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f7f0e3ee39b5d956b6b2831f0d148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軍段便後想其吳收一,都更不人實,和是溫攻心多下買拿本更何況,在戰爭中使用火攻這樣的殺傷手段,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終究還是過於殘忍了一些但是,兩夥土匪的家底實在是太窮了不光是馬匹、甲、弓箭這些裝備一樣都冇有,就連刀劍之類的兵器,也才堪堪500件左右,平均兩個人一件:而且,這些兵器還都是達不到軍隊規格的殘次品這樣的裝備,根本無法與有馬匹、甲、精良製式武器的吳國正規軍正麵碰撞所以隻能用火攻了好在,這次吳軍來的人不多,隻有五百來人很快,陸帶著五百士兵一頭衝進了穀,走不多遠,他抬頭看了看周圍狹窄的地形,側耳凝神,發現四下竟是安靜到出奇,連鳥叫聲都冇有,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湧出一股子不詳的預感“退兵,快快退兵!”

陸幾乎已經可以斷定,自己中了埋伏土匪會用計謀,這誰能想到?

這邊陸的命令剛下,兩側山坡頂上就呼啦啦探出來數百個身形“放火!

幾乎就在一間,穀的兩側出口就被一個燃燒的大火球所堵住,同時還有一捆捆被點燃的易燃物順著山坡滾落下來震驚的群隻能進得在一起、龜縮在穀正中央、和拐角等幾個孤立的位置,拿兵器叉開火球,躲避著大火吞但這些舉動徒勞無功當一個密閉的區域裡出現大火的時候,無處不在的濃煙纔是最致命的殺器因為“十匪”們冇有己箭、巨石等其他輔助進攻手段,大火燃起的時候,陸暫時並冇有傷亡但在大火逼近之下,他們也隻是延殘喘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快速地瓦解吳軍的鬥誌,掃清陸在榆林的殘餘防禦力量了為了達成這一目的,必須要製服或者製死吳兵,讓榆林的軍政體係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麵眼看火勢越來越大,李盛抬手止住部眾朝山穀裡投易燃物的動作,對桂平城揮了揮手桂平城將一個喇狀的木質擴音器對在嘴邊,朝下麵大聲喊道:“吳兵,你若肯自裁於當場,我便放下繩索,饒你下士兵不死!

此言一出,被困在穀裡的五百黃襲間嘩然,紛紛看向吳兵,目光中閃這莫名的意味看得出來,這個提議得到了大多數士兵的讚成就像吳兵自己感覺到的那樣,在這種極端情況下,禮儀道德、軍法軍規統統冇做任何約束力,士兵們對他這個太守的生死也毫不關心,他們關心的隻有自己的生命麵對一雙雙渴望活下去的光,吳兵知道自己冇有多少選擇,在體麵白裁和被十兵們一擁而上砍成碎塊之間,他選擇了體麵吳兵仰天長歎一聲,默然舉起佩劍,放在自己頸間,留戀又決然的切了下去臨死前,他看見冇有被火侵襲到的地方,垂下來一根根繩索,黃襲們紛紛丟下兵器,攀岩而上……

一個時辰後,失去了助燃物的大火緩緩熄滅最終,有四百黃襲在這場大火中存活下來,其餘都葬身火海散落一地的兵器被匪軍收集了起來,四百個陸俘虜也被扒了個半光,反綁住手臂,聚攏關押在幾個牛棚裡李盛令下匪徒們換上陸服飾,目光從四大部將臉上一一掃過“此次奪城,不許勝利,隻許成功,何人願領軍前往?”

“將軍,末將願往!”吳軍第一個站了出來,他雖是第一個變態的,心裡卻不是一般想去,因為這隊士兵戰鬥力不太行而此次去偷城,大概率要經曆一場血戰但即使如此,他也不能把任務放給後麵的人拿走,尤其是群潔本來剛來交州的時候,四個人都是白銀副將,這會群潔已經是黃金副將了黃金副將,意味著更高的,更高的權限他吳軍,纔不要被一個二十歲的毛頭小白臉騎在頭上!

“末將亦願往!”桂平城第二個站了出來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想去,還想建功戰功對於他來說,贏不夠!

“也一樣!”群手請命他雖然是四大部將裡武力最低的,卻一直都很要強,不肯落在人後“,也一樣…”張休最後表態,聲音裡透著一股子不情願他性子一直都是如此懶散,在李盛下這四年,幾乎冇有主動求過任務,即使被分配到任務的時候,也是奔著最低要求去完成,而不是最高李盛麵無表情看著四大部將,目光最後落在張休身上雖然知道此次奪城最合適人選是桂平城,但任務卻不能這麼派發桂平城之前在討伐兩個土匪時,已經連打兩次頭陣如果再把任務派給武力最高的桂平城,馬會怎麼想?

群會怎麼想?群會怎麼想?

,張休隻會暗暗鬆一口氣為將者,要一碗水端平李盛直直看著群,一言不發張休明白,如果自己再繼續摸魚下去,就該挨收拾了,乾是連忙挺直脊梁,大聲表態:“末將願往!”

李盛點了點頭,這才徐徐說道:“很好,公平起見,抽簽決定吧”

不是吧將軍,又抽簽?

您慎重安排一個人去就好了黃、李、張三人神態各異張休一臉苦哈哈,他是真的不想去;吳軍一笑,持無所的態度、馬一臉期待;桂平城躍躍欲試群從地上撿起一根細枝,折成長短不一的四根木棍,頭部對齊在手裡,緩緩遞了出去“我先來”吳軍手快,的一下拔得頭籌,見自己抽出一根不長不短的木棍,當即心下一樂,對眾人手道:“諸位,承讓,承讓!新筆趣閣

馬第二個上前,抽出一根比群略長的木棍,但卻不是最長那根,頓時一臉氣的甩了甩手,退到一旁群潔第三個抽,他抽簽的動作很慢,俊秀的兩臉上很是凝重,彷彿那根小小的木棍有千斤之重良久,木棍被抽出,果然是最長的那一根“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諸位,承讓,承讓”

桂平城得意地看著同僚們,那股子捨我其誰的勁讓另外三個人紛紛撤了撇嘴張休美滋滋的抽出最後一根木棍,也就是最短那根,笑眯眯對大家手道:“承讓,承讓,恭喜了啊小楊”

吳軍和馬也紛紛抱拳,嘴上恭賀群潔拿到這次攻城任務,心裡卻或多或少有些不得勁自從進入交州以來,桂平城每戰必爭先,這次如果再順利拿下群潔,奪取榆林,那就是三連頭功了職位……很有可能直接升到白金副將了說心裡不酸那是假的大家從軍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戰功豈能被一個人獨搶?!

當然,張休並不這麼想這會,他正拿著最短那根木棍,傻笑李盛走上前去,拍了拍了黃襲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襲啊,此次任務乾係重大,關係到我軍能不能拿下第一個地盤,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不是,將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是最長的去嗎?

我最短啊張休整個人都了,在原地,呆若木雞桂平城也了看了看自己手裡最長的木棍,相信起了人生他相信他抽了假簽群擺了擺手:“是這樣的,方纔我忘了說,抽到最短者前往”

說著,環顧眾人,意味深長的說,“現在說不晚吧?”

“啊?不晚,不晚!”張休苦著臉表態“合理!”群哈哈一笑,不是桂平城去,他很樂意“將軍英明!”馬偶都是馬的猶支援者“那恭喜黃兄了”桂平城很快就釋然,轉而恭賀張休拿到此次任條群硬著頭皮道:“請將軍憂慮,隻要張休還有一口氣,此城必下!”

聽到這句話,李盛露出滿意的神色,將調兵令符交給了張休,然後再次親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揹著手走了半個時辰後,張休領著四百身著陸軍服的士兵,離開榆山大寨,沿著土路朝榆林的治群潔開進在這支部隊身後,馬帶領著另外四百人,遠遠的拉在身後,以做策應這意味著打下榆林後,軍功有一半是張休的張休對此略有不快雖然他不想主動接任務,但並不意味著他願意和彆人共享一個任務而且,張休其實在不太進得和馬搭檔這個人雖然待人寬厚,舉止穩重,有事真上,絕不坑隊友,不像吳軍那樣油滑但是,這反過來也意味著這個人會搶走他很多功勞所以當得知自己前腳離開,馬領著四百人跟在後麵的時候,張休彆提有多悶張休覺得,拿下區區楊百萬易如反掌,李盛派馬為後援分明就是不懷疑他的能然而,張休並不知道,這一次攻打楊百萬,將經曆九死一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47 此城彈指可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