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燕吃貨的緋聞與自己冇啥關係,樂小同學僅同情了他三四秒鐘,轉而就拋之於腦後。

從冇惹羊卻無故沾了一身膻腥的燕行,他倒想趁機訴苦顯示自己的無辜博取點同情,可惜,冇人配合不說,樂園周邊的幾家鄰居也來了。

先到的是原宋宅後頭的三家和北、西邊的幾家,一共是八棟宅的主人們。

賀董最先談妥的一家,當時就完成了交易,房子也過戶到賀家名下,隨時可以過戶給樂小姑娘。

最先到樂園的八座宅子的主人們姓氏也是典型的本土姓,孫、高、馬、於、胡、崔、楊、陳、王、李、劉。

之所以明明八宅卻有11個姓,是因為建國後因人口增長,很多四合院擠進了多戶,一座院住二三家或四五戶人家的都有,四合院不再是一戶人家的,而是變成了大雜院。

隨著經濟發展,後來有些戶主搬出了四合院,也把自己的一份賣給了其他住戶,有些住戶因經濟收入等原因,仍一大家子蝸居在四合院的部分建築內。

樂園附近的原住戶大部分也是普通百姓,也需要靠工作賺錢養家餬口,有些戶主是自己一座宅子,可出租房子,或者做點生意,有不菲收入,日子過得愜意。

有些戶主有工作或子女有工作,也有一點積蓄,算是小資之家。

也有即冇閒房出租,也冇什麼穩定工作的住戶,那些人家日子能過下去,卻冇什麼積蓄,一旦需要用到大筆錢的時候,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的下場。

樂園的主人想買房,價格超出市價三倍,那樣的價格很讓人心動。

如果賣掉房子,他們拿著錢去首都其他地方買三四套房子,自住一套,其他出租,生活質量瞬間就能提升一個檔次。

或者,若是去三四線城市,能買十幾套房子,又或者買三兩套房子或彆墅,還能存一筆錢,也還有一筆不少的閒錢可投資。

樂園主人出價高,讓收入一般般的住戶們有點動心,尤其聽宋宅後頭的一戶人說樂園主人還給了一個一次免費治病的承諾,更加心動不已。

已簽了臨時合約的住戶,有三座是大雜院,有一家尚好,是叔伯堂兄弟們合住,好歹算是自家人,另二座合院是三家或四家人共住,住戶多,平日裡比較嘈雜。

多戶合住的雜院,真正把地劃分到自己名下,每份地基根本不夠建房子,若說推了統一建房再分房,又很難達成一致意見。

畢竟同一棟樓,哪怕戶型相同,也分東南西北,總有光線好或光線略差之分,誰都想要好一點的樓層或位置,是很難協調的。

也還有經濟原因或其他原因,有些住戶生活壓力大,日子過得緊巴巴,哪有錢建房。

以前在九十年代或二千年初那些時期,住房緊張,很多多戶大院也商量過推倒建樓房,因為意見不統一,不了了之。

隨著時間推移,住戶們的想法也有不同,各家的孩子們也長大了,千人千種想法,更加難以達成一致意見。

至於為什麼現在樂園主人買房,又能達成一致意見,一來是因買主出價高,拋出的誘惑夠誘人,第二個原因也與以前賣了房子另購房的住戶的現狀有關。

以前賣掉房基地的那些住戶,幾乎都購買了二套以上的房子,還有一套做差價補貼的房子,房子最少的人家也有三套,一般自己或兒女各住一套,多餘的出租。

有幾戶買了多套房出租,每個月吃租金,日子過得相當的愜意。

早賣房的戶主中有兩戶人家因兒女們生活壓力大,他們家的老人一把年紀了也不得不做點小生意補貼家用,現在每月有固定的租金收入,老人隻管安享晚年。

知曉以前賣房的人家享上了清福,其他住戶哪有不心動的,何況,如果眼下若不賣,以後未必還有如此好的機會。

已簽了臨時合約的宅主們來了,燕大少柳大少倆心甘情願的當茶童,給每人呈上藥茶,水果。

八座宅院一共有三十四人,有的攜帶了兒女,或者叫上比較可靠的親戚或朋友幫自己看合同。

一眾男女老少們進了樂園古韻濃鬱的客廳,第一次直麵樂園的主人,也被穿漢服的小姑娘和古韻濃鬱的客廳陳設給驚豔到了。

這要不是他們太清楚他們在哪,估計要懷疑自己也穿越了。

坐在古色古香的客廳,捧著古典味濃厚的茶具,喝著沁人心脾的茶,眾人原本有幾分忐忑不安的心情平靜下來。

眾人剛品了幾口茶,有賣房意向、想與買主見一麵的房主也相繼進樂園,大多是相鄰的幾戶組隊而行。

先來的八座宅子戶主坐在進門的右手邊,後來的宅主便坐在進門的左手側,戶主們也是拖兒帶女,或攜親帶友。

後來的一群戶主共有十一家,人數比第一撥少,有二十九人。

燕少柳少麻利的上茶,上水果。

邀請的房主們人齊了,一起品茶。

樂園主人招待客人的茶很好喝,而且不限量,一桌放了一個茶壺,第一杯後客人喜歡喝可以自己動手斟。

喝了幾杯茶,見房主們的飲茶速度減慢,賀董小賀董把正式的房屋買賣合同拿出來給來簽協議的房主們過目。

正式合同與臨時合約約定的買方賣方的責任內容是一模一樣的,僅隻是付款條約改了一下,臨時合約約定哪天付款哪天辦理過戶,正式合約寫的付款期是簽合約的當天。

之所以會弄了個臨時合約,也是因為小姑娘有時忙,不可能每次買房時她能有空到場簽字付款,所以約定在某個日期,統一簽字,統一付款。

各宅戶主之所以拖兒帶女或拖親攜友,就是擔心正式簽合同時,買主在協議裡做手腳,鑽文字空子,導致一字之差,差之毫厘失之千裡。

正式的房屋買賣合同送到各戶手裡,戶主們拿著協議與臨時合同對照著來,逐條逐條的對照。

仔細覈對,發現除了付款內容條約有變,其他都一樣,附加的責任協議內容也是一模一樣。

這一下,大家放心了。

買家不僅把合同準備好了,就是幾個買主選中的抵房錢的藝術品收藏品也放在

-->>

現場,就在買主座前的長桌上方。

收藏品與委托買房談判的代表所展示的照片的形狀、顏色也是一模一樣的。

賀董小賀董也將小姑孃的收藏品送給東邊的幾家房主過目,當然,他們是叫小龍寶和柳小三捧藏品,他們隻是指明哪位房主選中哪件藏品。

燕行柳向陽小心翼翼的將藏品和裝藏品的盒子送到房主麵前給過目,等房主驗證過,再放回原處。

協議冇問題,收藏品也冇問題。

東鄰的三位賣家愉快的在協議上簽字、按手印。

燕行柳向陽幫住房拿簽字的合同和賣主們的銀行卡給小蘿莉,樂小同學在協議上簽字按指紋,再對照著戶主們的銀行卡,給轉房款。

因為她賺錢的速度有點凶殘,銀行卡也升級了,每日轉款金額無上限,轉個幾億幾十億都冇問題,甚至在卡裡無錢時也可以先預先幾個億,超過十億需要她打電話給銀行確認,十億以內隨地支取。

轉款數額無限製,有大筆資金交易也不用去銀行,隨時隨地直接轉款就行。

樂小同學按合同上的數額轉帳,轉款成功,拍照,等賣房收到房款,同樣給拍照存底。

小蘿莉與東鄰三座宅院簽了合約,付了款,燕少柳少也將他們中意的藝術品交給他們自己保管。

小姑娘當場付款,連藝術品也交給自己,賣主們小心翼翼的將藏品盒子合起來,用繩子綁紮,放在地麵上以免被碰落地摔傷。

他們也很乾脆,把房屋產權證、土地使用證等證件交給小姑娘,並且說好下午就去辦過戶手續。

東邊三戶宅主和小姑娘爽快的完成交易,另幾戶人家也冇遲疑,一一在合同上簽字。

樂小蘿莉簽了一份又一份合同,腰包裡的錢也一筆一筆的流進彆人的荷包,銀行裡的帳號餘額也在不斷減少。

八棟宅院的價格都是不同的,麵臨大道的房價以宋宅的價為藍本,那樣的房子因為可以建門麵,自然貴一些。

宋宅為什麼值8億,不僅是因為它麵積寬,另一個原因就是它麵臨大道,有六間門麵。

不臨大道的房子以宋宅後麵的宅院的價格為藍本,終價比市價高2倍。

論起來仍然是賣主占了大便宜,因為小姑孃的特殊承諾是不能以金錢來論,它無價。

畢竟,萬一誰生了絕症類的病,能令萬貫家財轉眼成空,人還不一定能救得回來,很可能錢財兩失。

小姑娘要麼不出手,出手必定不會讓人失望。

有命在才能享受一切,命冇了,還談什麼享受。

賣了房子,不僅手裡有一筆超出市價的現款,還等於多了一次活命的機會,買賣隻賺不賠。

收到銀行收款訊息的房主心情激動。

簽完協議,付了房款,賣家把產權證給了買主,同時也把戶口本和家庭人員資訊給買家登記記錄。

買方的承諾是給賣主家的,理論上機會給賣主和直係親屬,如果賣主同意把機會給指定的人也可以。

為了防止有人冒充賣主家親戚,所以,買主先記錄賣主家庭資訊,以後憑登記資訊確認身份。

小姑娘錄好了資料,雙方確認,存檔,並且也列印紙質材料,由賣主人員簽了字,各存幾份。

事情告一段落,又喝了兩杯茶,東鄰有藏品的三戶人家先送藏品回家收藏,另幾戶房去參觀園子。

傅哥陪同幾位房主去園子裡轉悠。

有賣房意向的十一家宅主,旁觀了東鄰住戶與小姑孃的交易,賣房意向由五六分增至八分。

小姑娘在收拾合同,賀董小賀董移去進門的左手邊,陪有賣房意向的房主們喝茶,瞭解他們的想法或顧忌。

樂小同學把合同和產權證收進一個小箱子裡,先上鎖,放在麵對門方向的羅漢榻前的桌子上,再與鄰居房主麵對麵座談。

十一家的房主問了賀董有關小姑娘承諾的問題,待小姑娘來了,再次向她求證,如果他們也賣房,是否有同樣的承諾待遇。

小蘿莉的答案是肯定的,在房價與之前賣主的房價相同、賣方也接受她說的承諾有前提條件的情況下,她給與的承諾是一樣的。

當然也就限於今天,以後就難說了,她已經在南疆申請購買大片土地決定開僻種植園,若那塊地批下來,她的重心將轉往南疆。

若南疆開僻出種植園,以後自然以種植園和e北家鄉為主,京城彆院隻為來往京城時的落腳之地,冇必要花費巨大的財力修建得儘善儘美。

小蘿莉講得也是實話,她本身經常在外跑,著家的時候少,有時間自然也願意呆家鄉,首都彆院更像箇中轉站。

東鄰右舍的房主們冇懷疑小姑娘說謊,賀董之前與他們談房屋買賣時就說小姑娘去了南疆,說不定那段時間就是在勘測土地。

有意賣房的房主說需要再商量商量,與兒女親友們先回自家商議,有需要與其他成員商量的,也趕緊的視頻、或電話商議。

送古董藏品回家的住戶收藏好物品,再前往樂園參觀。

有四家宅主冇回家商議,等其他住戶回家去了,才期期艾艾的表示決定賣房,希望也能像東鄰三家那樣,也能挑一二樣藏品抵一部分房款。

以物抵房款也不是問題,何況,住戶們想挑的物件就是賀董給他們看的那些,樂小同學自然冇意見,回嫏嬛福地抱裝藏品的箱子。

有幾件藏品個頭有點大,共有三隻箱子,搬到外院客廳,一一擺在廳中展示。

四家宅主有三棟是私人宅地,有一戶是大雜院,共五姓人合住,相當於是八位住戶。

各住戶挑選自己喜歡的藏品,最便宜的一件藏品估價一百十六萬。

有一住戶經濟寬裕些,眼光也極好,挑中一串金剛菩提子手串和一隻元蒙皇朝時代的青花瓷筆筒。

僅兩件藏品估價八千九百萬,貴就貴在那隻青花筆筒,是官窯出品的皇家貢品,同時代同種花紋形式的瓷器,目前國內收藏家手中的數量也是曲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