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不死的竟然還冇死!

恨,趙宗澤恨得磨牙,王玉璿打電話說要去賀家,他還以為賀家終於宣佈賀老不死的死了,他興奮不已,隻要賀老不死的掛了,他們就能著手第二步;

誰知,王玉璿給他的不是賀家傳出的死訊,反而是賀老不死的康複的喜訊,那訊息像一盆冷水,淋得他滿心喜悅頓作煙雲。

大出意料的結果,讓人措手莫及,如果不是他忍耐功夫好,當時頓定會失態的大罵。

當初,王家探聽的訊息說醫院對賀老不死已無能回為力,賀家將人接回家等死,為什麼僅隻過了二十幾天,明明一隻腳踏進了鬼門關的人又生龍活虎的活了過來?

究竟是誰用了什麼藥讓賀老不死的逃過一劫?

賀老不死還活著,外婆暫時還不能送那隻掃把星去見他死鬼娘和外婆,掃把星還活著一天,趙家家業就一天不可能落到他頭上來,掃把星若在年前冇掛,他就得想辦法將挪走的資金補齊,否則,掃把星迴去查帳,必定給他難堪。

若賀老不死死了,再送掃把星去地下與他娘團聚,趙家是他的,燕家那份財產仍然是他的,他想乾什麼就乾什麼。

賀老不死必須死,掃把星必須死,燕家死老頭也必須死!

誰擋他的路,必須死!

咬牙切齒的詛咒一陣,趙宗澤恨恨的收起手機,從大院門口離開,等到了喧鬨的大街,找到停車的地方臨時停車,打電話給外婆,這麼重要的訊息,必須先知會外婆的。

賈鈴最近過得十分不順心,燕老頭對他不鹹不淡,無論她溫柔小意,還是端莊大度,無論她是做個知書達理的主婦,還是想做解語花,燕老頭愛搭不理,冷淡得無動於衷。

如今,燕老頭睡以前的主臥室,她睡次臥,分房而居,他要出去,愛去哪就去哪,絕不容她跟隨。

她也冇試過等燕老頭外出散步之後,悄悄跟外孫見麵,然而,她剛與外孫碰麵,就被燕老頭抓個正著,死老頭當場大怒,回家找戶口要去離婚。

那一次,她好說歹說,哭著求著,就差下跪求他,他才勉強息怒冇有去離婚,之後,他再也不相信她,他出去後,隨時會打電話問保姆查崗。

保姆,她收買不了,也不能動,一旦保姆出任何意外,燕老頭都會認定是她做的,如果他要堅決離婚,她什麼也得不到。

她不能跟著他,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麼,因為以前她不動聲色的將大院裡的人全部給得罪,也冇人來躥門,她自然也聽不到訊息,賈鈴第一次嚐到了什麼叫自搬石頭砸自腳。

受困於家,什麼也做不得,內心急燥,又不能表現,生生逼得她瘦了好幾斤,紅潤的臉也有幾分憔悴。

消瘦,更合心意,賈鈴故意不化妝,每天頂著憔悴的臉在燕老頭麵前晃,想引起他的憐惜之心,然而,燕老頭像鐵石心腸,硬是視而不見,冇有半句關心,更冇有問她為什麼瘦了。

反倒是保姆金嫂子說“太太瘦了些”,那時,她竊喜不已,以為燕老頭總該會關心關心,誰知燕老頭卻是冷淡的說“胡思亂想太多,瘦了是正常的。”,把她氣得差點吐血,燕老頭的意思不就是指槐罵桑的說她總想著跟外孫外孫女攪和在一起因此才瘦的?

生活不順心,賈鈴隻能憋屈的宅在家,每天除了看電視還是看電視,當天中午,燕老頭還冇出去散步,她也宅在客廳裡,百無聊耐的看電視劇。

當手機鈴響,她下意識的望向燕老頭,他還在看他的報紙,她拿起放茶幾上的手機,看看來電顯示是外孫,當時冇接,那電話響了一陣,自動掛斷,很快又響了起來。

一定有什麼大事!

外孫有事要跟她商量,會發資訊,再約時間商談,直接打電話,那就說明比較急,打了一次電話又打第二次,說明很急。

燕老頭對她毫不關心,也正好給她機會,拿起手機,不著痕跡的上樓。

看報紙中的燕鳴,連頭也冇抬,不用問,就是用膝蓋猜也能猜出來打賈鈴電話的不是她外孫就是外孫女。

他說了讓賈鈴與趙家兄妹斷絕關係,他也猜得出來賈鈴陰奉陽違,揹著他有聯絡,不過沒關係,他的目的是不許趙家兄妹再進家門,讓整個大院都知道他其實冇認可趙家兄妹,誰若與趙家兄妹相好,有什麼事可彆拉上他,他跟趙家兄妹沒關係。

至於趙家兄妹,小龍寶說了他要自己收拾,他的任務就是絆住賈鈴,讓她困於家宅,先給她點精神折磨。

小龍寶有他自己的決定,他幫不上忙,就不自作主張的給他添亂,當根絆馬索絆住賈鈴,至於怎麼做,他好歹出身軍伍,如何製敵,心中有數。

趙家兄妹打電話找賈鈴,肯定冇好事,燕鳴也不管,小龍寶前幾天打電話說他有任務外出,無論誰家有什麼事,讓他以前怎樣就怎麼樣,所以嘛,不管趙家兄妹有什麼事找賈鈴,他不用操心,隻需靜待下文。

賈鈴抓著手機上樓,進臥室,關死門,回撥,聽到外孫接了電話,低聲問:“小澤,發生了什麼大事,你這麼急著找外婆?”

連撥兩次電話,外婆冇接,趙宗澤猜著大概燕老不死在家,外婆暫時不方便接聽,因此冇有再撥,等幾分鐘外婆回撥過來了,說明她身邊冇什麼外人。

“外婆,賀老不死的冇死,又活過來了。”對自己的外婆,不用壓抑情緒,他咬牙切齒的直奔主題。

“你說什麼?”賈鈴懷疑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賀老不死還活著,怎麼可能?

“外婆,賀老不死冇死,聽說健複了,今天上午在大院裡散步,張家老夫人中午還去賀家陪老不死吃了午飯。”王玉璿打電話給他時,縱使談話時間不長,所有重點還是知道的**不離十。

“怎麼可能?”賈鈴大吃一驚,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幾個分貝,小澤確定王玉璿親眼看見老不死吃了補藥,她也在聊天時問過王玉璿,王千金親眼看見老不死的吃了送去的禮,老不死必死無疑,怎麼可能還能活過來?詐屍了,還是見鬼了?

“外婆,這是真的,我和王玉璿在逛街,她奶奶將她叫回大院,說要帶她去賀家躥門,所以我得到訊息就馬上跟外婆說一聲,等傍晚,我再打電話給王玉璿,看看她們有冇打探出是誰救了老不死的。”

趙宗澤磨牙,快把後牙槽磨穿,等打探出是誰救的賀老不死,他不介意好好的跟他談談人生。

“好,我知道了,你留意那邊的訊息,我再好好想想……”

簡潔的說了幾句結束通話,賈鈴手抓著手機,青筋爆突,賀老不死的冇死,說明是有人解了老不死中的毒,竟然還有人能解那種隱秘的毒?

那人能解賀老不死中的毒,豈不是說明可能也能診斷出小掃把星身上的問題?如果小掃把星被診斷出問題,那麼,一旦查起來……

賈鈴心臟一陣怵,心跳一下比一下快,胸口急促的起伏,臉白了又青,青子又白,來來回回的變換。

為了保住秘密,絕對不能讓那位救賀不老死的到燕家給燕老鬼和小掃把星看病!絕對不能讓那位與小掃把星有交集!

目前,她也不能再向賀老不死和燕家一對大小死鬼下手,以免被人發覺端倪,唯有希望小掃把星還冇有見過那位救賀老不死的傢夥,或者,小掃把星身上的東西年代太久遠,根本診不出來。

她受困於家屬大院,出不去,也打探不到多少訊息,但願王家給力,打探出那位救老不死的人是誰,小澤能搶先將人找到。

隻要找到了人,要麼為我所用,要麼,抹殺!潛在的危脅,必須一一剔除,絕對不能留下那種定時炸彈。

賈鈴心臟狂跳,手腳有些不受控製的顫抖,深呼吸,慢慢的踱步,努力的讓自己平靜,費了好大功夫才勉強控製住情緒,又努力一番才能做到像平日一樣,裝做若無其事的下樓。

她回到樓下,燕鳴愜意的靠著沙發在看新聞頻道,她的心裡打了個突,燕老東西知不知道賀老不死生病的事?

死老頭經常外出找人下棋喝茶,不可能冇聽說賀老不死病得快要死的訊息,可縱觀從上月到本月,他一直冇什麼太大的情緒反應,他是知道賀老不死冇事,還是真的不關心賀家的事?

賈鈴忍了那麼多年,忍功很好,內心心潮翻湧,麵上不露聲色,平靜的在常坐的地方坐下,就好像什麼也冇發生似的。

趙宗澤打完電話,開車去一家娛樂城桑拿,他今天心情不好,需要找美女按摩,舒緩神經。

王玉璿打完電話給趙宗澤後即去沖澡換衣服,賀家老祖宗喜歡端莊大氣的女孩子,她換上及足踝的長裙,將頭髮也挽起來,以淑女裝示人。

王老太太等孫女收拾好,提禮品盒,祖孫倆直奔賀家。

她們到達時已是下午四點,賀老祖宗午睡早醒了,在上房屋簷下坐著,戴個老花鏡在納鞋底,魯雪梅、郭青青、柴溪也在做針線活,賀小五賀小十二也在淩熱鬨。

賀祺禮兄弟們幾個在家,賀小八幾個也在,當王老太太祖孫兩登門拜訪,錢榆英與妯娌們將客人請去西廳,柴溪去會客。

王老太太笑得熱絡,拉著賀三老太太的手問長問短,關心賀老祖宗的健康,坐了會,王玉璿提出想去跟賀老祖宗說說話兒。

賀明淨從走廊進西廳,笑嘻嘻的先向王老太太問了聲好,將客人的路給截斷:“哎喲,王小姐,聽聞你預定元月訂婚,即將成為趙家媳婦兒,我們老祖宗說可不敢勞王千金陪說話兒,王千金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王老太太臉色突的一變,賀家小孩子的意思賀老祖宗知道玉璿要跟趙宗澤訂親,所以再也不待見玉璿了?

王玉璿俏臉漲得通紅,賀老祖宗若不待見她,那麼以後整個賀家都不會再念她和小龍寶曾經一起長大的情分就給她好臉色。

“小十二,老祖宗吩咐不見客了嗎?”柴溪明知故問。

“是的,奶奶,太奶奶吩咐說您招呼王老太太就好了,太奶奶又吩咐說客人禮品請帶回,她如今除了醫生指定的東西,其他一律不沾,留著禮品冇得浪費。”賀明淨傳達了太奶奶的話,笑咪咪的轉身:“奶奶,伯母嬸嬸你們陪客,我跟老祖宗學繡花去了。”

“去吧去吧,紮手了彆哭。”

“不會呀,太奶奶還說我聰明學得快,繡出來的帕子像模像樣。”賀明淨傳完話,歡快的跑往上房。

“賀三奶奶,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賀老祖宗不喜歡我了?”賀家小十二對自己視而不見,王玉璿俏臉羞紅,以前賀家幾個女孩見到她,都很友好熱絡。

“小龍寶前些天回來過,跟老祖宗說了很多很多的事,包括王千金和趙家某位聯合起來敗壞小龍寶聲名的事,小龍寶說他與王千金早已冇什麼青梅竹馬的情份可言,請老祖宗不用再愛屋及烏。”

柴溪說話不急不緩:“兒孫自有兒孫福,賀家不過問王千金跟我們小龍寶的事,不過,但凡誰誹謗我們賀家子孫的名聲,不管是誰,我們賀家老少是不會寬恕的,誰欺負我們小龍寶,賀家老老少少也不會當什麼都冇發生,王千金選擇與趙家某位共結連理,就是表明與我們小龍寶決裂,我們賀家自然站小龍寶一邊,斷冇有向著外人的道理。”

賀三老太太說得不緊不慢,不急不迫,王老太太臉色變了數變,聽到最後幾句,強擠出的笑容也維持不住,臉色極為難堪,她總算明白了,之前,在玉璿跟趙宗澤談戀愛時,賀家仍然對她們待之以禮是因為燕行並冇有表態,賀家人看在燕行的份上冇說什麼,現在,燕行表態了,賀家人也不用看在燕行麵子上給玉璿麵子。

種種說來,賀家對她們的態度從不是因為她丈夫與賀三曾是國家乾部,共事十來年而彬彬有禮,所有的一切根源於燕行!

燕行與王玉璿劃開界線,賀家與王家也從此徑渭分明!

她丈夫與賀三多年的交情,比不得賀家外孫一句話,一個表態,這份真相,比刀子紮心。

王老太太掛不住笑容,站起來拉起孫女,強自鎮定的告辭:“賀家老祖宗忙,我們就不打擾了。”

王玉璿臉色白得不見血,因賀老祖宗不喜濃妝豔抹的妖豔打扮,她來時冇施粉,此,當有麵部變化,一覽無遺。

“如此,我也不虛留王老夫人,王老夫人帶來的厚禮我們心領,辛苦王老夫人帶回給王老先生養身健體。”

柴溪也不虛偽客套,送客,錢榆英去將禮品提起來,送王家祖孫倆。

王老太太拉著臉色慘白的王玉璿,逃也似的出西廳,直奔院門,到院外,搶也似的拿過賀家媳婦遞過來的禮品,急匆匆的往家趕。

送走王家祖孫,錢榆英直搖頭,小龍寶像保護妹妹一樣護著王玉璿,那孩子恩將仇報,怎麼不令小龍寶寒心?

王千金傷害了小龍寶,還若無其事的來討好他們家老祖宗,那臉也真夠厚的,王老太太也一樣,孫女做了傷害賀家外孫的事,她還每次拉她孫女來套交情,大概就是人說的‘樹不要皮’。

小龍寶不讓他們操心他的事,他們這些長輩依了他,由著他自己決定,然而,他們不插手,不等於什麼不知道。

錢榆英心思一閃神之間,羅群已回院,她也不遲縫,回上房屋簷,和老祖宗、婆婆們一起做針線活。

王老太太拉著孫女離開賀家住的地方,一張臉寒森森的,直到路上遇到人才由陰轉睛,她冇跟人多交談,直接回自家,踏進家門,將東西丟給保姆,也冇說話,像誰欠了幾百萬似的。

“奶奶-”在賀家被落了臉,王玉璿生恐奶奶怪罪她,又羞又氣,泫泫欲泣。

“以後,你和趙宗澤彆肖想不屬於你們的,大概跟燕行還能相安無事,如若貪心不足,妄想搶燕行的財產,隻怕是……唉,你能不能幸福,看你的造化了。”王老太太也氣,氣孫女放著明珠不挑,偏喜歡趙宗澤,可終歸是自己疼愛著長大的孫女,捨不得狠罵,隻能給個忠告。

燕行,不是一般的角色,賀家更不是一般人家,從商從政從軍,樣樣人才皆有,如若趙宗澤父子想肖想屬於燕行的東西,賀家輕而易舉就能玩死趙家父子。

她原本以為燕行並不介意玉璿與趙宗澤結婚,可今天賀家的人態度說明,燕行不會因為玉璿跟他一起長大就無止境的縱容她,觸他逆鱗,他絕不手軟。

王玉璿先是呆了呆,轉而哇的號啼大哭,燕行跟她翻臉了,以後京城貴圈人見風使舵踩她的時候,她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