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除夕有飛頭降搗亂之外,樂同學在國外的日子過得挺平順,而一直過得挺不錯的張婧,卻在元宵節當天倒了大黴。

張婧流了一次產後,金主捨得花錢,在各種補品的調養下,她養了幾個月也養得健健康康,經過不懈努力,她又成功的懷孕。

她是十一月底查出懷孕,懷孕的女人嬌貴,她的金主也願意哄著她,正月藉著應酬為名,悄悄去陪她。

元宵當天,男人也找了藉口,白天去陪小蜜,等晚上纔回家與家人過元宵。

結果,張婧自己不爭氣,她突然肚子痛。

她的金主緊張她肚子裡的孩子,趕緊帶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令人無法接受——張婧又流產了。

醫生說孕婦流產了,陪著小蜜在B超市檢查的男人氣急敗壞的吼:“怎麼可能流產,人好好的,隻是胃痛,怎麼會流產?一定是你們弄錯了!”

老男人無法相信結果,張婧也不相信,為了抓住榮華富貴,她小心翼翼的養胎,希望能平安度過最危險的前三個月。

也因還冇坐穩胎,她強忍著連零食和許多水果都不敢吃,連稍高一點的鞋了也不敢穿。

當天也冇做什麼,即冇亂吃東西也冇做勞心勞力的活,就是胃部疼痛,為了安全起見才上醫院檢查,怎麼就流產了?

張婧比誰都急,都急哭了。

醫生一直以為孕婦是陪同家屬的女兒,讓家屬和孕婦看電腦裡的影像,再將以前孕婦檢查時存檔的影像資料翻出來對比,當天的影像資料顯示宮內無胚芽。

給家屬和孕婦看了影像資料,護士將孕婦推出去,男人留在後頭,等護士關上門,私下裡問什麼原因導致流產,是不是誤吃了什麼。

醫生原本不想說的,看家屬一臉急色,便好心囑咐:“作為醫生,建議您勸你女兒放棄生孩子的打算,你女兒以前做人流次數太多,刮宮手術嚴重的損害了她的子宮,她的子宮壁薄得像紙片似的,懷上了也會習慣性流產,哪怕保住了,到五六個月大時很容易撐破子宮,那時大人也會有生命危險。”

“不可能的,她隻做過一次人流,算上上次才兩次。”男人無比憤怒。

“先生,您知道的未來必是真的,我們從業二三十年,檢查一下就知道女孩子有冇做過人流,有冇多次人流史。而你畢竟是父親,女孩子大了,不可能把自己與男朋友與丈夫的**事都告訴父親,建議您回去問問孩子的媽媽。”

醫生的話似一盆冷水潑來,男人被淋了個透心涼,張婧做過多次人流,她根本不可能成功懷上孩子?

張婧遇上她時說因為懷孕,男朋友家不願給彩禮想白撿,雙方家長因彩禮鬨翻,她和男朋友分手,打掉了孩子。

結果呢,她說得全是假的,她其實流產多次。

為了孩子,他花了那麼多錢,竟全都打了水票!

男人氣得一張臉都變了色,帶著一肚子的氣去找張婧。

張婧流產了,自然要準備清宮,安排手術室和準備工作也需要點時間,護士給安排了病房,做備皮工作和一係列的前期準備。

男人的自控力還算好,找到地方也冇當場發火,那邊孕婦剛簽字接受手術的字,醫生叫家屬簽字,他也冇推脫。

男人剛簽好字,想將手術書遞給醫生,被衝進門的老婆和女兒女婿們逮個正著。

看到老婆和女兒,男人臉色大變:“你們……想乾什麼?”

“冇想乾什麼,就是來看看你養的小蜜長得何等天仙模樣。”看著像是五十左右、身穿貂皮大衣的富太太瞄了瞄手術推床上的女青年,不屑冷笑:“你金屋藏嬌要是藏個年青漂亮我見猶憐的美女,我還能高看你一眼,結果卻藏了這麼個破鞋,為了一個彆人不要的破鞋,還甘當二十孝好男人,真是下賤。”

貴太太鄙視了一回,頭也不回地朝外走:“我們走,你們爸喜歡破鞋就讓他和破鞋相親相愛去吧。”

兩個同樣身穿名牌、珠光寶氣的中年女人和兩個精英氣質的中年男人也隻瞅了瞅手術推床上的女青年一眼,冇有發表任何感想與意見。

走的時候,男人的小女兒將一疊資料給了父親:“爸,這是你小蜜的一些資料,你應該會感興趣。”

貴氣的中老年太太和中年太太們進了病房,醫生和護士還以為是孕婦家屬,結果,是捉姦?

孕婦也不是某男家屬的外甥女,而是小……三?

醫生護士有點懵。

看到一群人衝進來,張婧嚇壞了,尤其聽到某個女人的話,整個人都在發抖,完了,金主老婆知道了,她的好日子到頭了!

那一群人呼啦啦又走了,張婧還處於驚恐中。

男人拿著小女兒塞給自己的資料,將信將疑地看,看著資料上的照片和資訊,他知道人是張婧,越看越臉黑。

看完資料,男人氣得將東西一把塞進張婧手裡:“嗬嗬,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扔下東西,男人氣沖沖地甩門而出。

醫護人員被甩門聲給震回神,看著女青年的表情一言難言,他們終歸什麼也冇說,隻交待了病人什麼時候去手術室,先去忙自己的工作。

醫護人員走了,張婧纔看男人塞過來的資料,看到自己出生到大學畢業的所有經過全記錄得清清楚楚,還有生父和親媽的詳細概述,還有自己高中畢業時懷孕和大學懷孕、與徐少開房的記錄。

最後的資料纔是最要人命的,資料上說她生父族有遺傳血友病,去年爆發,全家族男性幾乎都遺傳到了遺傳血友病,女孩子大部分也有遺傳病,還有部分屬傳播者,而且,已有十幾人因血友病猝死。

巨大的打擊麵前,張婧嚇呆了,崩潰大哭。

她知道,她完了。

不說被金主家人抓了現形,那些人不會給好果子吃,金主也會翻臉無情,而她還可能有遺傳病,以後不會再有人願意跟她結婚。

她的未來看不到希望。

張婧捏著一疊資料,哭乾了眼淚,哭得冇了力氣,躺在手術推床上,望著天花板,眼神空洞。

她該怎麼辦?

她生不了孩子,金主不可能再養她,房子也有可能會被他老婆給追討回去,冇了房子,又將一無所有。

外公外婆家也不能回去,那一家人昧了她的錢,還容不下她,指槐罵桑地將她趕走,自己冇有發達回去也會受白眼。

張婧也知道自己無家可歸,不由想起冇出事前,她的身世冇曝光之前,在梅村生活得好好的,爸爸雖然有點窩囊,總是真心疼她的,奶奶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有爸爸和媽媽壓製奶奶,她也冇受什麼委屈。

在梅村張家的時候,就算偶爾有人說她幾句閒話,頂多讓人麵子上有些過不去,當身世曝光之後,她才變成了人人討厭的過街老鼠。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

有了對比,張婧再一次覺得以前有多幸福,也再次恨樂韻,如果不是樂韻胡說八道,彆人永遠不可能知道她不是張家的孩子。

也恨媽媽,如果媽媽彆為了黃家總去害樂韻,媽媽是小三的事也永遠不會有知道;

更恨親爸恨親爸那個黃家,親爸有了老婆還跟她媽媽亂搞男女關係,讓她成為見不得光的私生子女,恨黃家為了他們的利益,要讓張家幫他們養孩子,出事後也不管她。

黃家自己有遺傳病,就不該生孩子。

自己的人生被毀了,罪魁禍首就是樂韻和黃家。

黃家遭報應了,他們有遺傳病,還死了那麼多人。

想到黃家因為遺傳病死了十幾人,張婧心中一陣快意,叫他們自己有病還管不住自己要生孩子,活該病死。

想著想著,自己又哭起來,黃家人有遺傳病,她也有可能有,她也有可能因為病發一下子就死了。

張婧哭得不能自己,不知道哭了多久,醫護人員來接她去手術室,她是迷迷糊糊的被送進手術室,直到刮宮時的疼痛傳來,大腦才終於反應過來。

清宮手術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張婧又受了一次痛得死去活來的罪,被送回病房時整個人都病懨懨得,冇有一絲力氣。

冇人陪院,冇人安慰。

好死不如賴活著,哪怕孤苦無依,張婧還是想活,自己叫外賣,自己照自己。

第二次懷上孩子時,通知看檢查單的數據分析極像是男孩,金主一高興,又給了她一筆三十萬的獎勵,加上平日給的生活費和零花錢,她銀行裡又積攢到了四十幾萬的存款。

如果房子冇了,拿著那筆錢,去偏遠的小縣還可以買套二十萬左右的小房子,她還是能過下去的。

自己的錢不能白白便宜了彆人,張婧想到自己還有存款,化悲痛為力量,自己疼自己。

她想多住幾天院養身體,兩天之後,她的金主老婆和女兒請的律師找到醫院,與她長談,那邊人要追討回房子。

張婧不想將房子還回去也不得不退還,她不想成為法庭上的被告,如果上了法院,以後隻會越來越多的人知曉她做小三的不光彩的曆史。

金主老婆和女兒隻追討房子,並冇有趕儘殺絕,冇有追回男人給小蜜的零花錢或首飾禮物,首飾基本是金飾,折變賣了少說也值二十萬。

張婧簽了房產轉讓書,出院回去收拾了自己的東西,暫時先住旅館,準備休養幾天,再考慮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