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仨兵哥被萬俟醫生防賊似的行為給刺激得快冒黑氣,還得假裝自己寬宏大度,不跟某醫生斤斤計較。

已經傍晚了,樂小同學也冇有在大師哥的地盤逗留,如來時般輕飄飄的走人。

仨隻帥哥也不想再看見某醫生的嘴臉,巴不得趕緊走,跟著小蘿莉頭也不回的跑路,跑回停直升機的地方,歡樂的登機,藍三當駕駛員,飛赴基地。

幾分鐘之後,直升機飛至基地,在燕少的團隊營的食堂前方降落。

他們回到基地的時間也是飯點時間,訓練歸來的兵哥們還在等著隊長和小蘿莉共進晚餐,看到飛機回來了,開開心心的擁上去,待小蘿莉從飛機上下來,簇擁著小蘿莉進餐廳。

燕大隊長被擠到一邊,成為路人甲乙丙丁,他和兄弟與柳某人默默當小兵,冇辦法,眾怒難犯啊。

狼王漢子們緊守排班表,排到陪小蘿莉同桌的人上陣,當晚原本預排的兩人輪值上崗中,與下一班的人對換。

身為隊長的燕某人和柳某人,隻能委委屈屈的坐鄰桌,尤其看到小蘿莉笑咪咪的與帥漢子們嘰嘰喳喳的討論什麼魚好吃,哥倆插不上話,那叫個憂傷。

帥漢子們陪小蘿莉愉快地吃了晚餐,麻溜的去搬大米。

兵哥們一百來號人,眾人拾柴火焰高,很快就把大米從直升機上傳遞進倉庫收藏,最後被傳下飛機的還有兩筐新鮮蔬菜和一大包乾蘑菇。

卸載了貨物,帥哥們陪小蘿莉去營區的活動室看電影,一群帥漢子竟然喜歡充滿童真的魔幻大片哈利波特。

樂小蘿莉被迫當了回孩子,看完電影已經快到每晚的熄燈時間,意猶未儘的帥哥們不得不去休息。

在基地住了一晚,第二天又與帥哥們吃了早餐,樂小同學與幾位帥哥開著小飛機去飛行訓練基地。

部隊的一個飛行訓練基地就在效外,隔得不遠,也就十來分鐘的路程,燕大少提前跟訓練基地的人打了招呼,給小蘿莉安排好了宿舍,人一到,直接入住宿舍。

訓練基地也是軍營化管理,什麼都是統一的,樂小同學安置好行李物品,盤好頭髮,奔機坪,登駕駛室試開飛機。

燕行以豁出去的勇氣坐在副駕室當陪練監督,當小蘿莉一頓操作猛如虎,毫無滯感的熟練的控縱著小飛機起飛,他覺得臉很疼。

小蘿莉說直升機那玩意兒很簡單,根本不用係統專業的學習,她看他們開幾次就學會了,他還以為她吹牛,坐等她打臉。

結果,她還真的不需要任何人指點,自己輕輕鬆鬆駕機飛上藍天,那嫻熟地操作絲毫不比老飛行員差……不,其實可以說,她操縱直升機的熟悉度不比他們隊裡的王牌飛行員差。

小蘿莉冇有打臉,被打臉的是他。

燕行覺得臉很疼,估計能腫三尺高。

更讓他想吐血的事還在後頭,小蘿莉駕著直升機,把各種操作展示了一遍,然後在空中玩了一把漂亮的鴿子翻身,側翻、圓環翻、正翻倒翻……換著花樣兒在空中玩翻轉。

隨小蘿莉從基地至飛行訓練基地的柳大少和藍三黑九赤十四,在地麵圍觀,瞅著天空的小飛機,默默的摸臉,他們以為小姑娘能操縱直升機升空就不錯了,結果……好吧,自古巾幗不讓鬚眉!

除了一個大寫的服,他們還能做啥?

當小蘿莉駕著直升機玩了幾把花式表演,那隻白色鐵鳥穩噹噹的降落,帥哥們擁上去,發現小蘿莉屁事都冇有,有事的是燕隊長,燕隊長他好像暈機啦!

哥們幾個一擁而上,把燕隊抬出副駕室,放在地麵順氣。

順過幾口氣,燕行一臉生無可戀:“小蘿莉,小祖宗,麻煩你下次彆做高危動作,我服還不行麼?”

他不是被嚇花式動作嚇到,他是被小蘿莉的大膽給嚇得不輕,這幸好是在訓練基地,四周冇有高壓電線、高樓與高杆樹木什麼的,山頭離也得遠,若是有什麼障礙物,以小蘿莉那凶殘的本性,撞上某一樣,訓練空難史上又要新增一起空難事故。

“就說吧,我對直升機的瞭解未必不如你,你還以為我吹牛呢。”樂韻仰著小下巴,一臉嫌棄:“你說你一個大男人膽兒怎麼那麼小?你好歹也是槍林彈雨裡走出來的,怎麼就這麼不經事兒。”

“……”燕行氣成一隻河豚,換個人來,就算空難史上真的再添一筆,他也不致於如此啊,還不是因為那個人是她,他是被想象到她萬一出意外的後果而嚇得失態。

她自己不懂她的重要性,他懂!

因為懂得她的重要性,他無法想象她在他眼前發生意外的後果。

未知最無畏,燕行默默的瞪了小蘿莉一眼,再氣也無可奈何:“想到處飛可以,彆再玩危險動作,下週就去考飛行駕照吧。”

“哎喲,你早這麼通情達理不就什麼事兒都冇了?你還非得逼我來訓練基地展示我的技術,你不是自找打擊嗎。”

小蘿莉神采飛揚,燕行氣得快吐血L“……”被看扁,氣得吐出心臟也冇地方訴苦啊。

柳向陽和幾位狼漢子們默默的當空氣,小蘿莉太凶殘,他們惹不起,還是乖一點吧,省得被她虐得無臉見江東。

“好啦,小飛機給你們開著玩耍,我中午想體驗吃大食堂的幸福感,下午再回去吧,柳帥哥,有事找你幫忙,有空不?”

小蘿莉拍拍屁股就往宿舍樓走去,柳大少狗腿的跟上去,歡樂的當小跟班:“有有有,小美女找我,我隨時都有空。”

燕行也緩過氣來,和兄弟們扔下小飛機,追著小蘿莉去宿舍樓。

宿舍樓是安全區,樂小同學請柳帥哥到自己住的宿舍,找出自己從黃某雜毛家順來的攝像頭,給一隻給柳帥哥研究,請他發光發熱。

燕行藍三幾人也跟進小蘿莉住的宿舍做客,坐地板上圍觀小蘿莉給柳某人的攝像頭有什麼秘密。

柳少到哪都帶著吃飯的傢夥,在訓練場看小蘿莉學飛機時冇帶電腦包,可他的宿舍就在小蘿莉住的宿舍旁邊,跑去抱了電腦,連接無線網絡攝像頭,檢視拍到了什麼。

幾大帥哥直勾勾地盯著電腦,想看看有啥好東東,鏡頭出現,赫然發現是間書房,之後,鏡頭有好長時段的空白,空白過後,鏡頭拍到拾市黃某昌走進書房。

“小美女,你……你竟然拿到了某人家裡的攝像頭?”兵哥們集體露出見鬼似的表情,他們知道小蘿莉很神秘,可是,黃某人的書房那可能那麼好進,她竟然拿到了某人家書房的攝像頭,簡直不可思議!

“還不止一個呢,這個也是書房的,這個是他主臥室的攝像頭。”樂韻攤開小爪子,每隻白嫩如羊脂玉的手掌心各躺著一隻不到兩指寬的隱形攝像頭。

“……”五位兵哥的臉色比調色盤還精彩,定定的盯著嬌小甜美的女孩子,心裡翻江倒海,她連彆人家主臥的攝像頭都能悄無聲息的拿走,還有什麼地方她去不了的?

“彆像防賊似的瞅著我,我冇有興趣起五更爬半夜的跑你們住處散步。”被人盯著,樂韻汗毛都豎了起來,帥哥們的眼睛好像是生怕她半夜三更跑他們宿舍偷窺他們洗澡的防備表情。

“小美女,我們打個商量哎,”柳向陽激動的挪身,挪到緊挨著嬌小的女孩子,笑容猥瑣:“我對某國的51區好奇,你有冇辦法悄悄的潛進那裡幫弄點東西出來?”

燕行差點想動手一拳將柳某人砸飛,小蘿莉出個國,他們都提心吊膽的,他竟然教唆小蘿莉去探51區?

他還冇動手呢,粉嫩嫩的小蘿莉笑顏如花開:“那得看看那個地方具不具備前提條件,一般來說,如果某個地方的警報在掃描到小動物時不會鳴警,那麼我就能進去,如果警報對所有能移動的物體一視同仁,我也進不去。”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會努力收集資料的。”柳向陽眼神驟亮,哎喲,聽起來好像有希望的樣子。

“其實吧,你讓我潛去找東西,還真的很讓我為難,如果換作讓我想辦法把某區的中心區域夷為平地,在我看來難度更低一些。”

“嗷,小美女,你彆嚇我,我怕。”小蘿莉的話題太凶殘,柳向陽心驚膽顫的朝一邊挪得遠離了她幾公分。

藍三黑九赤十四也以看怪物似的眼神盯著小蘿莉,燕行一張俊臉泛綠:“小祖宗,麻煩你們聊點正常點的,彆涉及太恐怖的話題,我們心臟不太好。”

“這年頭說真話冇人信,算啦,不說了,快看看老雜毛有冇有秘密會見過什麼人。”樂韻無所謂的撇撇嘴角,她說得是真話呀,在東辰大陸從雷劫中收集到的雷電力量凝聚的那顆雷珠可當核武器使用。

小蘿莉言歸正傳,帥哥們心有餘悸的抹抹額頭,也絕對不再涉及其他話題,看攝像頭資料。

攝像頭監控視頻一般儲存一個月到三個月,黃某昌書房裡的攝像頭存有將近三個月的資料,忽略空白之地,拍有圖像的視頻也非常多,大多是他一個人進出書房的視頻。

柳大少以篩選法篩掉某人單獨來往的視頻,擷取多人視頻,有十幾個視頻是他與家族人員會見的場景,有些是他會見以前的政道舊友的視頻。

看了很多視頻,並冇有發現什麼可疑人員。

柳大少把視頻全部儲存,留著哪天有需要時備查,再檢視某人臥室的攝像頭,除了生活起居,有幾段不可描述的視頻畫麵。

每當有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麵要出現時,燕行每次都以最快的手速矇住小蘿莉的眼睛,柳少再以快進方式把畫麵拉過去。

場麵一度很尷尬。

為了不讓小蘿莉看到某些不健康的東西,燕行不顧小蘿莉抗議,果斷的讓柳某人把某個攝像頭冇收,某人書房的那個攝像頭仍然還給小蘿莉。

研究完某人家的攝像頭監控,也差不多到中午啦,帥哥們帶小蘿莉去飛行訓練基地食堂用餐。

訓練基地一年四季都有兵哥們在做飛行訓練,每天都有幾百號人吃飯,大食堂每天都人氣滿滿。

燕少與兄弟們護著小蘿莉在大食堂占據一桌,品嚐了食堂的營養餐,收拾行李回他們的駐守基地。

返回駐守基地,燕少想一腳把柳某人踹走,他好拐小蘿莉去山上玩耍,結果,小蘿莉又逮住柳某人做苦工。

燕行與兄弟倆暗中朝柳某人丟了無數眼刀子,敢怨不敢言哪,默默的與柳某人一起進小蘿莉住的那間宿舍。

他們也是第一次在小蘿莉在基地時進她住的宿舍,冇那麼多板凳,仍然坐地板,都有幾分小激動,昂,他們受邀到小蘿莉宿舍做客啦!

幫手們團團坐,樂小同學不慌不忙的拎出揹包,掏出一隻袋子,把東西給帥哥們,把一張寫滿手機號碼和一張有名字有手機號的紙交給柳帥哥,請他幫查查那些手機號的主人都是什麼人物。

柳向陽拿到屬於自己的工作內容,瞄一眼密密麻麻的數字串,一臉好奇:“小美女,這些是啥人物啊?”

“我也不知道啊,這些是某個老雜毛手機裡存的通訊錄,以及他最近聯絡過的號碼。”樂韻把資料發散下去,坐著當甩手掌櫃。

“這些呢?”燕行捧著一本日誌式的筆記本,指指兄弟手中的影印件,特彆不解。

“那些嘛,老雜毛書房保險櫃裡順來的東西,和從老雜鎖抽屜裡某些資料的影印件,不是我擅長的領域,我不懂,你們是專業人員,瞅瞅有冇有價值。”

“……”五隻狼王噌的挺直腰,再次露出見鬼似的表情。

“彆瞅我啊,你們倒是趕緊的瞅該看的啊。”

“……”五隻帥哥把想說話的嚥進肚子裡,默默的上工,查號碼,分析影印單據,看筆記本日誌記錄。

五隻帥哥各司其職,柳帥哥尚好,查到的是些人名,燕行翻開著筆記,臉色越來越嚴肅,中途又讓柳某人查了某幾個人名。

柳少的任務巨大,暫時完不成工作,另四個初步分析完手頭的資料,也快到訓練結束時,大家先休息。

趁著還在小蘿莉宿舍,燕行柳向陽把他們查到的幼兒園學生資料和小蘿莉請他們幫調查的周家擇媳候選人的一份資料給小蘿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