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蘿莉乘坐飛行器,不顧寒冷,披星戴月的趕路,翻越高山平原,越過峽穀河流,跨越國界進入鄰國尼泊爾境內,再穿過尼國,進入印國。

到達了印國,飛行速度減慢,先去距離收留了黃詩詩的那家人所住的小鎮很遠的一座城鎮,先在星核空間待到天亮,將頭髮綰起來用包頭巾纏起來,頂著個包頭再出去。

易容成身材腫胖的胖男青年的小蘿莉,去小鎮又去購買了一輛嶄新的摩托車,騎著摩托車再去收留黃詩詩的某位印阿三家。

三年過去了,某個小鎮並冇有改變,臟、窮,一樣不少。

小蘿莉記憶力好,進小鎮後七彎八拐,找到了收留黃詩詩的那位阿三家,那位主人挺不錯,竟然建起了一層半的樓。

那座樓還冇封頂,一層倒是刷了牆,就算冇完工,看著也挺氣派,至少與相鄰的幾座木板土坯混合的低矮房屋下比,它是屬於高大上的建築。

高大上的建築前蹲著個女人,女人穿得衣服也比較乾淨。

當騎著摩托的胖青年在門前刹車,女人以為是妓客,站了起來正要招呼,看清頭頂包頭的胖青年的臉,猛地呆住,轉而朝屋內大喊了一聲。

她喊了一聲之後,一個矮黑的男人從屋內跑出來,同樣是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先生,您……您來了。”

年青的先生說三年後來,雖然還差一段時間才滿三年時間,但是,青年來了,他們自然不敢不將某個女青年還給他。

“嗯,我家與那位家的官司結束了,我家同意將人還給她的家族,我來帶她走。”滿臉肉的胖青年,挪下摩托車,從衣衫裡摸裡摸出一疊美金和印度盧比:“我說話算話,人要是活著,給你們五千美金,帶人出來給我看看。”

“能不能請您再等幾分鐘?”看到美鈔,男人與女人一臉激動,呼吸急促,聽說讓他們去帶人出來,為難得直搓手。

“好,等十分鐘,這是給你們的小費。”胖青年很好說話,將盧比遞出去。

矮黑男人接過錢,用口粘著粘著手指一張一張的數,數了一通,整整有五千盧比。

男人激動的手足舞蹈,將錢遞給女人,自己轉身回家搬個板凳請胖先生坐,還去拿了手撕餅請客人吃。

樂小同學謝絕了,坐在摩托車上等。

男人跑進屋,去了屋後單獨的一間屋子,衝著裡頭嘰喱嘩啦的講了幾句,站在門口等著,過了一會兒,一個比較老的男人走了出來。

矮黑男人給了老年男人幾張盧比,說了幾句,送走了人,再叫自己女人進屋將年青女人帶出來。

女人去屋內將青年女帶去洗浴乾淨,穿了一件乾淨的紗麗,再帶去樓前。

當屋主將人送出來,樂同學瞅了一眼,禁不住吸了一口氣,她將黃詩詩送來時,那人可以說是年青鮮活,短短不到三年時間,已經被折磨得形銷骨立,皮膚暗黑,像榨乾了水份的老樹似的乾枯。

由此可見,某夫妻冇憐香惜玉,利用黃詩詩賺了不少錢。

反正將黃詩詩送來印國就是報複,她自然不會責怪,人冇死就好。

雖然很討厭黃詩詩身上的味道,樂韻也隻能忍受著噁心感,拎起人擱摩托車上橫放。

黃詩詩被送到陌生的地方受了折磨,才知道樂小短命鬼將她扔到語言不通的地方究竟是想乾什麼。

她試過逃跑,每次都以失敗告終,最成功的一次差點要逃出村,被人看見將她抓住又給送回矮黑男人手裡。

逃跑被抓回,必會遭受一頓毒打,還會被餓,之後是冇日冇夜的折磨,她被迫當著窖姐,承受著臭哄哄的男人們無止境的蹂躪。

日複日,她已經絕望了。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當被男女帶到陽光下,原本已經麻木的黃詩詩看到胖到腫的青年的臉,像被電刺了一下,暗淡無光的雙眼迸出恨意。

樂小短命!

她在心裡唸了無數次的人,終於再次出現。

她恨不得活剁了她,喝小短命鬼的血,吃她的肉!

黃詩詩想跳起來,卻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她看著變得與原本的樂韻本來麵目完全不一樣的樂韻伸出手將自己提起來扔在車上,仍然無力反抗。

矮黑男人和女人看著胖青年將某個女人橫放在車前搭著,人也跨上車,眼睛緊緊盯著他,生怕他不給錢。

胖青年上車後並冇有立即走,將美鈔拿出來給了他們,然後發動摩托車“霧”地走了,車屁股後頭揚起一陣灰塵。

被灰塵給撲了一臉的矮黑男人和女人數錢,根本顧不得吃了一嘴的摩托車尾氣和塵土,攥著一把美鈔數起來,數了幾張想到財不宜外露,跑進屋關上門再數,數了幾遍,興奮地大叫大笑。

樂韻聽到了某夫妻的激動叫喊聲,並冇有鄙視他們,當初她家窘迫之時,她同樣惜錢愛錢,將每分錢都視之如寶。

人啊,隻有受過磨難才知平安順心是何等珍貴,受過窮苦才更惜福。

現今她什麼都不缺,在外人看起來常常一擲萬金,有視金錢如糞土的作派,實際上她並冇有無節製、無原則的浪費金錢,該花錢時得花,懂得怎麼賺錢,懂得如何花錢,纔是處世之道。

因為過人的聽力,摩托車離得老遠了,樂韻還聽得到某阿三夫妻興奮的笑聲,直至車子駛離了小鎮,聲音才歇。

黃詩詩被橫擱在摩托車上,被塵土噴了滿麵花,不得不閉上眼睛和嘴巴,她數次想掙紮讓自己下車,怎麼也掉不下去,不停的擺動著雙腿。

黃渣女不停的搖擺,樂小同學嫌煩了,乾脆給了她一個手刀將她劈暈,開著摩托車在天然道路上飛馳了約半個鐘,到達四下無人煙的地方,將摩托車和黃詩詩扔回星核空間還冇盤活的荒野之地。

解決掉了負累的東西,她自己也緊隨其後的回到了星核世界,再拿出一塊防水布鋪地麵,再鋪了一層野生乾草,將黃詩詩扔草堆上躺著準備給她整容。

為了不讓黃家找到黃渣女,當初給黃渣女整了容才送去印國,現在準備將黃渣女送回黃家,還得給渣女恢複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