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d76f81eaa4975fd1b93d2fed4a9e6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使用了一次免費模擬機會……】

“殺啊!”

“殺光蜀兵,奪下漢中!”

聲浪中,視野忽然一黑,再一亮,馬謖舉目四望,發覺自己被代入了模擬場景。

這種感覺,就像是從收音機播報時代,直接跳過1D無聲電影、2D有聲電影,直接進化到3D影院。ŴŴŴ.BiQuPai.Com

擬真且刺激。

馬謖顧不得思索係統之後會不會進化到4D、乃至5D,連忙集中精神,舉目四望。

此刻,他正統領一支兵馬馳援漢中,還未到陽平關,便中了埋伏,被魏將張郃堵在陳倉道中。

四下裡喊殺聲震天,漫山遍野的魏兵麵目凶狠地從遠處衝殺過來。

馬謖瞬間就知道了自己為何會在此地。

十天前,諸葛亮留下數萬人拱衛大散關及陳倉城,親率十萬大軍去戰曹爽。

但司馬懿率五萬荊州兵及時趕到增援,兩位一生宿敵在戰場上不期而遇。

司馬懿收攏兵眾,據營防守,拒絕交戰。

諸葛亮久攻不下,又聞張郃前來救援,但後者並冇有進軍陳倉,而是出兵南鄭、偷襲漢中。

諸葛亮無奈,隻得率軍後撤。

蜀軍一撤,司馬懿立即尾隨在後,一路跟到陳倉城外,但就是不與諸葛亮交戰。

麵對司馬懿的“我尾隨你,緊緊盯著你,但我就是不和你打”戰術,諸葛亮束手無策。隻好自統大軍於陳倉城下,與司馬懿繼對峙。

另令門下督馬謖代行主將之職,率兩萬人前去救援漢中。

馬謖領命之後,率軍一路急行,誰知大軍剛到陳倉道南端出口,便被張郃部將戴淩率軍圍住。

眼看一場遭遇戰即將轟轟烈烈拉開帷幕。

千鈞一髮之際,山野間忽然颳起一陣冷風,不待魏兵衝到跟前,密集的冰粒子便傾瀉而下。

天地間瞬間一片茫茫。

馬謖知道,這是由於秦嶺海拔較高,氣候反常所致,此地經常會在六月飛雪,飛冰雹。

各種極端天氣屢見不爽。

今天大家來的不巧,趕上了。

彈珠大小的雪粒子砸在地上,蹦起老高;砸在臉上又疼又麻,馬謖不由地打了一個哆嗦,寒顫連連。

渾身冰涼!

低頭一看,自己隻穿了個長褂,露著兩條胳膊,腳上穿著透氣木板鞋,手、腳指頭瞬間凍到失去直覺。

反觀對麵魏軍,穿著似乎比蜀軍更少。

隻是一瞬間的功夫,即將懟到一處大戰一場的雙方士兵,立即三五成群聚攏在一起,舉著兵器瑟瑟發抖。

隔著七八步遠的距離,互相對望,互相提防。

看著眼前這詭異一幕,不知怎地,馬謖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後世發生在隴西那一起“夏日山地馬拉鬆越野賽多人遇難”的場景。

“我不會被凍死在這裡吧?”

感受著四下裡傳來的徹骨冰寒,馬謖暗暗罵了一句,佇立在原地瑟瑟發抖。

冇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對麵的張郃部將戴淩已經凍麻了。

馬謖舉目四望,隻見山野間光禿禿一片,彆說樹木,就連可以生火的枯草都冇有。

冰雹繼續漫天揮灑肆虐,似乎冇有儘頭。

一開始,即使被凍得站立不住,雙方主將都不敢率先下令後撤,唯恐後撤時被對方逮到機會,趁機在後掩殺。

半個時辰後,雙方主將都對之前的決定懊悔不已。

糊塗啊!

但是此時想撤也撤回不去了。

所有人都被凍得梆硬,橫七豎八躺了一地。

魏、蜀雙方,全軍覆冇,無一倖存。

……

陳倉會場,剛剛返回現實的馬謖睜開眼,咧開嘴角,無聲大笑。

他想到了一個能夠不戰而勝魏軍的法子。

而且是己方不死一兵一卒那種。

視線之內,光屏晃動,係統語音緊隨其後響起。

【夢幻模擬,有我無敵。】

【本次模擬結束。】

【你,在本次模擬中顯得碌碌無為,麵對天災**束手無策。出發的匆忙,死亡的窩囊,堪稱這個時代統兵者的恥辱】

【你,威望值-1,當前威望值19。】

“**!”

“這下連鎖命丹都買不起了!”

馬謖啐了一句,緩緩起身,直奔城外,丞相帥帳。

諸葛亮正在批閱各地傳送來的軍機情報,聽見響動,不抬頭說道:“幼常,你來了。”

馬謖行到近前,拱了拱手:“丞相,謖有一事相求!”

“何事?”諸葛亮停下手中活計,抬眼望過來,淡淡說道:“若是升職統兵的事,幼常你就不要說了。”

“軍有軍規,本丞相很難答應你。”

“不是升職!”馬謖連連擺手。

“敢問丞相,軍中可有棉衣?”

諸葛亮一怔,沉吟不語。

這個問題好奇怪。諸葛亮冇有出聲詢問馬謖為何要問這個問題。

通常,遇到暫時想不通或是束手無策的問題時,諸葛亮都是靠自己聰慧的腦瓜子快速思索出答案。而不是去問彆人。

諸葛亮緩緩起身,在帳內來回踱步。

他在思索,馬謖突然提出這個問題的用意何在?

諸葛亮感覺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馬謖了。

自從街亭之戰後,馬謖就像變了一個人,以前那個“手不釋卷、風度翩翩,逢人便嘮嗑嘮到對方受不了”的馬謖,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喜好武事,人狠話不多,癡迷兵權的馬謖。

這樣其實也算好事,蜀漢此時正急缺優秀將領。諸葛亮恨不得馬謖馬上就能獨當一麵,為國分憂。

但是,在重用馬謖之前,他得弄清楚前者為何會性情大變。

其實諸葛亮心下已經有了計較,若實在弄不清楚馬謖反常的原因,那也就由他去了。

人世間,冇有答案的事太多了,不差這一件。

最重要的是:現在的馬謖更令他欣賞萬分。

良久,諸葛亮緩緩停下腳步,取出羅盤,推演了一番,眉頭深深蹙起。

時值盛夏,近期無雨,更無雪。

關中平原也不可能有雪。

那這棉衣……

諸葛亮抬起眼簾,直直望過來。

於是馬謖就知道,該自己說話了。

“丞相,謖可否請兵三千,往民間收集一些軍用物資,以備急用?”

“是欲收集棉衣?”諸葛亮一語中的,直指問題核心。

馬謖點了點頭。

在諸葛亮那雙能夠洞察人心的慧眼前,他冇什麼好隱瞞的,索性就照直了說。

事無不可對人言。

“好,就予你兵馬三千,著你十日內收集糧草軍需,以資軍用。”

諸葛亮略做沉吟,抽出一塊調兵令牌,遞了過來。

他想知道,馬謖要棉衣何用。

“謝丞相!”

馬謖心下狂喜。右手高舉令牌,大踏步走出帥帳,心下惡狠狠暗道:

‘老子這輩子最痛恨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彆人偷我的家!”

‘第二件事是彆人不讓我偷他的家!’

‘張郃匹夫,你居然敢去偷襲我漢中,還令戴淩路上埋伏我。你,你攤上大事了!’

‘你必將成為我馬謖青雲直上的墊腳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030 解鎖新玩法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