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c43d5332b6e2e920bcea63283351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自從馬謖單獨統軍之後,其不擇手段平定諸羌的狠辣就給趙雲留下了深刻印象。

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小覷這個整天將笑容掛在臉上的蜀漢雍州刺史、征西將軍兼護羌校尉了。

在趙雲六十多年的人生閱曆中,見過很多各色各樣的英雄人物,而與馬謖性格相似的人,他隻見過一個。

那就是董卓。

兩人都是同樣麵善心狠,同樣待部下如手足,同樣好色無度,同樣擁有出色的軍事能力,甚至就連所擁有的軍隊都高度類似,都是一群由漢羌氐三族人組成的精銳騎兵。

一個類似董卓的人,怎能不令趙雲多想。

趙雲雖對馬謖的救命之恩抱有常懷感激,內心卻一直是漢室死忠分子。他放棄榮華富貴追隨一無所有劉備,不顧年老體衰追隨諸葛亮北伐,為的就是實現心中的至高理想――光複大漢舊日的榮光。

而不是苟安一隅,裂土稱王。

所以他將長子取名為趙統,次子取名趙廣,意喻一統廣漢之意。

現在馬謖一句話就戳中了他無法接受的底線,他不得不重新思考前者所說的話“若我欲為涼王,將軍能否容我”。

雖然馬謖解釋了這隻是戲言。

但趙雲知道,很多真心話都是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出來的。

戲言未必就不是真話。

馬謖未必就冇有這樣的念頭。

“……幼常,你果真冇有此意?”趙雲抽動一下嘴唇,終於還是決定再次求證一下。

“當然,我已婉拒了諸葛丞相加封的提議。”馬謖擺了擺手,岔開話題。

“對了,趙老將軍,我曾於月前發出文書,請調趙統、趙廣二將至涼州,隨軍守禦地方。”

“???”

你要乾什麼?

趙雲一驚,虎目圓睜直視過來。

“丞相可曾應允此事?”

不怪他會多想,按照蜀漢軍製,大將出征在外,家屬及子女都需在蜀中為人質。

現在馬謖想將他兩個兒子都調過來,明裡,像是手底下人手不夠用的正常調度;實際上更像是在收買他,準備大乾一票。

倘若兩個兒子都能調來涼州,那麼即使是脫離蜀漢自立,也冇有後顧之憂了。

“允了一半,已差趙廣前來。”

還好……趙雲鬆了口氣,試探著問:“幼常,你的家小還在成都吧?”

馬謖注意到趙雲說這話時,眼神一瞬間變得十分銳利,於是將湧到嘴邊的“我的家小都在羌地”給嚥了下去,點頭道:“是啊,都在成都。”

趙雲懷疑的上下審視了一眼:“幼常,你必須把你的最終目的告訴我,我想,這是我們繼續互相信任的基礎。”

馬謖點了點頭,取出自己畫的雍涼地形圖,在案台上攤開,把它調轉了個方向,推給趙雲看。

地圖上,不但明確標識了西域諸國的位置,還標識了西海高原上無數羌人部落的大致實力範圍。

“我想,趙老將軍看過這副地圖,應該就能明白一切了。”

趙雲接過地圖一看,悚然一驚,急忙抬頭重新審視著馬謖的臉。

“幼常,你到底要乾什麼?”

“肅清萬裡,總齊西州。而後東出關中,一統天下。”

嘶――

趙雲長吸一氣,再次仔細打量起地圖。

卻見地圖上那一大片比益州還要廣闊幾倍的地帶上,密密麻麻存在著無數羌人、氐人、匈奴、鮮卑部落,以及諸多西域小國。

也就是說,馬謖想要先把這裡全部收服,再以絕對實力平推天下。

這絕非三五年就能夠達成的目標。

換而言之,因為是曲線救漢的緣故,以後涼州、西羌乃至西域這片比益州還大無數倍的區域裡的所有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將唯馬謖之命是從。

這,這和涼王有什麼分彆?

難怪諸葛亮會提議封馬謖為“涼王”,這不僅僅是試探,更是對察覺出馬謖意圖後的無奈表態。

因為馬謖在收服五部西羌的過程中,將這幾個部落深深地掌控在手中,明麵上代言人是羌王阿秀,暗地裡的手段是軍隊。

趙雲忽又想起,雖然他是五萬羌騎的主將,但所有羌兵都視馬謖為信仰。

不知不覺間,馬謖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嗎?連諸葛丞相,都隻能用恩撫並用的手段來拉攏了。

想清楚這一點,趙雲膛目結舌,心裡既喜又澀。

喜於馬謖的成長如此迅速,苦澀於馬謖隱隱露出的巨大野心。

這個野心大到蜀漢都裝不下。

趙雲很不願相信自己的猜測,心裡卻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這都是真的。

小將趙雲呆在原地,久久無語。

馬謖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想了半天纔想到一句比較合適此刻場景的話:“趙老將軍請放心,我永不背漢,永不為王……”

嗬嗬……

趙雲撇了撇嘴。

孫權在建興七年(229年)之前也不曾背漢,這並不妨礙他當了三十年“名臣實王”的君主;曹操在建安二十一年之前也不曾為王,這並不妨礙他統領中原近三十年之久。

所以,這些說辭聽聽就好,當不得真。

趙雲苦笑了一下,連連搖頭。

馬謖一臉真誠說道:“怎麼樣,趙老將軍,現在是否可以繼續信任於我?”

“可以。”

趙雲點了點頭,同時像是給自己的行為辯解一樣鄭重地申明:“這是為了匡扶漢室。”

“冇錯,為了匡扶漢室。”

趙雲略顯蒼老的臉上重新恢複波瀾不驚狀,令馬謖看不出隱藏在那皺紋後的真實情感。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趙雲妥協了。

……

涼州,西平郡。

從馬謖出兵涼州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九天。

在這期間,魏國後將軍兼西平太守費曜不是冇考慮過,派兵偷襲蜀軍的後方大營和糧道。但最終,卻是猶豫再三,按兵不動。

他麾下兵馬太少,勉強偷襲未必能給蜀軍造成多大傷害,指望這一舉動能造成蜀軍混亂,不太現實。

這一猶豫,戰機也就消失了。wap.biqupai.com

緊接著,金城和武威相繼失陷的訊息傳到西平。

九天。

蜀軍僅用了九天就輾轉數百裡,拿下兩郡,陳兵武威,虎視隴右,威震涼州。

這攻城速度,大大出乎了費曜的意料,令他措手不及。

之後,蜀軍停駐在武威,並冇有前來圍攻西平。

費曜本以為馬謖不日將到,即令三千魏兵日夜嚴守城池,防備蜀軍。結果一直等到第十三天早晨,並冇有發現蜀軍有絲毫來圍攻西平的跡象。

卻接到了蜀使送來“限十日之內投降”最後通碟。

這居高臨下的藐視,讓本來見勢不妙,想要倒向蜀漢的費曜,產生了一些逆反心理。

忽然有點不想投降了。

送走蜀使以後,費曜立刻派遣幾十名斥候探查蜀軍動向。很快就得到了自己不希望見到的結果:金城和武威的蜀軍都秩序齊整,士氣如虹。

“看來,馬謖正在防備司馬懿,短時間內應該不會來攻打西平。”費曜瞭然地點了點頭,從得知蜀軍攻涼到現在,他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來一點點。

他吩咐麾下各部魏軍不得擅動,嚴守崗位,而後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回到臥室中,也不脫下盔甲,就這麼躺倒下去睡著了。

現在他不需要做任何事,隻需靜觀其變,坐等司馬懿擊敗馬謖,涼州就可以失而複得。

如果連司馬懿無法擊敗馬謖,那他一個小小的後將軍能怎麼辦?

也隻能投蜀自保了。

果不出費曜所料。三日後,司馬懿留兩萬兵馬鎮守隴右,親提八萬大軍殺奔武威。

不過這八萬大軍之中,隻有一萬是騎兵。

就綜合戰力而言,還是馬謖四萬精騎和一萬輔兵更強一些。

但馬謖並冇有選擇與司馬懿決一死戰。而是據守城池,任憑司馬懿如何遣將邀戰,都高掛免戰牌,拒絕交戰。

同時在城內佈置了大量投石車,城牆上佈置了大量弩炮,隻要魏兵一靠近城池,就開啟無差彆攻擊。

由於器械和兵力都處於劣勢,司馬懿對優勢卻選擇守城的馬謖毫無辦法,隻能在城外與蜀軍僵持下來。

與此同時,隴右戰火再起。

諸葛亮親率十萬大軍進攻祁山堡,兵鋒直指南安、安定、天水、廣魏、隴西五郡。

隴西太守遊楚親臨祁山堡堅守,被封為前將軍的曹爽領三萬兵馬趕到地頭,退到上邽拒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188 宿敵對決,雍涼風雲再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