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f1c041923845cb49056461b58ba574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昨夜,剛到戌時三刻(夜裡8點45分),一個蒙麵男人闖進了王妃阿秀的房間,兩個婢女在偏屋聽到動靜,急忙出來檢視,卻被兩手刀打暈在地,塞住嘴綁在了偏屋裡麵。

等兩女醒來的時候,時辰已經大約在寅時到卯時之間(淩晨5點左右),由於房子隔音效果比較好,大概在卯時一刻左右,兩女才隱約聽到房門被推開又關上,似乎有人走了出去。wap.biqupai.com

也就是說,歹人在裡麵逗留了四個時辰……

因為擔心王妃的安危,兩女心急如焚,在桌子腿上費力磨蹭了半天,這纔將捆在她們手上的布條磨斷。

而後匆匆來到外間。

卻見王妃阿秀神色木然,歪歪扭扭地仰躺在木床上,一張小錦被堪堪覆遮住身體,目光發直的盯著屋頂。

人還活著,魂似乎冇了。

事情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兩個婢女抽噎著說完,一臉委悲。

“將軍,你可要為我家王妃做主哇……嗚嗚嗚……王妃她命運太多舛了哇……”

雖然七戶人在一個院子裡呲鄰而居,但其實王妃阿秀的住宅規模很大,類四合院格局下,七戶人家圍院四就,每個單獨的屋子都相隔較遠。

而且因為是老羌王留下來的宅子,所以每棟房屋的牆壁都很厚,房梁屋頂均為實木,隔音效果極好、隻有隔著窗才能聽到一些微弱的動靜。

所以,即使是歹人在王妃寢屋待了四個時辰之久,外麵的人也察覺不到任何異常。

馬謖點點頭,對事情的來龍去脈有了一個大概的瞭然,神色嚴肅的環顧另外五人。

“五個人,還在人家的家裡,還當著人家婢女的麵……我都找個冇外人的地方!道德太敗壞了,性質太惡劣了!嗬~推!你要是真管不住自己那根褲腰帶,你可以花點錢,花不了幾個大錢,外麵水靈妹妹有的是……”

聞聽此言,五人都微微低著頭,默然不語。心裡為王妃淒慘遭遇感到同情。

其中還有人覺得有那麼一絲絲遺憾……

這個歹人……怎麼就不是我(俺)呢。

馬謖目光威嚴的一一巡視過去,最先停留在張休身上。

張休左右看了看,一臉懵逼道:“將軍,你看俺做甚?你是知道俺的,俺農村人從來不做強迫人的事。”

張休性格耿直良善,嗯,應該不是他......馬謖點點頭,目光落在赫支氏猛身上。

赫支氏猛被馬謖淩厲的目光盯得莫名一慌,支支吾吾道:“將軍,你知道我的,我長相雖然威猛,但我實際上更喜與男子打交道,如果是我……昨晚進的應該是二哥的房間。”

這倒也是,這傢夥每天和麪相儒雅的額古二形影不離,應該不是他......馬謖微微頜首,目光落在額古二身上。

額古二一臉嚴肅:“將軍,你是知道我的,手無搏雞之力,絕非王妃一合之敵呀。”

言外之意,能糟蹋王妃的,首先必須的是武力高過她的人。

尋常人誰敢去冒犯王妃?

一百條命也不夠她殺的呀!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恍然大悟,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小將趙雲身上。

是你嗎?趙老將軍?

這裡隻有你能打過阿秀王妃。具備了作案動機和作案條件。

趙雲被眾人目光看的格外惱火,忿忿然一揮手,朗聲道:“諸位,你們是知道我的,我今年都63歲啦,怎麼也做出這種老不羞的事情。”

“況且,天下人都知道,趙某生來就不好女色,60多年如一日恪守不渝,昔日長沙太守趙範之嫂樊氏,大家相必都是知道的吧……”

有道理啊。

眾人紛紛頜首。

的確,趙老將軍不好這一口。

當年樊氏貌美如花送上門來,他都毫不猶豫拒絕了。

馬謖點點頭,目光嚴厲的看向最後一個人,也就是羌女。

羌女左右看了看,見大家都望著她,滿眼無辜道:“將軍,你是知道我的,我是個女人……”

女人?女人瘋起來纔可怕呢。

眾人紛紛撇嘴。

他們那天都看到了,阿秀對羌女言聽計從,根本不帶反抗的。

馬謖仍舊直勾勾盯著羌女。

羌女隻好怯怯諾諾解釋道:“將軍,小巫連小雞都打不過……更不用說這兩個婢女……”

兩個婢女連連點頭附和:“冇錯,那是個男子,不是大巫師。”

眾人悻悻然四下顧盼。

遍尋一圈,找不著凶手,眾人隻好把目光投向馬謖。

大院裡一共六個嫌疑人,將軍你是不是也應該自證一下?

馬謖將眾人神態儘收眼底,冇好氣的揮手道:“你們都看我乾嘛?”

“我心裡隻有大巫師!”

此言一出,羌女率先頂不住,俏臉一紅,雙手掩麵,邁著小碎步跑了。

額古二猛猶豫再三,還是問道:“某聽聞將軍早已有結髮妻子,家中還有五個兒子,幼子正嗷嗷待哺,不知此傳言可為真否?”

你知道的太多了!

馬謖惡狠狠瞪過去。

額古二瞬間招架不住,拱著手告退。

“將軍……”張休一陣欲言又止,終是從懷裡摸出一封信遞過來,道:“嫂子昨天來信了。”

然後轉身走了。

赫支氏猛張了張嘴,正要開口奚落馬謖一句,就聽見一聲拉長了的斥喝:

“哥…屋…恩…”

赫支氏猛連忙閉嘴收聲,抱頭鼠竄。

趙雲走到近前,拍了拍馬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幼常,弟妹出身荊襄大族,知書達禮,持家有道、膝下多有子嗣,你不要辜負她……”

頓了頓,又補充道:“大巫師也不錯,你也不要辜負她……”

臨走,趙雲看了一眼王妃阿秀的房門,搖著頭走了。

院子裡隻剩馬謖一人。

為了找到作案者,羌女嘗試著和阿秀溝通……因為隻有阿秀一個人見過歹人真麵目,並且還與歹人打了幾個時辰交道。

可阿秀神色木然,百問而無一答。

無奈,羌女隻好柔聲勸慰阿秀先吃飯,保重身體要緊。

阿秀默默地遵從了這個勸慰。

麵無表情的吃過飯,往床上一躺,又挺起了屍,發起了呆。

至此,連羌女也冇有辦法了。

一下子,所有的線索全部斷掉,王妃阿秀被糟蹋之事,忽然就成了無頭懸案,索繞在大院裡每個人的心頭,久久不散。

大院裡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風聲鶴唳起來……

人人自危。

天還冇黑,羌女就早早插好了房門,並在房門後抵了兩張桌子、三個椅子,然後矇頭縮在被窩裡,自己嚇自己。

她總覺得自己會步王妃阿秀的後塵。

和羌女一樣膽顫心驚的,還有額古二。

也許是赫支氏猛白天那一句“要進也是進二哥的房間”嚇到了他,也許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凶手。他不但把門插的死死地,還在房間裡的地上灑下了草木灰。

看情形,他是打算一晚上都不下床了。

見此二人如此緊張,張休與赫支氏猛對望一眼,也如臨大敵,早早熄燈上床,在黑夜裡瞪大眼睛,側耳傾聽四周的動靜。

但很可惜,整整一夜,除了窗外北風呼嘯的聲音,他們什麼都冇聽到。

翌日一早,天剛剛蒙亮。

眾人再一次被兩個婢女大呼小叫著給吵醒。

王妃又被歹人給侵犯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104 命運多舛的王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