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37a527d9c77c33a0081c7d77d7809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獲得通關獎勵,30000穩健點。你當前總點數:153246點。】

【……】

一陣稍顯兀長的播報後,

馬謖叫來眾人。按照曆練場景中摸索出的方案,吩咐張休、趙廣、戴淩、費曜四人留守,自與趙雲,李盛、黃襲、麴尚、麴布等人前往西郡。

臨出發前,馬謖特意使用了模擬場景,確定未來十日安全無虞,這才上路。

兵馬不出動,自不會引起魏國隱藏在武威城周邊的斥候們警覺。

如此,便可神不知鬼不覺的攻略西海羌的禿髮鮮卑。

這正是馬謖想要看到的場景。

一路無事,四人來到西郡西門外時,已經是第三天中午。

馬謖先對麴尚和麴布一頓耳提麵命,又對黃襲、李盛交代一番,令四人分為兩撥在西門外等候,便與趙雲率先入城。

麴尚和麴布率先出馬,兩人扮作鹽販子,合推著一輛四輪車,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話,順著大路,慢悠悠朝城裡走。

當看到後方一箇中年農夫,推著木板車緩緩行過來的時候,兩人話語一變,開始說起了當今涼州局勢。

麴尚微微側目,瞥了一眼越來越近的中年農夫(柯吾),率先長歎了口氣,釋放出“此處當有人提問”的契機。

身高九尺腰圍也是九尺的大漢麴布見狀,連忙問道:“尚兄何故煩憂?”

麴尚一臉凝重,又歎了口氣:“布弟有所不知,這西郡,怕是又要打仗了。”

打仗?!

聽見這話,扮作老農的柯吾心下一驚,連忙降低車速,尾隨在二人身後,豎起耳朵。

卻聽麴尚繼續說道:“今蜀漢征西將軍馬謖陳兵十萬在武威,揚言半月之內蕩平涼州西郡,但有不從者,頑抗天兵者……”

“怎樣?”

“一時三刻,城毀人亡,雞犬不留!”

“嘶……”麴布誇張的倒吸一口涼氣。

身後不遠處,柯吾也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旋即回過神來,搖頭失笑。

兩個鄉巴佬,唬誰呢?

馬謖有這麼多兵馬嗎?

他總共才五六萬騎兵好不好,哪來的十萬?

還兵鋒直指西郡?還雞犬不留?

哼,吹牛皮不打草稿!

柯吾撇了撇嘴,覺得前麵這兩個人說話太虛,不足為信,正要推著車子越過兩人,揚長而去,忽聽那壯漢(麴布)追問道:

“在下聽聞馬謖隻有六萬兵馬,還要防守東三郡,可用兵馬不足三萬,何來十萬之多?”

對啊,何來十萬之多?……柯吾在後麵推著車子,暗暗點頭,一心好奇。

麴尚小心翼翼看了眼四周,特意看了柯吾一眼,見後者眼觀鼻,鼻觀心,一副“老實農民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樣子,這才用刻意壓低卻又能令柯吾勉強聽到的音量,說道:

“據可靠訊息,蜀相諸葛亮已秘遣數萬兵馬入駐涼州。”

“嘶……尚兄怎知此等軍機大事?”麴布臉上適時露出探究之色。

“我堂弟的表舅的外甥的堂哥,是武威城守衛。不出意外,三日之內,十萬蜀軍就將兵臨西郡城下。”

麴布追問道:“尚兄可知那馬謖為何單單要先打西郡?要說這涼州西五郡勢力繁雜,且西郡東北麵還有十萬禿髮鮮卑部落為翼阻,馬謖為何不先去攻打此處?”

對啊,他馬謖為何不先去打禿髮鮮卑,偏偏要來打我柯吾羌?我得罪他了嗎……柯吾悄悄點頭,繼續側耳傾聽。

麴尚搖頭失笑:“還能為什麼?柿子撿軟的捏唄!”

麴布恍然點點頭,連忙說道:“那快一點,如果我們不能在馬謖大軍到達西郡之前賣掉這一批貨出城,那就徹底完蛋了。”

“當時候,城池一旦被圍,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布弟所言極是。”麴尚一揮手,神色也焦急起來:“快走,快走!”

兩人加快速度,推著車子直奔城內,

柯吾將木車停在當道,叉腰沉思。

兩人的言語衝擊力太大,他需要緩一緩。

不管怎麼說,擁有十萬兵馬和攻城利器的馬謖將要來攻打西郡的訊息,都有些令人震撼恐懼。

柯吾心裡很清楚,擋是擋不住的。

那就是隻剩下求援……

可是,求無可求,誰又會為了西海羌的安危而去得罪馬謖?

主動投降……柯吾迅速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壓下,投降必然會被整根吞下,連皮都不剩。

棄城而去……還能往哪裡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柯吾眉頭緊鎖,一籌莫展。

就在這時,從一東一西兩個方向,行來兩個馬販子,一個麵相懶散,一個麵相機靈。

兩個人都是騎一匹馬、手裡還牽一股長長的韁繩,韁繩另一頭連著一群馬。

離得老遠,柯吾就聽到兩人的相互搭訕聲。

“老兄,貴姓?”

“免貴姓狙,老兄你呢?”

“姓胡。”

“狙殺的狙?”

“狙(朱)儁的狙(朱)!兄台你呢?胡人的胡?”

“胡(符)水的胡(符)”

“胡兄這馬打何處買來?”

“北地,狙兄你呢?”

“敦煌,這賣馬營生,不好做了啊。”

“是啊,聽說這西郡要打仗了。”

“哦,胡兄也聽說了蜀漢征西將軍馬謖興兵十萬來攻西郡之事?”

“是啊,城將破,人將亡,這時候馬匹比較好賣。狙兄牽馬而來,難道不是為了多賣幾匹馬?”

“……”

柯吾側頭去看,看到那兩人相視一笑,縱馬朝城內而去。

不會吧?

馬謖要攻打西郡的事,都傳到敦煌和北地了,我這個首領還矇在鼓裏?

柯吾撓了撓頭,心裡忽然有些小慌。

正要推起車子回城思索對策。忽然從後麵跑來兩個神色匆匆的本地人,一邊跑,一邊嚷嚷:“快回家收拾東西跑路,要打仗了!”

“要打仗了!”

兩人跑的飛快,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柯吾這次真的慌了,連木板車都不要了,撒開腿就往城裡跑。

好在,一直到他進入城內的時候,城內還冇有徹底亂起來。

柯吾顧不得回去換妝,便立即下令封城,許進不許出。

……

此時,馬謖和趙雲正在城中閒逛。

趙雲率先發現城門處異常,擔憂問:“幼常,這城門白天禁閉,莫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馬謖點點頭,冇有過多解釋。

包括趙雲在內,他們都不知道那農夫的真實身份就是柯吾。

所以,望著眼前禁閉的城門,難免會擔憂。

趙雲有些意外地望著馬謖:“幼常似乎成竹在胸?”

馬謖嘿嘿一笑,從懷裡拿出一個拜貼,這是一份官方式的公函,左下角還蓋著蜀漢征西將軍的大印。

兩個人走到最大的院落門前,將拜貼交給看門的仆從。

仆從接過拜貼看了一眼,神色大變,連忙關上門,匆匆入內就交給了剛返回府邸的柯吾。

看到這個拜貼,剛從忐忑不安中鬆弛下來的柯吾,騰地一下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拜貼上的十七字像一道閃電,刺痛了他的神經元。

“蜀漢雍州刺史征西將軍武鄉候馬謖拜會”。

馬謖竟然已經到了城裡?

他帶了多少兵馬來的?

完了,完了,

敗了,我要敗了!

要被活捉了!

一瞬間,無數個負麵情緒湧上心頭,柯吾心神大亂,幾乎無法冷靜下來思考。

該怎麼辦?

仆從呈上拜貼後,等了許久不見柯吾吩咐,於是壯著膽子問:“首領,請他們進來嗎?!”

“不見,不見,你就說我不在!”柯吾搖晃著手,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來回踱步。

同時開啟頭腦風暴,急思對策。

“來不及了啊……”柯吾一句話還冇說完,就見剛纔那名仆從慌張地又跑進來,候在一旁,一臉糾結,欲言又止:

“首……首領!”

柯吾眉頭一跳:“何故驚慌失措?”

“搞,搞砸了!”

“小的說,首領說他不在,那馬謖聽了哈哈大笑……”

一聽這話,柯吾氣不打一出來,臉上的表情都產生了一瞬間的失控。愣了半晌,狠狠瞪了仆從一眼,邁步而出,親自去請馬謖。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這種時候,馬謖在暗他在明,在不知道馬謖底牌的情況下,也隻能見機而動了。

於是柯吾在前,仆從在後,一幫親信士卒全副武裝緊隨其後,其他家將聞訊後也紛紛趕來。

一大群人來到門口,看到一老一中、一文一武,兩個氣質迥異的將軍。

“柯吾首領,彆來無恙。”馬謖直視著柯吾,拱手請道,語氣裡充滿了自信。

柯吾仔細看了馬謖一眼,確認自己不曾見過他,便將疑惑壓在心底,拱手還禮說:“貴客來訪,蓬蓽生輝,裡邊請!”

一行人進來大堂,分賓主坐下,相互打量著彼此。

都冇有率先開口。

轉眼,一盞茶過去了,馬謖仍舊老神在在坐在客位,冇有開口。

大堂裡的氣氛凝重到猶如末世降臨,壓的人透不過氣。

焦慮不安的柯吾終於頂不住了,清了清嗓子,率先開口道:“將軍此來,意欲何為啊?”

比起柯吾的焦躁不安,馬謖的心態就要輕鬆得多。

他不慌不忙端起酒樽喝了一口西域特有葡萄酒,微微一笑,不慌不忙說道:“我今統雄兵十萬,上將百員,欲與柯吾首領會獵於西海郡,共伐禿髮鮮卑,同分土地,永結盟好……不知足下之意若何?”

此言猶如平地起驚雷,瞬間鎮住了大堂裡所有人。

柯吾縱使心裡早有準備,此刻也被嚇的一激靈。

因為敵暗我明的關係,柯吾不知馬謖是否已經在城裡安排了兵馬,人數究竟有多少。

不過他立刻想到,不管馬謖在城裡埋伏了多少人,至少現在,此刻,後者隻有兩個人進了的府邸,仔細說起來,他處於優勢。

萬一談不攏撕破臉,他完全可以先下手為強,乾掉馬謖。

至於乾掉馬謖之後的事情……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思及此,柯吾立即調整了一下心態,直視著馬謖身邊的趙雲,微笑問道:“將軍,此乃何人?”

趙雲冷著臉拱了拱手:“常山趙雲。”

嘶~

這個名字造成的震懾效果非常明顯,所有人再次倒吸一口涼氣,都感覺喉嚨有些發緊。

大堂裡的氣溫都因此降低了許多。

柯吾迅速打消了剛剛湧出的念頭,開始重新考慮馬謖方纔的提議。

老實說,他不是冇考慮過投蜀,蜀軍的奪取武威後,已經徹底隔絕他一切不切實際的可能。加上馬謖麾下的騎兵又多,足足有“十萬人馬”,哪怕留下一半防備東麵的司馬懿,仍然還能拿出五萬來攻打西郡。

而他的手裡隻有萬餘羌兵,還隻是普通羌兵,不是蜀兵那種身經百戰的勁卒。

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與蜀軍為敵,是極其不智的行為。

柯吾之所以會與禿髮鮮卑結盟,最終目的還是想在馬謖這裡贏得更多話語權,而不是與蜀漢開戰。

現在馬謖已經親自登門,他隻需要直接提出心裡預先想好的條件,隻要馬謖同意,就可以改弦易轍,投向蜀漢麾下。

因為蜀國和魏國都有些過於強大,這個時代西羌人是冇有自主自安的可能。對於他們來說,隻有兩個選擇,要麼投魏、要麼從蜀。

所以,柯吾沉吟了片刻,考慮到馬謖已經殺到了家門口,就將自己預先想好的條件稍微降了降,換成了兩個更容易令馬謖接受的要求——即保證他的首領位子和保證西海羌部族的完整性。

馬謖一口應下。

雙方調換主次位置後,旋即進入下一個議題。

柯吾揮手屏退所有親兵家將,令人撤掉席麵,重新奉上好酒好菜。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馬謖提出了“偷襲禿髮鮮卑”的計劃。

………

居延海,禿髮鮮卑部落。

馬謖即將興兵攻打西郡的訊息傳回以後,禿髮壽闐立即意識到這是個障眼法。

他夢中經曆那一幕,很有可能即將成為事實――柯吾投靠了馬謖,要來攻打禿髮鮮卑部落了。

禿髮壽闐不敢怠慢,立刻派遣了幾十名目力比較強的族人分散到附近三十裡的山上、要道路口、西郡城外,監視西海羌的一舉一動。

很快,一個他不希望看到的結果傳來:西郡羌兵正在集結……

西郡羌兵在柯吾的帶領下出了城……

西郡羌兵距離居延海還有三十裡……

禿髮壽闐抽出佩劍,眼神裡的殺氣猶如實質,上嘴唇和鼻子顫抖著,怒不可遏道:

“馬、柯二賊,欺我太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10 背刺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