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ddd3ccc92252d6f0c5d389aaf06ff5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獲知孫權黑化之後,馬謖不敢怠慢,第二天天一亮,就來找諸葛亮商議對策。

諸葛亮本打算剋日就發動秋季攻勢,也就是第七次北伐,從涼州起兵奪取隴右,蠶食魏地,聞言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神色凝重,快速揮動手中的鵝毛扇。

房間裡頓時狂風大作。

諸葛亮並冇有懷疑這個訊息的真實性,他甚至還知道,馬謖曾派黃襲和李盛前往江東搞破壞,扯東吳的後腿,隻不過最後失敗了。

老實說,諸葛亮不是很讚成這種(背刺盟友)做法,他秉持的是“滅魏之後再動吳國”的策略。

但考慮到孫權曾前後兩次背刺蜀漢,諸葛亮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馬謖去操作。

這並非諸葛亮不講信義背盟,實在是孫權那兩次背刺,給蜀漢造成了沉重的,難以磨滅的打擊。

第一次背刺發生於建安二十年年(215年),當時蜀漢剛經曆了三年苦戰拿下益州,孫權就對荊南東部三郡展開了偷襲。

其時劉備考慮到漢中尚在曹操掌控之中,蜀漢北方門戶洞開,於是忍氣吞聲割讓了荊南東部的三個郡給孫權(當時東三郡已被孫權強行占領),蜀吳雙方以湘水為界,東麵的三個郡歸東吳,西麵三個郡歸蜀漢。

第二次是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當時蜀漢經曆了一年零七個月的苦戰,擊退曹操,奪得漢中。

然後孫權就把荊州西麵僅剩的三個郡也給偷了。

如今,蜀漢經過三年潛心經營,六次北伐,好不容易打下涼州,孫權又要蠢蠢欲動了。

東吳如此做派,怎叫人不怒火中燒?!

以諸葛亮的良好涵養,都忍不住要罵娘了。

他甚至能夠想象的到,此時此刻,孫權必然正躲在某個陰暗角落,一邊嘿嘿嘿冷笑著磨刀,一邊等候蜀吳開戰,再伺機而動,看情況決定攻魏還是伐蜀。

總之,哪個國家好下手,孫權就一定會去偷襲哪個國家。

當然,如果蜀漢按兵不動,不主動與魏國交戰,不給東吳任何可趁之機,孫權自不可能強行發兵來攻蜀漢。

但選擇這樣的戰略,蜀漢就錯失了唾手可得隴右的大好戰機。

思緒翻動間,諸葛亮想起了建興六年的第一次北伐。

當時蜀漢的機會也很不錯,趁魏吳兩國剛在石亭發生大戰的當口,以趙雲、鄧芝為佯攻部隊,在斜穀吸引住曹真軍團,而諸葛亮則親率主力從祁山一線向魏**事力量薄弱的隴西地帶展開突襲,以此達到聲東擊西、出其不意的效果,力求在魏國作出反應前占領整個隴西地區。截斷魏國與涼州的聯絡,而後蠶而食之。

但天不遂人願。

那場戰爭包括後來的街亭之戰,雖然蜀漢都勝利了,但並冇有達到預期效果。

現在,又一個天賜良機擺在麵前。

相比上一次,這次的蜀漢的把握更大。

尤其在隴右地區,蜀漢不但在區域性對曹魏形成了三麵合圍之勢,就連兵力也處於絕對優勢。

攻打隴右已成“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態勢。

可一旦打下隴右五郡,也就意味著東吳這個盟友很有可能變成敵人。

兩難。

沉吟半晌,忽見馬謖神態從容,似乎胸有成竹,諸葛亮心下一動,問道:“幼常似有良策?”

馬謖點點頭。

他的確有良策。

無論對付吳國還是魏國,他都有辦法讓對方焦頭爛額,自顧不暇。

但如果要同時對付兩個國家,那他還真冇什麼好辦法。

馬謖正色說道:“丞相,猶豫就會敗北,謖以為,隴右可攻。”

諸葛亮點點頭:“我若得隴右,三國鼎足之勢仍存,蜀吳聯盟將散啊。”

馬謖接過話頭:“丞相勿憂!我蜀漢位於江漢上遊形勝之地,江東鼠輩縱是來攻,斷難奏效。且江東境內百越紛亂不休,此起彼伏。倘若在我攻下隴右之時,恰好有一支百越部眾於吳地異軍突起,連戰連克,東吳必將陷入內亂……”

諸葛亮聞言眼神一亮:“說下去!”

馬謖繼續說道:“我自幼熟讀兵書戰策,時常鑽研古今戰例,今偶得一‘遊擊戰法’,頗覺精妙,今說與丞相,一評優劣。”

這邊馬謖剛一開口,那邊諸葛亮就大概知道他想要說些什麼。

不過並冇有選擇打斷,而是肅容頜首,注目靜聽。

諸葛亮同樣自幼熟讀兵書,頗知戰策,對古往今來每一場戰爭都耳熟能詳,甚至包括遊擊戰。

要說這遊擊戰,也不是什麼新穎戰法。

“遊擊”一詞最早見於漢初,漢高祖設置遊擊將軍,把遊擊部隊稱為“遊兵”“遊騎”“遊軍”。《史記・彭越列傳》記載:“漢王三年,彭越常往來為漢遊兵,擊楚,絕其後糧於梁地。”

《握奇經・八陣總述》中遊軍一節記述:“遊軍之行,乍動乍靜,避實擊虛,視羸撓盛,結陣趨地,斷繞四徑。後賢審之,勢無常定。”

春秋末期(公元前512年),吳王闔閭準備攻打楚國,采納伍子胥提出的先疲楚後決戰的建議,先派部分兵力到楚國許多地方以遊擊戰襲擾楚軍六年之久,致使楚軍疲憊不堪,而後派主力入楚決戰,大敗楚軍。

這便是遊擊戰法的最早案例。

而楚國所在的地區,正是今日荊襄之地。

如果蜀漢想要伐吳,昔日吳王疲楚之計,今日依然可以借鑒。

這也是諸葛亮一直堅持先伐魏國的主要原因。

不單單是吳國不足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也是權衡再三後的結果。

這個年代,還是要講究一下師出有名的。

背盟這種事,也就孫權那廝經常乾。

諸葛亮是不屑於為之的。

馬謖組織了一下言語,鄭重其事將後世的進化版遊擊戰給搬了出來:“丞相,我所思之遊擊戰法,與前人略有不同。遊是走,擊是打,遊而不擊是逃跑主義,擊而不遊是拚命主義,兩者皆不可取。”

“遊擊戰法的精髓是:‘選擇合理的戰機,選擇作戰地點、快速部署兵力、合理分配兵力、戰鬥結束迅速撤退’這五項要素做為基本原則的作戰方式,方為真正的遊擊戰……”

“總結為十六個字就是: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嘶~……

馬謖的話還冇說完,諸葛亮就倒吸了一口涼氣,瞬間悟通了這種戰法的威力。

這不就是草原胡人擅長的“蒼蠅戰法”嘛。

他一邊喃喃自語,回味著其中精妙,一邊提筆記了下來。

這時,門忽然被推開,兩個身著長袖寬袍、頭戴綸巾的中年文士,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是楊儀和蔣琬。

楊儀看了眼馬謖,又看了眼伏在案台上的諸葛亮,走到跟前拱手稟道:“丞相,糧草器械俱已齊備了。”

諸葛亮回過神來,擱下毛筆。

“威公,公琰,你們來了……”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楊儀看了眼錦絹上的字跡,饒有興趣唸了一遍,恭維道:“丞相,好字!筆力愈發渾厚了……”

你個草包……馬謖差點笑出聲來,連忙扭過頭去。

諸葛亮平靜的看了楊儀一眼,轉向蔣琬:“公琰也評一評。”

“筆力渾厚,更勝以往。”蔣琬立在一旁,畢恭畢敬地回答。

“……”

看到兩個得力助手注意力都在字上,諸葛亮笑著搖了搖頭,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蔣琬說道:“公琰,此處有威公助我即可,你且將手頭事務交付於他,速回成都官暑,代我侍奉陛下。”

蔣琬很乾脆的應了一聲,拱手領命而去。

從始至終,冇有一句怨言。

而聞聽此言的楊儀,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

馬謖看的暗暗想笑,卻又不能在諸葛亮麵前表露出來,低頭聳肩,忍得好不辛苦。

好一會,才安靜下來。

諸葛亮轉頭開始吩咐楊儀,如何處置涼州事宜,該拉攏誰,該嚴打誰,該防範誰,一一囑咐。

整整交代了半個時辰。

諸多事項相加,少說也有一百多樁。涉及民生,戰備、後勤,物資征調,州郡各項工作。

馬謖光是聽了下,就頭皮發麻。

這樣的活,他這輩子都不想接手。

楊儀卻絲毫不覺得諸葛亮給他分配的活太多了,不住地點著頭,神態還略微有些激動。

種種跡象表明,諸葛丞相在給他肩上加擔子,這是舉國相托的前兆。

所以,他樂意效勞。

“都記下了嗎?”

“丞相,儀都記下了。”

“嗯……”諸葛亮又像是想起來了什麼,瞥馬謖一眼。

馬謖意會,連忙接過話頭:“威公,丞相最近身體有恙,你要勉力啊。”

楊儀驚訝的看了馬謖一眼,似乎難以接受一個一向與他不對付的人,居然會好言好態對他。

然後又將信將疑的看了諸葛亮一眼,發現丞相正笑吟吟看著他,滿目鼓勵。

“丞相,儀去了!”楊儀頓覺元力滿滿,鬥誌昂揚,拱手作了個揖,擼起袖子衝了出去。

諸葛亮目送楊儀離開,笑著對馬謖說:“幼常可有妙計攻取隴右?”

理順了東吳這個後顧之憂後,事情又回到原點。

如何攻取隴右五郡?

蜀漢目前在武威駐紮了六萬兵馬,其中有五萬騎兵,在西縣城駐紮了十萬人馬,而魏國在這一地區聚集了超過十五萬人馬,其中約有二三萬騎兵。

蜀漢擁有眾多攻城利器隻能保證攻破城池,戰爭最終的勝負,還是要靠士兵們戰場決勝。

十六萬對十五萬。

可以預見,如果冇有妙計輔助的話,這將會是一場慘烈的、兩敗俱傷的、絞肉機式的戰爭。

馬謖想了想說:“丞相,謖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丞相從武威揮師東進,我自西縣統五萬兵馬出子午穀道徑取長安,到那時,司馬懿若不退兵自救,則無家可歸矣;若退兵,丞相可不費吹灰之力取下隴右。”

“中策,丞相從武威揮師東進,我自西縣出陳倉道,截斷七百裡隴山道,將司馬懿堵在隴西,成甕中捉鱉之勢,此計一出,司馬懿縱然不死,十五萬魏軍亦將灰飛煙滅。”

“下策,丞相從武威揮師東進,我自西縣發兵北上,合攻隴右五郡。此計若成,隻能將司馬懿趕出隴右。”

聞言,諸葛亮沉吟不下。

上策輕便,優點是省時省力,缺點是會把魏國主力部隊放走。

因為是攻敵之必救,所以隻要馬謖的兵馬出現在長安周邊地區,駐守在隴右的司馬懿必然會退兵回救。

如果交給彆的將領去防守馬謖,一旦擋不住,那後果就不止是丟失關中這麼簡單了。

司馬懿一旦退兵,那麼諸葛亮在隴右地區就擁有了騎兵優勢和地理優勢。

因為隴涼地勢是西高東低,北高南低。從西縣往天水去是由南往北仰攻,而從武威往天水從西往東俯攻。

前次北伐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諸葛亮統率著十萬步兵仰攻祁山,急切難克,最終功敗垂成。

中策穩準狠,優點是可以將魏軍(司馬懿)圍起來打,缺點是費時費力,且一旦將司馬懿堵在隴右地區,雙方必然麵臨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級彆的慘烈戰。

下策穩妥,優點是徐徐推進,蠶而食之,缺點是耗時過長,雙方容易陷入僵持戰和拉鋸戰。

這無疑是雙方都不願意看到的局麵。

戰事一旦僵持下來,那就是在給孫權遞刀子,他可以任選一個宰之。

考慮到前麵五次北伐因為各種原因而失敗,直到第六次北伐時,馬謖從羌地出其不意才攻下涼州,這一次諸葛亮盤衡良久,最終選了上策。

其實這三個計策並不是什麼驚天妙計,但這三個計策隻有馬謖才能施展。

彆的將領如魏延、薑維等,在現在這個階段(魏國已經把守住漢中通往關中所有出口),是很難把兵馬運送出去的。

但是馬謖可以。

馬謖可以用他在戰場上闖下的赫赫威名,讓士兵們跟著他翻山越嶺走小路偷渡。

因為他是常勝將軍,不論下怎樣的命令,士兵們都會生出“聽將軍話,我們就能贏”的信念。

當士兵對主將抱走充足信任的時候,這支軍隊就有了魂。

其實諸葛亮也可以這麼做,但諸葛亮不喜弄險。

確定了策略後,馬謖和諸葛亮拜彆,推門離開,自去點將趕赴西縣。

送走馬謖之後,諸葛亮坐回到木案前,撫平錦絹,輕握毛筆,繼續寫道:“選擇合理的戰機,選擇作戰地點、快速部署兵力、合理分配兵力、戰鬥結束迅速撤退……”

寫到此處,忽然心有所感,諸葛亮停住手,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空明的狀態。

一幅幅戰場廝殺的畫麵在他眼前推演開來。

魏,太和六年,七月,清晨。

此時雖然還是夏天,但初秋的涼風早早地就在中原之地吹拂了起來,位於黃河南岸的洛陽城,籠罩在一片清爽的水霧靄汽之中。

洛陽北宮,曹叡手執錦絹,正在案前來回踱步。

他身旁的案台上,堆滿了各地呈上來政務奏摺,文書典籍,這些東西堆起高高一摞,因為擺的不整齊而看上去搖搖欲墜。

但曹叡根本冇時間理會這個。

邊境急報:蜀漢丞相諸葛亮忽然對隴右地區發動了攻擊,與此同時,蜀漢征西將軍馬謖統兵五萬出子午穀,直奔長安。

蜀軍此次出兵規模之大,堪稱曆次北伐之最。

足足有五萬騎兵和十萬步兵。

蜀、魏雍涼地區攻防戰,在消停了三個多月後,再次拉開了序幕。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14 臥龍塚虎終有一戰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