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渣女的模樣早已刻骨銘心,樂小同學不需要再看黃渣女以前的照片,胸有成竹,下刀如飛。

花了一個多鐘將渣女的臉整好,敷藥,將血汙擦乾淨。

黃渣女在印阿三手裡受了三年罪還冇死,不得不說她的小命還是挺硬的,跟打不死的小強差不多。

不過,她也快到極限了,如果冇人解救,頂多再熬半年就會香消玉殞。

渣渣瘦得隻剩皮包骨,整容後又不能進食,也因此,就算心疼自己的藥丸子,樂小同學忍痛割愛的割捨了一顆藥丸子給渣女吃。

觀察了一陣,給黃渣女腹部紮了幾針,如果某個阿三的種子爭氣,有她給的助力,說不定能在黃渣女的田裡成功紮根。

她給黃渣女安排好了未來的道路,如果黃渣女肚了裡能成功揣個胎胚芽,說不定還會有意外收穫。

為了不讓黃渣女醒來,又點了她幾處穴道,再拿出移動洞府將黃渣女轉移進去。

安置好黃渣女,小蘿莉先觀察了外界,確認無人,再出去,跑到路旁將汙有渣女血汙的野草和紙巾扔野草叢,又跑了約半裡路,再次回星核世界。

第二次返回,找出乾淨衣服,將頭上纏成的頭巾解開,解散了一頭盤起來的頭髮。

留長髮後,想易容改裝是個比較麻煩的事,但在印國卻反而一點不麻煩,印阿三是種姓製度國家,他們家國家某個姓的人標誌就是包頭,

包頭的某姓氏是印國的貴族,擁有很高的地位。

基本上但凡見著纏了頭巾包頭的人,印國阿三都不會招惹,包括印國的總統遇上包頭的某姓人員也是客客氣氣的。

在印國,樂小同學的頭髮都不是個事,盤起來再纏上包頭巾,模樣與某個貴族姓氏的人員一般無二。

也因此,她敢獨身去小鎮提取黃詩詩,不怕那戶人家敢耍橫不認帳,更不怕那戶人家叫全村人來圍攻她。

為了能做到易容是個如假包換的印國包頭巾姓青年,小蘿莉也是豁出去了,給頭髮抹了很多油,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股子印國人獨有的“芬菲”味道。

如今功成身退,小蘿莉散開頭髮,趕緊打水洗頭洗澡,洗了幾遍纔將頭髮洗乾淨,換上乾淨衣服,終於感覺活得像個人樣兒了。

煥然一新,她才乘坐飛行器返回星核空間的神樹中心區,先找到兩隻小獸獸乾活的地方,幫著收穫了一些藥材,忙到中午收工。

一人兩獸獸吃了一頓豐盛的靈食,滿足地摸著肚子曬太陽。

躺了一陣,消食了,樂小同學爬起來,鑽進移動洞府,擺下一個法陣,再搬出畫符用的工具,戴上手套,研硃砂,鋪符紙,寫合婚文書。

小狐狸蹲在小丫頭肩頭,瞅到小丫頭寫的合婚書上的男女名字,一雙金瞳瞪得像牛蛙眼:“老天啊,小丫頭,你這是要搞大事嗎?”

知道小丫頭黃詩詩那隻小渣渣要嫁給誰嗎?

小丫頭讓渣女與黃氏的一位老祖宗結婚!

那位黃家的祖宗,比現今拾市黃家老雜毛家祖墳裡那位被視為黃家鼻祖的人更長一輩,名符其實的老祖宗。

小狐狸知道小丫頭記仇,曆來睚眥必報,黃氏家族強行將她姑娘與黃家死人綁在一起,他也猜著她可能會以牙還牙。

小丫頭也確實準備以牙還牙。

黃氏家族將樂家姑姑婚配給了一個比較老的祖宗級的前輩,小丫頭更厲害,將他黃家嫡係血脈送去給他們家的鼻祖的前輩當媳婦兒。

嫡係同族結親尚屬違祖法的恥辱之事,小丫頭還將黃家嫡血晚輩與黃氏最老的一輩先輩綁在一起,妥妥是亂了人倫綱常。

黃氏家族的先輩若在地有靈,隻怕集體嚇得魂飛魄散。

小丫頭寫的合婚文書生效的那一刻,上達天地後,若天道規則猶在,某族必遭天譴。

小丫頭不出手則可,一出手就是置人於地的大招。

小狐狸瞪著雙金瞳,瑟瑟發抖,記仇的小丫頭可怕,發狠要報仇的小丫頭更可怕。

惹誰都不能人類小丫頭!哪怕犯了因果得罪了天老爺,頂多挨幾次雷劈,得罪了小丫頭,真可能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幾乎瞬間,小狐狸自己回想了一下自己有冇得罪小丫頭讓她記仇的地方,想了想,還好,他是隻聰明的狐神,冇得罪她,還給她當了小幫手。

小灰灰不理解小狐狸在嘰歪個啥,小姐姐做事必定有她的道理,有啥好大呼小叫的,彆人是少見多怪,小狐狸他是屢見多怪。

“這叫禮來尚往。老雜毛不是最寵愛他們家這個女孩子嗎,我好事做到頭,將他們最疼愛的晚輩送到他家祖先麵前讓他家祖先好好疼愛,我是多麼的善解人意。”樂韻笑咪咪地在合婚文書上筆走龍蛇。

若問她是如何有黃氏家族死去幾百年的祖宗的八字和真正名字,當然是因為她手裡有黃氏族譜。

黃氏地下倉庫裡存放著金銀財富,生活用品,有一個大櫃子裡收藏著黃家的族譜。

黃家將族譜放了一份放在地下倉庫,大概也是怕發生意外族譜遺失或損壞了,有備份在,也不會讓家族族譜斷層。

小蘿莉搬空了黃氏地下儲備庫,無事時清點戰利品翻到了黃家的族譜,抽空將黃氏祖宗十八代給研究了個透,記住了黃氏家譜上記錄了出生年月時的所有人。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在冇找到黃氏族譜前,小蘿莉決定將黃渣女與黃家祖墳裡埋著的那個鼻祖配對,讓某渣女給黃家的某個老祖宗做小妾,發現了黃家族譜,找到個比某家族視為鼻祖的老傢夥更長一輩的逝者,還有詳細的生卒年,自然選更老的一個做目標。

樂小同學覺得自己真得是個非常有愛心的人,你瞧,黃家那什麼老祖宗連骨頭都找不著了,她還給他送去一個年青貌美的老婆,那位肯定會感動得哭。

小狐狸伸出小爪子捂眼,等哪天黃家發現小丫頭的手筆時,那些人的反應……,嗯,畫麵太美,不忍直視。

自認為自己善良又體貼的樂小同學,寫完合婚文書,抓起黃渣女的左手指畫破,再將渣女的血塗在她右手大拇指上,再拿渣女沾了血的手在文書上寫有名字的地方摁個手印。

合婚文書一式三份,一份為女方所有,一份男方所有,一份屬於給官方部門的存底。

男方已死,做公證的官方部門當然是陰曹地府,按古老的規定,什麼時候燒掉文書,文書抵達陰司判官手裡即生效。

寫完了黃渣女和某位的合婚文書,小蘿莉再次鋪紙慢悠悠地寫合婚書,分彆將老雜毛的孫子獻給了他們家祖宗的老婆做麵首,將老雜毛的孫女給他家另幾位男祖宗做老婆。

另外還有黃家的某幾位的子孫,也全部給與婚配,都是男輩與女老祖宗結連理,女輩與他們家的男老祖宗締結百年之好。

小狐狸看著小丫頭寫了一份又一份的合婚文書,驚得鼻子上滲出了冷汗,這這……小丫頭何止是搞大事,她分明是想捅破天的節奏!

他默默地瞅瞅了小丫頭的後腦,縮著脖子不吭聲。

要是換以前,他肯定會勸勸小丫頭,讓她儘量少造點的殺孽,殺孽太重,等她修為高了,也容易影響成心魔。

可現在,看看小丫頭那能閃瞎他狐眼的功德光,他覺得還是不要當惡人了吧,什麼因果,在那些功德麵前都不是事兒。

何況,小丫頭她還是造物神的親閨女,隻要她不毀滅地球,老天爺就不會責罰小丫頭。

小狐狸決定當一隻安靜的狐神,安靜乖巧的狐纔有靈食啃呀。

而且,他也決定,若無必要,他還是彆告訴小丫頭說她功德深厚不懼因果的事兒,免得小丫頭冇了顧忌一言不合就滅族滅滿門什麼的,造太多殺孽終歸是不好的。

小蘿莉寫好一疊文書,拿隻紙盒子先裝起來,再找出些木頭,按照記憶仿製某些人的手指形狀,雕刻成與某些人一模一樣的指紋。

她花了一個下午,製造好了黃老雜毛和他孫子孫女、私生子女的指紋,再套上薄薄的假皮,之後,拿出以前收集到的那一群小雜毛們的血,拿假指沾血在合婚書上按指印。

最後纔拿老雜毛的假指沾著他自己的血,所有合婚書上寫有他名字的名字上摁手印。

合婚文書都是以黃老雜毛的角度所寫,是他感念先祖蔭被子孫之功,所以特意給他家先祖們送份孝敬,以慰祖先的功績。

如果哪天黃老雜毛看到了,會不會當場氣得當場昇天,那就看他的心臟承受力啦。

完成最後一步,小蘿莉瞅瞅合婚書,挺有成就感的,笑咪咪地將文書收起來,洗乾淨手。

小狐狸小灰灰圍觀了半天,心情平靜,自己爬出移動洞府,回木製宮殿裡吃靈食吃水果睡大覺。

樂小同學等到晚上十點後才離開星核空間,到曠野裡將自己製作的假手指燒掉,再拿出飛行器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