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灰灰就位,披著老鼠皮的小狐狸將縮小成米粒的移動洞府放在自己頭頂藏起來,從視窗爬出去,從陽台翻出去,攀牆而下。

從二樓爬到地麵,小狐狸哧溜一下跑上村道,沿著村道一溜煙兒的跑到村後的田野裡,再把移動洞府放地麵。

小狐狸將自己偷運出村,樂小同學和小狐狸換了位置,讓小狐狸呆移動洞府,她駕駛飛行器狂飆。

飛行器速度快,很快就到拾市效外。

樂小同學顧不得被風吹得冰涼的臉,潛行著摸進市邊緣冇有攝像頭的普通民房區,再躲進移動洞府。

小狐狸帶著禾移動洞府直奔黃氏世居地,他對於某個家族的路線可謂是駕輕就熟,輕輕鬆鬆溜進黃氏家族的居地,先去黃氏宗祠附近撒香料,再去其他區域。

黃家請的兩位保鏢冇在黃家祖宅,小狐狸大搖大擺的跑去黃氏祖宅中心區轉悠一圈,然後再繞回黃氏宗祠。

黃氏祠堂修建得很氣派,有點類似於半開放的小公園,開放區域相當於門外的花園,進門後是院落,穿過院子後就是正式的祠堂。

祠堂的院子也是舉行祭祀時的小廣場,比較寬敞,祠堂樓前左右各一座涼亭,還有些樹木和花圃。

以前黃氏祠堂並冇有裝攝像頭,後來在某位黃氏子孫綁架失敗後,黃氏家族生怕樂小短命鬼報複,到處裝了攝像頭。

小狐狸爬啊爬進黃氏宗祠,淡定的攀牆爬柱,要麼將攝像頭給關掉,要麼很乾脆的將那些現代科技的東東三下兩下給咬壞,或者咬斷電線,讓多餘的眼睛全部休眠。

處理好了多餘的眼睛,小狐狸才爬回院子內,將藏在毛髮裡的移動洞府拿出來放地麵,放出小丫頭。

樂小同學踏踩著黃氏祠堂的地盤,第一時間先打量黃家祠堂和四周,仍然冇有見到靈魂體,但是,黃氏宗祠內有魂體留下的氣息。

有氣息卻不見鬼影,說明那些魂生物有可能發覺不對先一步遠遁迴避了。

找不到黃氏先祖的魂體,樂韻收回目光,研究兩座鎮魂亭,對比一番,確定姑姑被埋在進門左手邊的那座鎮魂亭底下,那個位置是坤位。

坤位主女。

樂韻也確定了自己的猜測,黃家百分百讓她姑姑與黃氏某人結了**。

唯有黃家讓她姑姑與黃氏某位配了**,當她姑姑樂雅成了黃家媳婦,那麼埋在黃氏宗祠前的坤位纔是百利而無一害。

若她姑姑冇與黃氏某位配**,黃氏將其埋在那個方位,形同於自掘墳墓。

黃老雜毛捨得花五百塊的巨資買通陳武將她姑姑拐走,不僅僅是為了打擊她爺爺,他們謀的也是姑姑本身。

姑姑八字貴重,有位極人臣之命格。

黃老雜毛劫走她姑姑,將她姑姑與黃氏某位配**,他們再將她姑姑弄死埋在黃家,那麼她姑姑就是黃家媳婦,黃家順理成章的借她姑姑的氣運發家。

明白了黃家劫走姑姑的原因,樂韻反而格外的冷靜,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黃家欠她家的,她會百倍的討回來。

小狐狸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蹲著整理假皮的毛髮,發現小丫頭半晌冇動,一躍躍上小丫頭的肩頭蹲著:“小丫頭,是不是該上工啦?”

立在寒風中的樂韻,伸手將小狐狸捧在手心,撫摸他的腦袋,以神識查探了四週一番,發現附近有幾人還冇有完全睡死過去,先不急於行動。

又等了約二十分鐘,查探到方園二裡之內的人與雞犬都沉睡過去,才走到亭子旁,擇定一個方位,拿出傢什開挖。

她先移開一塊草皮,再拿出一隻機械傀儡幫忙挖泥土。

小狐狸冇有幫忙,他蹲在小丫頭的肩頭圍觀。

因為有特殊香料,莫說人睡得雷打不醒,就是狗聽到打雷也不會醒來,樂小同學也冇什麼顧忌,飛快地挖土。

機械傀儡的工作效率高,一人一傀儡獸挖了約一個鐘,沿著亭子邊往下掘出一個寬約六十公分、深約七米的深坑。

亭子的基座是紅磚砌成的台基,四周和表麵貼了地板磚,基座之下是八卦鎖魂井,用條形青崗石砌就。

挖到了鎖魂井的底部,樂韻收起機械傀儡獸,拿出一把法器鑿井牆,先在一塊青崗石上鑿了個摳眼,再將青崗石條磚的四個邊與牆體相連的水泥給弄掉,然後將條磚給摳出來。

因為鎖魂井被密封了多年,條磚被摳開,一股怪味兒氣體從打開的口子往外衝。

氣味很難聞。

樂小同學飛出深坑,等氣味散得差不多再下去,又一連鑿掉幾塊條磚,打開一個可容人鑽進井內去的視窗。

挖開了通道,再拿手電筒往內照。

鎖魂井直徑七尺七寸七,被密封得年代太長,內部陰冷潮濕,但依稀可見許多青石條磚上刻著符字。

井底也砌了磚,中央放著一隻陶製的甕。

那隻甕大腹小口,但口並不是特窄的那種小口,甕口用水泥密封,表麵上還蓋了瓦。

甕四周擺著些刻有符紋的道具,分彆代表金木水火,甕本身居中央是屬土,表麵覆著的瓦片也刻有符紋。

井中有一股煞氣,陰寒刺骨。

“嗬!”掃了一眼道具和井牆上的符紋,樂韻低低的冷笑了一聲,老雜毛家好樣的,給她姑姑配了**,卻連屍體都不放過,弄個鎖魂陣鎮壓,想讓她姑姑生生世世做黃家鬼,永世不得超生。

無論是井裡的道具還是符紋煞氣,對於她而言不及一提,她拿出一張符,捏了個訣拍了出去,將符紙印在井牆上。

那張符紙發出淡淡的金光,金光一閃而逝,轉而井裡的煞氣瞬間被化去,井裡僅隻有自然界寒冷的空氣。

化去了煞氣,樂韻戴上手套,探身入井,捧起井中央的甕,再從鎖魂井中退出,飛出深坑。

小狐狸冇去湊熱鬨,他呆在亭子裡,看到小丫頭捧出來一隻甕,眨了眨金瞳:“小丫頭,甕裡封印著的靈魂已經非常弱,你要是現在開甕,那縷靈魂被陽氣一衝就會消散。”

“我姑姑的魂魄還在?”樂韻驚喜得差點跳起來,姑姑已死,想讓人死而複生是不可能的,若靈魂還在,不管多弱,她也有辦法給姑姑蘊養靈魂。

“散了一魂三魄。”小狐狸掂著鬍鬚玩了一圈,又加一句:“小丫頭,你一身的氣運無人能及,你趕緊為你姑姑做法聚魂,說不定還能將消散的魂魄重新凝聚起來。”

“明白。”樂韻心中驟然大喜,立即將甕放進移動洞府,又跳進深坑,以最快的速度將條磚重新砌回去。

鎖魂井或許將來還能派上場,所以僅隻將條石安在原位,並冇有密封死,然後再將泥土回填,壓實,最後再將草皮也複位。

草皮被動過,有些草斷了根,有可能會枯死,為了不被髮現某個區域被人動過,樂小同學將其他區域的部分草皮也鏟鬆一些,如此一來,若有多個區域的草因斷根而枯死也就不會惹人注意。

將挖過的地方複原,樂韻拿出符籙道具設陣,以移動洞府做陣心,在院子裡和移動洞府的四麵八方都擺放了符籙和法寶,再給自己額心貼上符紙,點亮招魂燈,做法招魂。

人類小丫頭在招魂陣裡起舞唸唸有詞,小狐狸也拿了一張符,蹲在角落裡當隻安靜的美少狐,眼睛盯著洞府的大門。

很快,有絲絲縷縷的似煙一樣的灰白色物質從四麵八方向移動洞府的大門口聚集,飄飄蕩蕩,似流雲煙霞輕輕流動。

看到灰白色的東西,小狐狸默默的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人類小丫頭就是個變態!”

甕裡那人的魂魄也不知消散了多少年,極可能早已迴歸自然之神的懷抱,他建議小丫頭設法聚魂也僅僅隻是建議,並不確定小丫頭能不能將早不知去了何處的魂魄重新凝聚起來。

尤其是地球的靈氣如此匱乏,逝者的靈魂微弱,很多人身體剛死,精神也泯滅,如此情形下,不說聚魂是難如登天的難,就是普通的招魂也無比的艱難,誰若做法招魂,十次九空是再正常不過的結果。

誰能想到他隻是說說,小丫頭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某人消散的魂魄給喚了回來。

門外的那些魂魄之力那麼弱,竟然仍能感應到小丫頭的召喚,並從犄角旮旯裡冒出來,可見小丫頭的喚魂能力有多強。

也證明小丫頭她有淩加於規則之外的神奇力量,隻要她想便無所不能。

小狐狸覺得小丫頭她不是老天的親閨女,她應該是創世神最疼愛的小閨女,所以小丫頭她是天地寵兒,人間祥瑞。

好讓狐生嫉妒有冇有?

小狐狸瞅瞅法陣中的小丫頭,撇撇嘴,歎口氣,嫉妒使人醜陋,雖然他是狐,為了不變成醜狐,還是不嫉妒了吧,反正小丫頭她是創世神的親閨女,冇誰能跟她比。

好在他運氣不錯,先一步抱住了小丫頭的金大腿,基本上狐生無憂啦。

於是,自己給自己灌雞湯的小狐狸,說服了自己,又安安心心的當隻安靜的美麗可愛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