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小同學完成了一個鍼灸步驟即冇管,

三位當助手的醫生打開病人腹腔,因為病人肝葉被細碎的骨頭紮破,感染了,開了腹腔後除了有體腔內正常的氣味,還有一層子腐臭味。

三位醫生檢查病人五臟六肺,在病人右肝葉上找到了病源,右肝葉有一個地方有指肚大的區域腫脹腐爛,傷處周邊的肝也變色,產生大量稠粘的粘液。

找到源頭,三位醫生再次小心仔細的檢查其他內臟有冇被感染或被骨折的碎骨片紮傷。

找了一圈,冇找到其他傷口,先清洗肝葉和腹腔,再給肝葉傷口消毒,做好前期工作再交給樂小姑娘做手術。

小蘿莉戴上手套,將肝葉調整到合適的位置,操起黃金打造的手術刀,一刀將腐壞的肝肉挖掉,扔在手術盤內,再快速消毒、抹藥,稍稍晾一晾,再抹藥,稍舟晾一涼,之後用藥膏將剔除了壞死肝肉的坑填滿,用羊脂膜衣覆蓋表麵,再用特製線縫合。

她像給衣服打補丁似的把羊脂膜衣給縫在肝葉表麵,縫好了,冇有滲出一點血,可見其針工有多精密。

處理好肝葉傷口,再給病人的整個肝葉抹了一層藥膏,五臟六肺抹一層藥水,之後,從腹腔手術開出的視窗找到斷裂的肋骨傷位,將廣市醫院為接骨而打的固骨鋼針抽掉,另外換二根細細的柳枝簽釘入骨頭,把折斷的肋骨卯接起來,抹幾層藥,用膜衣包裹,以羊脂線縫合。

從胸腔手術窗能找到三處骨折位置,樂小同學以同樣的手法將另兩處傷骨折傷也重新處理,敷自己配製的特效藥。

處理好骨折傷,給手術窗區抹藥,再縫合。

縫合工作交給三位助手醫生,樂小同學摘掉手套,再次戳了王晟軒幾下,隨之,王晟軒頭頂紮著的針當中有三枚針的針孔裡滲出細細的血線。

從針孔裡汩出來的血是很深的暗紅,偏向黑紅,那些血即是淤血。

等到針孔不再滲血,又戳了王晟軒小朋友的前胸一下,針孔裡殘存的血線也飆射飛空,針孔內乾乾淨淨的。

清理掉王晟軒頭顱中的淤血,樂小同學愉快的拔掉醫用針,扔在有消毒水的瓶子裡浸泡,再給他灌一碗藥,嘴裡塞顆藥丸子。

解決一項問題,頭部還有兩處嚴重的骨折傷,有一處傷在廣市醫院由醫生開手術窗做了手術,同樣用了細鋼針接骨。

樂小同學操刀,劃開廣市醫院醫生們做手術留下的手術傷口,抽掉鋼針,以柳木骨針將頭骨並接起來,再包藥,縫合手術窗,外麵也敷一層藥,以竹膜覆在藥膏表麵。

她做完了一處頭部骨折手術,三位助手醫生也終於將胸腔手術窗縫合好,由她親自敷藥。

之後,小蘿莉出嘴,指揮當助手的三位醫生們給王晟軒胳膊腿兒的幾處有鋼針的骨折位置重新做手術,以柳枝簽換掉鋼針,上藥,再縫合傷口。

因有些骨折位不僅有骨折,還有神經和筋被砍斷或損傷,在做接骨手術時同時也把筋和神經續接起來,那一環節也特彆耗時間。

王翠鳳揮刀時肯定冇有選擇性的避開哪些區域,要不然王晟軒的鼻骨不會被砍斷,左眼也不會被砍爆,她亂砍一氣,偏偏冇能傷及王晟軒的太陽穴和眉心宮、各處大動脈。

他脖子和前胸離大動脈最近的一道傷口僅二公分半,若刀往某個方向劃拉一下就能割到頸部大動脈。

倘若他被砍傷大動脈,即使譚炤星能在事發後第一時間趕至,也未必能把人救回來。

因此可以說王晟軒是幸運的,冇被當場砍斷大動脈是不幸中的萬幸,哪怕身受重創,好歹命還在哪。

也因王晟軒多處斷裂性骨折或嚴重骨裂,待四人同心協力將他脖子以下的大大小小的骨折傷處理完畢,已是第二天的淩晨四點。

四人顧不得休息,給某些冇砍斷骨、但嚴重受損的筋、神經做續接手術,有些筋肌因受損太重,功能不健全,乾脆截掉,再換新。

那一項手術又耗去三個鐘。

夏末秋初,首都五點多鐘就天明,清晨七點,太陽公公已經露出笑臉。

唐氏夫妻體整一晚,早上五半點起床,收拾先去吃了早點,再到手術室外看情況,發現手術仍冇結束,他們在外守著,讓兩位青年去吃早點。

燕少藍三坐守了一整晚,因為昨天中午時吃了小蘿莉給的藥丸子,精神良好,熬個通宵跟過了一個小時冇啥差彆。

小蘿莉的手術不知要持續到什麼時候,他倆也不是一根筋的人,先去吃早點,再回到手術室外繼續等。

六點多鐘過後,醫院的病人家屬活動頻繁,醫務人員也更忙碌,七點過後,夜班醫務人員進行下班前的查房檢查。

手術室內,搞定一項手術活的四位醫務工作者,對外界的變化冇什麼感覺,繼續工作,給骨裂的骨折位置貼藥膏貼。

那是樂小蘿莉的獨家手製膏貼,藥膏粘在獸皮表麵,用的時候再塗一些藥膏,將膏貼貼在骨折位置,但凡不是斷裂性的骨折,一貼膏藥就能讓骨裂縫合。

四人以地毯搜尋似的方式給病人骨裂位置貼膏藥,最後留下左眉弓一處,因其後要給王晟軒左眼做眼睛移植手術,如果先貼了膏藥,影響手術。

又做完一項工作,樂小同學請助手們給小朋友在他受傷的鎖骨區和臉部嚴重骨折的一處地方動刀子,把廣市醫生們做完手術又縫合的手術窗區再次劃開,重做手術。

她也冇閒著,動手給王晟軒臉部另一處嚴重骨折位置動刀,開了手術窗做接骨手術。

先將王晟軒臉部的骨折傷解決,由助理們負責縫合,小蘿莉給王晟軒鎖骨做“整形”手術,卸掉鋼針,並且劇掉了一塊由幾塊碎骨頭拚起來的骨塊,把缺口削整齊,用一塊柳枝塊鑲嵌在缺口位置。

王晟軒左鎖骨有兩處骨折,一處在靠近肩峰的位置,一處靠近胸骨,也是離頸部大動脈最近的一處傷,位於鎖骨近胸骨的傷是斷裂性的骨折,缺失了半個指甲塊大的一塊骨頭。

樂小同學和萬俟大師哥、兩位幫手醫生先將近肩峰位置的骨折處理好,再處理斷裂的骨折位,同樣截斷一塊骨,換一塊柳枝塊代替。

重新做完鎖骨接骨的手術已是上午九點四十分。

而就在他們剛忙完一項手術,脫掉手套放鬆神經時,柳大少攜帶著行李包,乘坐著的士殺到了醫院。

柳少於奧運會結束後才從不得不離開t市,他返回首都回基地要做報告,彙報在t市的工作,之後又回了趟家,也錯過小蘿莉從r國回京的那幾天,以致冇能當小尾巴跟去e北。

昨晚刷手機,他發現小行行和小蘿莉又折回首都,小蘿莉在萬俟大公子就職的醫院做手術,早上把某些工作交待了,打包行李殺向醫院。

打定主要當小跟班跟小蘿莉回e北玩幾天的燕少,攜帶著一隻塞得滿滿的加大號揹包,斜背一隻電腦包,坐的士殺到醫院,付了車資,飛奔進大廈,乘電梯上樓。

他知道小行行和藍三在哪,電梯抵達目的樓層,風風火火的衝出電梯廂,如踩風火輪,一路急馳,衝到了某間手術室外。

看到以電摯風馳式的速度一頭紮過來的柳隊,藍三眉開眼笑的打招呼:“哎喲,柳大少爺啊,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啦?”

“啊啊,你們太不厚道啊,前幾天送小美女回e北都不叫上哥,哥好心塞。”柳大少衝到發小身側,摘掉揹包,在發少與藍帥哥之間加塞,一屁股坐下去成功的把那倆給隔離開。

唐森俞百英看到急沖沖跑來的俊美青年,微笑臉,那小青年長得陽光,又熱情,看著就令人賞心悅目。

“心塞是得心肌梗塞的前兆,小蘿莉還在手術室,請她順便給你做一下手術。”燕行往一邊挪一挪臀,讓點位置給某隻從來不按套路來的傢夥。

“不必,哥冇有心肌梗塞,哥這是跑得太快,一時喘不上氣。”成功加塞,柳大少霸占著一位置,笑容可掬,嗷嗷,逮著了小行行,他就可以跟去e北啦。

“小蘿莉給誰做手術?”他喘了幾口氣才問原因,是誰哪麼大的臉麵,能讓剛回e北的小蘿莉隻住一晚又返京。

隊長不想提王渣女,藍三解惑:“c省王家某個渣渣生的那個男娃。”

“噫,是那個倒黴催的小朋友啊。唉唉,小傢夥有那樣的生母真真是不幸,那娃兒和小美女上輩子一定毀滅了地球,所以投胎投在那種人渣肚子裡,可憐見的,一個冇生下來就被剝奪生存權,另一個生下被當搖錢樹,這搖不到錢,立馬就被殺人滅口斬草除根……”

柳大少的嘴巴像關不住的門,喋喋不休濤濤不絕的發表高見,他一人頂一百隻鴨子,也瞬間令寂冷安靜的熱鬨起來。

燕行:“……”有時真想將柳某人的嘴給縫起來,話嘮啊。

唐氏老夫妻倆優雅的微笑,年青人真活潑,年輕真好!

柳大少殺至醫院時,手術室內的樂韻在他坐的車抵達醫院時就知道了,因為柳帥哥下車時說了一句話,她冇聞到他的氣味,聽到了他的聲音。

聞聲識人。

聽聲知柳帥哥跑來醫院,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想當尾巴跟著去她家裡玩耍,她也冇啥感想。

原本,她想讓大師哥和兩位當助手的醫生休息一陣,他們不願意,再給他們一人一顆藥丸子,走馬上任,繼續做手術。

仨哥們昨晚吃了一顆藥丸子,精神百倍,冇有半點疲憊,那以精神全盛狀態做手術的心情特彆好,做手術的體驗也格外的好,正是再接再勵,繼續努力的好時機,哪肯休息。

小姑娘又給他們一顆藥丸子,因精神仍處於亢奮狀態,捨不得吃,皆小心翼翼的用紙包裹起來,藏口袋。

四人給王晟軒做鼻骨接骨手術。

王晟軒的鼻骨因是暴力所傷,傷口參差不齊,有截骨頭被砸得碎成渣,無法拚鑲起來,不得不剔除,廣市醫院做完接骨手術,病人的鼻骨傷口上端位置的骨頭有一處地方向內凹陷。

那處凹陷有小蘿莉小手指那麼寬,有手指節一個節長,如果病人不做整容手術把骨頭凹陷處填充滿,他差不多等於冇有山根。

樂小蘿莉在三位醫生的協助下重新開手術窗,對王晟軒的鼻骨先削骨,修整,再鑲嵌一塊柳枝骨。

做完鼻骨手術,已是十一點。

在手術室呆了一夜又半天,三男一女的四位醫生腰不酸腿不軟,也不氣虛,仍然神采亦亦。

王晟軒全身的傷也基本處理好,最後就餘左眼移值手術,至於眉弓骨折傷,相對眼睛移植手術而言那是小手術。

休息一陣,樂韻將裝有眼球和角膜的瓶子從玉盒裡捧出來,先給抹了藥,再換一副新手套給王晟軒左眼內外抹藥,進行消毒。

眼睛是心靈的視窗,任何一個小手術都是萬萬馬虎不得的,何況是眼球移植手術。

樂小同學也冇馬虎大意,一連消了七遍毒,將手術刀具也再次抹了藥,當萬事俱備,開始做眼睛移植手術。

小姑娘是主刀醫生,市醫院的仨位醫生當助手,他們冇有問小姑娘帶來的眼珠從哪來,他們對小姑娘有著迷之信任,潛意識裡認為小姑娘手裡的資源來源絕對是正規的,根本冇有去當偵探之心。

移植眼睛聽著簡單,真正的做手術時過程複雜,每一個動作都需謹慎小心,否則一不小心就會前功儘棄。

眼科醫生的首要條件就是膽大心細,眼科醫生的心理素質要求極高,做手術時哪怕身邊有千萬隻鴨子在嘎嘎亂叫,他們也能兩耳不聞身外事,身如不動明王,雙手穩如泰山。

三大一小的四人耗費了三個鐘才把移植手術做完,先給睛睛敷藥,再做眉弓骨折手術,完成最後一項小手術,敷藥,再用紗布把王晟軒左臉半張臉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