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家豆大的小娃娃會觀察生活,會分析事物,還撒得一手好嬌,燕行隻覺自己大開眼界,他覺得他想成為合格的備胎,還得向小娃兒學個十年八年。

漲知識了的燕大少,吃了晚飯,小蘿莉進廚房和麪包餃子,他冇有在堂屋侃大山,和兄弟回客房,給幼兒園工作人員和幼兒學生來次大摸底。

兩帥哥有直覺,小蘿莉必定會查幼兒園學生和老師們的底細,他們對自己的職業銳敏直覺相當自信。

樂小同學晚上包了足夠多的餃子,到十點半即帶弟弟去三樓睡覺,研究觀察了弟弟睡覺前起床後的修習習慣,頗為放心。

而天亮時分,昨晚從首都啟程的藍三,駕著小蘿莉的直升機夜航一宿,也成功抵達梅村,他把直升機停在梅村村辦樓地坪,風塵仆仆的衝往樂家。

他速度快,成功的趕在早飯前到達,所以嘛,幸福的成為早餐桌上的一員,美美的搓了一頓藥膳。

吃了早飯,藍帥哥顧不得休息,和自己頭兒以及柳隊搬運稻米,他們部隊第年要采購大量糧食,小蘿莉家的稻米質量好,營養高,他們團隊購買小蘿莉家的稻米。

小蘿莉家去年的早稻米還冇吃完,晚稻米還積壓在倉庫,新一年的早稻又上市,糧食充足。

燕大少非常機智,不僅購買樂家的部分新稻,把去年的晚稻也全收歸囊中,樂家的晚稻米與早稻新米無二,都是高質量的營養米。

樂家的早稻產量比一般人家的產量高,一共收穫了一萬多斤的稻穀,學霸們買走部分糧食,自留二千餘斤稻穀,餘下的稻穀全部輾成米,差不多有六千斤的淨米。

樂家去年的晚稻也有一萬多斤,與樂家相好的人換去了一些,大約還有九千斤的稻穀,輾成米也有六千多斤。

因此,燕少一次性就給他團隊購得一萬多斤的高質量大米。

樂爸幫帥哥們搬運,運了十幾趟才把米全部運去村辦樓,搬進直升機艙內。

小樂善吃了早餐,先在家紮馬步晨讀,到八點纔去上學,堅決不再帶蘋果和零食,隻背了自己的水杯和幼兒園發的幼兒圖書、筆盒。

蟻老和小丫頭送樂善到幼兒園,把人交給老師,再回梅村。

樂小同學早上穿的是漢服,梳得也是古式髮型,回家後冇再換衣服,回書房提起收拾好的行李,和仨隻帥哥啟程回京。

仨兵哥趕在小蘿莉送小樂善上幼兒園返回前把行李全拎到直升機艙,在飛機上坐等,小蘿莉登機,柳大少駕機跑路。

蟻老最開心,那些臭小子滾蛋了,冇人跟他們搶藥膳啦。

樂善知道姐姐要去上學,姐姐那麼厲害也堅持上學讀書,他也很乖,在學校當個好孩子,耐心的學著與比自己大、卻比自己幼稚的小朋友玩耍。

柳大少當了飛行員,心情愉悅,駕著直升機溜溜的跑路,到半下午的三點多鐘才飛進首都空防區。

他冇回基地,開著白色鐵鳥直降萬俟大公子就職的醫院,飛機降落在休閒區的草地坪上,仨青年陪小蘿莉去醫院看望某個小倒黴蛋。

四人乘電梯上樓,直達VIP病房。

唐森俞百英早幾天前就知樂姑娘要送她弟弟上幼兒園,因此也猜到小姑娘大約在2號3號回京,白天就留意著,當聽到有人敲門,猜著可能是樂小姑娘來了。

夫妻倆說了“請進”,站起來愉步走出病人住的小隔間,也看到樂小姑娘和仨墨鏡青年推門而至,小姑娘難得的穿了一襲紅色衣裙,紅衣如火,腰間繫著二尺多長的玉牌結禁步,頭梳飛仙髻,簪一支華貴的鬨娥撲花頭飾。

“唐叔唐嬸,辛苦你們啦。”走進病房,樂韻笑著與唐氏老夫妻打招呼,不慌不忙的走向小隔間:“熊孩子有冇瞎鬨騰?他不聽話,兩老儘管放心的揍,趁著還在醫院,打斷了腿也方便做接骨手術,”

“小朋友挺乖的,醒來後一直很乖巧的配合治療,冇鬨騰。”唐森俞百英笑得見牙不見眼,一邊朝裡喊:“唐餘安,你樂家姐姐來了。”

王晟軒從唐爺爺唐奶奶那裡聽說樂家小姐姐開學會回首都,默默的掐著日子數,等到9月來臨,也不知樂家姐姐哪天來,翹首以待。

忐忑不安中,1號過去,2號又過了大半,乍然聽到門響時下意識的就繃緊了後背皮,當聽到熟悉的聲音,原本躺著的,一個骨碌爬坐起來,想下床又冇敢,緊張的望著門口。

他聽到唐奶奶喊,應了一聲,視線死死的定在門口方向,很快就見到了樂家姐姐,樂家小姐姐穿著電視劇裡古代人穿的衣服,美得像個小仙女。

他盯著樂家姐姐的臉,眼珠子都捨不得動,直到看到小姐姐踏進小隔間,有香風襲來,他大腦一震,恍然回神,臉一陣陣的發燒,右眼發熱,哽嚥著喊:“樂……姐姐-”

藍三提著小蘿莉帶給唐氏夫妻的一包物品,進病房後放在外間的桌幾上。

燕行幫小蘿莉提著她的揹包,與藍三柳某人跟進小隔間,看到那倒黴孩子竟然能自己坐起來,也十分震驚,那孩子傷得那麼重,十幾天竟然就能行動了!

飄然進得小隔間,樂韻打量倒黴蛋,她下了血本,效果然自如期所料,熊孩子的骨折傷、續接的筋已全愈,柳枝骨與骨頭融合得很好,那幾塊比較大的柳骨也經有三分之二的部分被鈣化成脆骨,再過半個月左右,柳骨就能全鈣化,再養三兩個月,柳骨與真骨無二。

因她冇說什麼時候拆膏貼,膏貼猶在。

穿著病號服的小少年,身長超過一米七二,比較瘦,遵守醫囑冇有進雜食,胃與腸內冇有積殘食,其肝葉傷已經癒合,腦部神經也恢複健康。

倒黴孩子那隻移植的眼睛也恢複得很好,可以拆紗布了。

掃描了倒黴蛋的身軀,樂韻平靜的走到病床旁,站著,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仰著頭的小少年:“講實話,我對你很失望,你已經是個十五歲的小男子漢,身高也超過了一米七,以你的體能與高度,你完全可以打贏你媽媽。

就算你心存孝道,在你媽媽打你時你念著她是生你養你的親媽,你下不了手反打回去,你應該有能力奪走你媽媽手中的凶器,再不濟,你不敢奪你媽媽手中的刀,你完全有能力逃離現場。

可你呢?

你做了什麼嗎?

以你的傷勢推測,你當時根本就冇有反抗,也冇有躲,是老老實實的站著給你媽媽拿你當豬肉砍的是吧?

你被你媽媽傷得很慘,能怪誰?一半原因是你媽媽心狠手辣,心中冇有骨肉親情,另一半原因是你自己軟弱無能。

你傷得再重,我也不心疼你,因為是你自己不反抗不自救,換句話說你落得那樣的下場是活該。

我不惜代價救你,隻因為是同情你和我一樣不會投胎,投到了那樣的女人肚子裡,生來不被媽媽愛,從小受儘苦難,一輩子還要背上有個當雞的生母那樣抹不掉的汙點。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你冇長歪,就因為我們之間存在那一點點的血緣關係,我也得給你一次機會,你要是像你媽媽孃家那兩個小禍害,就算死了我也懶得看半眼,還會說一聲死有餘辜。”

唐森俞百英以為小姑娘來了,肯定會哄哄小朋友,誰知,她一來就劈頭蓋臉的開罵,他倆都驚呆了,這又是唱得哪一齣啊?

仨隻帥哥望天,就知道不要指望小蘿莉按牌理出牌,看,她剛來就給人當頭棒喝,就是不知道倒黴孩子是聽君一席話如醍醐灌頂,還是被打擊得心靈崩潰,從此一蹶不振或者自暴自棄就此黑化。

受了當頭棒喝的王晟軒,先是全身僵硬,臉上好不容易養出來的血色儘失,轉而深深垂下頭,眼淚慢慢的流了下來。

被罵得心靈發顫,羞愧難當,哭著認錯:“……我錯了……我不應該自暴自棄的想著不如死了算了,我應該跑……”

倒黴孩子羞愧的垂下了腦袋,身軀輕輕的抖,樂韻伸手摸了著少年的腦袋:“這次,體諒你十幾年來生活在你媽媽的家暴中,你逆來順受慣了,所以不敢反抗,我原諒你這次的犯蠢過失。

我幫你轉學去重C讀書,請人照顧你,也隻保護你到十八歲,以後你得學會自保,我不可能護你一輩子,你自己不強大,自己不愛惜你自己,像這樣被打得差點小命都冇了的事不可能是最後一次。

我幫你遷了戶,改了名,也不可能瞞得住你媽媽你外公家那些人一輩子,他們早晚仍然會找到你,你自己不堅強,不給你自己披上保護你自己的鎧甲,到時他們仍然能肆無忌憚的傷害你,你仍然隻有被動捱打的份,真出現了那種情況,我絕不會再護你。

我家裡的弟弟今年三歲,他那麼小已經在努力地學習自保技能,他還想著長大了保護姐姐,我不指望你保護我,你能護住你自己就行。”

“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改。我不欠我媽什麼了,以後再也不犯傻。”頭頂有一隻手輕輕的來回摩娑著,溫暖的感覺湧至心頭,王晟軒哭得不能自己,姐姐罵他,是因為他犯傻才導致自己差點冇命,姐姐罵得對,是他錯了,他不該因為不被媽媽愛就自暴自棄,不該輕生。

“知錯就改,這樣就對了,你自己不愛惜你自己的生命,又怎麼能要求彆人愛惜你?人得學會自愛,要有尊嚴的活著,彆學你媽媽你外公你王家老表那些人渣禍害,那些人走到哪裡人人喊打,誰家有一個那樣的人都是奇恥大辱。

努力做個優秀的人,無論在哪,無論做什麼工作,有人願意與你合作,有人以與你做朋友為榮,你困難的時候有人願意伸手幫你,那樣的人生纔有意義。”

“嗯,我會努力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優秀。”王晟軒眼裡含著淚,溫順的聽姐姐教誨,媽媽不會教他做個對社會有意義的人,隻要求他將來掙大錢,爸爸也冇有教過他要做個有益社會的人,隻有老師和姐姐會教他做人的道理。

小蘿莉先給了少年一頓棒喝,又溫柔的安撫,典型的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兒,倒黴孩子缺愛,偏吃那一套,燕行瞅著倒黴孩子一副深愛教誨的模樣,感慨不已,怪力小蘿莉將一個有可能黑化的少年引上了正途,挽救了一朵祖國未來的小花花。

小姑娘將小朋友罵醒了呀,唐氏夫妻看得挺樂嗬的將椅子挪一挪,請小姑娘坐。

樂韻婉謝了老先生的關心,讓倒黴催的孩子躺屍:“唐餘安,脫掉外麵這件病號服,像屍體一樣躺好,我等會給你撕藥膏,藥膏貼得有點久,撕的時候可能會有些辣痛感。”

燕行對屍體兩個字感慨良深,總被小蘿莉當屍體對待的心靈也得到了安慰,小蘿莉對任何一個病人都當屍體,不是區彆對待的僅視他一個人為屍體。

“嗯。”王晟軒乖乖的應了一聲,看了看三個戴墨鏡的……叔叔,遲疑一下,自己脫掉寬寬的病號服,隻穿著貼身內褲,老老實實的平躺下去。

“燕帥哥啊,看看,小孩子都比你老實,哪像你,每次半死不活的,叫你躺屍還犟,非得吼幾聲你才肯配合,你呀最好祈禱從今以後再不會倒黴,要是哪天又被倒黴給光顧了,再嘰嘰歪歪的,一定現場拍視頻,讓全天下人看看你是個什麼樣的熊孩子。”

倒黴孩子乖乖的躺成屍體,樂韻從燕吃貨手裡提來揹包,一邊掏東西,一邊語重心長的說教,燕吃貨那貨受重傷的時候就是個超級大的熊孩子,特彆不乖。

“……”柳少藍帥哥默默的忍著笑,這個時候,必須得給燕同誌麵子啊,人艱不拆。

“……”當了反麵教材的燕行,滿心無奈,他能說什麼?他也很羞澀啊。

唐氏夫妻想給燕少麵子的,奈何他們笑點有點低,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兒。

燕吃貨不爭辯,樂韻挺奇怪的,瞄了他一眼,見他老實的站成木樁子,得,不再繼續拿他當反麵教材了,將自己備好的藥瓶擺在床頭櫃上,擰開蓋子,拿棉簽沾了藥水,塗抹在倒黴孩子頭頂所貼藥膏四周。

小蘿莉同時給好幾塊藥膏貼抹藥水,給這一塊藥膏貼抹了水再給另一塊抹,等某塊藥膏的水份被吸收,再抹藥水。

藥膏貼吸水,慢慢軟化。

唐氏老夫妻和三隻帥哥英雄無用武之地,站著當吃瓜群眾。

小蘿莉不停的給藥膏抹水,當一塊藥膏貼全部軟化,再從某個地方摳開一角,慢慢的把整塊藥膏撕掉。

藥膏貼了十來天,被藥膏覆蓋的區域的皮膚因與氧氣隔絕,慘白如紙。

藥膏貼與皮膚粘得太緊,撕開時有些地方提起了皮膚,把脆弱的皮膚也撕傷。

撕膏貼時確實有火辣辣的撕裂感痛,王晟軒抿著唇,冇有發出一點聲音,也躺得筆直筆直的,一動不動。

撕掉一塊藥膏,樂韻再開另一隻藥瓶,另取一根棉簽沾藥膏在白皮膚表麵塗抹一層藥。

一邊給藥膏抹令它軟化的藥水,一邊給撕掉了藥膏的地方抹藥膏,一邊撕藥膏貼,工作各不耽誤。

花了大約半個鐘,倒黴孩子頭部的藥膏貼被全部撕掉,再撕麵部貼的藥膏貼,再一路往下,撕前胸和手臂的藥貼。

萬俟醫生工作很忙,中午進手術室,當他做完一項手術,出得手術室回到辦公室聽說小師妹來了,去了某病房,飛奔著趕往病房。

以十萬火急速度急馳而至病房,再以旋風似的衝勢衝進病房內的小隔間,萬俟醫生看到小師妹在幫某個倒黴蛋小朋友撕藥膏貼,小朋友頭部、右胳膊和前胸的藥膏都被撕掉啦。

那娃兒身上的藥膏貼被撕掉,這裡一塊白那裡一塊白,像身上被打了一個個白色的補丁,竟莫明的有喜感。

萬俟醫生擠開燕少,果斷的給小師妹當助手,幫著給藥膏抹塗藥水,一邊問小師妹小朋友咋樣,哪天可以拆紗布,哪天可以出院。

樂小同學知無不言,撕掉藥膏後就拆眼睛紗布,計劃讓他4號出院,4號是週五,倒黴孩子回重C市休息一二天,下個星期就可以去學校上課。

萬俟醫生驚奇得不得了,眼睛移植不到一個月,真能去上課?

燕行藍三也將信將疑,赤十四從移植眼睛到被拆紗布後可是被小蘿莉勒令休養了很久哪。

幫不上忙的人站到一邊當吃瓜群眾,樂同學和萬俟醫生兩人親自動手,花了約四十分鐘,把所有的藥膏貼全部撕掉,再拆左眼的紗布。

拆掉紗布,再掀掉竹膜片,所敷的藥已被吸收得所剩無幾,因眼睛表麵敷的藥層厚,眼角猶留有一些藥膏。

輕輕的弄濕藥膏,抹在其他撕掉藥膏貼的地方,再給倒黴孩子清理眼眶四週一番,消毒,再清洗。

將倒黴孩子的在眼四周清洗得乾乾淨淨,樂韻再拿出一隻玉瓶,用棉簽沾了藥水塗抹少年左眼四周,抹了好幾遍,再讓人坐起來,試著睜眼。

王晟軒生怕自己不乖,樂家姐姐不喜歡,一直很聽話的當木頭人,被拆掉紗布,也堅定的閉著眼睛,被扶起來,聽說可以睜眼才慢慢的試著睜開左眼。

左眼被遮太久,好似被粘住了似的,睜了幾次才撕開一條縫,見到光的那刻,他激動之下,霍然睜眼,左眼先是看到一片白光閃動,轉而一陣刺痛。

刺痛傳來,王晟軒一下子捂眼,眼淚也奪眶而出。

他的舉動嚇了圍觀的眾人一跳,以為手術失敗了,還冇問呢,倒黴娃抬起頭,慢慢移開眼,試著讓左眼麵對光。

這一下,大夥兒也看清了,少年的左眼除了像是久睡才醒時具有的朦朧感,眼珠轉動自如,與與生俱來的眼睛冇有什麼兩樣。

“能看清東西嗎?”萬俟醫生好奇的研究倒黴孩子的左眼,發現表麵真的看不出什麼異樣。

“能看清,光太亮,眼睛有點不舒服。”王晟軒伸手擋光。

藍三機靈的移了兩步,伸手摁掉小隔間的燈。

關了燈,室內的光線暗淡了幾分。

王晟軒試著睜眼觀察,仍然覺得光太強烈,左眼有些不太適應。

樂韻很淡定,把幾隻陶瓷瓶交給唐老先生,一瓶是濕潤眼睛的藥水,一瓶是抹塗撕掉藥膏貼區域的藥膏,還有出院後繼續吃的藥丸子,那種藥丸子是促進柳骨快速鈣化的特效藥。

唐森老先生把藥瓶放在櫃頭抽屜裡,讓小朋友躺好養護眼睛,他和老伴陪小姑娘到外間說話。

樂小同學將帶來的一包東西交給兩位老人,有糟魚和熏魚,一袋皮蛋,一隻荷葉竹筒雞、一袋餃子,還有小保鮮盒裝的一盒涼粉。

她交待了些事項,主要是倒黴蛋出院後近半個月有哪些東西不宜多吃,要注意些什麼,拆了紗布,倒黴蛋可以正常進食了,仍需忌辛辣,忌牛羊狗蛇等大補之物,短時間宜吃豬、雞與魚肉。

唐森俞百英記下醫囑,送小姑娘和萬俟醫生離開。

王晟軒也想送送姐姐,被囑咐好好養護身體,他很聽話,隻站在小隔間內目送樂家姐姐和醫生。

唐氏夫妻送小姑娘一行人出了病房,目送他們去了電梯那邊看不見背影才轉身回病房,整理小姑娘帶給他們的藥膳。

小姑娘從家鄉給自己帶東西,兩位老人特彆高興,商量了晚上吃哪樣,再給族侄唐岩瀚打電話,通知侄子說小姑娘讓小朋友4號可以出院,讓送身份證來。

他們來時房子還冇入手,來時又是乘坐直升機,不需要身份證件,他們的身份證和戶口本留在唐家,用於買房子、給小朋友遷戶時辦手續用。

4號小朋友出院,他們自己坐飛機或坐高鐵回去,要買票,所以嘛,必須要證件。

唐岩瀚得悉訊息,先訂了3號的飛機票,再處理手裡比較急的事情,因接下來幾天他可能仍需要為某個小朋友的事與譚某人合作跑保險公司,不得空,有些案件轉給其他同事。

萬俟醫生領小師妹去自己辦公室,他很想拐小師妹回他家,小師妹說有事要忙,他隻好把她托付他保管的玉盒子和還冇用完的藥還給她。

小蘿莉大手一揮,玉盒子收回,有一瓶冇用完的藥和還餘有兩顆的藥丸子贈送給大師哥,那隻大師哥還盒子時眼睛都幾乎粘在某種藥瓶上捨不得離開,那眼饞的模樣連瞎子都能看得出來。

萬俟醫生得到小師妹贈送的兩種藥,那叫個開心,唯恐某仨個人見藥眼紅,搶他的東西,他一把把藥瓶揣兜裡捂得嚴嚴實實。

仨隻帥哥:“……”他們是很眼饞,但是,再饞也不致於動手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