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日上三竿。

馬謖精神抖擻的爬起來,打算一步到胃。

方一打開“係統商城”,就連忙揉了揉眼睛,大吃一驚。

第五排商品欄裡,售價1000穩健點/每份的“百分百氣運×1分鐘”已經斷貨。

餘下四樣商品分彆是:售價10000穩健點/每份的“百分百氣運×1小時”1份;

售價為100000穩健點/每份的“百分百氣運×1天”×1份;

售價1000000穩健點/每份的“百分百氣運×1月”1份;

以及售價為10000000穩健點/每份的“百分百氣運×1年”1份。

臥槽!

什麼情況?

氣運包怎麼就剩一份了,昨天明明還是每樣三份。

震驚之餘,馬謖忽然有點小心虛。

聯想到之前每次鑽係統漏洞,係統都會很快升級補丁,把漏洞堵上的操作,意識到這是係統在針對他昨天明目張膽刷點的迴應。

馬謖連忙看了下餘額,發現餘額仍是113000點,頓時鬆了口氣。

算了,一份就一份吧。

即使剩下的四個氣運包都隻剩下一份,也足夠操作了。

馬謖略做沉吟,決定把後麵三個以“天”、“月”、“年”為單位的三個氣運留在關鍵時刻使用,把以“時”為單位的氣運買下用來刷點。

想來,即使隻有一小時百分百氣運,想必也能刷到盆滿缽滿。

想到這裡,馬謖伸出手指,點擊購買、下注梭哈、擲骰子,一氣嗬成,隨意押了個18點,而後目光一邊盯住鐵盆裡滴溜溜轉動的骰子,一邊握拳低吼:

“中!中!中!”

片刻後,骰子停止轉動,果然是三個六朝上,18點大。

【你購買“百分百氣運×1小時”成功,你當前餘額為:103000。】

【你精準押中點數,獲得1854000點,當前穩健點餘額為:1854000點。】

【提示:你今日下注次數已用完。注:係統漏洞已修複,自今日始,宿主每日僅可下注一次,其他人每日可下注五次。】

【提示:你,目前百分百氣運剩餘時間,59分鐘。】

“……”

184萬穩健點!

馬謖勉力抑製住內心的狂喜,默默收起鐵盆,明智的冇有抗議係統“限賭”的行為。

不管怎麼說,這波血賺。

不但血賺了大量穩健點,還餘下59分鐘――也就是半個時辰的百分百氣運。

不過,這半個時辰去乾些什麼好呢?

假設他在擁有百分百氣運的時候和魏國開戰,是不是就會像司馬懿被圍困上方穀那樣,化險為夷,絕處逢生?

大概率是會的。

馬謖突然悟了。

意識到百分百氣運的正確打開方式是在戰場,而不是賭場。

於是施施然走出內室,邁著方步來到前院,打算到外麵測試一下滿格氣運的威力。

行走間,忽覺腳下似有異物,抬腳一看,發現地上居然躺著一錠白花花的銀子。

馬謖彎腰撿起銀子,見上麵還殘留著一排清晰的牙印,左右觀望,發現仆從和丫鬟們都在各忙各的,距他甚遠。

出門就撿錢?

這運氣屬實是有點好了......馬謖揣起銀子,打算到街上去碰碰運氣。

剛邁了兩步,就見黃襲滿頭大汗迎麵跑來,到了跟前,吭吭哧哧道:“將軍,可曾看到一錠銀子?那上麵帶著兩個牙印,那是俺掉的……”

馬謖瞥了黃襲一眼,從袖口摸出銀子丟給他,施施然朝門外走去。

黃襲滿臉堆笑接過銀子,屁顛屁顛跟上。

南鄭。

丞相府。

眾文武濟濟一堂。

諸葛亮環顧楊儀、魏延、鄧芝、薑維等人,神情略微有些嚴肅:“我欲遣一員上將趕赴西涼輔佐趙老將軍,儘起五萬精騎,自隴山道往東直下關中,不知何人願意前往?”

眾人對望一眼,默不作聲。

若是往常,這種獨當一麵的差事一定是馬謖的,這在蜀軍之中已經形成了潛規則。

如今馬謖不在軍中,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不適應。

就連一向傲氣沖天目中無人的魏延,也低著頭,一言不發。新筆趣閣

以前,他覺得自己很能打,至少是蜀漢最能統兵打仗的將軍之一,所以纔會有那句豪言壯語:“若曹操舉天下而來,請為大王拒之;若曹操令一偏將率十萬之眾前來,請為大王吞之。”

但現在,魏延不敢這麼想了。

易地而處,他知道以自己的本事,萬萬做不到“收複涼隴”這種逆天壯舉,更何況馬謖幾乎是空手前往,最終借羌人之兵平定河西。

這樣的操作,兵仙韓信來了都不一定行。

所以,魏延的傲氣一下子冇有了,或者說消失了大半,行事格外低調。

因為不低調不行。

看看目前擋在他前麵的都是些什麼人吧,首先是天文地理無所不通的諸葛亮、其次是常勝將軍文武雙全的老將趙子龍,最後是穩如老狗的“奇帥”馬幼常。

更彆提還有個文武雙全的小將薑維已經嶄露頭角,正等著上位。

和這些人比,魏延覺得自己冇有一丁丁優勢。

上述幾人裡除了諸葛亮,論武力,他一個都打不過;論智力謀略,那就更不用提了。

再加上此去隴右的主旨是“輔佐趙雲”,若有大功勞,那必然是趙雲的;若需要攻城掠地、衝鋒陷陣,那必然是副將的活。

總不能讓身為主將且一大把年紀的趙雲去衝鋒陷陣吧?

這一點,也是眾人遲遲未表態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將者,誰不想獨掌一軍?

去給彆人當副將這種苦差事,還是交給彆人吧。

眾人的神態被諸葛亮儘收眼底,他目光凝視著魏延,良久才道:“文長……”

魏延連忙起身,拱手推辭道,“丞相,延乃一介武夫,又不曾與趙老將軍搭檔過。實難擔此重任,還請丞相另請高明。”

“哦,文長以為何人可擔此任?”諸葛亮絲毫不驚訝魏延的態度。

魏延看了鄧芝一眼,道:“末將以為,需派一位與趙老將軍合作過的宿將前往......”

後麵的話魏延冇有說,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說什麼。

在坐眾人中,隻有鄧芝在四年前曾與趙雲搭檔過,當時兩人統領一支二、三千人的疑兵,出萁穀牽製曹真,最後被曹真識破,為其所敗,狼狽退回漢中。

可以說,無論是過程還是結果,鄧芝和趙雲搭檔都毫無亮點。

如果將這個範圍擴大到整個蜀漢,那麼隻有一個人和趙雲搭檔最多,戰績最好。

這個人是馬謖。

但馬謖眼下正賦閒在家,身無軍職,不好委派任務。

眾人都知道,彆看馬謖率軍攻打魏國時屢戰屢勝,鮮少失手,但大家都清楚魏國的實力仍舊比蜀漢強大許多,絕非一時一勝可圖。想要打敗魏國,全據關中,麵臨的困難難以想象。

在這種背景下,單獨統軍的吸引力就冇有那麼大了,主將萬一出現一次失誤,即使能從戰場全身而退,輕則也會被軍法從事,重則小命難保。一如昔日街亭戰後,馬謖雖勝卻被一擼到底;又如上次五丈原戰後,漢軍小勝,副將王平仍被一擼到底,險些喪命獄中。

諸如此類,都是血淋淋的前車之鑒。

更何況,此去隴右並不是去當主將,而是去當副將。

但凡腦子正常一點的人,都會選擇緊跟諸葛亮的步伐,而不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去給趙雲當副將。

原因無他,唯諸葛亮穩健爾。

所以,大家一聽說諸葛亮想物色一個副將前往隴右與趙雲搭檔,都有些不想去。

諸葛亮也想聽聽其他人的見解,於是便將目光移到鄧芝身上。

鄧芝起身說道:“丞相,綜觀我季漢文武眾將,備受趙老將軍青睞者,唯有馬謖一人,何不就啟用馬謖,從助趙老將軍,往掠關中。”

諸葛亮不置可否,目光看向薑維。

薑維拱手道:“丞相,維年紀尚輕,資曆尚淺,隻想早晚追隨丞相左右,聆聽教誨。以末將之見,此任非馬征西莫能勝任。”

楊儀不等諸葛亮看過來,便主動起身進言道:“丞相,伯約所言極是啊。”

“……”

諸葛亮再次環顧眾人,見大家都是一副理應如此的表情,便揮了揮鵝毛大扇,對守候在大廳中的侍衛親兵說道:“來人,去請馬謖。”

當下便有一名親兵應了一聲,領命大步而去。

眾人俱是暗鬆一口氣,拱手告退,立於府外等候。

少頃,馬謖在丞相府親兵的引領下姍姍而來。

剛到府外,便與候在外麵的一群人迎麵碰上。

見各人看過來的目光意味莫名,馬謖微微一笑,拱手與眾人寒暄一番,甩袖直入府堂。

“丞相,馬謖到了。”

親兵搶先一步稟過,而後識趣地退了下去。

諸葛亮轉過身來,與馬謖目光交彙,片刻後,斟酌著言語說:“幼常,今甲兵已足,器械已備,我意分兵兩路北伐曹魏,不知你以為如何?”

“這個嘛……”馬謖本想說此時北伐有些操之過急,見諸葛亮眼神極其堅定,便話音一轉,對後者拱了拱手:“丞相明鑒,克複中原,光複漢室,就在今天!”

就在今天?!

諸葛亮奇怪的看了馬謖一眼,不知道他為何會有如此大把握。

今日的局勢已不比往日。

分兵之計已經無法再讓對手司馬懿首尾難顧了,

當雙方軍事力量相差彷彿的時候,主動收縮的一方將會擁有更多的優勢,而主動進攻的一方看似優勢,實則卻要麵臨補給線被拉長,暴露出弱點或弱點被放大的風險――這是最簡單的軍事常識。

最有代表性的案例就是董卓在洛陽被十幾路諸侯分兵三路圍毆,一路諸侯在北麵河內郡,由袁紹統領,隔河虎視洛陽;一路諸侯在東,由張邈曹操統領,兵臨虎牢關前;最後一路在東南,由袁術孫堅統領,兵逼太穀關、伊閥關。麵對如此危急的局麵,董卓隻是輕輕揮了揮衣袖,退入關中,便將諸侯圍攻之勢輕鬆化解。

當然,說到這個案例,就不得不提夷陵之戰。陸遜用的就是步步後退,引誘劉備拉長補給線,而後伺機反擊的打法。

也就是說,昔日魏國擁有隴右的時候,司馬懿一個人難以兼顧隴右和關中,麵對蜀漢兩路出擊的態勢,不得不放棄隴右,退回長安。

如今這個弱點已經不存在了。無論蜀漢分多少路進攻關中,司馬懿都可以輕鬆應付。

簡而言之,任憑蜀漢幾路來,司馬懿隻需一路去即可,甚至還可以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擊破。

再加上如今缺少了吳國這個盟友的牽製,而柯比能又有勇無謀,很難給曹魏製造出多大的麻煩。如此,魏國可以傾儘全國之力來抵禦蜀漢攻勢。

這樣的局勢令諸葛亮連日來憂心忡忡,苦思妙策而不得。

馬謖微微一笑,解釋道:“欲奪關中,隻在翻手之間,謖有上中下三策,可解丞相之憂。”

此言一出,諸葛亮微微訝然,繼而喜出望外,捋著鬍鬚瞥過來一眼,沉聲道:“有何妙計,幼常但說無妨。”

嘴上是這麼說,諸葛亮心裡想的卻是:“莫非幼常又有克魏妙計?果如此,單就統軍打仗能力這一塊,他確實要勝過我不少啊……也不知道這是蜀漢之幸,還是不幸。”

馬謖抱拳對諸葛亮行了下禮,將心中所思計策娓娓道來:“上策攻心,再對司馬懿用離間計。若魏主曹叡相疑,調司馬懿去往他處,則關中唾手可得。”

“中策聲東擊西,丞相可先回成都,以慢曹魏警惕之心,暗中再約柯比能擊魏,待到司馬懿領兵北上抵禦柯比能時,丞相再令一軍出隴右,一軍出斜穀,如此,便可頃刻間席捲關中。”

“下策,兩路出擊,硬伐關中,至於勝負,且看天意。”

“……”

諸葛亮皺起眉頭,敏銳地覺察出中策有些不妥。

那司馬懿是何等人,會被區區聲東擊西之計騙走?

正疑惑間,卻聽馬謖繼續說道:“若行中策,謖願隻身前往漠南,助柯比能一臂之力……”

後麵的話,馬謖冇有說,諸葛亮已經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效仿交州故事,給曹魏培植敵人。

可以預見,隻要馬謖去往草原,和柯比能搭上線,而後興兵南下,那麼曹魏隻能派出司馬懿前去抵擋。

其他將領,恐怕是擋不住馬謖的。

諸葛亮欣慰的看著馬謖,以前後者在他麾下出謀劃策的時候,他就覺得馬謖不簡單,腦袋瓜靈活,胸有韜略,有大將之姿。

現在馬謖不但證明瞭自己有大將之姿,還證明瞭自己有統帥之姿,權臣之姿,甚至隱隱露出王者之姿。

這反而令諸葛亮欣慰之餘,又生憂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69 計攻曹魏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