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同學並不知拾市黃家的案子進展到了哪一步,她一心一意教弟弟學輕功,如果不能拔苗助長,她恨不得把一些知識打包全塞弟弟腦海裡去。

最初三天所學的步法冇那麼複雜,樂善的學習成果不錯,第四天時,因為步法的複雜程度以階梯級的方式增加,樂善的學習效率明顯削弱。

考慮到弟弟的年齡,不能急於求成,樂小同學再次將步法拆分,變成三步合成一個學習步驟。

樂善學輕功摔了無數跟鬥,每天上午的課程結束,人往往累得癱成狗,自然必不可少的一天泡一次藥浴。

在小樂善閉門苦學中,時如蒼駒過隙,轉眼就到7月4日。

2022年的新曆7月4日是農曆六月初六,樂善五歲的假生日。

燕少和柳少於半上午殺到了樂園,聽聞小蘿莉還冇開門,他們也冇去東院刷臉,放下行李就去搬磚。

宣家已將木材送至樂園,阿玉坊主與工匠們冇去搬磚,又專心處理木材。

時逢小樂善的假生日,觀音殿的黎掌門也於當天上午趕回樂園,他給小師弟帶了一大堆的東西。

燕少柳少做工做到十一點鐘收工,跑大門外與送蛋糕的蛋家接頭,他們給小樂善預訂了兩個五層的大蛋糕。

之後,晁家和王師母在網上給樂善訂的蛋糕也在中午十一點半送到樂園,都是五層的大蛋糕。

晁家老少和萬俟家的老少打電話去了樂家才知曉小樂樂在樂園教樂善學新的知識,他們也不去樂園給小糰子添麻煩,隻預訂了蛋糕請蛋糕店送去樂園。

僅晁家就訂了六個蛋粒,晁大姑娘一份,晁家美少年和晁二姑娘一份,晁老爺子老太太一份,晁家三俊家一人一份。

王師母家三份,王師母一份,萬俟宏理和王宏智各一份。

晁家萬俟家合共九個蛋糕,再加上燕少柳少的兩份,一共有十一個大蛋糕。

就算是弟弟的假生日,樂小同學上午仍然一如既往地教弟弟學習輕功,僅提前一個鐘下課,十點半就收工給弟弟泡藥浴。

將弟弟收拾整齊,已經十一點五十分,她牽著弟弟的手兒開東院緊閉數天的大門,去群英殿與會客。

修士們十一點半收工,在群英雄正殿東間喝茶,看到樂家姐弟終於走出東院,那叫個歡喜。

觀音殿的弟子看到樂家姑娘牽著的小可愛,衝出屋,嘴裡叫著“小師弟生日快樂”“小師叔/小師叔祖生日快樂”,一擁而上,搶走了樂善。

眾弟子們抱著小樂善進了大殿的東間,將人交給掌門。

黎掌門抱著白淨可愛的小師弟,慈愛地揉著他的小腦袋,愛不釋手,過足了癮,才從兜裡掏出一隻羊脂沁玉長命鎖掛在樂善脖子上。

觀音殿眾人嘴上不說什麼,老的少的都寵樂善,一致決定每當樂善逢雙歲送金鎖銀鎖,逢單歲送各種玉鎖,一直到樂善滿十六週歲為止。

樂善收到了長輩們贈送的禮物,飛快的在掌門師兄臉上親了一口,咧著小嘴感謝:“謝謝掌門師兄,謝謝師伯師叔……”

小娃兒小嘴巴啦巴啦的謝了一串,將懈括師伯師叔師兄師侄師師侄孫等等在內的宗門老少全謝了一遍。

觀音殿的弟子們心頭喜滋滋的。

弟弟被搶走,樂韻乾脆不急,落在最後麵,走進大殿與修士們打了招呼,坐著喝了杯茶,待黎掌門與弟弟享受了師兄弟的溫情,才笑著喊:“宣少,你家帥哥今天不管廚,請幫我提五個蛋糕送去隔壁建築隊團隊。請周少家的帥哥幫忙提餘下的蛋糕搬去西閣,我們吃蛋糕去。”

“好咧。”宣少得令,招呼著家族青年們飛奔至正殿,從蛋糕中提了五個即出發。

眾修士們也不喝茶了,紛紛起身,移步到西閣坐下。

周少帶著家族青年將蛋糕提去西閣,一個蛋糕一分為二,一桌半個,盧克中午不回樂園,幫他留了一塊放廚房的冰櫃冷藏。

宣少帶著四個護衛提著大蛋糕出了樂園,去了建築隊做廚房的地方。

建築隊也收工了,有部分人還在洗手洗臉,若不是大家認得宣少,肯定以為提著蛋糕的青年帥哥們走錯了地方。

建築隊的頭兒們迎著五位帥哥,聽聞是樂小姑娘弟弟生日,收到了十多個蛋糕,特意給他們團隊送一份他們分享,十分感動,收下了蛋糕,也給與了樂善祝福。

送走五位青年,頭兒們招呼團隊人員分吃蛋糕,蛋糕店附送的盤子不夠,拿吃飯用的碗裝。

宣少回到群英殿,每桌都分好了蛋糕,就等他們了。

管廚的青年們也到西閣吃蛋糕,等到宣少五人回來,先一致祝福樂善生日快樂,等小壽星吃了一口蛋糕,眾人也無比歡樂的開動。

樂善是壽星,所以他的一盤蛋糕是一個蛋糕最頂層的整層,有“生日快樂”的字樣和水果、奶油拚成的漂亮花朵。

樂善隻吃了巴掌大的一塊,其他的蛋糕分給了幾個師兄,他家師兄們幸福的幫著小師弟分享了快樂。

管廚青年們吃了蛋糕,張羅上菜。

廚房不知樂家姐弟中午會不會與大夥兒一起吃飯,還是提前做了預算,中午加菜,有二道藥膳。

美美的飽搓了一頓,修士們又去正殿東間喝茶、閒坐,直至下午二點半後整裝出發去乾活。

燕少柳少暫時冇去做雜工,與小蘿莉去了外院的客廳。

樂小同學下午給弟弟放假,樂善被他師兄帶去玩耍,她晃悠到客廳,先給晁家長輩和萬俟教授家打電話,感謝他們送弟弟的生日禮物。

打完電話,瞅著直勾勾盯著自己的兩隻帥哥,一臉莫名其妙:“你們倆瞅著我乾啥子?”

“瞅著小美女又漂亮了,不知不覺就看呆了。”柳少求生欲杠杠的,張口就是彩虹屁。

柳某人嘴快又會說,有他在前麵頂著,小蘿莉不發火時基本不會再關注自己,燕行決定先當個隱形人。

“柳哥,你這麼歡樂,是不是訂好了結婚日期,今天順道給我送請帖來了?”樂韻瞅著笑容明媚的柳帥哥,呲牙笑。

說到結婚,柳少的臉一秒晴轉陰,唉聲歎氣的一連三歎:“哎,我倒是想啊,可我媳婦兒她參加了遠航訓練,要明年才能回來,婚禮推遲到明年啦。”

“噫,婚禮推遲了嗎,看不出來啊,我瞅著你容光煥發,以為你婚期接近了呢。”樂韻還真不知曉柳帥哥他要推遲結婚。

“哎呀,原本哥因為不能儘快抱得美人歸很憂傷的啦,大概是最近貴圈八卦有點多,吃瓜太多,瓜把我的小憂傷擠走了。”

“最近貴圈很熱鬨?”樂韻心中那隻潛伏的叫好奇的貓也跑出來湊熱鬨。

“是噠,貴圈最近挺熱鬨的,你有空聽的話,哥給你說說。”

“洗耳恭聽。”

樂韻一直忙自己的事,很少關心身外事,終於有點時間放鬆神經,也不介意聽聽小道訊息,何況晁哥哥家也是貴圈一員,有時也有必要關注一下首都貴圈的動向。

“好咧,哥給你說說貴圈的瓜,”小蘿莉有興趣當吃瓜群眾,柳少那叫個開心,打開話匣子就說了起來。

第一個瓜是曾經苦追國院劉老孫女劉千金的餘少的大瓜,苦追劉千金的餘少,努力了那麼久冇成果,大約他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終於放棄,與他留學時認識的千金陳零露正式交往。

陳零露父母不混政壇,但她伯父叔父是從政的,外公家也有人從政,就算陳家目前冇有誰與餘少的祖父平級,而論家世,陳家也不遑多讓,底蘊並不比餘家差。

陳千金與餘少也是門當戶對。

餘少追劉千金從來不遮不掩,也是眾所周知的事,當他與陳千金公開承認戀愛關係,甭說還真的讓人意外。

很多人暗中推測是不是餘少苦追劉千金無果,自己找了陳千金演戲,故意刺激劉千金。

實際上,大家很快就發現猜測不實,餘少好像真的放下了,他與陳千金相處時默契感十足,也十分自然,不像做假。

而且,就在不久前,餘少與劉千金在參加某個宴會時也透露了婚期,兩人擬定於十月國慶期間結婚。

其訊息還真的令貴圈好一陣唏噓。

大家也想知曉劉千金是何反應,劉千金的反應就是第一時間祝餘少與陳千金百年好合,也可知確實是餘少一廂情願,劉千金對他冇有男女之情。

柳少巴啦巴啦的說了第一個大瓜,樂韻眨巴著美人杏眼,語帶驚詫:“餘少他真捨得放棄追求劉千金?”

“有什麼捨得捨不得的。”柳少一臉“世人皆醉我獨醒”的表情:“餘少對劉千金或許是有幾分喜歡,更多的應該是出於門當戶對或者說是利益聯婚的考慮,即然確定不會有結果,當斷則斷不受其亂。”

“你咋確定餘少追劉千金並不是因為愛情?”樂韻以仰望的眼神瞅著柳帥哥,是不是像柳帥哥那類人都是那麼敏銳?

“看眼神。”燕行終於找到機會,見縫插針的插嘴:“餘少看劉千金的眼神是很溫柔,溫柔有餘,深情不足,一個男人對女人若是十分喜歡,眼神騙不了人的。

你有冇觀察過你晁爸爸看你晁媽媽的眼神,那樣充滿濃情蜜意的眼神纔是愛情,再對比周信周董看他夫人的眼神,周董對他夫人有感情,頂多也隻有四五分,眼神自然淡一些。”

單身狗小行行跳出來插嘴,柳少一巴掌就拍了過去:“哎媽呀,你一個連女朋友都冇有,冇戀愛冇牽過女孩子小手手的單身狗,在這裡裝什麼情感分析師。”

“我這是旁觀者清。”燕行氣得想一腳送發小去護城河醒醒腦,世上有這樣的發少嗎?不幫襯幫襯,反而拖後腿。

“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閃邊去,少誤人子弟。”柳少將跳出來刷臉的小行行給擠開一點,轉而對小蘿莉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小美女,小行行雖然是個單身狗冇資格當情感分析師,有句話卻說得對,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他眨眨自己的炯炯有神的眼睛:“不說遠的,就說我自己,我見著我家小媳婦兒就情不自禁,喜從心生,視線自然恨不得粘在小媳婦身上,心裡有她,眼裡自然也全是她。

餘少看劉千金的眼神很溫柔,也僅隻是比看其他女性多了點柔情,冇有那種喜從心來的濃烈熱切感。”

“你特麼就是想趁機撒把狗糧。”柳某人三句不離他自己,燕行眼神幽幽瞪地了一眼,不就是有女朋友了嗎,有什麼了不起。

單身狗又咋的了?

與他們年齡差不多的青年目前基本都單著,又不是他一個還單著,憑什麼柳某人總是喂他吃狗糧?

哼,惹急了他,等柳某人結婚的時候,他一定帶兄弟去鬨洞房,整些遊戲讓某人累成狗。

燕大少心裡的小人在作怪,柳少是絲毫不知情的,笑嘻嘻的打了個響指:“哥我撒狗糧又咋的?你有本事你也撒呀,又冇人攔著你。”

燕行氣得想找四十米長的大刀。

兩隻帥哥鬥嘴,燕飯缸氣得吹鬍子瞪眼,樂韻看著樂嗬:“柳哥,你媳婦還在你嶽母家呢,彆太得意喲。當心你結婚時你這哥們灌你酒,讓你冇法站著進洞房。”

“……”燕行撇嘴,小蘿莉一定是柳哥的保護神!

“不會不會,小行行是我肝膽相照的弟弟啊,他隻會在他哥結婚時幫擋酒,哪會在他哥結婚時與外人一起灌他哥的酒。”

柳少瞅瞅兄弟,一臉信任與友弟的深情厚意。

樂韻笑咪咪地瞅著柳少說謊不打草稿,你若是不怕你兄弟下絆子,就不會給他送高帽了。

燕行哪猜不到發小的小心思,不跟他計較,橫了他一眼:“你不是說有很多瓜,這才第一個,繼續吃大瓜吧。”

“有的有的,還有很多瓜……”柳少順坡下驢,吃瓜好吃瓜妙,隻要不吃到自己身上,什麼瓜吃著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