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33a5cab6c0ad536fa6495d56611ad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郃率大軍一路急行,灰土灰臉奔至下辨城外,果見城樓上王旗變幻,一麵麵旌旗迎風招展,獵獵作響,上麵一個個“漢”、“諸葛”、“馬”等字樣晃來晃去。

張郃頓時怒極,策馬向前,指著城上罵道:“馬謖匹夫,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快快出城與我決一死戰!”

馬謖傲立城頭,微笑著兩手一攤:“張郃小兒,任憑你怎樣叫罵,我是不會出城的。”

“你若是好漢就上來砍我!”

“你敢上來嗎?”

言語間,一股子強烈的鄙視感肆意甩了過去。

張郃猛然一怔,忽然覺得這幾句話特彆耳熟。尤其是第一句話,分明出自他的原創。

十一年前,他與蜀將張飛在宕渠展開大戰,相持五十多天。

在那一戰中,麵對張飛咄咄逼人的攻勢,他采取堅守不戰的戰術,任憑張飛在山下叫罵,他自巍然不動。

而那句“張飛小兒,任你如何叫罵,我是不會下山的”,就是出自彼時他口。

之後,張飛為了引他下山,故意假裝飲酒大醉,肆意侮辱他八輩子祖宗。

他見勢決定半夜下山襲擊張飛,結果中了張飛的埋伏。雙方激戰一場,他不敵張飛,敗走。最終被張飛前後包抄,打得大敗而逃。

此戰,一直被他視為一生之恥。

因為那張飛取勝之後,還特意刻石留念,遺蹟儲存至今。

唯恐全天下不知道他張郃被張飛乾趴下了。

一想到這茬,張郃的血壓就直衝腦門。

第二句話,他倒是第一次聽,隻是覺得微有不爽。

但第三句話,張郃已是第四次聽到馬謖說起,每一次聽到,血壓就會莫名升高。

第一次是在街亭南山,當時馬謖在上他在下,他作為強勢的一方,不但折損兩萬多人馬,還被這句話氣得直咬牙。

第二次是在略陽大寨,他還是強勢的一方,卻折損三四千人馬,氣得眼珠子都紅了。

第三次是在微縣土城。他仍是強勢的一方,但偷襲失敗,再折數千人馬,被氣得灰溜溜撤退。

今天是第四次。

四次,他都是更強的一方,但……輸的都是他!

是他,是他,還是他!

這馬謖,堪稱是他一生之敵!

一瞬間,不愉快的往事一幕幕湧現在眼前,全是自己吃癟的場麵,張郃為之氣結,胸膛劇烈起伏著,卻無從反駁。

他是武將,口才非所長,根本懟不過馬謖,何況對方還言之有物,不是亂蓋。

一句話,就狠狠地傷害了他。

張郃憋了半天,身形一晃、喉嚨一鹹,張嘴噴出一口老血,氣急敗壞喝道:

“攻城!給我攻城!活捉馬謖,踏平此城!”

一路急行軍,累得半死才趕到此地的魏軍士兵們聞令,你看我、我看你,遲疑未動。

不是他們不聽主將號令,屬實是此刻攻城,跟送上門自殺冇什麼區彆。

作為大魏最精銳的士兵,他們不缺勇氣,更不缺理智。

遊楚與徐邈對望一眼,目光裡儘是擔憂,前者拱手道:“將軍,兵士們都已疲憊不堪,此時攻城極為不智…還請三思啊!”

還有一句話遊楚忍著冇說,他覺得張郃能夠意識到。此次後者率五萬人馬進攻漢中的軍事行動,失敗了。

敗的很徹底。

五萬大軍連陽平關都冇看到,還一路連敗,隻剩兩萬餘人。倘若再敗下去……失地丟城事小,陛下問罪纔是大事。

到那時,誰能兜得住?

再者,下辨城本就不屬魏國所有,丟了也就丟了,保住剩餘有生力量纔是關鍵。

再打下去,一旦諸葛亮大軍趕到,與馬謖、西羌等部對魏軍形成合圍,怕是剩下這兩萬多兵馬,都得交代在此地。

到那時,誰去守隴西?

無兵可用了啊。

張郃又噴出一口血,這才覺得淤塞的胸口稍微緩和了一些,撫著胸口,咬牙切齒道:“撤退!”

聞言,所有魏兵都鬆了口氣。

如果可以,他們以後都不想再與馬謖交戰了。

如果一定要把以後界定出一個準確期限的話……

他們希望是一萬年!

……

魏兵垂頭喪氣退去後,城上蜀軍一片歡呼,士兵們紛紛聚攏在馬謖周圍,目光炙熱而崇拜。

一言退強軍、傷敵將,不戰而勝。馬將軍真乃蜀漢第一…哦不,第二神人也!

馬謖享受著眾人的仰慕崇拜,嘿嘿一笑,轉身下城,深藏功與名。

來到這個時代後,他已經對三國時代的生存環境瞭若指掌,並深深掌握了其中精髓。

這個時代不論文臣武將,都特彆會罵人,罵起人來那是疾言如刀,言語精練,句句直戳心窩子。

心理素質一般的人,根本頂不住。

一句話就能被氣個半死。

譬如:袁術罵劉備“織蓆編屨之輩”、張郃罵諸葛亮“諸葛村夫”是出身歧視。

龐德罵關平“疥癩小兒”是年齡歧視。

袁紹罵劉備“大耳賊”、禰衡罵夏侯惇“完體將軍”是相貌歧視。新筆趣閣

天下人罵曹操“曹賊”、罵呂布“三姓家奴”是人品歧視。

一言以蔽之,歧視無處不在。

但是,想要隔空傷人、奪人性命,得在歧視前麵加上“揭短”二字。

經典範例便是諸葛亮那句“皓首匹夫,蒼鬢老賊、二臣賊子”,從年齡到相貌再到人品,三管齊下,更兼揭短、歧視、罵人三合一,直接否定了王朗生而為人的合法性。

如此,王朗焉能不死!

當一個人意識到自己連呼吸都是罪,且深以為然的時候……那就到了自己終結自己生命的時候。

其實,不隻是文官武將,這個時代小孩子們也很厲害。以讓梨聞名於後世的孔融,十歲歲時與河南太守李元禮的賓客陳韙發生了口角,前者諷刺他說:“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孔融立即反諷道:“觀君小時,必然了了。”

一句話,就展示了孔融深厚的嘴炮實力,嗆的陳韙差點當場去世。

馬謖從後世而來,相比這個時代的古人,他多的不止是一千八百年見識。還多出了一千八百年間,各朝各代噴人的精華。

這給了他和任何人吵架的底氣。

思緒迴轉,馬謖打開光屏看了一眼自己的屬性,憧憬起係統接下來的升級方向。

不知係統會增加哪些功能?

會不會增加檢視其他人屬性的功能?

會不會增加新的玩法?

會不會增加獲得穩健點的來源?

老實說,他覺得光靠模擬人生來獲得穩健點,屬實是太慢了。

他有暢想過,有朝一日,可以在“係統商城”裡,買完糧食買士兵、買完士兵買裝備、買完裝備買馬匹、買完馬匹買人口,買完人口買女……算了,女人隻會影響他匡扶漢室的大業,不要也罷。

他暢想著光靠買買買,就讓蜀漢成為三國最強實力,然後像曹操南征一樣,興兵百萬,平推天下。

就是不知道這個夢想能不能實現……

馬謖視線飄忽,陷入遐思之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模擬器:這個馬謖太穩健了更新,049 悲喜兩重天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