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晁家老爺子老太太在家享受天倫之樂時,賀家老少們也在賀三住處團聚一堂,仍然是但凡在京城且能回家的都回到老祖宗身邊。

趙家的案子一審終,也等於惡人終落法網,足以告慰逝者的亡靈。

賀家老少們聚在一起,少不得又哭了一場,賀老祖宗反而最堅強,哭過了,抹乾眼淚,與兒孫們吃晚飯,飯後開家庭會議,到十一點才分頭去睡。

燕行和哥哥弟弟們打地鋪,聽哥弟們睡著深深淺淺的呼吸時更加清醒,不由得將有記憶起的經曆在腦中回放一遍,很多人幾十年的人生曆程簡單平淡,他二十幾年的人生有坎坷曲折、恩怨情仇,生死大義,小說裡該有的情節都有了,他的生平足以可以寫部長篇小說。

回想人生經曆,也更加的冇了睡意,隻能眼睜睜的盯著空氣,聽著不知名的蟲子的叫聲,不由有幾分悲秋傷月的情懷,那些蟲鳥是否知人間疾苦?

草木不言,蟲鳥能鳴,其實,它們都有自己的語言,隻是人類聽不懂,都以為花草樹木魚蟲鳥獸不識人間愁苦。

在被人類視為不知人間愁苦的蟲子鳴聲裡,夜一點一點的變深,哪怕首都也從最初滿街的人聲鼎沸慢慢變為大部分地方隻有霓燈閃耀和路上隻有車輛來往。

夜色一分一分的加深,淩晨二點多分鐘,大街上的車輛也越來越少,高級人民法院直隸看守所內也安靜得連隻夜貓子的影子也找不著,巡邏的獄警牽著大狼狗巡邏一圈又回到值班崗亭。

看守所內的犯人和嫌疑犯人們十之有九睡著了,趙立就是十個當中冇睡著的那個。

一審結束,賈鈴和趙立等對謀殺案的判決不服,已經表明要上訴,辯護律師們也按法律程式步驟依七人要求給起草了文書,當時就向最高法院遞上上訴起訴書。

雖然提出上訴,最高法院收到上訴後要查證稽覈,就算還要二審也暫時不會開庭,趙家人和賈鈴被從法院臨時監舍送回看守所,趙家的女人們仍關押在一起,趙益雄和趙宗澤一間舍,趙立單獨一間,賈鈴也是單獨一間。

從法院回到看守所,無論是趙家祖孫三代六口還是賈鈴,還沉浸在死刑和無期徒刑的巨大驚嚇裡三魂不安,七魄不穩,個個失魂落魄,被押進監舍,女人們經常鬼哭狼嚎,趙宗澤也崩潰一次又一次。

驚嚇與恐懼的折磨讓趙益雄趙宗澤郭芙蓉趙丹萱趙老太太十分疲憊,痛苦過悲嚎過,折騰到快到淩晨時一個個抵不住倦意相繼睡去。

趙立回到看守所不吃不喝,不鬨也不嚎,隻是呆坐著,腦子裡一片紛亂,以前的事又一件一件的從腦子裡走過,最後,頹然無力的又坐成雕像。

當到夜晚作息時間,為避免管教刑警們從攝像頭看到他不配合進舍來訓話,他也遵守著睡覺作息,躺下,躺了很久又爬坐起來,看著黑漆漆的空氣發呆。

冇睡著的也不僅隻是他,還有賈鈴,賈鈴躺在監舍裡的床上翻來覆去,毫無睡意。

夜越沉,四周越靜,看守所內睡著的呼聲或鼾聲便越明顯。

淩晨三點,正是人深睡的時刻,就連蟲子的鳴叫也少了,而就在這樣寂靜的時刻,看守護一個落裡鑽出兩個黑影,如鬼魅似的掠走,以包圍看守所的方式從不同的方向包抄,每到隱秘的角落便點一支香插在地上或泥土裡,或夾在石板、磚或木板的縫隙裡。

兩個黑影很快在看守所最偏僻的一道牆外彙合,又融身黑暗裡,那幾支藏在偏僻角落裡的香在黑暗裡閃出像螢火蟲一樣的微光,散發出清雅的香味。

暗藏的香一點一點焚燒,灰白色的煙嫋嫋飄飄,香氣散開,漫延,從幾尺,幾丈,轉眼間覆蓋幾百米幾千米,遠遠近近人或寵物聞到香味睡得更沉,冇睡著的也很快沉沉睡去。

看守所內,值班獄警和大狼狗也不知不覺睡意朦朧,很快便支撐不住,坐著坐著就趴下瞌睡。

很快,方圓數裡安靜得隻有人或動物睡著時的呼吸聲。

在這靜悄悄的時刻,在看守所最偏的一方院牆之外的黑暗裡走出兩個黑影,走到高牆之外,一個黑影抄著兩根竹竿斜刺著點地,躍起,像撐稈跳高一樣高高跳起。

另一個快速抱住一支竹竿,牢牢的將它扶穩,讓它保持豎立;撐竿而起的黑影一手抓著支竹竿,在另一支竹竿尖上一點,人再騰空幾米,輕盈的翻過高牆上的鐵絲網進入看守所內,下落幾米,以手中竹竿豎地,再沿竹滑下,將竹竿挨牆放,亮起了一支微亮的手電光照著地

牆外抱著竹竿的黑影聽到翻牆進去的人發出輕微的暗號,將竹竿斜放,也撐竿而起,翻空之際,輕輕的將竹竿往高牆方向帶了一下,人倒翻過高牆,下落,輕盈的落在同伴用亮光照著的地方。

人落下,牆外的竹竿也輕輕的靠在高上,因高牆上有鐵絲,被網格卡住,冇有滑倒跌落。

翻牆進看守所內的兩黑影快速的摸向監舍,很快找到值班室,黑影也曝露在燈光下,兩人穿著夜行衣,一人揹著一隻包,都戴著手套,頭上戴頭套,眼睛上也蒙著一層薄薄的輕紗,就算曝光於燈下,連雙眼睛也冇露,隻能看出大致的身高。

兩黑影很輕鬆的從值班室開著的窗再打開門,進值班室關掉監控的電源,找到幾大串鑰匙,又翻開厚厚的監舍記錄本查詢一陣,開工作人員進監舍的門進監舍區,毫不避諱燈光,到一棟監舍樓開鐵門,直奔監舍。

穿夜行衣的兩人沿長長的走道走到一間監舍外,找出一把鑰匙輕輕鬆鬆的打開監舍門,掩門,開燈。

監舍裡,一個女犯人麵朝牆的方麵沉沉深睡,犯人服格外顯眼。

兩夜行人快速看一眼監舍,一人移到裝攝像頭的下方,一人從包裡摸出一塊黑布,躍起,立在同伴的肩上,將黑布矇住攝像頭,又將攝像頭調轉個方向讓它照著牆壁,再輕盈跳落於地。

遮了攝像頭,兩人走向監舍的床,一人將床上的女犯人提起來,放在挨牆的地方讓她以後背抵牆的方式保持坐姿,另一人拿出一個小瓶打開,扳開女犯人的嘴,將瓶子裡的水給女犯人灌下去,又拿出一個裝有香料的小瓶打開放她鼻尖下聞嗅。

睡得人事不省的女犯人在聞了一陣香氣後,臉上的肌肉動了動,看到女人意識在恢複,一個黑衣人默聲不響的出去,在室外望風。

昏迷的女犯人在香料熏鼻中,甦醒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很快手腳也動了一下,似乎姿勢不舒服,挪動幾下,又過好幾分鐘,她終於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在她睜開眼時,眼珠子轉動數下,眼神朦朧,直到仰頭,與一個穿夜行衣的人麵對麵,瞳孔驟然放大,驚恐的的尖叫:“啊-”

驟然受到驚嚇,賈鈴向後退,卻無處可退,嚇得自己抱成一團,瑟瑟發抖。

拿著藥瓶子的夜行人將瓶子收起來,一手扼住女人的下巴:“賈鈴?”

夜行人的聲音沉悶陰寒,像冰碴子似的硌耳,賈鈴聽到那種聲音,後背一陣發涼,被迫麵對戴頭套像恐怖分子的人,牙齒直打顫:“你……你是誰?”

“你冇資格知道我是誰,你隻需明白,我想要你死你馬上就會死,想讓你活,能不費吹灰之力的將你弄出去,問你幾個問題,不如實回答,你見不到天明的太陽,回答得好讓我滿意,我說不得讓你不用坐牢,聽懂冇有?彆想著喊,你喊破嗓子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夜行人冰寒的聲音更加陰冷,比北風還要冷。

賈鈴的心臟一陣收縮,下巴痛得好似骨頭被捏碎,恐懼得連舌頭都不聽使喚:“懂……懂。”

“我喜歡聽話的人,”夜行人鬆開掐女人下巴的手,淡定的坐在女人對麵:“賈鈴,你爹是不是賈鐵五?”

恐怖的黑衣人就在對麵坐下,賈鈴連眼睛都不敢亂看彆處,戰戰兢兢的答:“是……是的。”

“你爹有冇告訴過你他二十八歲那年救了一個人?”

賈鈴搖頭:“冇……冇有,從冇聽俺爹說救過誰。”

夜行人話頭一轉:“你懂藥理,還會配藥,跟誰學的?”

聽到藥理兩個字,賈鈴嚇得渾身如篩糠,驚恐的盯著黑衣人,嘴唇哆嗦,說不出話。

“老實回答,敢說一個慌字,捏碎你的喉嚨。”女人不回答問話,夜行人一伸手,扼住女人喉嚨,稍稍用力,將女人提高。

喉嚨被鎖,賈鈴快喘不過氣來,本能的用雙手去掰黑衣人的大手,那隻手像鐵箍似的,怎麼也不扳不動,她很快就不能呼吸,雙腳在地麵上亂蹬。

看到女人一張慘白的臉泛青,夜行人將女人放下,鬆開手。

扼著脖子的手鬆開了,賈鈴雙手捂著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氣,喘了好幾口氣,窒息感才變輕,如見了惡魔般,驚恐的蜷縮,渾身冷顫。

夜行人冇有絲惜憐惜之心,冷冷的問:“再問你一次,你跟誰學的藥理,從哪來的藥方?”

賈鈴看到黑衣人往前傾了傾,嚇得向後退,死死的抵著牆,驚恐的舌頭打結:“從一本書上看……看到的……”

夜行人繼續問:“什麼書,那本書是誰的?”

“嗚,”賈鈴差點哭出來:“是我爹收在箱子裡的……書,不記得名字了,我無意中看到的。”

“那本書現在在哪?”

麵對著黑衣人,賈鈴連思考謊話的餘地都冇有,老實的回答:“我想看我爹藏著的書,我爹不給,我趁我爹不在家偷看,後來被我爹發現,將書鎖了,後來我爹生病時把書本……燒了。”

“看來你不想活了,”夜行人陰沉沉的發出比冰還涼的一聲冷笑:“你隻偷看幾回,這麼多年過去還記得某幾個藥方?這種謊話哄三歲小孩子還差不多。”

“我冇撒謊,”看到黑衣人伸出手,賈鈴驚恐的大叫:“我偷看時偷偷的照抄了一些,我爹不知道……”

“你抄的手稿在哪?”夜行人手停在相距女人喉嚨一公分遠的地方。

“抄的東西也燒了,去年才燒的,去年……趙家人要給賀家送吃的,我加了點料,後來賀家老……太太突然好了,聽說是被一個很厲害的人救回來的,我怕曝露,就把抄的東西偷偷的燒了,餘下的藥也想毀了的,又不甘心,才暫時藏著……”

“燒了?”夜行人的手朝女人的喉嚨逼近,手觸及女人皮膚,隨時可以捏碎人的脖子。

黑衣人的手伸過來又貼著自己脖子,在這樣悶熱的季節,感覺那人的手比冰還寒冷,賈鈴戰粟著,越來越驚恐:“真的燒了……我隻抄到十幾個藥方,很多字是繁體字,認不得,還是後來悄悄查字典才查出來,我辛辛苦苦藏了多年的東西,也是我爹留給我的唯一的一點念想,我爹冇了時家裡東西全給我哥哥弟弟,我就隻有那點東西跟我爹有關,最後還是被逼得燒了……”

說到死去的爹,她一直冇敢掉的眼淚奪眶而出,嘩嘩的流淌。

夜行人靜靜的看著女人,過了幾秒,手如鬼影般閃動,一指點向女人的睡穴,將女人點得昏睡過去,手摁在女人腦頂,瞬間女人像觸電似的顫抖,手腳亂蹬亂顫,嘴裡也湧出口水。

過了一下,賈鈴不再顫動。

夜行人鬆開手,隨手將賈鈴提起來放回床上仰躺,他轉身之際,望風的人進監舍又站在攝像頭下方,夜行人躍起又踩在同伴肩上取走蒙攝像頭的黑布,將攝像頭調歸原位,飛身落地。

兩人一前一後出監舍,將門鎖上,又出走道再鎖上走廓門,穿過監舍的空院又回到值班室,將鑰匙放回原位,冇有傷害獄警,帶上門離開。

黑衣夜行人沿來時路回到牆角,先後翻牆而出,後一個走時將竹竿也帶出看守所,到了外麵,掐滅燃燒著的香另換一種香,再分頭去換其他幾個地方的香,重新會合的兩人冇身黑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