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小丫頭從星核空間中拎出來的小狐狸,正想抱怨幾句,那小丫頭人一閃就冇了影兒,氣得吹鬍子瞪眼的狂瞪空氣。

“冇良心的小丫頭,連個覺都不讓狐睡了。”

小丫頭跑了,還能咋的?

除了不痛不癢的對著空氣抱怨一句,小狐狸也認命,剛想趴桌子上當隻美少狐,不經意的瞥了眼床上的兩個人,金瞳圓瞪,咦,那兩人不對勁兒呀。

小丫頭忽然跑回空間,是不是跟這兩個人類女孩子有關?

小狐狸瞪著雙金瞳,瞅了瞅人類,像貓兒一樣蹲好,將神識散發出去,找找看是什麼東西讓那兩人出現異狀。

樂小同學找了個幫手代替自己守夜,爬回星核空間,搬出一大堆的東西開始配藥,配藥粉,配香料,還配了幾種藥汁。

配藥花了一個多鐘。

將需要的東西備齊了,小蘿莉才離開,又爬回租房。

小狐狸看到小丫頭出來了,撲過去又跳她腦門兒上攤成一隻餅。

樂韻將老愛趴自己麵門的小狐狸給撒下來,冇好氣地瞪他:“老這樣子,下次我在腦門上給裝幾顆釘子,專刺你肚皮。”

小狐狸纔不把威脅當回事兒,小丫頭她是叨子嘴,哪捨得讓他受傷啊,他是個好勞力來著。

他是不是會明說的,蹲在小丫頭的手掌上,甩著大大的尾巴,一隻小爪子指向床:“小丫頭,那倆人好像不對勁兒。”

“嗯,有個飛頭降來過,她們中了一種熱帶雨林植物的毒。”樂韻先是淡定,轉而反應過來:“她們冇有中毒的痕跡,你怎麼知道她們不對勁兒?”

“她們的味道跟以前不一樣了。”小狐狸撲棱撲棱耳朵,一臉無辜,他的鼻子冇小丫頭那麼厲害,好歹他也是上神級的狐神啊,以前聞過那兩女孩子的味道,自然能辯識現在她們的味道與以前不一樣。

“這麼點變化也能嗅出來,小鼻子挺厲害的。”樂韻捏小狐狸的鼻子。

“小丫頭,彆捏彆捏,捏扁了鼻子,本狐就不俊了,不俊娶不到美狐妃。”小狐狸伸出小爪子捂臉。

“我捏你鼻子,你捂臉趕什麼?”

“唔,捂錯了。”小狐狸立馬用爪子捂住鼻子。

捂住鼻子的小狐狸抱成一團兒,樂韻戳戳他腦袋,他又蜷緊一些,變成一隻圓滾滾的毛球球。

“得,為了你將來能娶回一隻美狐妃,你還是回去睡美容覺吧。”小狐狸撒嬌賣萌,小蘿莉被逗樂了,將他送回星核空間。

被扔回星核世界,蜷成一個毛球的小狐狸,四腳伸展,無比優雅的落地,伸爪子順順了鬍鬚:“嗯嗯,睡覺睡覺,為了娶取美美的狐妃,趕緊睡美容覺。”

嘴裡嘟嚷了一聲,從儲物器裡捧出一塊翡翠哢嚓哢嚓地咬,一邊一蹦一跳的跑向紫檀木宮殿。

狐到達宮殿前,零嘴也啃光了。

小狐狸飛躍上欄乾,落在靈石羊脂玉桌上,看到小灰灰支起頭來,伸爪子摁了下去:“睡覺睡覺,半夜三更的亂瞅什麼,不睡足覺,變醜了,小心找不到雄猴子當伴侶。”

被摁著腦袋的小灰灰,以看傻子似的眼神瞅了瞅小狐狸,小狐狸成天記著娶狐妃,還以為誰都跟他一樣呢。

乾嗎要找伴侶啊?

她自己一隻猴過不香嗎?

她跟著小姐姐有吃有喝,乾嗎要隻醜雄猴子來分她的靈食?

雄猴子不僅會搶她的床,還會搶小姐姐的注意力和寵愛,怎麼算都不合算,她傻了纔會找雄猴子。

小灰灰不想跟滿腦子想找狐妃的小狐狸理論,翻個身,躺成大字,睡自己的幸福覺。

冇發覺自己被隻小猴子鄙視了的小狐狸,也舒舒服服的躺下去,背貼桌子麵朝天,快快樂樂地曬著肚皮。

送小狐狸回了空間,樂小同學坐等到快天亮時分才解了福姐姐和毋少的穴道,自己也躺下睡了個回籠覺。

美少年和學霸們並不知道昨晚有不速之客來過,早上起來,利索的收拾好,做了早飯吃了,又馬不停蹄的包餃子,烤肉。

樂小同學起床後,悄悄觀察美人哥哥和學霸們,發現他們都是和福姐姐毋少一樣的症狀,未動聲色。

早飯後又假裝散步,觀察了房東和周邊的一些鄰居,發現離格林先生家越近的人家,吸收的毒素越多,症狀越相似。

她仍當作啥也不知道,等到小捲毛阿米地奧、米羅和住酒店的人過來,檢視了他們,那一改人身體指數正常,飛頭降冇有去禍害他們。

米羅和小帥哥們抵達,又扛了烤具下樓,在院子裡燒木柴。

當天的天氣比前一天濕潤,空氣裡的水氣很濃,帥哥們燒了一堆柴,積攢到一些火燼,再將烤具搬回屋簷下,再烤乳豬和魚。

烤乳豬需要時間,也需要保持火拋,帥哥們守著乳豬烤,需要新增火岩時就去格林先生家的壁爐裡鏟火燼新增在烤爐裡。

格林家有壁爐,冬天就燒壁爐,即能取暖又增添了溫馨感。

Y國為了保護環境,不允許燒煤,壁爐燒木柴,格林先生家每年冬季會采購木柴,家裡不缺燃料。

樂小同學很喜歡壁爐,配製好了各種佐料交給了學霸們,隨他們怎麼整吃的,自己跑格林太太家坐在壁爐前貓成一團。

格林太太開開心心的搬出一大堆的零食水果放在桌上子,投喂小甜心。

麥裡克先生早上去上課,中午返回了一趟,送給小甜心兩箱海鮮,一箱鮮蝦,還有兩隻帝王蟹。

他前天打電話給了家裡,他家人昨天打包好禮物從愛爾蘭發貨送往劍橋,今早纔到達劍橋。

有了海鮮,樂小同學又配製兩份佐料,一份醃製鮮蝦,一份是吃帝王蟹的醮料。

學霸們上午將吃食做好了,下午隻收拾蝦,挑蝦線,清煮後再剝皮,擺盤。

樂小同學上午在格林太太家呆了一個上香,偵察四周,冇發現不明生物,半下午的時候,飛頭降來了。

感知到飛頭降朝格林太太家門前的小街走來,小蘿莉跑美人哥哥房間假裝找書,悄悄躲在窗簾後偷窺。

她看到了飛頭降,那人穿著黑風衣,將帽子也拉起來罩頭上,看不到他的臉,他從小街這一頭進,從那頭出去,中間並冇有停留。

劍橋的街四通八達,每條街時不時有人來往,飛頭降經過時也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躲在窗後的樂小同學,看到飛頭降走過去,默默撇嘴,那傢夥估計是來偵察他昨晚弄得毒有冇被她發現吧。

飛頭降走遠了,她也冇再躲著,找了本書回到客廳,又跑格林太太家坐壁爐旁烤火看書。

飛頭降從格林先生家門前走過去,繞了兩條道,又到了格林先生家房子後頭的街道,並且停留了很久,之後纔回他下榻的地方。

飛頭降走後不久,也到了傍晚。

帥哥們將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做好,下午五點鐘後蒸蟹,蟹蒸到火候時,麥克裡先生也放學回來了,帥哥們擺桌,吃年夜飯。

格林先生格林太太、米羅、阿米地奧、麥克裡是第一次正式吃華夏國的年夜飯,興奮得眼睛像星子一樣明亮。

年夜飯的第一道菜就是海鮮,蝦子剝了皮,蟹分成塊,醮著醬料吃。

五個位老外將紳士風度扔去了劍河,學著華夏國的小先生們,抓著蟹塊塗醮料,叉著蝦子在醮料滾一滾,吃得老歡了。

吃完海鮮,上火鍋,其他菜擺桌麵,想吃什麼自己動手,想怎麼吃就怎麼吃,紅酒隨便喝。

一頓飯從五點半吃到九點,吃得滿足又開心。

帥哥們動手收拾了桌子,再喝茶,侃大山。

聊了一個來鐘,格林太太格林先生也按華夏國的風俗,過年給壓歲紅包,小先生小女孩子們個個都有壓歲錢。

收到壓歲錢的米羅:“……”三十歲的寶寶也是個寶寶!

眾學霸帥哥們看到小蘿莉愉快地收下了壓歲紅包,他們也開開心心地收了房東先生給的壓歲錢。

麥克裡先生也學小甜心,開心的接受了房東家的過年禮物。

樂小同學跑回臥室,抱出一個盒子,也給一人一份禮物,是她畫的護身符,裝在一隻小巧可愛的香囊裡,告訴大家是幸運符,貼身攜帶會帶來好運。

香包繡著花,還垂著流蘇,精美精緻,除了符,裡頭還放著安神靜氣的香。

得到禮物的男女老少,愛不釋手的把玩一陣,要麼將香包係裡衣的釦子上,要麼係在脖了戴著的項鍊上,或者藏在裡衣口袋裡。

一群人坐了一陣,又玩猜謎遊戲,玩成語連句,熱熱鬨鬨地玩到十一點,為了不影響鄰居們,也散場。

樂韻送三金剛和澹台大少等人和米羅阿米地奧送出院子,目送他們出了小街才轉身,經過院子時,在一叢植物下撒了一把藥粉,在樓梯暗角也撒了一藥末。

藥末的香味與食物殘留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聞著像是白天烤乳豬的那種香味。

格林夫妻和麥克裡先生送米羅等帥哥下樓後也各自回去休息,小蘿莉回到二樓,美少年和小夥伴們將屋子收拾得乾乾淨淨,在打包冇吃完的幾種美食。

將食物打包密封,帥哥們洗了手和臉,笑嘻嘻地給小蘿莉一個壓歲紅包,才愉快地去睡覺。

晁二姑娘和毋少也摟著香噴噴的小蘿莉回房間,睡覺時強行將她摁中間,都要摟著她的腰睡。

小蘿莉氣乎乎的翻了無數個白眼,等兩隻愛占她便宜的色女有了睏意,快速點了她們的穴道,自己爬起來,將睡外邊的毋少挪到挨著福姐姐,自己穿好衣服,將頭髮紮好,盤膝打坐。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打坐到淩晨一點,結束脩煉,將神識擴散,監視著四周,坐等飛頭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