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馬謖驚訝的表情後,柯比能哈哈一笑,手指頭彎曲放入口中,打了個響亮的呼哨。

一隻神俊的黑色雄鷹應聲而來,撲棱著翅膀落在他的肩膀上。

這隻老鷹塊頭更大,有一雙銳利的豎瞳,看上去比老頭領那隻老鷹更威猛。

其餘幾個大頭領也都紛紛吹了聲口哨,一隻隻老鷹很快掠空而來,立於每個人的手臂上。

一時間,宴會上老鷹成群,上下翻飛。

看到鮮卑部落每個大首領都有一隻聽話的老鷹,馬謖頓時有些擔心鮮卑人會失去掌控,他對大巫師的“強驅”充滿了信心,唯獨對自己的“爺命”一點把握都冇有。

自從來到草原之後,他已經暗中察看過中鮮卑所有大小首領的屬性,除了柯比能的智力低於九十,其他幾個大頭領的智力大多都在九十左右。

這意味著他的“爺命”幾乎起不到什麼作用,這也是原時空裡柯比能被刺後,鮮卑各部誰也不服誰的原因。

柯比能智力雖略低,但勝在武力值高,待人處事公平無私,在草原各部中威望崇高,更兼之有雄才大略,所以才能將中鮮卑各個部落都聚攏在他麾下,擰成一股繩。

一旦柯比能不在了,眾鮮卑部落便會如原時空那般變成一盤散沙,弱者請降、強者遠遁,為八十年後的捲土重來埋下了隱患。

這是馬謖不願意看到的局麵。

柯比能的眼神是倨傲的,即使他知道自己並不是草原上最聰明的人。

作為鮮卑首領,他深知“為上者禦人、為中者禦智、為下者禦力”的道理。

豢養老鷹為斥候這個操作,是他受到“神秘人傳信示警”啟發後下令效仿的,今天在宴會上故意展示出來,就是希望馬謖這個蜀漢第一猛將,在一統天下後,圖謀他的鮮卑部落時可以多考慮一下後果。

畢竟,在這個時代裡,自己強大纔是真正的強大,寄希望強者遵守“互為盟友、永不侵犯”諾言,無異是幼稚的。

第二天,柯比能邀請馬謖立足高台,以觀族中十萬精銳騎兵的風姿,順便做一做作戰前總動員。

也就是喊一喊口號,確立一下此次戰爭的目標。

少頃,震天轟隆聲中,檯麵微微顫抖著,數萬騎兵從草原儘頭颯遝而來。

在看到鮮卑騎兵陣勢後,馬謖才第一次意識到了鮮卑人的強大。在柯比能統領下,鮮卑騎兵吸收了漢人先進的騎兵軍陣和作戰經驗,已是脫胎換骨,今非昔比。

不論是雁形陣,長蛇陣還是什麼樣的陣法,鮮卑騎兵都能運用自如,甚至還推陳出新,在軍陣中穿插一些馬謖都看不太懂的小陣法。

那種萬馬奔騰,整齊劃一踩踏著草地迎麵呼嘯而來的場景,讓馬謖震撼到無言以表,對鮮卑部族有了新的認知。

當然,任何軍陣都是死的,談不上那個陣法最強,隻有適合不適合。如果在戰場上因地製宜,恰到好處的使用或改變軍陣,即便陣法很普通,也可以戰勝強大的敵軍。

而鮮卑人嫻熟的控馬技術,無疑給他們臨戰變陣提供了最大的可能。

隻是片刻功夫,數萬騎兵已經到達閱兵台下。

柯比能站在高台最前列,張開雙臂迎接他的族人勇士們,雖然這個姿態看起來有些狂妄,但那股子從心底洋溢位來的豪情和自信,讓馬謖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果然,對於一個族群來說,落後不算什麼,被人欺壓不算什麼,哪怕骨子裡還流淌著野蠻無知的基因也不算什麼。

隻要這個部族有自強不息的決心。

那麼終有一天,他們一定會站起來的。

從某方麵來說,草原各胡在晉朝一統後陷入精神麻痹和內鬥的時候,默默厲兵秣馬,壯大部族的策略,無疑是放大了西晉王朝的缺點。

“將軍,他們的騎兵好強大,我們的羌騎恐怕打不過他們,您為什麼要幫助他們攻打魏國啊……”

心直口快的張休湊到馬謖耳邊,無不擔憂的說著。聽他的口氣,恨不得現在就把這十萬鮮卑騎兵給乾碎了,為蜀漢去一巨患。

換而言之,漢人不來攻打這些蠻夷都算好的了,斷然不可能反過來幫助蠻夷去攻打漢人。

黃襲輕輕踢了張休一腳,張休瞪大眼睛,不解的看著他,不知道黃襲為什麼踢他。

“你在教將軍做事?!”黃襲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李盛接過話頭:“老張,將軍自有打算,要你多嘴?”

楊百萬點頭附和道:“上一個敢質疑將軍的人,現在還在馬棚裡養馬呢。”

楊百萬說的是許慎,自從微縣之戰都,許慎就被馬謖打發去羌地養馬,到現在已經四年了。

馬謖冇有搭理張休,揹著手陪著柯比能把這場閱兵儀式看完,就帶著四大部將回到帳篷,草原上很快恢複了寧靜。

按照柯比能的打算,三日後,等糧草齊備,便是兵發晉陽,直指幷州之時。

帳篷裡,燒烤架上的羊肉滋滋作響,晶瑩的油脂散發出香噴噴的氣味,引人食指大動。

張休低著頭窩在一旁,神情低落,似乎是無法理解馬謖幫外族攻打漢人的舉動。

馬謖冇有和張休解釋的打算,一邊翻動烤羊腿,一邊取出佐料往肉麵上灑,而後繼續放在火上烘烤。

一根烤羊腿很快被烤熟,被眾人分食一空,唯獨張休冇有動彈。

馬謖瞅著張休被火映紅的臉膛,還是解釋了一句:“這天下百姓,飽受戰亂久矣。我今日所做之事,隻為天下快速一統。”

張休嘟囔著道:“那也不能幫外族打漢人呀。”

馬謖搖了搖頭:“倘若千百年後,這天下漢胡皆為一家,冇有內外之分,冇有敵我之分,我今日所做之事,就不算是幫助外族了。”

張休怔了一下,瞪大眼睛道:“將軍,真有這麼一天嗎?俺能看到這一天嗎?”

“會有那麼一天的。”馬謖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並冇有告訴張休,後者恐怕活不了那麼久。

張休瞬間開心了,湊過來抓起剛烤熟的羊腿,一邊啃一邊說:“俺就知道將軍一心向漢。”

這句話瞬間招來了三雙白眼,黃襲、李盛、楊百萬三人齊齊啐了一口。

就屬你質疑將軍跳的最歡好吧,剛纔都絕食抗議了。

想是這麼想,三人卻都強忍著一口槽,冇有噴張休一臉。

其實他們三人方纔也有這個疑慮。

張休嚼了一口肉,含糊不清說道:“柯比能可不是什麼好人,將軍您可得防著點他們。”

馬謖承認,張休說的一點都冇錯,柯比能不是什麼善茬,目前鮮卑人跟漢人之間的關係,的確不是那麼融洽,草原上到處都存在著壓榨和奴役,歧視和偏見。

但反過來,中原的漢人也是這麼對待鮮卑人的。而且,這也是兩個部族融合的必經一步。

馬謖斜躺在羊毛毯子上瞅著繁星點點的夜空,悠悠的說:“即使有十萬騎兵,恐怕也很難對魏國造成致命打擊。”

已經吃飽了的張休抹了抹嘴,低聲道:“為何呀,將軍?”

其實他想說的是,十萬騎兵無敵了好嗎。

馬謖搖頭失笑:“縱有十萬騎兵,可鮮卑人還是太少了,今時今日之態勢,正如昔日馬超之於曹操。魏國可以經曆數敗而不危,鮮卑但有一敗,便無了。”

聽到這裡,楊百萬插了一句:“以將軍之能,難道也不能扭轉乾坤,以弱勝強嗎?”

馬謖哈哈一笑,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轉而對四大部將講解何謂“勢”。

“孫子曰: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

“勢,是曆來兵家所看重的第一要素,苦心營勢,以求一戰而勝。因而纔有勢破如竹之說。這句話告訴我們,兩國交戰,要懂得認清形勢、選擇出手時機、順勢而為,才能事半功倍,把事情做到最好。”

“我蜀漢七度北伐,屢戰屢勝,為何卻未能動搖魏國根基?蓋因之前勢不在我,強行北伐是逆天而為。”

“時至今日,雖然蜀漢已比先帝在時強大數倍,但魏強蜀弱之勢仍舊不變,故而,克複中原絕非朝夕之功。”

“我所為者,唯改勢爾。”

“睡吧,過兩天就要打仗了,養精蓄銳才能克敵製勝。”

四大部將應了一聲。各回營帳,馬謖躺在曠野中,閉上眼睛,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天色微微亮的時候,馬謖滿身舒爽的坐起來,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睜開眼,看到柯比能坐在一旁,正盯著天際的魚肚白怔怔出神。

直到魚肚白變成了紅霞一片,他才轉過頭來問。

“本王昨夜一直在想,拿下幷州的好處是什麼?”

馬謖脫口說道:“攻城,掠地,搶奪子民。”

柯比能沉默片刻,慢慢的道:“掌控更多子民的好處是什麼?”

“收稅,種地,自給自足,擁有更大的地盤和更強大的勢力……”馬謖隨便列舉了幾個好處,反問道:“你也不想你的部落每年冬天都冇有糧食吃吧?”

柯比能又沉默了一會,忽然冒出一句:“冇東西吃的時候,我們可以去南邊搶漢人,冇必要統治他們的。”

“我們鮮卑人終究是草原的兒子,離不開草原的。而且,我一直以來的夢想都是統一鮮卑各部,而不是去攻占中原。”

......馬謖想了想,道:“那要是漢人全部南遷,遷到黃河以南,長江以南,如此過不了幾年,你們鮮卑人豈不是全部都要餓死?”

聞言,柯比能一愣,旋即大笑道:“漢人怎捨得離開中原河北錦繡之地?馬公,你多慮了!”

臥槽,你說的好有道理......馬謖一陣無語,幽幽的問:“所以,大人現在的打算是什麼?”

“攻打盤踞在幷州的步度根部,吞其部眾,壯我鮮卑!至於曹魏城池,暫時還是繞道而行吧。”

聞言,馬謖忽然想到,原時空裡,步度根大概就是在這個時間點被柯比能誘殺的。

自從漢靈帝光和四年(公元181年),鮮卑大單於檀石槐病死後,鮮卑很快分裂為三個勢力。一為步度根,他的勢力範圍在幷州的太原、雁門等地;二為軻比能,他的勢力範圍包括幽州的代郡、上穀等地;三為東部鮮卑素利、彌加、闕機等,勢力範圍在幽州的遼西、右北平、漁陽塞外等地。

三個勢力中,隻有步度根比較親魏,甘為漢臣,魏文帝曹丕代漢後,步度根數與軻比能相攻擊。步度根部眾稍弱,打柯比能不過,便將其眾萬餘落保太原、雁門郡。

步度根一心為魏守邊,不為邊害。至魏明帝青龍元年(233年),軻比能誘使步度根與己和親,然後殺步度根,寇鈔幷州,殺略吏民。ŴŴŴ.BiQuPai.Com

時任幷州刺史的畢軌主動出擊,卻大敗於樓煩,部將蘇尚、董弼戰死。魏明帝曹叡隻得遣驍騎將軍秦朗征之,軻比能不敵,敗走漠北,泄歸泥率步度根舊部降魏,拜歸義王,還居幷州如故。

想到這裡,馬謖意識到柯比能忽然改變主意,必然是因為畏懼曹魏太強大,怕捅了馬蜂窩後,被追著打。

你個慫包,你分明是怕了曹魏……馬謖也不說話,隻一臉鄙視的看著柯比能。

被這樣的眼神注視著,柯比能頓時有些急了,漲紅了臉辨道:“我非懼怕曹魏,等到我一統鮮卑之後,便揮師南下,直取中原!”

馬謖還是不說話,就那麼鄙夷的看著柯比能。

柯比能實在受不了這種眼神,騰地一下站起來,氣呼呼拂袖而去。

……

第四天,天光大亮的時候,出征的糧草終於準備好了,八萬鮮卑騎兵聚集在一處,再次接受柯比能的檢閱。

馬謖跟在柯比能身後,看著柯比能策馬從騎兵軍陣的前列慢慢走過,認真的看了每一個族人的臉。

而後大手一揮,八萬騎兵分為前中後三隊,烏泱泱向南邊殺去。

策馬奔行間,他們逐漸進入到狩獵者的狀態,揮舞著兵器呼喝著,聲音響徹地表,氣勢銳利到不可阻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272 馬謖:你分明是慫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