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等支狩真答話,那名散修大剌剌地躍上龍舟,緊緊盯著支狩真的眼睛,兩個瞳孔往中間靠攏,驟然一瞪,射出一道黃澄澄的**腐光!

**腐光源自一種上古秘傳的旁門瞳術,以精神力為根基,融合凶毒穢物,專門傷人魂魄,極為陰損難防。

與此同時,舟上另外六個散修彷彿群狼撲食,齊齊衝向支狩真。

一人從側麵接近,袖口“呼”地張開,一大片五顏六色的毒煙直噴出來,罩向支狩真麵門;一人手揮藍汪汪的喂毒鋼刀,又快又狠,砍向支狩真後頸;一人如蛇扭動,十指指尖射出烏黑色的細絲,猶如毒蛇吐芯,爬竄甲板,向支狩真落腳之處延伸而去;一人手掐術訣,抖手打出一團磷光閃耀的碧色火球,直擊支狩真胸膛;一人將短匕舞成一團旋轉的寒光,貼身欺向支狩真側腰;最後一人淩空躍起,猶如蒼鷹搏兔,居高臨下撲向支狩真,脫手撒出一張精鐵絲編織的漁網,網上掛滿尖銳的毒刺!

這七人中修為最高的,是那名目射**腐光的修士,已至煉氣還神高階,其餘幾人不過是煉精化氣巔峰,修為還不如支狩真。

但七人的配合卻是天衣無縫,銜接流暢,先以**術法動搖支狩真的神智,隨後毒煙與鋼刀前後夾擊,術、武相輔,再加以遠攻、近身、淩空各角度攻襲,將支狩真上下、左右、前後多個方位儘數封殺,冇有任何重疊站位,把群攻之力發揮得淋漓儘致。

即便是一名經驗老到的練氣還神修士,在這樣縝密精算的圍殺之下,也難逃一死。

“這些人絕不是普通的散修1一名觀望的魔二代修士吃了一驚,隨即幸災樂禍地笑起來,“原安這小子要倒黴了1

“應該是一場早有預謀的刺殺。”綠遺珠目光一閃,沉吟道,“像是‘神憎鬼棄’的出手風格。”

“神憎鬼棄”是雲荒人類四國裡最出名的殺手團夥,由一些散修、朝廷逃犯和宗門的叛逃弟子組成。他們自認是被世界拋棄的人,因此行事肆無忌憚,手段殘忍。隻要報酬足夠,合道修為以下的目標皆可刺殺。

“神憎鬼棄”的大多數殺手修為並不算高,但刺殺經驗極為老到,加上配合巧妙,往往能越級斬殺任務目標。

也不曉得是誰,居然找這個機會對原安下手?劉應武暗自揣測,或許是博陵原氏的內訌?

便在他們轉念之間,龍舟上,業已分出生死!

施展**腐光的修士率先慘叫一聲,七竅噴血,軟綿綿地趴倒在甲板上。

隨後,揮動短匕和鋼刀的兩名修士同時眉心濺血,往後飛跌數丈,掉進漳水河。

噴射毒煙的修士跟著身軀從中裂開,一分為二,各自往兩旁倒去,鮮血狂飆而出。

幾乎在同時,施放磷火的修士痛楚地用手捂住脖子,喉頭“咯咯”作響,鮮血從指縫間汩汩滲出。

緊接著,半空撲下的修士“砰”地砸落下來,屍體抽搐了一下,血水從心口洶洶湧出,染紅甲板。

最後一人轉身就逃,烏黑色的細絲“嗖”地纏住自家龍舟,發力一拽,帶動身軀,飛也似地射去。半空中,他臉上的僥倖陡然變成驚懼,不知何時,他隻剩血淋淋的上半身,整個人被腰斬,一雙腿還留在支狩真的龍舟上。

諸多魔二代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氣,不過說了兩句話的功夫,“神憎鬼棄”的七名殺手就被殺得乾乾淨淨,一個不留。原安不管是劍術,還是狠辣,都超出眾人意料。

“你們誰看清了,他一共出了幾劍?”綠遺珠問道。

“六劍吧?”“不對,是四劍。”“好像隻出了兩劍”魔二代們爭論起來。劉應武目露異色,原安不愧是人族近年來最驚豔的劍修,即便是自己,也瞧不出他剛纔連殺七人,一共用了多少劍。好在,這次有那四位坐鎮,金闕圖錄就不可能落入竹林七子之手。

“嗆——”隨著一聲清鳴,支狩真長劍歸鞘,驅動龍舟離去。

奇變突生!

甲板上,施展**腐光的修士屍體微微一顫,後背無聲裂開,一道黑影以驚人的高速撲掠而出,直擊原安背心!

正是原安殺完七人,氣勢回落,警戒鬆懈之時!

這纔是“神憎鬼棄”的真正殺著!

宴席上,跟隨長輩同來道賀的潘安仁目光一亮,不自禁地捏緊了酒盞,心中興奮之極。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支狩真也憑藉強大的精神力,感知到後方不斷接近的致命一擊。

這一擊悄無聲息,快若閃電,最厲害的是出手時毫無一絲殺氣外泄,所以他的三殺種機劍胎不曾有所反應。

此時此刻,無論躲閃、回擋,都來不及,前撲則會陷入被動,疲於奔命。支狩真心神一動,中丹田內,一個詭異迷濛的草俑浮現出來。

厭勝禁俑祭術——無過雷池一步咒!

若有若無的雷芒一閃,黑影的指尖堪堪要觸及支狩真的後背要害,卻被一層無形的壁障擋住,一時無法前探,原本流暢的身形也就此一滯。

支狩真同時悶哼一聲,對方的修為在他之上,無過雷池一步咒遭受反噬,草俑隨即一晃,承擔了大部分反噬。

碧色的劍光驟然一閃,從支狩真肋下反刺出去,鮮血飛濺,黑影踉蹌後退。支狩真頭也不回,跟著黑影步步倒退,連續反刺十多劍,直到黑影頹然仆倒,變成一堆殘肢碎肉。

潘安仁麵色一沉,心中怒罵,“神憎鬼棄”也是一群冇用的廢物,白白浪費了他的一本術法秘籍報酬!

不遠處的龍舟上,朱雀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原安這小子的劍法也太強了些,怕是真能夠越級斬殺煉神返虛的對手了。”

“不僅僅是劍術,原安的精神力一定非常強。”青龍靜靜地觀察著支狩真,若有所思地道,“所以他不懼**腐光,還能反噬對手,同樣也能感知來自後方的偷襲。”

“這個人很危險。”白虎沉聲說道,他最善殺伐,對戰鬥的感知也最為敏銳,“他還藏了一手。要不然,剛纔那一擊不會莫名其妙地停了一刹那。”

“轟1遠處的高空中,無數翠竹折斷、碎裂,漫天飄散。

(https:///biquge/4141374/c730800868.html)

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