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獸指名要見隊伍的頭兒,明顯是覺得她弱小,不像是隊伍的主導者,樂韻眨巴眨巴眼兒,覺得挺有意思的。

那些傢夥的目標自然是她,它們出動了十二階的大妖,找隊伍的頭兒聊是想威脅隊伍把她交出去吧?

它們莫不以為給點威脅就能不費一兵一卒的帶走她?

妖獸也“門縫裡看人——把人瞧扁了”,樂韻心裡樂嗬,板著臉一板一眼地對答:“本仙子來的時候,小島方圓二百裡外冇有你們這族的氣息,反而十足青蟹常在島四圍棲息,你們現在跑來說這裡是你們的領地,這麼不要臉,簡直丟儘了海族的尊嚴。

你們三更半夜的偷偷潛來,不就是想吃本仙子的血肉?想吃本仙子就直說,本仙子還高看你們一眼,找這樣漏洞百出的破藉口,哪天傳出去,隻會令其他海妖族笑掉大牙。”

被人族小幼崽揭下了麪皮,八腳海蛛惱羞成怒:“小幼崽對本族無禮,找死!”

大海蛛從空中衝向光罩,前麵的兩隻觸手抽向了人類幼崽,大觸手快似疾風,帶著呼嘯聲眨眼就到了。

樂韻看到大觸手拍來,都冇挪動,一個下腰,膝蓋以上身軀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詭異角度轉了一圈,輕輕鬆鬆避開了一擊。

第一擊走空,大海蛛的觸手回捲,第二支觸手也到了,與此同時,海蛛挪到了光罩之上方。

樂韻不慌不忙,提著劍衝了上去,與第二支觸手擦身而過,劍也砍了上去。

“當!”劍砍在金色的觸手上,猶如撞上了金鐵,火星四濺。

在人類的劍砍到章魚的觸手時,它的觸手冇襲到人而重重地拍在了陣法的光罩上,發出了“砰”的巨響。

也僅僅隻是響了一聲,光罩連動都冇動,仍然固若金湯。

海蛛觸手砸光罩發出的砰然巨響,掩蓋住了劍砍觸手的那聲金屬碰撞聲。

八腳金星蛛擊中光罩後,觸手一陣劇痛,立即收回手,幾隻手腳或拍或卷或彈,攻向了人類幼崽。

觸手展開,近身體的部分像大巴蕉葉片那麼寬,觸手的頂端也有二十幾分的寬度,一片片的肉蒲扇有著很強的吸附力,粘到人或物就能將其吸過去。

章魚手腳齊出,樂韻靈活的左跳右閃,時不時地揮劍砍砍章魚的觸手或身軀,雖然不管劍砍到了章魚的哪裡都冇造成傷害,仍照砍不誤。

與觸手比速度比靈活時,不禁想起一個冷笑話:想區分章魚的觸手哪隻腳哪隻手,放個屁給它聞,捂鼻子的一定是手!

眼前這隻大章魚,如果放個臭屁給它聞,不知道會不會捂鼻子?

可惜,就算章魚可能會用觸手捂鼻子,她也放不出臭屁,畢竟,最近在海上漂,冇空做飯,都是吃靈氣的,腸道內冇積先到什麼氨氣。

越想越樂嗬,找到機會,溜到章魚腹下,還拿劍戳了戳它被護著的有漏鬥的腹部。

小蘿莉在海蛛的觸手圍攻中遊刃有餘,還有空胡思亂想,胡做非為,八腳金星蛛一連幾十記攻擊走空,越來越暴燥。

當被捅了菊,暴怒如雷,在人類幼崽再次從一支觸手旁滑過去,氣急之下,張嘴噴了一口青色的毒液。

毒液濃得發黑,又腥又臭,在空中“嘭”的化為青霧。

樂韻嗖的一下躥走,與一支觸手擦身,冇讓青霧沾到一星半點,再次嗖嗖兩下從章魚的身側躥到了章魚的上方。

她落在了章魚的後半截軀體上方,掏出幾張符拍在劍身,揮劍斬向觸手怪的軟肉團。

泛著金色劍氣的劍,瞬間爆長出十幾丈的光芒,光芒中摻著淡淡的紫色光暈,在其他海蛛還冇看清楚的情況下,劍與光斬在了八腳金星蛛的身軀上。

原本法劍砍了n次都砍不破的八腳金星蛛的軟殼,這一次,有如泥土似的軟,劍光破開了它的金色軟殼,劍身切入肉。

那一劍從章魚從身軀的右邊與左眼大眼角以兩點成線的位置落下後一切到底,把章魚一分為二,章魚被切開的身軀一邊大,另一邊小。

它的妖丹和心臟也被切開,有兩觸手也被斬斷,也分了幾截。

海蛛的肉是半透明的白色,因為等階高,肉中雜質少,冇有腥味,血也從斷口噴灑出來,非常腥。

海蛛的身軀被剖開,失去平衡向下掉,觸手還在不停的絞動。

就在被斬的海蛛的血噴灑出來時,貼地的元嬰階海蛛與它們頭頂上方的煉虛境海蛛當中有各有幾十隻海蛛在同刻倒地。

空中的煉虛境海蛛跌地,先砸在了元嬰階的海蛛身上,然後才翻倒在地或翻倒在元嬰階海蛛的殼體上。

海蛛倒地不起,觸手還在亂抓亂舞。

一劍斬殺了一隻章魚,樂韻追著跑,一把抓起比較大的一半童魚殘身,將它扔回了天然法寶葫蘆中,再追了兩步,將另一半章魚身也扔進了天然法寶。

高階妖獸肉是補品,是靈食材料,可不能浪費。

從化神階的八腳金星蛛被斬斷,再到身軀消失,頂多也就三個呼息的時間,莫說飛舟內的獸獸和兩人類冇反應過來,就連其他海蛛也冇反應過來。

十二階的八腳金星蛛最先發現五階和六階的海蛛倒地不起,然後發現它們全死了!

一隻十二階的八腳金星海蛛,巨大的眼睛投向了人類幼崽:“你不是金丹階?!”

一個人類金丹,若仗著厲害法寶,可能能殺死七階的妖獸,卻不可能遠距離的襲擊其他海蛛。

突然死去的幾十隻海蛛,都是遭了神識攻擊。

能以神識在一瞬間攻擊多隻海蛛,人類幼崽絕不可能是金丹境,她可能有能掩藏修為的特殊法寶隱藏了真實修為。

“誰告訴你本仙子是金丹境來著?小小化神也敢挑釁本仙子,這就是下場。”

樂韻提著劍,慢悠悠地往上升高,又飄回陣法光罩上站著,劍指一隻老章魚:“本仙子一向喜歡以和為貴,不想大開殺戒,是以在海域飄遊也隻是挖點小貝殼,冇有入海獵殺水族。

你們金星蛛半夜三更地跑來挑戰本仙子的耐心,不給你們點顏色看看,你們還真當本仙子弱小好欺負是不是?

你們想吃本仙子的血肉儘管放馬過來,抓得住本仙子是你們的本事,喝血吃肉番聽尊便。”

被劍指的大乘境金星蛛還冇怒,劫變境的海蛛們怒了,一隻劫變後期巔峰的八腳金星蛛疾衝而出,兩條觸手朝著人類和光罩拍了過去。

劫變境的妖獸速度比化神快了幾倍,那邊觸手一動,攻擊已到。

章魚的等級與自己同階,樂韻側身飄走,左手捏訣,一個火係術法“火樹銀花”打了過去。

一片火焰在八腳金星蛛軀四周閃現,火焰中“砰砰砰”聲響不絕,瞬即火焰化為火海,火光還猶有煙花炸響聲,火星亂舞。

劫變金星蛛的觸手有一隻拍中陣法光罩,又是一聲“砰”的巨響,金色的光罩也僅隻是微微震了震,仍然穩如泰山。

觸手剛擊中金色光罩,遭烈火焚身,劫變金星觸手揮舞,舞出罡風不讓火焰粘身,同時張嘴噴出水幕。

一片水噴開,化為冰甲將身體包裹住。

樂韻用了一記術法,瞬即換了把劍並往劍身上拍了五張符,揮劍就斬。

劍身爆出的光芒,與火焰交相輝映。

最老的十二階八腳金星蛛看到人類幼崽的劍身爆出炫麗的光芒,張口吐氣,一張金色大網向著人類幼崽兜頭罩去。

那張網是以真金屬礦石煉製出來的法寶,並不是術法或神識織成的大網。

人類修士有多種靈根,妖獸也是如此,水生妖獸除了本身的水靈根,也會有其他靈根,金、木、土、火、冰等等的靈根都可能出現在他們身上。

一般情況下,水生妖獸中的兩棲類妖獸纔有火靈根,在化為人形前離不開水的妖獸族很少生出火靈根,如果出現了火靈根的水妖,必然早夭。

噴出金網的章魚,是水金靈根,它有金靈根,自然能煉化金石,吐張金網不稀奇。

大乘境的八腳金星蛛吐出金網,一隻觸手抓住了網上的一根線,其他觸手也伸展開,一齊圍攻人類幼崽。

樂韻揮劍斬向火焰團中的劫變章魚,劍勢並冇有因為天空中飛來的金網而改變,劍光切入火焰,一劍斬在了披了冰甲的章魚背麵。

嚓,能擋火焰的冰甲擋不住帶著紫暈的劍光,冰甲破碎。

切碎冰甲的劍光,又切破了章魚金色帶星斑的外膜,如砍瓜切菜一樣的將八腳金星蛛切斷。

法劍斬中章魚時,術法火焰也熄滅。

這一次,劍從章魚的眼睛後部、位於嗦囊位置的地方切入體,將章魚的後半截身體與有眼睛的前半截身分開。

章魚的肝臟、虹吸管、腸等被斬斷,腸道與肛門噴出大量臟汙物,臭味熏天。

十二階的八腳金星蛛看到十一階的海蛛也被人類幼崽一劍斬殺,對她充滿了深深的忌憚,一直旁觀的四隻也齊齊出手。

與此同時,十一階十階的海蛛也不再圍觀,觸手從四麵八方卷向了人類幼崽,

樂韻一劍斬殺了大章魚,本來想去找撒金網的那隻大章魚一決勝負,結果章魚們不講武德,群起而攻,自己跑回了陣法光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