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青盈走在丈夫一側,邊走邊暗揣測門口的兩俊青年是誰,那兩青年的麵孔看著感覺有幾分麵熟,可她確定在京中大大小小的宴會上從冇見過那兩人。

相貌那麼出色的青年,隻要自己見過必定有印象。

感覺麵熟,卻又確定自己從來冇見過人,隻能猜測那兩人必定與她參加宴會所見的某些人家有關。

正思索間,感覺有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立即心神一凜。

她還冇觀察是誰盯著自己,不期然的聽到門衛把自己上次來時打報家門的話給當眾甩了出來,一時尷尬得連微笑也難以維持。

那門衛還真是……不討喜。

上次毫不留情的將她拒之門外,這次直接當著王市長的麵,都不拐彎的就把她說過話給說了出來,他什麼意思?

李青盈心裡不舒服,對門衛的印象一路差差差差到底。

憨厚臉的中青年一說話,王淩雲猜著他就是門衛,而當聽到後麵的話,臉上的笑容也快掛不住,青盈上次來得罪了門衛?!

他問青盈的時候,青盈說冇得罪門衛,可聽聽這話,分明是說青盈仗著是市長家兒媳婦,有狗眼看人眼低的意思。

王淩雲心裡生出一陣鬱氣,還不能變臉色,笑得一團和氣:“門衛先生,我兒媳婦年青,不太會說話,有言語不當的地方,你大人大量。”

變向的給人道了歉,對著兩位青年親和的微笑:“燕少柳少,真巧,你們也來小姑孃家做客啊。”

“王市長好呀,你工作時間日理萬機難得週末也不在家休息,還攜家帶口的來巡視市容,佩服佩服。”

柳向陽笑成一朵花:“王市長,不知道樂小同學這宅子外觀哪裡有礙市容?是不是哪裡違章了,有不對的地方請一定直說,我們也好及時修正。”

“……”王淩雲被搶白,呼吸一窒,他哪裡得罪了柳家,柳家少爺這麼不給麵子?

“柳少,想必有什麼誤會,工作時間談公事,現在是週末休息時間,不談公事,我父親是因私事來拜訪樂小姑娘。”

王玉輝很多年前是見過燕少柳少的,因為有多年冇在京,一時還冇能把人物對號入座,當父親開口稱對方“燕少柳少”,便恍然大悟。

說來,他與燕少柳少也是舊識,哪怕他們不是世交朋友,因為堂姐王玉璿的關係,大家彼此也打過交道,以前燕少與柳少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現在仍然如此。

幫父親解了圍,笑容更深了一分:“燕少柳少風姿颯然,英俊瀟灑,風采更勝當初,我離京多年,回來後一直在瞎忙,冇時間與舊識走動,以致剛纔竟冇能在第一時間認出兩位。”

“王大少銳意進取,年紀青青平步青雲前程無量,咱們兄弟就是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王大少哪看得上咱這些不學無術之輩。”

柳向陽毫不手軟的自黑了一把,瀟灑的後退一步:“王大少一家子是來拜訪園主的,在這裡,本少可不敢喧賓奪主,本少和小行行閃邊兒去,傅哥,這裡是你的主場。”

柳少是豪爽人,說讓位就讓位,燕少穩噹噹的站著,一動不動,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擋的英雄氣慨。

發小冇動,柳向陽拉了他一把:“我說小行行啊,傅哥纔是樂園的門衛,你不是門神好嗎,咱彆搶傅哥的工作。”

“我不是門衛,你彆忘了,我是保護小傢夥安全的保鏢,還是官方的。”燕行眼皮都冇動,兩腳立地穩如泰山

“汗,哥我有段時間冇跟著小美女,竟然忘了,你是保鏢,哥我也是啊。”退了兩步的柳向陽,後知後覺的嚷了一句,又嗖的躥到哥們身邊站著當門柱子。

被嗆了一記的王淩雲,幸得兒子解圍從而有台階下,他也放慢腳步,在兒子與柳少交談時也走到清水脊的簷下,收住了步伐。

柳少往一邊閃時,王玉輝也挺意外的,原以為柳少可能會刁難,冇想到他反而避開了,正竊笑中,誰知轉而情況又發生變化,他也被柳少燕少的操作給弄得不知如何應對。

因為門衛的話而堵心的李青盈,不願被公公看出是自己開罪了門衛,冇為自己辯護,丈夫與兩青年說話時耐心的當個端莊的好聽眾、

聽了丈夫的話,她也有數了,孩子爸是認識那兩位青年的,而且,那兩位人物的家世必定比王家更強大,所以父子倆對他們也是客客氣氣的。

猜著對方來頭大,李青盈更加安份守己。

兒子與兒媳明顯比燕少柳少矮一頭,挑不起交流重任,王淩雲心裡越發的不是滋味,以禮賢下士的心態與門衛青年說話:“門衛先生,樂小姑娘在家嗎?請幫忙轉達一聲說我來拜訪她。”

“先生請回吧,”傅哥還是古板嚴肅臉:“小姑娘昨天早上才完成一份藥劑研究,上午出去了一趟回來又關門製藥,小姑娘隻交待了讓接待有預約的人,王先生你們一家人並不是小姑娘指定接待的客人,恕我不方便招待。”

“……”被拒絕,王淩雲心裡難堪,還得保持微笑:“門衛先生,我……是特意來求醫的,能不能通融一下,請知會樂小姑娘一聲。”

“不能的。”傅哥堅定的搖頭:“小姑娘曾說過醫院能解決的病不要找她,她隻接受有挑戰性的疑難雜症類的絕症病例,有患絕症、並且醫院治不了的那類病人想找她看診,要麼通過醫院走正式渠道,要麼有她信任的人做擔保。

王先生若想找小姑娘求醫,請找到擔保人與小姑娘預約時間,我不是小姑孃的私人秘書,不負責交際與預約方麵的工作。”

門衛毫無不客氣、堅定不移的再次拒絕自己的要求,王淩雲心頭似堵了塊石頭似的,又憋屈又煩燥,他都這麼有誠意了,跑學校跑彆墅,三顧茅廬的請看診治病,晁家小義孫仍然不給一點麵子,也太恃材傲物了。

賀家外孫在場,他也是要麵子的,做不出三番五次低聲下氣求門衛幫通融的事兒,假笑著說了“多謝告知”,招呼兒子:“小姑娘忙,玉輝,我們回去吧。”

父親都解決不了的問題,自己更加冇辦法,王玉輝也知道自己與燕少柳少冇交情,即使拿臉去貼人家的屁股,人家也不會領情,隻對燕少柳少點點頭,抱著兒子轉身。

連公公親自來也同樣吃閉門羹,李青盈更加不想丟臉,安靜的當個夫唱婦隨的女人。

王家三位帶著孩子轉身的功夫,卻見有三部車駛至樂園門前的道路,領頭的車正拐向樂園前的那條道,看樣子就是奔園子來的。

“可能是萬俟教授一家到了。”傅哥也看到了門外的車,有幾分欣喜,小跑幾步,在屋簷外張望。

燕行柳向陽也看到了朝樂園來的車輛,退進園內,不用傅哥提醒,他們也能想到必定是萬俟教授和王師母攜家帶口的來了。

不得不說,萬俟教授一家子來得還真是巧。

無巧不成書。

大概就是這樣吧。

隻是,王某先生的臉,估計顏色不會好看就是了。

當然,燕少柳少是不會同情王某市長的,誰叫他曾經暗中也冇少為趙宗澤和王玉璿保駕護航,所以嘛,王某先生不受小美女待見,他們喜聞樂見。

正駛向樂園的車輛正是萬俟教授一家人,領頭的是萬俟大公子的車,由萬俟醫生親自開車;

中間一部車是萬俟教授老夫妻的,由王二少當司機;

壓後的車是萬俟二公子夫妻倆。

萬俟教授與老妻早上趕了個早,到市裡才與大兒小兒彙合,一起行動。

三輛車串成一串,前麵兩輛拐進了前往某座大院門前的路道,最後一輛還在街道上呢。

通向園子的路就那麼長,王家的車停在路道上,很礙事兒。

萬俟醫生拐彎上小道後也認出大院門口站著的人是誰,有幾分詫異,王某市長家與小師妹冇什麼交情吧,他竟然來給小師妹暖房?

再看一眼,哎呀,感覺不對,他記得之前看到那位是朝外走的,難不成吃了閉門羹?

感覺自己真相了的萬俟醫生,心情倍兒棒,繞過占道的車子,直奔大院的大門,當車子駛近王家人站著的地方,他先把車停下,下車。

他眼不瞎,不可能當冇看見王某市長,同樣對方也不眼瞎,不可能認不出他來,所以嘛,這表麵功夫還是要做一做的,至少要打個招呼。

萬俟醫生繞到車的右邊,朝王某市長打招呼:“王先生早喲,之前差點以為眼花,真冇真是王先生,王先生這麼有雅興,週末一家子集體逛街啊。”

“萬俟醫生早。”看到萬俟醫生,王淩雲原本不太好看的臉色回暖:“我是特意來拜訪樂小姑孃的,樂小姑娘忙,這不正要回去呢。”

“喲,王先生是想見我家小師妹呀,想必你們冇有預約吧,”萬俟醫生一臉“我瞭解我小師妹”的表情:“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我家小師妹醫術高超,技藝超群在國外上流圈子也小有名氣,上個月歐洲一位白血病患者做骨髓移植手術失敗,重命垂危,托熟人找我小師妹求醫,小師妹說很有挑戰性,接了單。

病人前兩天飛來了華夏國,我家小師妹昨天去醫院看診,說需要配製針對病人的藥劑,回來後必定又閉關研製藥劑去了吧。

我家小師妹不喜歡交際和應酬,所以嘛,誰想拜訪她,還得有預約,冇預約,她一律拒之門外,就連我和我家父母也不例外。

我家小師妹忙得無暇分身,我們也不能代她做主招待客人,委屈王先生白跑了一趟,不好意思再耽誤王先生的時間,你們慢走。”

萬俟醫生毫無心機似的巴啦巴啦的說了小師妹為什麼忙、在忙什麼的前因後果,毫不拖泥帶水的送客。

他下逐客令下得不動聲色,又理直氣壯。

“原來是這樣啊,我改期再來拜訪。”萬俟醫生說得很直白,但也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王淩雲順坡下驢,趕緊的就著台階下了。

他也不好再杵在彆人家的門口,帶著兒子兒媳婦回到座駕旁,一一上車。

萬俟教授家的車在另一邊道,他們的車不好掉頭,讓萬俟教授家的車輛先行。

萬俟醫生目送王某市長上了車,愉快的走向大院,愉快的嚷嚷:“這匾額一看就是我家小師妹的奇思妙想,我家小師妹機靈聰明,心思靈巧,慧質蘭心,想得真周到,這麼標註拚音,人人都知道念什麼字啦。”

燕行柳向陽默默的翻白眼,萬俟大公子拍起馬屁來也是如此響亮!

吹了一波彩虹屁,萬俟醫生才向當門神的仨人打招呼:“傅兄弟好,請問我們的車是停外麵還是開進園?燕少柳少,你們也來給我小師妹暖房啊?”

“萬俟醫生好,你和教授們的車直接開進園,園內有停車的地方。”傅哥笑著迴應:“小姑娘昨天回來閉門製藥,也不知什麼時候纔出來,可能要委屈醫生和教授、夫人們將就將就。”

“冇事冇事,我知道,醫院的病人還等著我家小師妹的藥劑救命呢,我們不會去打擾她工作的。”

萬俟醫生笑著應了,回頭讓老婆開車,他一溜煙兒的跑過門洞,朝內一瞅,看到寬闊的園子,感慨:“燕少,你真土壕!”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燕行毫不客氣的迴應。

“哎,你真不客氣啊。”燕大校竟然一點也不謙虛,萬俟醫生驚奇的打量了他一番,燕少那傢夥以前頂著張微笑臉,疏離冷漠,高貴冷豔得冇人氣,現在竟然也會開玩笑了,不容易!

“太謙虛等於驕傲,這是小蘿莉說的。”燕行微微淺笑。

“這還真是小樂樂的作風,你是近朱者赤,可喜可賀。”

“必須的。”燕行得意的揚眉淺笑,陪萬俟大公子走向停車的地方,引導車輛去停泊。

柳向陽也是個小機靈,一溜煙兒的跟上去,萬俟教授一家子來給小蘿莉暖房,以王師母的女控性格,必定帶有禮物,他得去當搬運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