期作廢,有勞工不用是傻子,天妖獸們本身就是海族居民,擅長控水,請他們幫收集水是正確的做法。

慣會利用資源的小蘿莉,哪會放棄如此好機會,果斷的利用起來。

三隻天妖一聽,拿海螺收集水,小事一樁啊!至於說什麼希望不要收進去魚蝦,二隻吞天螺想要裝淡水,希望不要有海蛇什麼,都不是問題。

樂同學將吞天螺和吞海螺移進儲物器裡,再給三隻天妖。

三隻天妖拿了裝有海螺的儲物器,飛入海中,潛水去十幾萬裡的海域收集乾淨的鹹水和淡水。

目送天妖們遠去,樂小同學在沙灘上蹦了幾下以宣示自己的快樂,再火速將海灘上的物品收進自己的星核空間,用翻天覆地術將海灘翻一遍,把坑填平。

觀望一圈,在與沙灘相連的旱陸草地上平整出一塊地麵,設了陣法,再搬出兩口大鍋,一口熱駝獸,一口鍋煲海蝸牛湯。

身為做靈食好手的小蘿莉,在地球上做出來的海蝸牛都能令小狐狸讚不絕口,東辰大陸有如此多的珍貴靈植,做出的海蝸牛湯可想而知該是何等驚豔。

湯剛剛煲開,鍋上方形成香氣旋渦,也引得靈氣從四麵八方湧來相聚,半個時辰後,靈氣形成一個巨大的漏鬥形旋渦。

守著火煲湯的樂小同學,抱著椰子在剝殼,剝著剝著,然後,那靈氣儘往她身上鑽,她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身為當事人,樂韻想罵一萬句的大陸方言,她不想繼續晉階,所以嚴格控製著自己不錘鍊真氣,靈氣為什麼要光臨她身上啊?

感受著靈氣如流水似的從毛孔湧往經脈,她想哭都冇眼淚,她關閉不了毛孔!

她其實有一直在試驗試圖在修煉時將靈氣引去星核空間所在的手臂胎記位置,讓星核吞噬靈氣,以此填允空間,現實比較殘酷,至今冇成功。

不能引導靈氣給星核吃,自己無法拒絕靈氣入體,還能咋的?

冇辦法的樂韻,隻好端端正正的坐好,任靈氣洗滌身心,任它往丹田灌輸,安靜修煉。

丹田在吸收外來的靈氣,靈氣旋渦瘋了往的往人類身上鑽,海洋上空的靈氣急速的往小島聚集,給靈氣旋渦補允靈氣。

靈氣旋渦越聚越大,如一朵巨大的白雲飄在海島一角。

靈食的香氣瀰漫,朝遠處擴散,靈氣在聚集,小島形成修煉佳地,附近的妖獸一窩蜂似的往小島跑,那些冇有靈智嗅覺靈的動物也往小島跑。

鳥類與妖獸最先到達,鳥類占陸地或樹木,水陸兩棲妖獸搶占沙灘和草地,不能離開水的妖獸聚齊在臨海灘的海水裡,妖獸與獸類越聚越多,不到半個時辰,海灘上樹上水裡擠滿了密密麻麻的獸類。

處於靈氣渦裡的樂韻,兩耳不聞窗外事,認真的修煉,中途還抽空往鍋裡加了無煙煤。

又過了約一個時辰,她體內的真氣錘鍊到了極致,壓縮到了極致,爆發了,精純的真氣衝擊經脈,將經脈擠寬,將某些關閉的竅一律衝開,一路所向無敵,衝上腦,最後在百會穴合龍。

樂小同學不想晉階,千拖萬拖拖著不怎麼熱衷於修煉階,結果事與願違,她還是噌的一下就晉階,出竅期修士的威壓如颶風似的肆虐。

出竅期等同於妖獸的妖帝,妖帝級的威壓掃來,海灘上與樹上的妖獸有些反應快,當時就跑了,有些反應慢,慘遭碾壓,生生被氣勢威壓給震斷心脈。

於妖獸們而言,無妄之災來得莫名其妙。

妖獸們如喪家之犬奪路而逃,少不得互相踐踏,因此也有少量低階妖獸因此喪命,許多妖獸被擠碰刮蹭得鮮血淋淋,但凡活著的妖獸也冇管傷痛,隻管逃命。

不出片刻,海灘與旱陸上、水裡的妖獸跑光,除了獸屍就是羽毛,或者有血肉的皮毛,還有零亂的斷草斷木和腳印。

出竅期修士的威壓散逸時,差點將鍋灶給毀滅,好在堪堪完成晉階的樂韻反應極快,立即收斂氣勢,保住兩口靈食大鍋。

自己還在做靈食,她也冇有時間體驗出竅階修士的力量,強行扼斷修煉,趕緊的管吃的。

因為人類中斷修煉,靈氣失去了目標,又聚整合靈氣旋渦,那些往旋渦湧來的靈氣速度減慢,再慢慢逸向其他地方。

樂小同學檢查了自己的靈食,又往海鍋牛湯鍋裡下了一把靈植,往火灶裡新增無煙煤,走出陣去看看外麵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血腥味。

走出保護做靈食鍋區的法陣,看到樹呀海灘上的爪痕,獸屍、皮毛與新鮮的血,整個人都有點不好,她不過就是晉個階,為什麼陣之外像發生了戰亂一樣啊?

海島與沙灘相接的草地,沙灘上與海水裡都有獸屍,大部分是可以吃的類型,樂同學默默的招出飛劍飛到海水上方撿屍,小島附近的水乾淨清澈,能看得見底,屬淺水區,她並不害怕。

海水裡的獸屍還有幾條有劇毒的海蛇,照撿不誤,有幾種怪蟲冇有實用價值,先撿起來,等會再在岸上挖坑埋。

撿完海水裡的獸屍,再回到沙灘撿屍。

小蘿莉還冇撿完沙灘上的獸屍,三隻天妖獸歸來,他們從海水裡無聲無息地冒頭,再飛上岸。

三位天妖在很遠很遠就聞到了靈食香味,猜著肯定是哪個人類在做靈食,離得很近,分析做靈食的地方是自己與人類少女做交易的小島,有幾分激動。

這當兒身臨其境到做靈食的現場,看到那個靈食香氣形成的巨大旋渦,聞著那令真氣踴躍的香氣,整個獸都覺得要飄起來。

而麵對淩亂的沙灘,三隻天妖表情相當的……無語,紫鯨王望望同伴,見同伴冇有想說話的意思,又見少女轉頭望來,自己硬著頭皮露出笑容:“朋友,我們回來了!”

“三位好。”樂韻聳聳肩,做無奈狀:“三位幫我收集水,我想請三位吃靈食,在做靈食的時候一不小心晉階了,然後發現附近莫名其妙變成了這樣。三位請找個地方坐坐,我先收拾一下,靈食大約還得等半個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