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c96617e11caffa568d8f3c69d73875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大敗後,依靠士家在交州數十年間所積累的巨大聲望,傳而定交州訊息以最快的速度傳到了吳國都城建業東宮文武百官神色肅“士三作亂,交州陷,諸公可有良策為孤分憂?”

堂上鴉雀無聲孫權環顧群臣,眉頭皺出十八個片刻後,袖而去在他接掌江東這三十二年間,經曆過“操八十萬大軍屯兵南下赤壁虎”、“劉備七十萬大軍東進欲陵”

二十萬大軍三路攻吳”、二十萬大軍三路攻吳”等諸多比今天更嚴十倍的局麵,最終都被他一一化險為但是今天,文武百官的態度,或者說世家子弟的態度令孫權冇來由地覺得後背有些發寒東吳目前麵臨的問題並不止是交州之變,還有來自遼東太守公孫的戲弄原本,二月的時候,公孫曾派使者向東吳稱臣這原本是好事,吳兩國暗中爭奪遼東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各方手段出為了拉攏公孫,孫權付出了钜額的金錢、大量的物資和美女,終於使得公孫下定決心附吳但遼東使者剛到建業,一聽聞交州易主的訊息,便連夜坐船走了連見稱臣送禮的程式都省略了這令陸凱一度怒火中燒,恨不能立即催動水軍,平了遼東,把反覆無常的公孫在地上摩擦一百遍但這個想法也隻能是想想而已遼東地處偏遠,鞭長草及,東吳又麵臨內憂外患,路夢明白,自己根本何不了公孫坦白說,如果隻是失去一個戰略價值不大的交州,陸凱並不會如此憂心讓他憂心的是來自陸家的反叛在查清何是否參與此事之前,陸凱也不可能再對何委以重用東吳在短時間內失去了整交州十一、失去了公孫的依附、失去了最能打的統帥路夢這已經不是自斷一臂了這是自斷一條大腿陸凱無法想象何站在對立麵的場景,就像他九歲時無法想象會失去父親孫堅、十八歲時無法想象失去大哥孫策、二十七歲無法想象失去左膀右臂周、三十六歲無法想象失去弦骨之臣魯肅一樣,他也無法想象自己將來會在六十三歲時失去何路夢在最初得知陸家轉投“士三”的時候,震驚、然、不解、迷等諸多情緒湧而上,夜不能,憂心如陸家在江東根深固,才俊眾多,光是目前在朝中為官的都不下十人以陸家大的體量,其家族子弟的態度,足以影響到其他世家事情是如何演變到這步田地的?

陸凱整個人都有些逼一個多月前,他還對交州之亂不以為意,對陶基轉投“士三”一事之以鼻,認為路夢必將會為這個愚蠢的決定受到獎勵但在交州頃刻間易主後,陸凱已經意識到,這其中不複雜陸凱是知道士家所有後人資料的,其中根本冇有士三這個人在得出這個推斷的第一時間,陸凱立即意識到,交州可以晚一些再收複,弄但不“士三”的身份,穩住局勢纔是當前重要的事於是,連忙派快馬召回前往救援交州的五萬大軍,並派出間人至桂平、成都、陽三地,收集士三的訊息臨危不亂,但不都是他性格裡的優良品質日陵之戰後,麵對三路大軍壓境,戰爭一觸即發的時候,陸凱仍然“辭上書”;在勉強抵擋住國的進攻後,一方麵和漢通使複盟,另一方麵還在與保持關係,直到後來吳關係升溫,禁了吳國的使者,陸凱才徹底斷絕的聯絡,並最終成功化解了危機一直以來,路夢的策略都是先求自保,再求擴張,如果冇有一般好占便宜的機會,哪怕東吳的實力強於對手或盟友,他也會儘量把姿態放低可以說,三國之中,隻有東吳一直都是有盟友的,有時盟友是國,有時盟友是國所以,東吳才能逐漸坐大,從他接手時隻有江東六,發展到現在擁有三洲之這一點,也一直是路夢自信的來源但是現在,三洲之地陡然變成了兩州,形勢忽然變得嚴了起來陸凱冇有讓自己在“路夢反叛”的悲觀情緒沉浸太久中此事固然令人惜失望,但不能因此而亂了方寸根據目前所知的資訊,陶基雖然已經投了“士三”,但何似乎並不知情,冇有參與此事也就是說,一切還有挽回的餘地有鑒於此,陸凱決定對何保持最高程度的耐心,不逼迫他走向對立麵…

交州,榆林桂平城全控交州之後,事務忽然繁多起來,每天都有各個縣的官員前來見,呈上戶籍和官資料,彙報情況,與新交州話事人拉近關係李盛和路夢從三月初一一直忙到三月中旬,這才堪堪將除日南在,其餘十個的所有官員接見一遍,對每個人勉勵幾句,承隻要他們按時上交稅,一切職務均有各個守安排,他絕不插手路夢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這日南的官員竟然頑不靈,妄圖抵抗天威,決不可輕饒了他們!”

“我意,即刻發兵三千,攻打日南,不知妹夫意下如何?”

拿下交州後,路夢便被委任為刺史,總交州諸事因此他對於政務很是上心尤其是在路夢透露出“陸與馬、共天下”的意圖後,陶基就更上心了,完全把交州十一當成了自己的地盤來經營不過為了以示處事公允,也為了讓妹妹好生歇息一段時間,陶基硬是拉著李盛在公操勞了半個月,冇讓這個妹夫回家半個月下來,李盛累得夠,見陶基詢問,便愁眉苦臉地點了點頭,揉著腰道,“就按照兄長的意思去辦”

說罷,起身便要開溜卻被陶基一把住,一臉嚴肅的問:“偏將馬之事,妹夫打算如何處置?”

路夢想了想,“殺人不過頭點地,念在他此次立有大功的份上,給足盤纏,放了他的家小”

“如此也好”陶基點頭馬這樣的人,能背叛第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按照陶基的想法,那肯定是一了,一了百了但李盛卻做不出這種利用完就反手一刀了的事,但又不能將其留在身邊,那乾脆就把他放了反正馬也不可能在重歸吳國,如果他想吃軍旅這碗飯,除了投,彆無他選李盛走後,南海太守陸帶著三個兒子和南海戶籍名冊來到官暑,守衛複雜地檢視過陸的印,就放他進來,告訴他陶基在左房辦公陸抱著這一大戶籍名冊,走到西3房,敲了敲門,及聽到一聲“請進”

這才推門而入“刺史大人,這是南海的戶籍名冊”

路夢放下名冊,手感慨道:“敬風兄,一彆經年,冇想到再見麵時,你已貴為交州刺史,我還是南泰太守,直是人生變化莫測啊”

“叔先兄,請坐,請坐”陶基熱情還禮,兩人把臂相談“遙想日我與兄共在吳候…不,吳帝路夢下共事,彷彿就在昨日,不想今日又同在一處為臣”陶基也感慨了一句,看了眼在陸身後的三個青年,然道:“這三位便是令郎吧?

“正是在下三個不成器的犬子,陶、陶、陶抗”

三個小青年趕緊走過手躬身見禮,陶基坦然受過,笑道:“叔先兄此來,怕不是專程來送戶籍名冊的吧?這種事隻要交給那些文或者仆役來做就好了”

陸不好意思的陪笑了下:“三子俱已成年,整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故而想托敬風兄在府城給他們謀個差事,好早晚聽士公的教路夢笑眯眯的望著路夢:“好說,好說!”

兩個老熟人相視而笑一切儘在不言中陶家也是江東世家之一,雖冇有陸家那麼大,卻也是箇中等規模的家族跟李盛不太厭惡用世家大族的子弟不同,出身與世家的陶基深知世家的能量,這種安排差事拉近相互距離的操作是避免不了的通常,大族子弟果真有才能的話,那是百分百會得到重用的;倘若無才,也不過就是委任個閒職掛起來此舉,花費不了府庫裡多少錢財,卻讓各個世家與統治者更緊密的聯絡在一起然後形成“統治者管理世家,世家管理百姓”的階級關係這,便是東吳如今的社會形態李盛一但不想血洗世家,從頭到腳把交州犁一遍陶基得知這個打算後,立即阻止了路夢的魯行為因為即使消滅了世家,李盛也不可能更深度的掌控交州,甚至,還會麵臨失去掌控的風險原因無他,這個年代,特殊人大多都不識字,而世家子弟則全部都識字如果冇有了世家,誰來管理聚攏在各地的百姓?

靠百姓自己管理自己?

那絕對會亂套的正是那一次據理力爭的辯論過後,李盛改變了想法,並將交州所有事務都丟給了陶基思緒收攏,陶基分彆打量了一番三個青年,一一考校了一下他們的才學,而後閉目沉思起來思索著給這三個傑出的後生晚輩,安排個什麼職務桂平城內最大的“南國酒肆”二樓,黃襲、孫權、張休、楊百萬四大部將對位坐好,望著樓下人來人往的街道,不約而同歎了口氣之前發生在桂平城外的戰爭,並冇有給城中百姓造成任何損失,反而因為接連被了兩個家族,空出來許多無主的產業和田地的關係,有更多的百姓因此過上了好日子於是他們熱情高漲,紛紛帶著看靜的心態在府城中走來走去,期待著新刺史能掉更多大族,因此,街道上比往常更但不許多楊百萬喝了一杯酒,一臉納悶地問道:“老黃,你為何歎氣?”

黃襲又歎了口氣:“還能為什麼?積了幾年的私房錢,不知道被那個鼠輩給偷了,氣我也!”

“真冇想到,平日裡外表厚的老實人竟然是這種人!

說著,了張休一眼眾人“”了一聲,都把目光投向張休張休紅著臉爭道:“我那不是見你即將受罰,替你保管嗎”

黃襲大眼睛:“那我的錢呢?”

張休頓時一件悶:“不知道被哪個奸人給挖走了’說著,了孫權一眼眾人又把目光投向孫權當時山寨裡偏將以上職務的人隻有六個(隻有偏將以上的人可以在山寨裡隨意走動進出),即李盛、阿秀、楊百萬、黃襲、路夢、張休李盛和阿秀自然不會他們這點微薄的積蓄,埋好的錢財不翼而飛,那麼可疑人物的範圍就很小了不是小夥子楊百萬,就是老滑頭孫權孫權也歎了口氣,如實說道:“錢的確是我拿走了,可我後來回去看的時候,也不翼而飛了聞言,眾人紛紛用相信的目光看著他孫權頓時急了“哥幾個要信我啊,我真冇獨吞!我就是和你們開個玩笑……BiquPai.CoM

眾人切了一聲開個玩笑?

來個玩笑需要把前從前山挖出來,埋到後山嗎?

糊弄鬼呢!

見眾人不信,孫權一臉悶,問題是錢真的不見了啊如果他真的獨吞了那麼大一筆錢,也不至於這幾頓飯都請不起,每頓都要楊百萬付錢?楊百萬付錢?

他哪來的錢?

這酒肆裡的一頓酒菜可不便宜啊孫權一邊想著,一邊著悶酒,幾杯酒下肚,腦子忽然但不了起來多年養成的默令三人對望一眼,目光一起望向楊百萬,齊聲問道:“你哪來的錢?”

楊百萬脖子一縮,弱弱的說:“們看我做什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60 楊百萬:這事不是我做的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