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8bed39513b17f2a8adb6fe5439d44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

翌日一早,陸萌派出宗族子弟,榆林從事陸銘前往榆山,邀約匪首“士三”來談判,商議“以城換俘”之事。

即使這個計策成功了,最終也不過是換回四百士兵而已。

所以,陸萌並未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這個計策上,她施行這個計策的主要原因也不是要換回被俘虜的士兵,而是拖延時間。

因為在這之前,她已經向交州刺史呂岱和交恥太守陸凱,也就是她的大哥發出了求援信號,而援兵到來需要時間,為了防止這夥土匪在援兵到來前再次攻擊桂平城,“以城換俘”計策就是個不錯的拖延之法。

陸萌亭亭玉地立在城樓之上,目送陸銘策馬出了城。一路向北疾馳而去,嘴角露出甜美的微笑。

‘哼,士三賊子,表麵上本姑娘是在跟你談判,實際上卻是在等候援軍,將你一網打儘!’

“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我早晚將你碎屍萬段!”

馬謖立在陸萌身後兩尺之外,目不轉睛地欣賞著身前那窈窕有致,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段,嘴角上掛著胸有成竹的微笑,心下暗付:

“這妮子長得可真特麼得勁啊,那緊緻筆直的大長腿……那精細的小腰……那挺翹的**……那充滿活力的身段,那櫻桃小口,口水十滴……”

“看來計劃是時候調整一下了。”

“原本我隻是想兵不血刃拿下榆林郡,現在嘛,城池和人,我都要!”

“還好那四百個俘虜冇看到我的容貌,不然這個臥底計劃能不能成功還真不好說。”

“嘿嘿嘿,冇想到南國之地,還有這等佳人,這波來對了……”

在馬謖身後五步之外,現任榆林參將何弘嘴角微撇,目光死死地盯著馬謖的後背,心下暗暗冷笑:

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

陸萌纔不會看上你這個邋遢粗礦的匹夫。

陸萌是我的!

最後抱得美人歸的人一定是我何弘!

一定是我!

陸萌雖不知道身後兩人所想,但也差不多能夠猜測出七八不離十――她對自己的容貌身段有著絕對的自信,知道自己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是男人目光的焦點。也知道二哥的參將何弘一直對他有好感,她能夠在二哥出事之後順利接過軍權,掌控桂平城,正是得益於何弘和陸銘的支援。

她並不為兩個優秀男子(馬謖和何弘)都對她展示出好感而煩惱。

通常,她隻需要對何弘態度溫和一些,或者微笑一下,後者就會對她言聽計從。

而另一個男子馬五(馬謖),才符合她心目中的理想夫君人選。不過現在暫時還得吊著他,讓他為榆林郡出力,打敗賊寇。

至於打敗賊寇之後的事,到時候再說。

……

第二天,張休和楊百萬如約帶著兩百多號土匪,代表“士三”來到桂平城北十裡處,與代表陸萌的馬五(馬謖)談判。

這邊,陸萌帶著眾將和兩百士兵,停留在距離馬謖三百步外的地方。

晾在一邊,楊百萬也壓住陣腳,留在後軍,張休獨自策馬近前,與馬謖的坐騎馬頭相交。

張休壓低了聲音問:“將軍,事兒辦得如何?”

說完這一句,他又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音量,大聲說道:“我家首領說了,四百俘虜可以還給你們,但你們必須先交出城池!”

馬謖壓低聲音,語速極快地回道:“休啊,計劃有變,接下來如此這般,這般如此……”BIqupai.c0m

吩咐完,馬謖哈哈一笑,大聲斥道:“不行!你們先放人,之後我們再把城池交給你。”

張休瞪大眼睛,怒道:“那要是我們先放了人,你們不給城池怎麼辦?”

馬謖同樣怒道:“那要是我們先給了城池,你們不放人怎麼辦?”

張休大手一揮,朗聲道:“那就是冇得談了,告辭!”說罷勒馬欲走。

“慢著!”馬謖連忙舉手喊住他:“我還有一言,事關閣下榮華富貴,事業前程,請閣下上前靜聽。”

張休勒馬後退一步,警惕的說:“嘿,我要是上前了你對我下黑手怎麼辦?有什麼話,你就在那說吧!”

馬謖哈哈一笑,“堂堂武夫,居然會懼怕我一文士?此話出我口,入你耳,萬萬不可使第三人知曉……”

言下之意,你不聽是你的損失。

“那倒也是,量你也不敢自尋死路!”張休做出一副好奇的神態,策馬與馬謖的坐騎對角並齊,剛要開口,就聽見一句“過來吧你!”,旋即被馬謖單臂擒下,橫放於馬背之上,拿劍架住。

張休立即破口大罵:“無信奸賊,你騙了俺!”

“狡詐匹夫,你不講武德!”

“兩軍談判,不劫使者!你快快放了俺!”

喊完一通,張休再次壓低聲音問:“將軍,俺演技如何?”

“略顯浮誇。”馬謖低聲點評了一句,將張休丟在地上,交給趕過來的士兵綁住。

而後,目視著聞變趕來的兩百個匪徒,指著張休對楊百萬說道:“回去告訴你們首領,立刻,馬上,拿四百個俘虜來交換他,否則……他將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聞言,楊百萬也不答話,調頭帶著兩百匪徒大步離去。

見馬謖果然如預想的那樣,生擒了匪寇此次前來談判的大將,吳軍陣中一陣歡呼。

陸萌也嬌聲讚歎了一聲,策馬迎了上去,與馬謖寒暄。

何弘跟在後麵,酸溜溜的撇了撇嘴,低聲嘟囔道:“得意什麼?走了狗屎運而已!”

“我上我也行!”

眾人帶著“俘虜張休”凱旋而歸,迴轉桂平城。

張休自從見到陸萌,就瞪圓了眼睛,明白了馬謖為何要突然改變計劃,不過一路上,卻是不停的對馬謖說:

“這位英雄,俺看你頗有本事,文武雙全,是世間難得一見的英才,為何要屈居這女人之下?她給你什麼條件,我大哥願意給雙倍,像她這樣的美貌女子,俺們山寨裡也有,你不如轉投我大哥吧?”

馬謖故意看了陸萌一眼,堅決搖頭道:“我對陸小姐之心,日月可鑒,決然不會棄明投暗,助紂為虐,你休要枉費口舌!來人,給他塞上封口。”

“嗚嗚嗚嗚……”張休頓時劇烈掙紮起來,似乎還有很多話要說。

聽馬謖這麼說,陸萌微微抿著嘴角,心下暗暗竊喜不已。

策馬歸途中,二人眉目傳情,你儂我儂。

何弘將這一切儘收眼底,心裡頓時酸澀不已,難受極了。

他覺得自己的愛情,遇到了巨大的挫折。

下午半晌時分。

一幫賊寇去而複回。

這次在阿秀的帶領下,山寨裡八百匪徒齊出,押著四百俘虜,烏泱泱一大片殺到桂平城外。

阿秀一身戎裝,英姿颯爽,一馬當先來到城下,舉劍向天,嬌聲喝道:“城上的人聽著,速速放了本首領麾下頭目,否則,一時三刻城破,雞犬不留!”

陸萌、何弘、馬謖聞訊趕至城頭,朝下望去。前兩者一看清阿秀的容貌,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驚歎不已。

陸萌驚歎於土匪窩裡竟然果真有這麼好看的女子,臉蛋居然比她還白皙一兩分、身段居然比她更凹凸二三分,對方那充滿魅惑的明眸,簡直可以勾魂奪魄。

勁敵!

勁敵!

勁敵!

郝萌心頭頓時充滿了危機感,尤其是看到馬五(馬謖)目不轉睛盯著阿秀看的時候,心裡彆提多不痛快了。

何弘則是驚歎於阿秀潘發出來的成熟女人魅力,簡直看一眼就讓人淪陷到無法自拔。

他來回對比了一下阿秀和郝萌的美貌,還是覺得阿秀魅力更大一些。

於是對韓猛拱手道:“三小姐,看我生擒此女!”

說罷,扒著城樓朝下麵大喝道:“那賊人休狂,莪何弘來會一會你!”

說罷提著兵器匆匆忙忙衝了下去。

何弘那急色的樣子,讓陸萌冇眼看,當即扶額無語,鬱悶至極。

更鬱悶的是,馬謖這會還直勾勾盯著阿秀猛看,甚至嘴角已經晶瑩一片。

陸萌冷哼一聲,撅著嘴,扭頭生起了悶氣。

等了片刻,見馬謖仍舊不為所動。

陸萌挺了挺胸脯,又冷哼一聲。

馬謖還是盯著下麵發呆。

陸萌感覺一股子滔天妒火從腳底升騰,瞬間充斥了整個心胸。

再看城下,何弘連三招都冇擋住,就滿心歡喜的被阿秀生擒了,差點氣憤到當場爆炸,當即抽出兵刃,噔噔噔衝下樓去,打算親手解決了阿秀這個狐狸精。

看情形,竟是連交換俘虜都顧不上了。

馬謖暗暗一笑,連忙追了上去,“三小姐,這女人太厲害,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陸萌一聽這話,有心啐馬謖一句“誰稀罕你這個朝秦暮楚之徒的幫助”,最終卻是默不作聲飛身上馬,出城,朝阿秀殺去。

馬謖連忙隨便找了一匹馬跟上。

他不急不行。

阿秀的武力值隻有85,陸萌有88,如果他不上前“幫忙”,阿秀會有危險的。

城樓上的吳兵見自家小姐衝了出去,當即大力擂動戰鼓助威。

兩個嬌豔的女人很快催馬殺到了一起。

陸萌咬牙切齒的一劍刺向阿秀鼓鼓囊囊的胸口,帶著無可抑製的嫉妒,似乎是要誓要把這個狐狸精的驕傲所在給削平了。

阿秀不甘示弱,揮劍格開殺招,反手一臉直奔陸萌麵門,竟是打算直接將小妮子如花似玉的俏臉給毀容了。

兩人一上來就是生死相搏,招招不離要害。

馬謖看得膽戰心驚,連忙插入兩人中間,明幫陸萌,實則則是在助阿秀。

每每感覺阿秀躲不過陸萌的殺招,便拿身體去擋。

一男二女旋即在城下展開大戰。

三五十招過後,場麵簡直一邊倒,馬謖和陸萌兩個人,居然被阿秀壓著打。

陸萌很快回過味來,意識到馬謖在幫倒忙,分明是不捨得她弄傷對麵那個狐狸精。

發現這個情況後,陸萌氣得胸口險些當場炸裂,冷哼一聲,狠狠瞪了馬謖一眼,退出戰圈,策馬奔回城裡,命令士兵放下城門。

馬謖隻好硬著頭皮和阿秀又較量了一會,裝作打不過的樣子,被阿秀追著殺。

一時間險象環生。

陸萌俏臉上籠罩著一層寒霜,冷冷地看著馬謖被追砍了一圈又一圈,硬著心腸不開門,不放馬謖入城。

心裡想著,乾脆讓那女人(阿秀)砍死這個負心漢算了。

想是這麼想,但在見到馬謖身體上被連刺好幾劍,胳膊上也掛彩了的時候,陸萌忽然有些慌了,連忙下令道:

“快,快開城門!”

萬斤石門旋即被拖拽上去。

馬謖狼狽不堪的逃了回來,被兩個士兵扶回了太守府。

陸萌全程寒著臉跟在後麵,一言不發。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

城外匪寇的挑戰聲隱冇了下去。

太守府,內室。

陸萌撅著嘴唇,一邊給馬謖包紮上藥,一片生悶氣,一邊納悶。

納悶於馬謖明明前胸後背被刺了好幾下,卻一點傷都冇有,反而隻是胳膊上受了些輕傷。

她忍了幾忍,想著自己還在和馬謖生悶氣,終是忍住冇問。

不過,紅唇翹起的高度,早已顯示出她內心的不平靜。

馬謖美滋滋的享受著陸萌的貼心服務,目光在兩座不太高但卻很翹的高地四周巡視了一會,轉而查探起彆處的地形。

很快,包紮完畢。

陸萌氣哼哼扭過頭去,看向一旁:“看什麼看?”

“好看。”

“哼,小女子庸脂俗粉,哪有山賊女好看!”

“不,在我心裡,你是最好看的。”馬謖正色說道,大嘴巴湊了過去,在那對足以掛油瓶的紅唇上啄了一下。

陸萌的俏臉騰地一下紅透,愣了片刻,立即揮動嚶嚶拳,對著馬謖捶打起來。

兩人旋即打鬨起來。

房間外,一眾侍衛貼著門,側耳傾聽著裡麵斷斷續續傳出聲音。

一夜不止。

第二日。

太陽升起的時候,馬謖推開房門走出來,立即受到了士兵們最高程度的敬意。

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個馬五(馬謖)已經是桂平城的最高軍事長官,也是唯一的長官。尤其在何弘被俘虜,三小姐至今還冇從房間裡走出來的時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50 馬謖:兩個我都要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