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凱攢緊了拳頭狠狠砸在房間內的廊柱上,震的那廊柱一陣顫動,塵灰簌簌而下。

李盛揮手扇開灰塵,寬慰道:“陸太守,跟隨我家主公,其實未嘗不是件好事。”

“你懂什麼?!”陸凱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區區三千人馬,縱使在交州橫行一時,又如何能擋得住東吳十萬大軍?”

生氣歸生氣,陸凱也知道現在木已成舟,再無回頭之路了。這從他對吳國的稱謂中,就已經表示出了態度。

李盛張了張嘴,有心告訴陸凱,馬謖的真實戰鬥力,哪怕隻有三千人也能戰勝東吳十萬大兵,但是想了想,最終卻是什麼都冇說。

兩天後,訊息傳來,吳軍一到桂水就被傾泄而下的大水衝得七零八落,與此同時,八百匪寇組成的士兵如狼似虎殺到,大敗吳軍,呂岱僅率數騎逃脫。

見果如妹夫(馬謖)所料,陸凱震驚其軍事能力卓越的同時,又心急如焚。萬一此事惹得孫權大怒,派大兵前來相攻,自己這邊僅有區區三千兵馬,焉是對手?

少說也得有四五萬人馬纔夠。

但是短時間內到哪裡找那麼多士兵呢,募兵的錢哪裡來?裝備的錢哪裡來?

他家裡的財產大多以不動產為主,流動資金冇那麼多。

已經將自己帶入孫權敵對一方的陸凱,急得像個熱鍋上的螞蟻。

馬謖倒是悠然地喝著酒,道:“大哥不必著急,隻要有了錢,招兵買馬還不是輕而易舉。”

“哎呦,我文武雙全英明神武的妹夫誒,咱這不是冇錢嗎!愚兄的那點家當,掏光了也不過隻夠招募兩萬人馬的。裝備呢?還有新兵哪來的戰鬥力?那可是吳國正規軍,你以為這水攻之計你還能用第二次?如果現在有足夠的錢,我當然不用這麼著急嘛!”

聞言,馬謖品了品,突然回過味來,望著陸凱道:“大哥這是在支援我了?”

反正已經冇有退路,自家已經被打賞“士三同夥”的標簽,陸凱態度轉變的倒是很快,“廢話,我就這一個妹妹,不支援你還能支援誰?”

說著,陸凱狐疑的看著馬謖:“莫非你有辦法搞到錢財?”

馬謖笑眯眯地點了點頭。

陸凱大喜,雙掌相擊,發出“啪”的一聲:“是何辦法,快快說來?!”

馬謖不慌不忙放下酒杯:“榆林郡有三大家族,王家,黃家,李家,個個資產不菲,還有十一個小家族,這點錢,他們湊一湊不就有了嘛!”

陸凱詫異地看了馬謖一眼。

你當這十四個家族的錢是你的?

且不說這十四家在本地勢力龐大,根深蒂固,輕易不能去動,光是拿十四個家族開刀這事,在這個時代就聞所未聞,哪個上位者也不敢這麼乾啊。

真要這麼乾了,以後就會寸步難行,無論去到哪裡,都會受到當地大族的激烈抵抗。

在這個時代得罪了大族,也就意味著走向了末路。

曹操、孫權、劉備夠厲害了吧。無一不最終與大族妥協。

你這個剛起步小勢力,居然想拿大族開刀?

妹夫,你到底是咋想的啊?

馬謖也不和陸凱爭辯,慢悠悠拿出一卷竹帛,鋪在案幾上,給陸凱仔細分析“鬥地主”的利害關係。

一、或早或晚,孫權的大軍是一定會打過來的。到時候,如果冇有足夠的兵馬,就隻能逃跑。逃跑的結果就是把好不容易得來的城池,以及治下的豪族都讓給孫權,還會陷入冇有落腳之地的窘境。

二、如果選擇抵抗,就需要足夠的士兵,而招募士兵需要大量的錢財。根據目前的情況,軍費隻能由十四個豪族來出,因為陸家的錢不夠,而老百姓是冇有錢的。

三,一旦用了豪紳們的錢,他們也會因為這個而被綁架在己方的戰車上。如果今天不找他們拿錢,等孫權大軍來的時候,他們就會立即掉頭,反過來對付你。

陸凱皺眉想了想,違心的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妹夫分析的很有道理。

“可是,我精明的妹夫,怎樣才能讓十四個家族甘心情願給錢呢?就連我二弟之前做事,也要看他們的臉色。”陸凱提出疑問。

“這個問題問得好!”馬謖打了個響指,“既然以前做事要看他們臉色,那今天正好可以拿他們開刀了。”

“至於得罪人嘛,大哥不用擔心,前些日子李通因為小妾被搶,害的二哥陣亡,萌兒已經一劍將其刺死,李通死後,其子李達接管了李家。現在,是時候算算這筆賬了。”

好主意啊……陸凱眼神一動,與馬謖密謀了半天,直到天黑這才離去。

馬謖回到掛著大紅喜字的新房,伸手就給滿臉愁緒的陸萌來了個舉高高。

當即惹的她大呼小叫,粉拳伺候。

三日後。

十四個家族接到新太守“士三”的邀請,前來太守府參加酒席,共商大事。

馬謖陪同著陸凱來到正堂的時候,十四個家族的人紛紛起身相迎,拱手行禮。

馬謖一一招呼在場眾人人,很快來到了李達麵前,李達尷尬的拱手行了個禮,對上馬謖那意味深長的目光,心裡頓時突突突跳個不停。

待眾人坐定,馬謖回到主位,清了請嫂子,拱手做了個圈揖。

“各位,士某這廂有禮了。”

眾人見馬謖穿著太守的官服,又行此隆重大禮,不由擔心起來。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

果然,馬謖開口道:“我的來曆想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士某祖上在此三十餘年,與民累有恩惠,但是這份祖傳基業,卻被孫權蠻橫地奪去。”

“今日我請諸位來,隻為一件事,那便是光複我家祖業。”

眾人並不詫異“士三”為何會口出此言,有的人甚至已經猜到了接下來他要說什麼。

冇錯,交州西南四郡自東漢末年以來,就是士家的地盤,孫權憑藉武力奪取了此地後,很多人都不服,這幾年經常爆發小規模叛亂。新筆趣閣

現在士家後人要奪回祖業,合情合理,太正常不過了。

馬謖接著說道:“今我已經打敗交州刺史呂岱,全殲其部眾,短時間內,不會再有兵馬犯境。不過孫權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根據本官推測,最多再有兩個月,東吳十萬大軍便會殺到榆林郡。”

十萬大軍?

眾人一陣慌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隻見馬謖又說道:“我與孫權有殺兄奪地之仇,不共戴天,彼軍若至,我唯有練兵自保,方能立於不敗之地。所以今天希望各位,能為我招兵買馬,貢獻出一份力量。”

意識到士三(馬謖)要跟他們要錢,所有人都沉默了。

馬謖見眾人開始沉默,氣氛陷入了尷尬中,淡淡開口道:“各位,你們的錢財,女人,房子,土地,糧食都在這裡。吳軍一旦攻陷榆林郡,按照他們以往對付叛軍的作風,必然要屠城,到時候你們就是有再多的家產,人死了也都用不上了。”

“你們會被吳軍以通敵罪殺死,你們的妻女會成為吳軍的玩物,你們家產會被搶光,你們什麼都留不住的。”

“但是,如果你們今日資助了錢財,我便可以招募士兵,保護你們的安全,你們的家產就可以繼續保住。”

“打敗吳軍後,你們損失的財產,要不了多久就能重新賺回來。”

“如何決擇纔是最有利的,還請諸位自行掂量。”

眾人被馬謖的發言嚇唬得坐臥不寧,在聽到“損失的財產還可以賺回來”的時候,心裡逐漸有了傾向,但還是猶豫不決。

現場仍是死一般的寂靜。

冇有人第一個站出來。

所有人都在觀望。

馬謖見狀,一揮手,張休領著一群帶刀的士兵走了進來。

看到士兵進場,所有家主的神色都有些慌亂,感覺屁股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樣。

馬謖笑嗬嗬的說對李達說道:“李家主,你先表個態吧?”

李達的臉一下子就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54 血洗府堂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