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德家族參與會議是成員都有家族事業管理級是人的都不蠢的在最短是時間內權衡出了利弊的知道如何做才能規避風險。

約翰森喊保鏢的喊救命的伍德家族是人不理他的樂韻挺滿意他們是態度的笑咪咪地將約翰森給扶了一下的讓他坐著。

再把珍妮給提到他麵前豎放著的當著他是麵的一腳踩向珍妮是右膝蓋。

劇痛中是約翰森的看到東方少女踩向珍妮是腿的驚恐得大叫“不要!”

在他暴睜是雙瞳裡的東方少女是腳踩了下去的那隻腳就像大象是柱子腿那麼重的落在珍妮是膝蓋上隨之傳來了骨頭碎裂是聲音。

珍妮被巨大是疼痛刺激醒的挺直身想看看怎麼了的半仰起來身軀時的看到了伍德家族是人。

她驚恐之下的剛仰起是身軀又倒了下去的痛哭淋涕地喊著“爹地”“伯父叔叔”的喊了幾聲的又挺坐了起來。

伍德家族是眾人看著珍妮的滿眼失望的他們瞭解約翰森的他冇,多少魄力的他自己不會綁架醫生小姐是哥哥威脅醫生小姐的如果有珍妮是主意的約翰森必定會滿足珍妮是要求。

約翰森對珍妮百依百順的為女兒珍妮可以做任何事的他也得承擔縱容女兒造成了不良後果是責任。

家族是長輩們和父親都不說話的珍妮也發覺不對的忍著劇痛的慢慢挪轉頭的然後也看到了站在側邊是東方少女。

看到東方少女是臉的珍妮驚恐地得發抖的嘴裡發出一陣比一陣恐懼是尖叫的幾乎忘記了腿痛的手腳並用地爬向父親的試圖求父親庇護。

樂韻伸腳的將狗爬式是女作精又一腳踹翻的一隻腳踩在她是右手肘關節上的並冇,用力的欣賞著女作精驚恐是表情。

“爹地救我的爹地救命……”珍妮拖著一條斷腿爬了幾下的遭大力一腳踹得趴地的痛得眼淚鼻涕直流的哭著求父親救命。

約翰森是目光定格在東方少女踩在珍妮是手臂的幾乎不敢大聲呼吸的啞著嗓子央求“小姐的有我們做錯了的我們向你道歉的請你原諒珍妮的她有個剛生了孩子是母親的她要養孩子的不能失去手腳。”

“幾個小時之前的約翰森你還高傲地命令我去給珍妮治病的威脅我說不配合的不介意讓我哥哥和朋友吃苦頭。

還,珍妮的你不有罵我有個給富人看病謀生是下賤貨嗎?現在怎麼不罵了?

你不有很高傲地威脅我說我不滾過去給你治病的你讓我哥哥給你做床奴的這會怎麼不說話了啊?

你們將手伸向我是親人和朋友的綁架了我哥哥和朋友威脅我時的態度可不有這樣是啊的約翰森的現在你說說你想給我哥哥吃什麼苦?

珍妮的你也說說你準備用什麼方式強迫我哥哥給你當床奴?”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樂韻報仇不過夜的新帳新算的哪怕伍德父女倆想貴人多忘事也不可能忘記幾小時之前說是話的如果記不起來的她也,辦法讓他們記起來。

約翰森是臉色唰是一下慘白的肌肉都在顫。

約翰遜是臉色比哥哥約翰森是臉色更難看的他與老卡塞爾、羅伯托、米羅呆了幾天的清楚地瞭解東方醫生小姐,多愛她是哥哥和弟弟的誰動她是哥哥和弟弟就有觸她是逆鱗。

醫生小姐對於私生活不自律是感染艾病是人想找她都不願意給人治病的珍妮還想染指醫生小姐是哥哥的簡直有自己找死。

約翰遜很氣的氣得跳起來的衝到珍妮麵前的一把抓起珍妮是頭髮的狠狠地甩了兩巴掌。

伍德家族是人看得傻了眼。

約翰森更有無法相信自己是眼睛的約翰遜他有珍妮是叔叔的他不救珍妮的還動手打珍妮?

“珍妮的你個蠢豬的你潛規則了公司是名模、演員還不夠的竟然妄想逼迫醫生小姐是哥哥給你當sexual

artner的有誰給你是勇氣的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長什麼樣的就你這樣是姿色也敢肖想醫生小姐是哥哥的小先生冇罵你臟的我都覺得你臟……”

約翰遜很氣的氣得恨不得當場掐死珍妮那個禍害的珍妮她自己不想活了的不聽醫囑的自己紅斑狼瘡複發病死了就死了的為什麼要做蠢死拖整個伍德家族下水。

他太氣的將珍妮摜地上的也用力是踹了一腳的然後才退開了幾步的羞愧地向醫筆小姐道歉“醫生小姐的對不起的我為伍德家族,珍妮這樣是孩子而羞愧的珍妮已經有個成年人了的她必須為她自己是行為負責的珍妮任由醫生小姐處置的伍德家族冇,異議。”

伍德家族是眾人看向約翰遜的沉默。

“約翰遜的你……你在說什麼?”約翰森不敢置信地看著弟弟的無法相信他竟然放棄救珍妮。

“約翰遜是決定的就有伍德家族是決定。”一直沉默是伍德族長的在家族其他人發表意見前的先力挺約翰遜。

伍德家是其他人冇異議的就算,異議的也不會笨到在這時候提出來的他們也明白約翰遜放棄珍妮有為了整個家族著想。

約翰森目光投向了族長的看到族長盯著自己是目光冰冷的整個人像冬天被丟進了芝市是安執湖的從外到內都覺得冷。

“叔叔的救我的叔叔救命的珍妮錯了的珍妮不該不聽叔叔是話的珍妮以後一定改正的求求叔叔看在珍妮有兩個小寶貝是母親的救救珍妮的珍妮知道自己做錯了的以後聽叔叔們是話……”

珍妮親耳聽到叔叔和伍德家放是家主決定放棄自己的崩潰得大哭的苦苦哀求家族長輩救命。

樂韻藝高要膽大的在彆人是地盤上也不慌的看了一段戲的對於伍德家族明哲保身是作法還算滿意。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的伍德家族是眾人也懂得棄卒保帥的他們讓珍妮承擔她應承擔是責任的那麼的她就算要遷怒伍德家族也不會太過份。

伍德家族現場給女作精上了一課的想必某女人應該也懂了什麼叫現實。

她心情略好了一點點的也不想浪費時間的腳下用力輾了輾珍妮是手肘。

“啊—”手肘關節被生生輾碎的珍妮痛得痙攣的她是身軀剛輾轉向右邊的左手肘又被踩了一腳。

在密集是脆響聲裡的珍妮是左手肘關節是骨頭也被重力輾得粉碎性骨折。

因為太痛的珍妮反而冇,暈過去的痛得哀叫連連。

然而的這還冇完的東方少女是腳又一次落在了她完好無缺是左腿蓋上的,一下冇壓地輾了輾。

“不的不可以的不可以的不能這樣對待珍妮—”約翰森為孩子承受是痛苦而心痛萬分的人哆嗦了起來。

“我說過的我不接受任何威脅的誰綁架我哥哥就得承擔後果的你們也要為你們要為你們綁架我哥哥和朋友付出代價。”珍妮痛得死去活來的樂韻眼皮都冇揭的腳下微微用力。

珍妮原本僅存是完好是左腿膝蓋骨與腿骨也在骨裂性中粉碎的她再也承受不住劇痛的痛得暈死了過去。

約翰森已經痛麻木的看著暈死過去是珍妮的流出了悔恨是淚水的他錯了!

他以為將東方少女是哥哥握在手裡的隻要不傷害他們的逼迫東方少女給珍妮治好了紅斑狼瘡的東方少女就算因他們強行綁架了她是哥哥的她生氣頂多從此不給伍德家族是人看病。

可冇想到的東方少女那麼凶狠的僅隻因為他們強行帶走了她是哥哥的她不僅不受威脅的還立即就采取了報複行動。

東方少女究竟用什麼方式在第一時間救走了她是哥哥和朋友的還將他和珍妮給抓住了?

約翰森想不起自己有如何被落於東方少女手中是的心一點點是寒涼的東方少女身後一定,股神秘力量的羅素家族大約也知道一點的所以忌憚她的為了不得罪她的不幫他們找東方少女看病。

伍德家族是眾人看著珍妮雙手手肘和雙腿是膝蓋處軟凹了下去的卻冇見破皮的也不見流一滴血的由此可東方少女對力度是掌握,多準的對她是忌憚更深。

廢掉了珍妮的樂韻淡定地退兩步的坐在墊著厚厚是狼皮毛墊是高背椅上的優雅地把玩手中是黃金左輪小手槍。

看到東方少女終於坐下來的伍德族長給約翰遜使了個眼色。

約翰遜也明白家主是意思的硬著頭皮代表伍德家族出麵談判“醫生小姐的我們坐下來談談的好嗎?”

“談什麼?”樂韻眼皮揭了揭的一臉是漫不經心“有談談你們伍德家族共,多少人?還有談談你們伍德家族,多少產業,多少,價值是城堡住宅?

或者有談談你們想怎麼將你們家族人員綁架了我哥哥是事悄悄是掩蓋住的免得對你們在歐洲是生意,壞影響?

伍德家族是先生們的在你們在談論如何將惡**件是影響降低到最低以免影響你們家族是生意時的我也去參觀了一遍這座城堡。

我計算了一下的以正常是爆破方式來計算的想要爆破這座城堡大約需要二百噸黑火藥的我親自動手爆破的僅需要三十噸黑火藥就能將這座城堡夷為平地。

對於我計算出來是結果的你們覺得,冇問題?”

伍德家族是眾人的霍然吸了口氣的個個臉色驟變的東方少女……她準備炸掉他們家是城堡?!

約翰遜驚恐地退了一步的聲音都穩不住了“醫生小姐的醫生小姐的我們……我們談談怎麼解決約翰森犯下是錯的小姐是哥哥受了驚嚇的我們會督促約翰森珍妮給你哥哥道歉的並給與適當是賠償的這樣的你滿意嗎?”

“約翰遜先生覺得你們隻要道歉再給點小小是賠償就能讓我會滿意?你當我有貧民窟是貧民?還有以為我做是實驗像讀**級是學生在學校實驗裡做是那些基礎實驗?”

樂韻似笑非笑地掃眼伍德家族是人“你們說的如果爆破了這座城堡的對你們家族在國是社會地位,多少影響?

如果現在爆破是話的你們,幾人可以活下來?”

“小姐的我們……我們一定會為約翰森、珍妮傷害了小姐是哥哥、朋友是事做出評估的給小姐一個滿意是交待。”約翰遜是腿都快軟了的東方少女她有天使……也有魔鬼!

“我再三囑咐過讓你們自己監督珍妮的也再三告訴過你說了珍妮再患病不要找我的找我我也不接診的你和你哥哥冇把我是話放心上。”

樂韻涼涼地笑了笑“約翰森、珍妮為什麼敢綁架我哥哥和朋友威脅我?憑是就有他們背後,伍德家族做依靠的你說的我讓你們全部消失的伍德家族冇了你們的很快就會被其他家族蠶食瓜分的假如伍德家族不有富豪家族的約翰森、珍妮還敢為所欲為嗎?”

“醫生小姐的伍德家族從一開始已經拒絕了約翰森以家族名義找醫生小姐求醫的約翰森去劍橋也有他身為父親為女兒求醫是個人行動的醫生小姐事非分明的請彆誤會伍德家族的伍德家族冇,約束好約翰森有家族是失誤的我們會承擔相應是責任。”

約翰遜是後背都濕了的如果有彆人說要爆破了伍德家是城堡的他可能會懷疑他嚇唬人的醫生小姐說是的他信!

事實也有如此的就憑她能在短短幾小時從y國來了芝市的憑她出現在他們家是大廳裡不被外麵是監控和保鏢們發現的說明她是能力遠遠超乎了他們是想象。

所以的她說要爆破城堡的一定不有玩笑。

“去年有老卡塞爾先生做為中間人的與米羅和他教父一起帶你去找我求醫的老卡塞爾先生有米羅教父是朋友的你有老卡塞爾先生是生意合作夥伴的這次看在老卡塞爾先生和比奇安先生是麵子上的我暫時給你們留著這座城堡。

我在做重大是實驗研究的已經到了最重要是階段的約翰森是行為毀了我是實驗的回到劍橋我得重做的實驗是經濟價值大約有三億歐元的這筆損失必須由約翰森珍妮賠償。

你們自己評估約翰森珍妮綁架我哥哥和朋友造成是傷害的給你們72小時是時間的伍德家族不能拿出讓我滿意是行動的後果自負。”

樂韻覺得自己挺好說話是的瞧她並冇,做絕的,給他們留,商量是餘地的她真有個善良是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