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為吃瓜群眾,自然覺得瓜越大越好。

柳少最近就靠吃瓜來排譴自己與小媳婦異地戀的苦悶,自然收集到了很多的瓜。

第二個瓜是京中三王之一的王煜哲的,王煜哲與晁二姑娘外祖周家的一位姑娘有婚約,周家那位姑娘之前在國外留學,今年六月正式畢業,等參加了七月的畢業典禮就能回國。

然而,就在5月之末,王煜哲卻爆出在某個酒店與某個女青年開房,還被京中貴圈青年撞破好事。

“王煜哲出軌?這不太可能吧,他應該中了彆人的圈套。”樂韻對王煜哲的印象挺好,那位自製力很好,在青大畢業時還是個童男。

他在國內冇有緋聞女友,在國外做交流生也能守身如玉,那麼多年都熬過來了,不可能在即將與未婚妻結束異地戀時出軌。

“小美女果然聰明,一猜就中。”柳少無比佩服小蘿莉的辯識能力,擠眉弄眼的問:“小美女猜猜是誰設計他?”

“猜不出來。”她人不在國內,最近兩年又與王煜哲冇什麼交集,不清楚他身邊有什麼人,誰知道誰想害他。

“設計他的人小蘿莉也認識的,就是以前醫學部的那位王紫嫣啦。”

答案揭曉,樂韻震驚臉:“那位王紫嫣手段那麼厲害?”

“她一個人自然不行,買通了酒店的一位侍者在王煜哲酒裡加了料。王家出手很快,查了出來,一紙訴狀就將人給起訴到法庭,不過,哪怕最終查出來是被設計,王煜哲也難以洗掉身上的汙點。”

柳少頗有些同情哲少,那位哲少當年不過就是出於同是青大學生之心,對同校的王同學關照了一下,結果就被王紫蔫給惦記上,一不心就被坑。

長篇大論時最怕講到順暢處來個“不過”“但是”“然而”等等的轉折詞,那些詞堪稱“神轉折”。

柳少也來了個神轉折,樂韻不明所以,滿足他想講八卦的願意,好奇追問:“咋的?莫不是還有什麼隱情?”

“據說,王某人好像懷孕了。”柳少露出同情臉:“現在哲少與他家處於進退兩難中,讓那孩子生下來真是王家的骨肉,孩子就是最膈應的存在人,孩子本身一出生就揹負他母親做惡留給他的罵名和惡果。

若不讓孩子生下來,不管那個孩子是不是哲少的,王紫蔫和彆人也會將鍋扣到哲少頭上,成為哲少洗刷不掉的汙點。”

“王紫嫣的情況如何?”樂韻心頭莫名的覺得詭異,又想不通哪裡不對。

王紫嫣已經混到了清流派胡大師的弟子群中,她隻要沉住氣,循序漸進,藉助胡大師弟子們的勢真正躋身貴圈是早晚的事。

設計王煜哲,不論怎麼論,都不是明智之舉,萬一出了紕露,名聲儘毀,滿盤皆輸,哪怕成了,她與王煜哲名聲有損,也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那實屬下下策。

“不知道,人在警局。”

“這瓜不太好吃啊,我問問晁哥哥周家那邊是什麼態度。”樂韻歎氣,吃彆人的瓜很香,吃著吃到了晁家姻親的頭上,這瓜就不香了。

“……”柳少翻白眼,他隻吃瓜,吃吃就過了,冇品味兒。

燕行垂目沉思,小蘿莉要問晁家黑心公主有關周家的態度,莫非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隻要她出手就能解決?

樂小同學有了決定,立即便付於行動,打電話問晁哥哥,二姐姐外公周家在王煜哲出事後是什麼態度,周家姑娘與王煜哲的婚約是否繼續。

美少年回國後在家陪長輩呆了兩天,去了外公家承歡兩老膝下,上午與外婆大院串門,下午因天熱,呆在外公家。

接到自家可愛小糰子電話,知她關心二姐姐外公周家與王煜哲的婚約,自然知無不言。

在王煜哲被設計時,每一時間即求助於家族長輩,王家不甘心自家人被設計,迅速決定公辦,報了警,周家也幫出了份力,從而在第一時間就查出王紫嫣買通酒店侍者做手腳設計王煜哲。

周家姑娘人還在國外,婚約還要不要繼續,得等到給王煜哲正名之後,待塵埃落地之後再商議。

“晁哥哥,你讓晁家長輩給王煜哲學長家遞個信兒,讓他們請我出馬,安排個時間去見王紫嫣和那位侍者,我隻需看看王紫嫣就知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不是王煜哲的。”

如果王紫嫣懷的是王煜哲的,要麼趁早流產,省得那孩子生下來受罪,若要保胎,保住孩子,等生來尋個人收養也就對得起良心了。

若王紫嫣懷的不是王煜哲的孩子,那當然必須保胎,等孩子生下來再做親子鑒定,也能還王煜哲一個清白。

“樂樂真願意幫王煜哲一把?”美少年驚詫得不得了,小糰子可不是愛管閒事的人啊,她主動幫忙,這可是稀奇事兒。

“我幫的是福姐姐的外公家,這樁事不完美解決,周外公他們想必心裡也膈應,周姑娘就算與王煜哲結婚,王紫嫣的事也是橫在他們心中的一根刺,再說,王煜哲這個人之前潔身自愛,算得上是個好男兒,我也不介意幫他一回。”

“有樂樂出馬,必定事半功倍,我先聯絡王煜哲那邊。”自家小可愛愛屋及烏,願意為晁家的姻親奔走,美少年自然不捨得她一番好心被浪費,結束了與小可愛的通話,打電話給王煜哲。

王煜哲已經參加工作,自被王紫嫣坑得名聲儘失,暫時休假,每天都在為如何證明清白而奔波,身心俱疲,憔悴得不行。

他接到晁少的電話,聽到晁少建議他請家長出麵請了晁家小義孫去警局給王紫嫣看診辯彆她懷的是不是王家的骨肉,整個人精神一震。

“晁少,你妹妹她能辯識母體中的嬰兒的生父?”

“我家小糰子說能,你們可以試試,發展到現在這一步,反正也不會有更壞的結果了是不是。”

“好,不論如何,我們家承了晁少家的情。”王煜哲心裡也有了決斷,與晁家少年說了幾句先掛線,轉而聯絡王家長輩們。

王家長輩們聽說了王煜哲的建議,當機立斷做出決定請晁家小義孫去看診,倘若小姑娘能憑聞味辯彆出胎兒生父,他們也能做出選擇。

王家長輩親自打電話給了晁家老爺子和晁家哥兒,至於晁三爺那裡,他們決定等傍晚下班再親自去拜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