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f8d976dbf0cfe71d80cf64d2c8827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王平現在的形象頗為落魄,散亂的頭髮隨意紮了個劍柄式,毛紮紮的鬍鬚自由地生長在上下頜,一身麻布粗衣磨得肌膚隱隱生疼。

從外表看,他更像是一個常年窩在山旮旯裡,偶爾跑出來做一些無本買賣的悍匪。

這樣一副尊容,帶給跑江湖客商們的威懾力是無比巨大的。

做生意的人最怕什麼?

自然是那些“無本買賣黨”。

所以,一開始大家都很謹慎的與王平保持著距離。直到“大家不要怕,這個人是王平”的訊息傳開,眾人才紛紛鬆了一口氣,在王平看不到的角度,紛紛出鄙夷之色。

王平自然能聽到周圍有人在竊竊私語,所說的內容大都是關於他的,還都是一些很難聽的話。

並且,武者敏銳的直覺告訴他,有很多人在背後對他指指點點。

他扭過頭去,看到兩名年輕的客商並排坐在艙門附近的視窗處,兩人一邊偷偷朝這邊看一邊小聲嘀咕,所說內容不堪入耳。

王平心底頓時升起一無法抑製的怒火。

他知道這個時代武人地位不高,時常被文人嘲笑,戲弄,視為莽夫。

他也知道自己之前做的事不太光彩。

但那並不是眼前這群無知的下賤商人嘲笑他的資本,就算他目前身無官職,怎麼說也是屬於“士――武士”這一級彆的上等人。

士農工商,商人在這個時代是什麼地位,他們心裡冇數嗎?

還有,難道他們不知道“匹夫一怒,血濺五步”的道理?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他們,順便出一出在川中遭受的窩囊氣。

王平寒著臉站起身,拿佩劍指著兩個客商,冷聲說:“打劫。”

“劫財!”

見王平隻有一個人,兩個客商相視一笑,一起朝身後襬了擺手。

五個隨從立即抽出兵刃,嗷嗷叫著衝了過去。

王平隨手揮動佩劍,一劍一個,將五個小廝全部刺死,再次拿劍抵住兩個客商。

兩個客商臉色狂變,噗通一下跪在船板上,乖乖掏出了所有錢財。

王平把兩人趕到甲板上,看著兩人從船上跳下去,墜入滔滔江水之中,手足並用,拚命朝岸邊遊去,這才收劍還鞘,回到船艙內坐好。

這一下,整個船艙安靜了。

再冇有人敢在背後嚼舌根。

兩個幼子滿目崇拜的望著王平,小臉上驕傲萬分。

途中再無波瀾。

客船順江乘風破浪而下,隻一日夜,便到了江陵。

船隻在碼頭靠岸後,王平一家四口隨著人流來到江陵城中。

行不多遠,王平就驚奇的發現,他的事蹟居然已經從川中流傳到了江陵城百姓之中,不過此地流傳的版本卻是“王平因與馬謖不和,目無軍法故意提前撤軍而被治罪,後越獄企圖報複馬謖,失敗被刺重傷,遂被諸葛亮貶為平民,永不錄用”。

這讓他對自己此行又多了幾分信心。

不得不說,馬謖想出的這個計謀簡直是天衣無縫,其中幾乎看不到任何人為操縱的痕跡,也不像赤壁之戰時周瑜打黃蓋那般,有“發力過猛”的嫌疑。

但是,王平也知道,計策並冇有高低優劣之分,有的隻有恰如其分。

儘管“苦肉計”並不算多高明,但是它成功了,所以它就是個好計策。

而馬謖的計策無論再完美,再天衣無縫,一旦不能成功,那就不算好計策。

王平現在並不急於見到陸遜,求仕於吳,因為那會顯得太刻意。

他雖然文化程度很低,但在社會底層摸爬滾打多年,深諧“自薦不如他薦”的道理。

在船上打劫商人並逼迫商人跳船,是他乘機故意為之,為的就是把自己來到江陵的訊息,從彆人的口中以更快的速度傳播出去。

王平用搶來的錢在江陵城買下一個破舊小院,安頓下來,並買了一艘小船,學著打漁為生。

然後,耐心地等陸遜登門來請。

他知道,陸遜一定會來。

……

成都,東門城樓。

馬謖倚著城牆,頭頂冬日,眺望著江東方向,思緒紛飛。

這時,諸葛亮緩步走上城樓,笑眯眯看著馬謖:“幼常可是在思念故人?”

馬謖轉頭,嘿嘿一笑:“什麼都瞞不過丞相,我想起了昔日在羌地認下的一個乾妹妹,想來她今年已經十八歲了,風華正茂的年紀呀。”

“哦?羌地在西北,幼常為何眺望東南?”諸葛亮睿智的目光似乎能看透人心。

“……”馬謖有心杠一句“地球是圓的,看向東南其實和看向西北是一樣的”,想了想還是決定直接一點,試探一下諸葛亮是否看出了他的妙計。

“那麼丞相以為我在思念哪位故人?”

諸葛亮微微笑了笑:“王平。”

馬謖連忙搖頭,嘴硬道:“不對!”

諸葛亮也不和他爭辯,自顧自說道:“此計雖妙,卻未必能建功啊。”

“……”

見諸葛亮已經說得這麼直白,馬謖知道自己的計策已經被看穿了,隻好點頭道:“以丞相觀之,此計可否瞞過陸遜?”

諸葛亮沉吟了下,搖了搖頭:“縱能瞞過陸遜,卻難建奇功。”

“幼常莫非不知魏吳反間計之結果乎?”

馬謖點頭:“略有耳聞,魏國反間計全敗,吳國反間計全勝。”

魏吳之間頻上演頻玩“無間道”的事,馬謖當然知道,甚至知道的比諸葛亮更多,更詳細。

魏吳兩國從立國之前,就在正麵戰場之外開辟了一條新戰線——無間道。與正麵戰場忽又勝負不同,曹魏在這一條戰線的較量中完敗,而東吳則是完勝。

原時空裡,曹魏與孫吳之間的間諜戰先後較量過四次。

第一次是在赤壁之戰時。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曹操率領幾十萬大軍南下,兵不血刃拿下荊州,劍指江南江東。吳主孫權思慮再三,為保江東不失,決定與劉備聯兵抗曹。

東吳水軍與曹軍旋即在赤壁江麵相遇並交戰數場,均不能勝。期間,曹軍被東吳水軍打得潰不成軍。不得已,曹操隻好把水軍移至江北,與陸軍合為一處,把戰船悉數靠於北岸烏林一側,戰事僵持下來。

十二月,見曹軍將戰船首尾相連,周瑜思得火攻之計,遂與麾下老將黃蓋合演一出“苦肉計”,試圖詐降放火。

於是,黃蓋在捱了一頓“暴打”後,秘密派人向曹操獻書。信中對周瑜的“倒行逆施”大肆控訴,又鄭重提出願率軍北投丞相,在經過一番並不嚴格的審查後,智計過人、向來善於以計謀算計彆人的曹操竟信以為真。到了約定日期,黃蓋準備了輕艦十二餘艘,滿載枯柴魚膏等易燃物,外以布幔覆之,收拾停當,遂引船進發。

時東南風急,黃蓋令人升起船帆,船借風勢,不到一個時辰,曹軍大營便遙遙在望。曹軍見黃蓋如約前來,皆不設防,伸長了脖頸觀望。待船行至距曹船裡許,黃蓋遂令士兵“同時發火”,“火烈風猛,往船如箭,飛埃絕欄,燒儘北船,延及岸邊營柴”。曹軍“人馬燒溺死者甚眾”,周瑜隨後親率大軍登岸衝殺,曹軍潰敗,退保南郡。

第二次石亭之戰。

蜀漢建興五年(227年)。時曹休是曹魏當時東南戰區最高軍事統帥,文武雙全,能征善戰,且戰功赫赫。曹休在任期間,屢次興兵侵擾東吳邊境,且多有斬獲,令孫權大為頭疼。為了對付曹休,陸遜獻上詐降計,欲引曹休出兵,於半路伏擊之。

一番考察,孫權選中了時為鄱陽太守的周魴。鄱陽與揚州毗鄰,是魏吳兩國的交界線。而周魴則是孫權手下的一員猛將,智勇雙全。周魴接令後,接連給曹休修書七封。信中,周魴無中生有,謊稱自己曾多次受到孫權非難,擔心被害,故打算以鄱陽郡歸降北方,效忠曹魏。同時又把“起義”的時間地點一一告知,並請求曹休派兵接應。

為了把戲份做足,進一步地矇蔽曹休,孫權在周魴給曹休寫信前後,先後七次派出“特派員”到周魴處無事找事。其中一次,周魴“被迫”來到“特派員”下榻之處高調削髮請罪,以表忠誠。

這讓原本對周魴投誠半信半疑的曹休,在得知此事後,遂對其投降一事深信不疑。到了約定日期,曹休親率十萬大軍前來接應。大軍行至石亭,遭到周魴軍和陸遜軍的前後伏擊,魏軍不備,頃刻間潰敗。

前兩次,主動挑事者皆為東吳,且計策全部成功,讓曹魏深刻意識到“無間道”的厲害。

於是,第三次“無間道”由曹魏主動發起。

石亭之戰三年後(230年),魏明帝曹叡親自策劃,欲扳回一局。經過一番秘密選拔,曹叡把目光瞄上了一位年輕人——隱蕃。據稱,隱蕃有勇有謀,能言善辯,深諳律法,且對“曹魏”足夠忠誠。

曹叡秘密召見隱蕃,令其詐降入吳,謀取廷尉一職,伺機陷害、離間吳國大臣,挑起內鬥。

當年二月,隱蕃趁著夜色渡江“叛逃”,投奔了東吳。

剛入吳地,隱蕃並未引起孫權的重視,也未安排任何官職。見此,隱蕃毛遂自薦,上書孫權,除了表達不滿外,還圍繞司法、執法等方麵的內容,提出了諸多頗有見地的改良之策。

書信上達後不久,孫權便把隱蕃請進宮來。隱蕃開門見山,分析形勢,指出弊端,一一提出對策。孫權一見傾心。第二天即任命隱蕃為廷尉監。

東吳一乾大臣,如廷尉郝普、左將軍朱據、衛將軍全琮等人,見隱蕃受到孫權的青睞,官居要職,且年輕有為,皆前來交結,一時間,隱蕃府前,幾乎天天車水馬龍,賓客滿門,好不熱鬨。但羊衜、楊迪、潘浚等部分官員則始終對隱蕃保持一份警惕,堅持不與其來往交流。

建興九年(231年),從間諜戰中屢屢獲益的孫權又故技重施,令中郎將孫布詐降誘騙魏國大將王淩,王淩上當,領軍迎接孫布,孫權佈下重兵欲伏擊王淩。隱蕃見事態緊急,當即謀反,欲率兵出逃,攔阻王淩。因事出倉促,隱蕃被捕,不久即被孫權斬首示眾。曹叡計敗,精心佈下的棋子被拔除。

第四次無間道,也是由曹魏發起。

嘉平元年(249年),曹爽在高平陵之變後被司馬懿誅殺,平時與曹爽走得很近、時為冠軍將軍的文欽驚恐不安。為了向司馬氏以表忠心,文欽心生一計。嘉平二年(250年),文以受到司馬氏迫害為由,派人攜信渡江,投到吳將朱異營中,謊稱投誠。

文欽的如意算盤是,通過偽降誘使朱異率軍前來迎接,然後於中途擊之。明眼人一看即知,這完全是“抄襲東吳,剽竊周魴”。

朱異一眼便識破了文欽圖謀。於是,朱異一邊向孫權“表呈文欽書信,因陳其偽”,一邊秣馬厲兵,欲將計就計。文欽見吳軍磨刀霍霍,已有準備,隻好作罷,計策破產。

同樣是用間,為何曹魏完敗,東吳完勝?

馬謖理解為三個原因。

一是手法不同。東吳兩次用間,皆精心謀劃,且多方配合,力爭做到逼真,合乎情理。

二是經驗主義。曹操揮師南下時,時為荊州牧的劉琮聞風而降,曹操不費吹灰之力便將荊州拿下,曹操由此便認為,東吳的孫權也會步荊州牧劉琮的後塵對自己俯首稱臣,結果孫權卻不降反抗。於是,曹操又把希望寄托於孫權的部下,自認為重壓之下,孫權手下的部分將領肯定會對孫權存有二心,因此,當黃蓋發來投降信時,曹操並未多想,就信以為真,結果上當受騙。而曹休被周舫所騙也是如此。在周舫詐降前,東吳方麵已有兩將成功投降了曹休,因此,曹休便想當然地認為周舫此次來投也是順理成章,結果中計大敗。

三是,心理各異。

按常理,皆是弱勢一方向強勢一方投誠。三國中,曹魏一方的綜合國力明顯高於東吳,因此強勢的曹魏對來自弱勢一方東吳的投降,在心理上更容易理解和接受,投射到行動上,則表現為粗心大意,既不用腦,也不走心,秉持來者都是客的原則,以此來展現大國的氣度胸懷,進而達到籠絡和收買人心之目的。

而弱勢的一方則相反,對來自強勢一方的投誠,在心理上往往難以理解和接受,總會在心中產生無數個問號。投射在行動上,則表現為小心謹慎,並時刻用懷疑的目光審視這些投降者,甚至在投降者身邊安插眼線,這樣就使得詐降者,即便是能逃過一時,也很難逃過二時。

……

見馬謖良久不語,諸葛亮問道:“幼常可知為何?”

馬謖心裡其實有了答案,卻是裝作不懂,問道:“還請丞相賜教。”

諸葛亮轉頭望著天際的白雲,娓娓說道:“善於算人者,敏於覺;善於攻伐者,敏於行。以東吳君臣之秉性,為一己之利無所不用其極,做出背盟、降魏之事如喝水一般,豈會相信來自任何一方的投誠者?任憑你故事編得再完美,他打心底裡就不相信。”

“如此,臥底焉能成功?”

聞言,馬謖臉色大變,終於意識到自己在擔心什麼:

“糟了,王平有危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41 馬謖:糟糕,我大意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