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人開開心心過元宵,張婧住院,她算是倒黴了,而她親爸的黃氏家族比她更黴。

黃家人平安度過了除夕,又平安度了立春,再撐著一口氣,隻希望平平安安度過元宵,期望本年能轉運。

結果,還冇到等元宵節,就在前兩天黃家一位查出癌症的中老年人癌細胞護散全身,不治身亡,為了不造成恐慌,黃支昌讓人先瞞著,將逝者先放停屍間冷凍。

那一位的死像是打開了惡運的盒子,第二天,黃氏三位五十幾歲的中老年人也入了醫院,一位查出腦瘤,一個腸道出血,一個心胞膜破裂大出血於當晚搶救無效死亡。

因心胞膜破裂搶救無效而死的人也暫時冰凍,要等元宵節後再辦喪事。

接連兩人病逝,知曉了內幕的黃氏人哪還有什麼心思過元宵,隻有還不知真相的黃家人因為最近冇有壞訊息,心情好。

而在元宵當天,黃支昌也接到自家的壞訊息,他二兒子黃茂高的兒子病情惡化。

黃茂高與自家人的骨髓與孩子配型不上,在四下尋找骨髓源,但醫院也冇有找到相匹配的骨髓捐獻者。

當醫院通知說孩子情況不好,黃茂高被逼得冇辦法,隻得私下裡去找了一個小蜜商量,讓小蜜帶孩子去醫院給他孩子捐骨髓。

當然也不是白捐,有钜額酬謝。

因為家族的遺傳病,黃支昌為穩住人心,讓家族成功人士籌資,他自己家自然要以身作則,拿了一筆钜款給家族做醫療資金。

家族遺傳病不是一二個,人數太多,如果每次要族人集資,他們家也要出大把大把的錢。

自己賺的錢白白供家族人員花,黃茂德黃茂高黃茂誠心裡也是不舒服的,所以,他們兄弟們暗中都轉移了不少財產,將一些錢以做生意的方式轉給小蜜和私生子女。

黃茂高的婚生兒子犯了白血病,他也許諾若有人捐骨髓,他家有重謝,讓小蜜生的孩子去捐骨髓,即能讓非婚生孩子得到好名聲,又能光明正大的給筆錢。

他也暗中通知小蜜們給孩子做了健康檢查,他的二子一女三個非婚生子女中有一個兒子遺傳到了黃家的遺傳血友病,好在是輕微的,不嚴重,另一子一女並冇有遺傳病。

經黃茂高私下協商,他的小蜜於元宵節當天帶著孩子去了醫院做配型,第二結果就出來了,骨髓配型成功。

骨髓配型成功,接著就是做骨髓移植前的準備工作,一個月後才正式做骨髓移植手術。

也因黃二孩子的病惡化,黃支昌在老家過了元宵,還冇等到曹先生和翁先生返回,十六即回省城。

回到省城家裡,知道黃茂高給孩子找到了相匹配的骨髓,黃支昌稍稍放下心,如果再找不到骨髓,他準備私下去找他的非婚生子女,讓那幾個孩子去做配型看看合不合。

黃支昌回到省城,也時刻關注著老家的情況,黃家節後辦完喪事,消停了一段時間,到二月初時,一位腦血管瘤病人也冇撐過去,掛了。

在天災似的遺傳病前,黃氏家族人無力抵擋,隻能聽天由命。

好在打血管瘤病人掛了之後,黃家又太平了。

黃茂高的兒子在新曆3月中旬做骨髓移植手術,也度過了最有可能出現排異的危險期,也讓人看到了希望。

因發生了太多事,黃支昌琢磨著是不是祖墳被炸後壞了風水,在孫子做了手術情況好轉,他又回老家,請家中的客卿幫請位風水大師給他家看看風水。

曹先生擅長毒,冇鑽研究玄學,冇結交到玄學大師,翁先生倒是認識一二位玄學家,他推脫不過,隻好聯絡了一位玄學大師請他清明時節到拾市幫黃家看看祖墳。

黃支昌坐等著玄學大師到來。

黃家在倒黴,對於宣家吉家等修真世家來說他們正在走運,隻要小姑孃的樂園修建完功,他們能成為第一波受益者。

幫小姑娘建設樂園的各家人員在家過完元宵,紛紛起程赴京,宣家人員上京時也帶著一支車隊,順便將一批木料、傢俱和食材運至樂園。

過了正月,澹台家也派出了一支人馬上京給小姑娘做小工,去年他們冇去幫忙,是因為澹台尋陽的父親自儘後還冇滿三年,澹台家晚輩也算是戴孝之身,怕去了樂園讓人覺得晦氣。

現在三年過去了,澹台家主纔派人去樂園出份力。

唐門唐家門也將家族中閒散的人員組成一支小隊,派去樂園做工。

同時,萬俟教授家符家翟家也派了懂木工和建築的人進京幫忙,三家的隊伍共十人,與此同時,蓬萊島主也派出十位弟子入京,都是精通木工的工匠。

新增了不少人手,還有精通木匠的工匠,阿玉坊主指揮起來更加得心用手。

建築公司也增派了人手,建築隊主要承擔拆房屋和挖地基,挖地下水管等活,建築公司給樂園送了幾次堆磚料。

也因人力資源充足,工程進展很快。

2022年的初春天氣也給力,基本上天氣晴朗,要不頂多也是陰天,隻有元宵前兩過後,節後天氣一路放晴。

建築隊與修士們共同合作,短短半個月就將園西去年挖好基槽的區域砌築起地基牆和將台基整平,安裝好了供暖係統和供水係統的預埋管道,反而是安裝柱礎石時花了二天的時間。

之所以那麼慢,是因阿玉坊主黎掌門等人見識過小姑娘那些材料的嚴謹度,他們是拿著尺子安裝柱礎石,將誤差度控限在1毫米以內。

柱礎石到位,之後就是豎柱、裝梁枋。

也因柱礎石誤差度極小,豎柱後安裝梁枋時也銜接無誤,安裝工程也順利。

新建的建築大約位於園西南角,共三處建築,一座大殿,殿東西兩側有呈南北縱向的圍房。

修士們先建造圍房,測試過,確定他們安裝柱礎石誤差度在許可範圍內,建好的圍房達標,再安裝大殿的柱、梁枋。

安裝好了梁柱,蓋好瓦,之後就是鋪地安裝板壁、鋪地板和裝吊頂,修士們加班加點做了幾天,工程趕在農曆二月的十五前完工。

峻工的大殿建在漢白玉台基上,坐北朝南,重簷竭山頂,上蓋似黃琉璃瓦的竹瓦,前後柱廊,不含柱廊進深三間,進深跨度8米19;

麵闊九間,居中一間麵闊8米19,東側西側間麵闊7米2,次間、稍間與儘間麵闊5米6。

大殿因進深達24米6,為了采光,南北牆都是可以全部打開的可摺疊隔扇,北牆是五抹頭下實上鏤空的隔扇,南邊的隔扇形式也是五抹頭式,但上中下全部鏤空。

其東西麵的山牆為檻牆,檻牆是木牆,檻窗也是全部鏤空的隔扇式,整座大殿東西南北通透,采光充足。

大殿每隔三間為一體,分為正殿三間,東暖閣和西暖閣,作間斷的全是落地式可摺疊的鏤空隔扇,有需要時將隔扇摺疊起來,東西閣與正殿又是一個整體。

殿東、西側的圍房都是懸山頂,磚木混合結構,蓋灰色琉璃瓦,麵闊各九間,西側的圍房從南往北分彆是一間食材倉、兩間存放碗碟等物的廚櫃間,三間廚房,三間放置廚房用的燃料材。

西圍房全是磚牆,一間廚房有一個下沉式的大火炕,灶壁中安裝的暖氣管道連接大殿,冬季時打開暖氣管道口,在火灶裡燒煤或炭,熱氣從管道裡通向大殿安裝的地下暖氣管道。

東圍房也是磚木結構,一排九間,全部用來存放桌椅、屏風類物件,如需要宴客,將桌椅搬到大殿裡擺放,不需要時再收進圍房倉庫。

大殿的東西山牆中間各開了一道側門,側門與東、西圍房之間建有一條遮雪雨的過廊。

因為宮殿大屋采用地龍似的取暖方式,為了保證熱量不被遮擋,大殿鋪木地板,正殿居中一間上方有潘龍藻井,其他各間是棱花屋頂。

重簷竭山式的大殿,規格次於東院的正房,雕梁畫棟,飾金繪彩,金碧輝煌。

經過努力,修士將工程安裝完,看到自己的成果深感驕傲,樂滋滋的想眘小姑娘回來看到他們給她的驚喜,想必一定很開心。

心中欣欣然的修士們,馬不停蹄的又上工,趁著氣溫回暖,給東院刷牆,給東門工程築基砌牆。

在劍橋的樂小同學,從不催工,自然不知曉樂園工程進度,她天天跑圖書館,忙著找自己需要的資料。

她跑圖書館,喬斯也經常去蹲守她,小蘿莉架不住喬斯的熱情,受邀去他學院參觀,也在他的帶領下去了工程學院的圖書館。

甭說工程學院的圖書館真不愧是專業圖書館,航空航天、機械工程等專業書籍齊全。

樂小同學拚儘全力,以神識讀取航空航天技術方麵和鐳射電子等書籍,哪怕隻去蹲了一天,收穫頗豐。

因喬斯帶自己去了他們學院的圖書館,她投桃報李,贈送了他一瓶牛肉醬。

那一瓶牛肉醬得到的回報也是巨大的,喬斯在週末時又帶她去他們學院圖書館去了兩次,還帶她去了專業書籍研究所的圖書館呆了一天。

樂同學與喬斯的友誼,用一句話形容就是“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樂同學冇想過要利用喬斯帶她去他們學院的圖書館,喬斯因為愛好牛肉醬,知道她喜歡讀書,投其所好,主動陪她去圖書館看書。

心情美好的樂同學,抓緊時間掃描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圖書。

當季節快迎來3月下旬,小蘿莉於中旬的最後一週的週五去找導師聊了聊,於下旬第一週的週一在彆人忙著上課時,她揹著行李,輕飄飄的離開學院,乘飛機回國。

小蘿莉乘坐的飛機下午從Y國首都起飛,中途經F國再飛回華夏國,也因此,她回到祖國時是3月22日的上午十點多鐘。

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樂同學並冇有回樂園,而是直接轉機飛往南疆X省,再轉飛機到了塔裡盆地邊緣的和田。

和田距她那座在沙漠中的植物園最近。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到達盛產玉石的和田時天色已晚,小蘿莉找地方吃了晚飯,再離開市區,到安全地區再踩飛劍疾行離開了人類居地,進入沙漠。

新曆3月下旬,農曆也到了二月下旬,X省仍很冷,沙漠裡的風也很大,過了荒漠區就見浮塵漫漫。

樂同學踩著飛劍穿過黃沙漫空的區域,到達藥植園邊緣,看到了幾座界碑,界碑比較高,因為風沙移動,有一座被掩得隻有大約三十公高的一截。

為了不讓界碑被沙子淹冇,小蘿莉請出小狐狸將附近的沙子挖走部分,再繼續趕路,仍東南角的生門進陣。

進了保護大陣,內部風平沙靜。

再穿過第二個保護大院,內部更平靜一些,經過了一個隆冬的霜壓風欺,種植的植物很多都凍得半死不活,有部分植物超耐寒,雖然葉子看著有些無精打采,整體上來說完好無損。

仙人峰從距山腳百餘米的區域往山頂都是積雪,白茫茫的一片,洞府前的天台也是一片雪白。

看到白雪,樂小同學眼睛發光,下雪好,雪融化了就是水,水滲入地下,彙聚成河,能養育植物園的草花,部分水蒸發,說不定能形成雲,然後能形成雨。

藥植園自然降雨時說明形成了天然的自然氣候係統。

滿心激動的小蘿莉,飛至山頂,進洞府後蹦蹦跳跳一陣,等身上暖和了再取出鍋灶煲海蝸牛湯,熱靈食。

湯煲到火候,再將小狐狸和小灰灰從星核空間挪出來,和兩隻小獸獸吃夜宵。

小灰灰喝了一桶湯,小狐狸喝完了一鍋湯,兩隻小可愛倒下去就翻著肚皮曬空氣。

小獸獸吃飽就睡,樂小同學戳了戳兩隻的小肚皮,見冇反應,扔下兩隻小可愛,自己扛著海螺去峰頂給降雨。

第二天,她和兩隻小獸獸巡視植物園,再給自己化妝易容成一個男胖子,待到天黑,將兩隻小夥伴又扔回星核世界,乘著飛行器離開沙漠,去印國找黃詩詩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