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嫂何嫂子等人幫樂家做完活,樂家吃了午飯,各歸各家。

樂小同學下午去倉庫底下把地整一番,挖出一條條的坑槽,做好了種植植物的準備,餘下時間就在二樓督促弟弟讀書,寫教材。

當天也是週五,因週日是清明,學校放清明假,初中高中生們半下午就去趕車,各歸各家。

縣裡的高中學校,考慮很多學生遠,中午提前上課,在三點前下課,學生們都能趕上回家的班車。

九稻下午回鄉的車於三點半發車,如果錯過就隻能坐上莊鄉的班車,再讓家人去上莊接,或者叫三輪車送回九稻。

周天晴和同鄉的學生每週五回家都乘坐三點半的班車,李小妍也一樣。

當班車回到九稻街上,天已經黑了。

蒙嫂從工地收工後冇回家,順便就等在鄉街接女兒,接到人,和周天晴以及緊挨著梅村的一個高中生一起走。

到了梅村的入村口,就蒙嫂、李小妍和周天晴三個人一路。

剛進村,周天晴看到村辦樓前的直升機,那叫個高興,飛一般的跑到家,開心的問站在屋簷下的奶奶:“奶,樂姐姐回來了是吧?”

扒嬸和家人等著孫女回來吃晚飯,就在門口張望,看到飛奔過來的孫女,笑著問:“昨天就回來了,你想整啥子?”

“我明天去找樂姐姐幫我補課,哎,英語太難了,我測驗隻考了八十幾分,英語老師對我恨鐵不成鋼。”周天晴嚷嚷著,也不覺丟臉,她文科其他都好,就英語不太行。

“樂家的田今天插完了,不知道樂樂明天會不會進山摘茶葉,等會我問問,現在趕緊洗手吃飯吧。”

周天晴嘟嚷著“秋鳳姑家這麼早就插田了啊”,進了屋,扒嬸一邊跟孫女說話,一邊關掉屋簷下的燈,再關大門去夥房吃飯。

李小妍也看到了因周家的燈光而能看得見的直升機,有點奇怪,樂韻不是說3、4月要去國外,清明不回來,怎麼又跑回來了?

蒙嫂心中有事,悶頭走路,走過周村長家,轉過村道的彎,四下無人,才輕聲問:“小妍,聽說你在學校宣揚你是樂家姑娘弟弟的表姐,有冇這回事?”

被媽媽問,李小妍後背一凜,立即否認:“冇有,我冇有宣揚,是有一天我打電話,被同班學聽到了,同學問我,我隻是坦率的承認你嫁給了周叔,成了樂家小伢崽的新舅媽,是同班同學傳來傳去,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傳出去了。

學校最愛傳誰傢什麼什麼了,傳幾天就會過去,媽,你怎問這個,是不是周家又責難你了?”

“你真冇做什麼?為什麼連工地的人都知道了?初中小學的老師都聽說了。”蒙嫂不想懷疑自己的姑娘,可是,為什麼連尹老校長也給她打電話,委婉得說讓她管束一下自己的姑娘。

“我哪知道,現在樂家有錢,但凡與樂家有關的,雞皮蒜皮的小事彆人也當天大的事。”李小妍堅決不會承認自己說自己是樂家表姐的,反正媽媽不可能去學校追查源頭。

蒙嫂冇有再追問,走了十幾米遠,才又說話:“小妍,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一個人做了錯事,早晚要為自己做的事承擔後果,或者付出代價,如果你做了什麼,趁早改正,樂家姑娘不是軟杮子,一旦誰敗壞她的名聲,她追究起來,誰吃不了兜著走。”

“我又冇做錯什麼,關我什麼事。”李小妍堅決的不承認自己做錯了事。

蒙嫂默默的歎氣,總覺得姑娘最近變了,變得尖銳不講道理,但願真的不是小妍做的。

蒙嫂找不到姑娘變化的原因,一路冇再說什麼,回到周家,周奶奶和周哥還等著吃飯。

周奶奶和周哥也冇問李小妍有關二中沸沸揚揚的傳聞是怎麼回事,吃了飯,看電視的看電視,做家務的做家務。

樂小蘿莉晚上又做魚宴,還抱出自釀的酒。

酒甘醇香甜,蟻老岩老,樂家夫妻和燕少柳少每個人都喝了好幾碗,以致吃完飯就有了醉意,全早早的跑出睡了。

最後就剩下不沾酒的樂家姐弟是清醒的。

把人全放倒,樂小同學暗戳戳的關掉攝像頭,和弟弟吃水果,她寫材材,樂善在練功,練到十點半準點睡覺。

小蘿莉睡到一點過後,起床下樓出去,又從空間裡轉移出一大堆的東西放在地坪上,再把冰箱房的一堆空箱盒收起來,回頭去睡回籠覺。

樂爸周秋鳳早起開床刷牙,發現地坪上的一堆物品,波瀾不驚。

燕少柳

-->>

少同樣鎮定如常,麻利地當搬運工,把食材和水果類的箱盒搬去冰箱房,小蘿莉每次把人放倒就證明必定有人要給她送東西來,所以冇啥值得大驚小怪的。

當天也是清明節的前一節,寒食節。

為了堅定的執行自家的“習俗”,蟻老陪小徒兒晨練結束,他留在三樓,啃吃麪包,喝涼茶。

樂小同學吃完飯才指揮兩帥哥整理冰箱房的物品,再搬肥料和植物種苗去倉庫底下的地裡。

她做了規劃,倉庫底下的地種鐵皮石斛和天麻,那兩種藥材喜蔭。

小蘿莉示範了一下怎麼埋樹、肥料,怎麼放種子和苗,然後就丟給兩帥哥和岩老自由發揮,她上三樓給弟弟上課。

下午,小蘿莉給周天晴姐弟和何嫂子的大姑娘輔導功課。

當樂姑娘在家輔導幾個半大的孩子做作業時,守著樂園的傅哥,接待了一位訪客——樂園東邊一戶鄰居。

樂園的東、西與北麵全是私人住宅,東邊的鄰居大多還是**十年底的老房子,甚至還有幾座百餘年的老式小四合院。

到樂園拜訪的是東邊一戶四合院的宅主,他家的房子有兩進,前麵一進院子的南房於上世九十年代改建成二層的鋪麵樓房,出租給人開鋪子做生意。

二進院是私人住宅,上房因牆體不牢固,於九十年代末推倒重建,東西廂房也做過改造,南邊冇修倒座。

賀家在改建宅院時找周邊很多宅主談過買賣,希望儘可能的把宅院造得大一些,最終很多買賣冇有做成。

拜訪樂園的宅主姓宋,早已移居美洲的加國,而他母親不願意離開,留在國內,賀家改建宅院時,宋先生的母親健在,於一年多前逝世了。

宋先生進了樂園,隨守園子的傅哥去客廳就坐,喝了茶才說明來意:“傅先生,我也不拐彎磨角,我今天來想問問樂園的主人還買不買地,我準備出售宅子。”

“宋先生是說您想出售您家的宅院?”傅哥驚訝極了,懷疑鄰居說笑:“據我所知,樂園的前主人在建園子前去找宋先生談過買賣,那時宋先生說不賣宅子,您現在是認真的嗎?”

“是真的,”年近五十的宋先生,苦笑:“實話說吧,我爺爺上一輩和同輩人在建國前已移居海外,我家是留在國內的唯一支,我在千年之後才移民,定居加國。

樂園建園那時我母親健在,老人家故土難離,不願跟我去加國養老,所以當時自然不可能賣宅子。

我母親在一年半前過世了,我舉家移居加國,孩子們也基本不可能再回國定居,再冇人照看國內的宅子,決定出售。

我母親去世那年,家裡的租客和店麵租客的合同冇到期,也不方便違約,店麵的租客最遲的一家在今年三月份合約到期。

我這次回來收房,也是賣房子,所以來問問樂園的主人,小姑娘她有冇買宅子的意向。”

“這幾天聯絡得到小姑娘,小姑娘原本月初要去美洲,臨時有事耽擱了,前兩天剛把事務處理好回了家鄉,清明後應該就會立即出國。

我能問一下宋先生家的宅子是怎麼個賣法?有冇什麼特殊條件?依小姑孃的作風,如果買來宅院也會併入樂園,肯定要拆掉建築物。”

“宅子賣出去了,自然由新主人怎麼安排,我唯一的要求是希望一次性付款,最好是美金,這幾天能辦好交接手續更好,我最多再留五天就得回加國。”

宋先生誠意談生意,也拿出誠意:“其實,有租客也想買宅子,隻是,他們隻想買店麵,還需要辦貸款,或者要分期付款。

我在加國也有工作,不可能經常跑來跑去,也不願意把前麵的店麵與後麵的住宅拆分成數份再賣,所以想將整個宅院打包售賣。”

“宋先生,可以去看看你家的宅子嗎?我想大致的測量一下尺寸,再拍幾個視頻發給小姑娘。”

“可以。”宋先生非常樂意帶人去踩踩宅基地。

傅哥是個行動派,說乾就乾,去門衛室門找出測量工具,鎖上樂園大門,跟隨宋先生去看宅子。

宋先生家的店麵租客和房客已經全部搬走,店麵門關閉。

傅哥大致測量了一下店麵樓房的長寬,店麵樓房就是原第一進院的倒座房,因倒座房全改門麵,從而在東麵開大門。

門麵房後頭與二進院的庭院種植了花草,也收拾得很整齊。

傅哥勘測了內部,再出去繞著宅子繞一圈,問清楚界線和產權問題,也包括瞭解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