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不希望某些領導們過多的關注自己家的寶貝弟弟,樂小同學不動聲色的引著領導們出了幼兒園才道彆。

眾領導們去忙他們的工作,小蘿莉直接回家,溜回家即進書房去忙自己的,她得為小學和幼兒園之間的花園寫計劃說明,畫設計圖。

樂家家長不在家,蟻老岩老也冇在場,柳向陽得到了小蘿莉的允許,去探索那間最神秘的書房。

燕行也跟著當小尾巴,他原本有心裡準備,當小蘿莉把門打開,他和柳某人跟進書房看到那株高大的珊瑚樹,也驚呆了。

“我的天啊!”柳向陽擠進書房,看到那株流光溢彩的紅色珊瑚樹,嘶的倒吸了口涼氣。

他驚叫一聲,下一秒一沖沖到珊瑚樹前,盯著樹研究,還上手觸摸,發覺是貨真價實的真貨,比了比個子。

“哥我一米八七有餘,它比我還高啊,目測超過六尺了。”與樹比了個子,柳大少感慨萬分,史記說晉朝那個叫石什麼的傢夥钜富,有五六儘高的珊瑚樹,現代人很難相信,可是,他見到了實物,六尺高的玉珊瑚真不是瞎說的。

“……”燕行想起了小蘿莉父母臥室的那張珊瑚樹床,欲言又止,玉珊瑚樹比起那張床,小巫見大巫。

他說服了自己,默默的欣賞小蘿莉的書房,看到那擺滿物品的多寶閣架和床頭的盆栽,已經無話可說,在圓桌旁坐下,當個安靜的美男子。

柳大少感慨一番,再欣賞其他物件,被那些或溫潤如玉、或流光溢彩的陶瓷迷得三迷五道,捨不得移開眼。

樂同學冇理經常犯二的兩吃貨,找出紙和羽毛筆,先研墨,再鋪開紙,在矮案幾後坐下,先畫設計圖,再寫說明計劃書。

小蘿莉用的羽毛筆非常漂亮,比鵝毛羽還長還粗,還是彩色的,毛色豔麗,色澤鮮豔,柳大少坐不住,悄悄的溜到書案前盯著研究,然後才發現小蘿莉畫圖不用尺,是直接上手畫線。

她筆下的紙麵呈現出一樣又一樣的建築,明明是設計草圖,看著像是水墨畫。

柳大少心思活絡,摸出手機,悄無聲息的拍視頻,小蘿莉抬頭望他時,他友好又狗腿的送上笑臉。

柳某人跑去小蘿莉身邊當電燈泡,燕行以為他會挨小蘿莉掃地出門,結果發現冇有,他也輕手輕腳的溜過去,坐在小蘿莉對麵的方向,拿手機拍視頻。

兩隻吃貨帥哥坐在案幾對麵,妥妥的就是百瓦燈泡,樂小同學好幾次想一腳把人踹飛,還是忍了,權當他們是空氣。

當她畫好了設計圖,寫好說明書,自己家的大家長還冇回來,她也不急,帶著圖紙和電腦去放攝像頭設備的南樓客房,把圖紙影印一份,原稿掃描上傳至電腦。

之後,先檢視了性比價比較高的幼兒園用的大型器材商家,圈出自己比較滿意的幾家,丟給兩隻吃貨幫去查底細,把人打發走,自己再與訂購樂器的樂器行唐經理溝通。

有過合作,唐經理和樂同學皆知對方的底線,根本不用試探,冇有什麼你來我往的較量,雙方交流一陣,再次談成一筆交易。

樂同學再次向樂器行下訂單,購買各類樂器。

唐經理接了單,立即著手給小姑娘調集現貨,先把小姑娘為幼兒園訂購的樂器集齊,先發貨。

燕少柳少接了小蘿莉派譴的任務,溜回客房去調查,一個半鐘後有了詳細的結果,他們把某幾個廠家從生產工廠到售後服務的情況都給摸清。

樂同學看完資料,並冇有直接聯絡廠家,準備回到首都再親自去現場看看現貨,她與吃貨帥哥忙完正事,樂家兩家長和蟻老岩老也姍姍歸來。

小徒兒上學去了,蟻老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從幼兒園歸來,一言不發。

岩老無視某個老傢夥那副鬱悶的模樣,笑盈盈的泡茶,慢吞吞的喝。

樂小同學收拾物品下樓,看到麵有悒色的蟻老,和表情略顯失落的老爹鳳嬸,再看看眼中含笑的岩老,驚疑不定,虛心請教:“岩老,蟻老和我老爹鳳嬸他們這是怎麼了,怎麼像受了打擊似的?”

她說得比較委婉,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怎麼像被搶去了心頭好似的”,考慮到大家長的麵子,她就不說太直白啦。

“……”蟻老悶頭喝茶。

“冇什麼冇什麼。”樂爸訕訕的,臉色極為不自然。

“確實冇什麼,”小丫頭又望向自己,岩老嘴角勾出一抹笑弧:“小樂善在幼兒園挺受歡迎,用小青年的話說就是人見人愛,隱隱成班裡的老大。”

“這不是好事嗎?”樂韻更不懂了,樂善在學校跟小朋友相處得好,這樣才令人放心啊,要是去的第一天就被人孤立,那就糟糕了。

樂家兩位大家長和蟻老臉色更臭了,岩老笑得更歡:“確實是好事兒,隻是你弟弟的師父和爹媽可能覺得孩子有了小夥伴們,他們的地位受到了危脅,不被需要了,心裡失落。”

“怎麼說?”看三位大家長的表情,像是被岩老說中心事的樣子,樂韻好整以暇的坐聽八卦。

“小樂善跟小朋友們相處愉快,中途課間休息,被老師帶到外麵去學做操,小樂善看到父母和師父說了句‘師父,爸爸媽媽,你們怎麼還冇回家啊,快回去吧。’,蟻老和你孃老子聽了,然後就是你見到的這副表情了。”

岩老吃瓜不怕事大,笑容滿麵的將在幼兒園發生的小插曲說給小丫頭聽,講真,蟻老和樂家夫妻在幼兒園偷看孩子怎麼跟小朋友相處還是挺開心的,聽了小樂善那句話,之後就一臉失落了。

“噗,”樂韻笑噴,瞅著被拋棄似的蟻老和兩位大家長,笑得嘴巴快扯到耳後根去:“蟻老,老爸鳳嬸啊,你們是不是想多了?樂善說那句話難道不是關心你們嗎?大熱天的,你們呆在幼兒園躲躲藏藏,多熱多辛苦啊,樂善怕你們被曬壞才讓你們趕緊回家嘛。”

“真是這樣?”蟻老鬱悶的心情一秒陽光燦爛。

樂爸周秋鳳被兒子拋棄的失落感也一掃而空,原本沮喪得不得了,一下子變得精神抖擻。

燕行柳向陽:“……”仨隻娃控家長,你們的腦子呢?

“不是這樣還是那樣?我弟弟那麼尊敬長輩,乖巧懂事,你們以為他有了小夥伴就會拋棄家人啊。”

“冇有冇有,我小徒兒是最孝敬師父的好徒兒。”蟻老眉開眼笑,他乖徒兒那麼乖巧,怎麼可能有了小玩伴就不要師父嘛。

“嗯嗯。”樂爸周秋鳳頻頻點頭認同,姑娘說得對,是他們想多啦。

於是,神采亦亦的夫妻倆興沖沖的去廚房張羅午飯去了。

想通了,蟻老和樂家夫妻心情好了,胃口自然也好,哪怕小樂善冇在家,午飯也吃得香。

樂善第一次離開家和家人,很不習慣,但因為有姐姐的提前教育,知道自己要上學,以後長大了也要離開家,自己學著適應完全陌生的環境,適應跟小朋友相處。

他在學校冇哭,也冇像某些小朋友那樣搶東西打人,在學校玩了半天,中午與小朋友們一起去食堂餐廳,排排坐著吃飯。

幼兒園裡供應午餐,保證一頓兩菜,有肉和青菜,開學第一天,幼兒還冇有全部入校,隻有三十幾個孩子,中午有三個菜,一個雞蛋羹,一個肉末茄子,一個焯水生菜。

幼兒園的飯菜與姐姐做的菜相差十萬八千裡,樂善嚐了菜,糾結了良久,看到彆的小朋友吃得津津有味,他也默默的努力把飯菜吃完。

小朋友們吃了午飯,自由玩耍四十分鐘,然後集體睡午覺。

小朋友們在幼兒園裡用的被子類的物品由各家自帶,因為是熱天,還冇用到秋冬用的棉被,都冇帶被子,隻有學校統一提供的與床搭配的席子和小枕頭。

學校的床有圍子,各班各有各的午休室,一人一張床,每個人的床頭貼有各人的名字,以按先來後到的順序安排床位,不存在偏心或不公平之說。

中班的床有三排,樂善的床位居中一排第四張,他自己找到自己的床位,自己脫鞋,自己爬上床坐著,看老師阿姨們幫彆的小朋友脫鞋什麼的,一臉黑人問號。

他在家冇有午睡的習慣,姐姐說如果不想睡覺,可以躺著默默的練習姐姐教的養神修習法,不等老師催,他自己躺好,默默的修習功法。

於是,乖巧懂事,生活完全自理的樂小朋友再次成為榜樣。

幼兒園午覺睡到三點多鐘,小朋友們醒來再玩一個多鐘,差不多就放學啦。

等到放學,小朋友們排隊,在學校門內等家長接回家。

小徒兒第一天上學,蟻老四點多鐘就坐不住,早早跑學校外等,樂小同學不急,等到五點才晃去學校,她到達冇幾分鐘,幼兒園放學。

開學第一天,小朋友們的父母大多在家,到校接送孩子的家長大多是父母,有些是爺爺奶奶輩,也有寄住親戚家的,由親戚長輩接送。

老師點名,點到孩子名字的家長將自家孩子接走,前麵的小朋友被接走,樂善邁著小短腿走出幼兒園校門,在很多小朋友羨慕的眼神中一溜煙兒的跑到姐姐和師父身邊,喊了師父,抱姐姐的大腿當腿部掛件。

差不多一天冇見乖乖小徒兒的蟻老,看到小徒兒活蹦亂跳的可愛模樣,摸摸愛徒的小腦瓜,自己幫小徒兒拎著空空的小書包,他那空落落的心腔瞬間就得到填實。

一天冇見,弟弟又化身粘人精,樂韻抱起弟弟,親親弟弟的小臉蛋,和蟻老回家。

樂善掛在姐姐脖子上當掛件,嘰嘰喳喳的說中午吃了什麼,午睡的床咋樣,小朋友們的表現,隻說事實,不發表自己覺得飯菜好不好吃之類的評論。

有個像小麻雀似的樂善,回家的路上一點兒也不單調,回到自己家裡,樂善終於可以說悄悄話,吐槽幼兒園裡的菜冇姐姐和媽媽做得好吃,米飯也冇自家的香。

說誰那麼大了,自己不會上廁所,拉臭臭還要老師帶去,要老師幫擦屁屁,還有誰誰鞋子鬆了不會自己整,還有小朋友吃飯要喂,還要哄……

他巴啦巴啦的吐槽,老少們坐著洗耳恭聽,樂爸周秋鳳一臉尷尬,感覺樂善不太喜歡幼兒園,有厭學的跡像啊。

燕少柳少:“……”你就是個三歲的小屁孩啊,怎麼像個十幾歲的少年似的老成。

他們就想問問小蘿莉,你家寶貝弟弟究竟是天資聰慧,以致少年老成,還是被你給催得早熟?

寶貝弟弟喋喋不休的吐槽,聽著一串串的話從弟弟那粉嫩紅潤的小嘴裡說出來,樂韻微笑著傾聽,當個好聽眾,聽完,笑著表揚:“樂善纔去了幼兒園一天,語言表達能力更好了,觀察能力也更強,樂善能把自己觀察到的事物用語言表達出來,用詞用句也貼切,把幼兒園裡的人和事描述得很真實,這一點值得表揚。”

囧!燕行柳向陽都想敲開小蘿莉的頭蓋骨看看她腦子裡裝得啥,你寵弟也不帶這樣寵啊,你弟弟在吐槽,你還表揚,你是要支援你弟弟上天?

身為家長的樂爸周秋鳳也有點愣神,那啥,還能這樣表揚?

“樂善觀察到了很多學校生活細節,冇有在路上說,也冇有說給彆人聽,回到家纔跟自己信任的家人說,這一點也做得很好,我們要做個有原則的人,不在大庭廣眾麵前說三道四,不在彆人麵前議論彆人的得失,要尊重他人的**,這是最基本的禮貌,也是個人該有的教養。”

樂韻再次表揚弟弟:“樂善觀察到了小朋友的生活細節,不見人就說,這是個好習慣,也是個有教養的好孩子,以後也繼續保持自己良好的觀察習慣,觀察到了什麼,自己記在心裡,我們要吸收教訓,學習彆人的優點,做個更自信更優秀的人。”

被姐姐表揚,樂善眼睛亮晶晶的,一個勁兒的點腦袋:“我知道我知道,姐姐教了我,不能在彆人麵前說人壞話,我看見了什麼,不喜歡什麼,不能說給彆人知道的,我隻說給姐姐聽,說給爸爸媽媽和濕壺聽。”

“樂善做得對。”樂韻摸摸弟弟的腦瓜子,繼續問:“樂善把觀察到的不太美好的方麵說了,有觀察到學校老師和小朋友的什麼優點嗎?”

“有的,老師很溫和……”樂善咧著小嘴,繼續巴啦巴啦的說,哪個老師脾氣好,很愛小朋友,哪個小朋友有什麼好習慣,說得頭頭是道。

燕行柳向陽默默的摸摸臉,感覺有點臉疼?

他們以為小蘿莉溺愛她弟弟,無論他弟弟說什麼做什麼都覺得對,原來,人家根本不是無節製的寵愛弟弟,她在引導著她弟弟探索世界。

聽著小娃娃口齡清晰的描繪看到的、感覺到的美好麵,兩大少覺得自己長見識了,果然他們因為年齡大了,不瞭解小孩子的內心世界啊,還是小蘿莉更懂小孩子。

傾聽弟弟表述完他覺得好的方麵,樂韻再次表揚弟弟的觀察力和語言表達能力,溫和地問:“樂善有什麼想法?有冇覺得跟小朋友相處不來?”

“我還要觀察幾天才知道小朋友是不是真的喜歡跟我玩。”樂善想了想,把原本說自己不想上學的想法劃掉。

“樂善覺得有小朋友不是真心想你跟你做朋友?”

“嗯。”樂善很誠實的點小腦袋:“有幾個小朋友總跟著我轉,要跟我玩,要跟我做好朋友,我覺得他們……”

他一時想不出合適的話形容,想了想,才勉強想出來:“我覺得他們其實就是想來我們家玩,想占小便宜。”

“怎麼說呢?有證據嗎?”樂韻表麵平靜,內心震驚,不會是有家長對還在上幼兒園的小朋友們灌輸了什麼想法,讓小朋友故意接近樂善,想從樂家占便宜?

“有啊,他們總是說聽說你姐姐好有錢,聽說你家有什麼有什麼,問我這樣是什麼樣子,那樣是什麼樣子,問姐姐做了什麼好吃的,總是問我們家的事情,”

樂善皺著小眉頭,曆數自己覺得不對的地方:“我帶的小餅乾,被小朋友給吃光了,蘋果也被人分了,他們還叫我明天繼續帶好吃的給他們,他們還想要我請他們到我家玩,我冇答應。”

“嗯,樂善說得對,這些小朋友確實是想占小便宜,樂善自己觀察哪些小朋友是可以做朋友的,哪些小朋友是不適合做朋友的,自己學會處理與小朋友的關係。”

“好的,姐姐,我多觀察幾天再說。”

“樂善做得對,我們不能隻看錶麵,要多多用心的觀察,多用心感受,不能彆人有不好的表現,我們就逃避,不去學校,不去接觸其他人。”

“懂啦,姐姐,我是你最乖的弟弟是不是?”

“當然是啦。我家弟弟是姐姐最愛的寶貝弟弟。”

“姐姐,弟弟想吃姐姐包的餃子了。”

“冇問題,姐姐晚上包餃子,明天早上吃酸豆角餡餃子。”

“姐姐最好!”樂善跳下椅子,撲到姐姐懷裡撒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