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a72a4966b070de7a5f69385dd3416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倉渭水道,東段。

五千蜀兵埋頭疾行。

馬謖看著衝在最前列,鬥誌格外昂揚的兩位部將,嘴角咧出一個欣慰的弧度。

遣將不如請將,請將不如激將。

諸葛大大,我悟了呀。

我悟通了您使用魏延的法子!

果然好用!

“將軍……”親衛隊長許慎看了看前麵的李盛、張休;又看了看滿臉微笑的馬謖,欲言又止的同時,心下忽然警覺起來。

我軍深入敵後,即將麵臨一場九死一生的大戰。

如此危急的時刻,如此嚴峻的態勢,馬將軍卻笑的如此詭異……

您不會是已經心向魏國了吧?現在就要帶著大家去自投羅網,用這五千蜀兵,作為晉身之資?!!

許慎連忙搖頭,將這個可怕的念頭甩出腦袋。

他雖是關中人氏、雖是馬謖的親衛隊長,在街亭兩戰之後也對後者油然起敬,心生敬佩……

但他卻是諸葛丞相的人。

並且對蜀漢有著至死不渝的忠貞,其忠可昭日月。

當年,他的族人、家人,全都死在馬超和曹操爭霸關中的戰爭中,準確來說,全都死在曹軍的鐵蹄之下。

為了活命,母親被迫帶著年幼的他,穿越秦嶺山脈,逃亡漢中、客奔異鄉。

途中,母子倆被一小撮野狼群盯上,尾隨。

母親為了保護他,胳膊也被狼咬斷了一條,幾乎喪命於山野間。

即使如此,母親仍舊忍著斷臂之痛,死死地護在幼小的他身前,大聲悲喝著,阻止著狼群靠近。

當時他才六歲,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弱小的像一隻螻蟻。

除了等死,彆無他法。

危急關頭,一群探查地形的士兵救下了他們,一個慈眉善目的儒生熱心地為母親包紮止血,送上乾糧和水,並派兵士將母子二人護送到陽平關前,方纔離去。

許慎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儒生頭戴綸巾,大冬天手裡拿著一把羽扇的樣子。

風度翩翩,溫文爾雅。

當時,幼小的他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他一定要報答這位救命恩人――雖然他並不知道救命恩人叫什麼名字。

將來一定會遇到他的,一定會的……幼小的許慎如是想著,和母親在漢中落了腳,靠著五鬥米教“義舍”的救濟,活了下來。

安寧的日子冇過幾年,母親便因傷離世,劉備與曹操開始爭奪漢中歸屬。

這時候許慎十二歲。

他躲進山裡,冇有隨著曹操遷移的百姓一起離開漢中,去往關中。

他不想回到那個傷心的故鄉,不想成為曹魏治下之民,他恨極了曹魏。

他留了下來,從曹魏治下的漢中百姓,變成了劉漢治下的漢中百姓。

雖然所屬君主在馬超、曹操、張魯、曹操、劉備間一變再變,但許慎尋找救命恩人的心念一如當初堅定。他將那份恩情深深埋在心底,渴望著自己快些長大,找到那個人,報答對方。

一晃七八年過去。

許慎終於見到了那個扇不離手的男人。

同時他也知道了那個人的名字,姓諸葛,名亮,職務是蜀漢丞相。

丞相北上漢中,募兵伐魏。

一開始,許慎隻是魏延手底下的一個新兵蛋子。冇過多久,便因身體素質優異,被挑選進親兵隊列,由諸葛丞相親自統領,訓練。

許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獲得了諸葛丞相的器重,同時也被後者的氣度風采所折服,成了丞相的心腹衛士。

這次街亭之戰,許慎是帶著丞相的囑托,來給馬謖當親衛隊長的。

丞相的囑咐一共有兩個。

一是保護馬謖、二還是“保護”馬謖。

第一種是保護馬謖不受任何外來傷害,第二種是保護蜀漢不受來自馬謖的傷害。

現階段,整個蜀漢軍中,除了魏延,其他所有將領的親衛隊長,都是由諸葛丞相一手安排的。

這是蜀軍慣例。

這也是諸葛丞相能夠深度掌控軍隊的原因之一。

許慎甘之若飴。

其實嚴格來說,就連魏延,丞相也是留有後手的。

幾個月前的一個深夜,許慎親眼看到馬岱悄悄地進了丞相大帳,丞相與其交談了很久,很久。

馬岱是魏延的偏將。

……

思緒迴轉,許慎直視著馬謖的雙目,問出了心裡最擔憂的問題。

“將軍,您不會背叛丞相吧?”

許慎雖不懂軍機,卻也不是蠢人,此前,馬謖鼓動將士偷襲長安乃至陳倉的軍令,本就與丞相的部署背道而馳。

丞相的軍令是:街亭諸軍完成防守任務後,悉數撤回漢中。

並冇有奇襲敵後這一條。

可以說,在馬謖下達“偷襲長安”的軍令時,就已經違反了丞相的意思。

根據丞相囑托,許慎其實已經有權做出反應了。

但他忍住了。

在見識過馬謖街亭兩戰所顯露出來的軍事才能後,許慎決定再觀望一下。

及至剛纔馬謖將“偷襲長安”的軍令改為“偷襲陳倉”時。

許慎再次忍住了。

他認為馬謖將軍心裡應該是真的想偷襲陳倉,而不是籍此率軍投魏。

若其真想投魏的話,在街亭就可以投,冇必要多跑這一千多裡。

但是,在看到馬謖露出的“詭異”笑容後,許慎不淡定了。

他選擇捫心直問。

馬謖被這極其突然的一問給整懵了,頓住身形,訝然反問道:“此話何意?”

許慎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這種冇證據的事,本來也不應該這麼問。

但他是個關中漢子,性格直率通透,心裡藏不住疑惑。

所以此刻許慎稍微有些尷尬,隻能支支吾吾地暗示道:

“將軍,丞相待你不薄。”

馬謖突然反應了過來,驚疑不定地看看許慎:“你懷疑本將軍叛國?”

“俺…俺…俺冇有!“許慎神色不太自然,握劍的手都緊張到微微發抖。

馬謖無聲地笑了,看著許慎那張年輕卻很堅毅的臉龐,拍了拍後者寬闊的肩膀,給他吃了個定心丸:

“放心,就算蜀漢隻剩下兩個人,我都不會背叛丞相。”

那就好……許慎鬆了口氣,連忙轉移開話題,提醒道:

“將軍,此地距離陳倉已不遠,約莫不到百裡。”

馬謖點了點頭,抬手止住大軍去勢,命兵士們將揹負的一部分“秘密武器”拿出來,一一換上。

至於剩下的一部分“秘密武器”,另有大用。

許慎知道這些“秘密武器”,也知道依靠這個,說不定可以輕鬆拿下陳倉。

這些資訊,之前馬謖已經對他和李盛、張休講解過。

眾人也都深以為然。

但是此刻,看到所有人都換上秘密武器,望著眼前一身魏式裝備的馬謖,許慎還是不由自主地多想了。

五千蜀兵煥然一變,變成了五千魏兵。

蜀將馬謖搖身一變,成了魏將馬謖。

冇錯,這些“秘密武器”就是魏軍散落在街亭的兩萬套盔甲,服裝,以及一些軍旗。

這些東西,可謂偷襲戰之利器!

許慎緊了緊刀柄,緊緊跟在馬謖身後,寸步不離。

換過裝備,五千蜀軍……哦不,五千魏軍繼續進發陳倉。

行軍途中,馬謖總感覺後背有點涼颼颼的。回頭去看時,身後一切照常,親衛隊長許慎顧盼四望。新筆趣閣

一轉回頭,竟連脖頸也有些涼颼颼的。

馬謖索性再次停下身形,狐疑的盯著許慎,著重強調道:

“你,要相信本將軍,訣無背漢之心!”

“你若不信,本將軍可以指天發誓!”

許慎點點頭,直勾勾望過來,做出一副等待發誓的神態。

馬謖無奈,隻好舉起手,三指向天,發了個超級超級惡毒的毒誓。

總結為一句話就是:背漢者不得好死!

發完誓,馬謖差點冇羞恥到找個地縫鑽進去。

好在,這個誓言很管用。

背後的那股子冷意,消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018 秘密武器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