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54113e7ac3f87e5ed4984a3e192f0a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著簡訊的同時,秦澤的眼前也出現了選擇的結果。

第一項以一票之差取得了領先。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一位蘇鈾:打個電話就知道的事,為什麼要浪費時間跑一趟,就算去了警察能把重要證物交給你?】

“恩......”秦澤沉吟了一下:“能不能把證物交給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打個電話似乎是可以的。”

於是乎,秦澤就直接撥通了劉璟的電話。

“喂......”劉璟那邊的聲音傳來,但是似乎是在壓著,估計是正忙著什麼呢。

秦澤也不多廢話:“我過不去。”

“什麼?”劉璟一愣:“你那邊有重要的事情麼?”

“恩,我要上學。”

“......”電話裡一陣沉默,過了幾秒鐘:“上學??你不是對這把鑰匙很在意的麼?”

“那也要上學。”

“......”電話另一頭顯然是蒙了,誰能想到一個半夜敢私闖案發現場的人,終於找到重要線索了,結果卻不來。

原因是為了不曠課......

“所以有什麼能在電話裡講的,就快點告訴我,馬上要到早課的時間了。”

“額......好吧,總的來講,就是我們發現了那把鑰匙的使用地點,是市立圖書館的一個物品寄存櫃子。”

“圖書館?”

“恩,不過櫃子裡好像冇有什麼特彆的東西,或者說有特彆的地方,但是我們警方暫時還看不出來。”

經過之前的一係列交涉,現在劉璟已經覺得,秦澤這個傢夥是一個很與眾不同的學生了,所以在某些情況之下,她更願意相信秦澤的話。

你讓警方去調查個失蹤、凶殺、販毒之類的還行,你要是讓他們去調查怪物、黑影、超能力,那到底從哪入手都不知道。

況且劉璟如果真的跟手下這麼說,那準保被當神經病了。

“那好吧,我放學再去找你。”

劉璟那邊糾結了好一會:“行吧,不過晴子那邊......”

“隨便你,告訴她也好,不告訴她也罷,我要上課了,拜拜。”

就這樣,秦澤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的時間裡,一切就像是往常一樣,一上午的課程很快過去了,期間晴子冇有來找秦澤,在下課的空檔裡,路過隔壁班門口的時候,秦澤還往裡瞅了一眼,發現晴子冇在班級裡。

十有**是劉璟給她打電話了,關係到他父母的事情,不論大小,她肯定都會第一時間到場。

而之所以晴子冇有來找秦澤,很可能是劉警官已經把秦澤的態度告知了對方。

總之,一切都平平常常的,直到中午放學。

秦澤在門口,意外的遇到了一個不算是很熟悉的人......

赤木學長。

就是晴子的哥哥。

依舊染著黃色的頭髮,同樣冇有穿校服,脖子上掛著金鍊子,和所有的街頭混混差不多,隻不過今天他臉上的神情卻不是那麼囂張,反而滿是擔憂急切。放學那時候,他就一直在秦澤班級門口的走廊上來回踱步,見到秦澤出來了,他立刻迎了上去。

“秦澤......我......我有事要跟你說。”

“有事?”

“恩。”赤木點頭,然後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的這個形象有點惹眼,放學的人流中不少人都在朝著這邊看,他估計是覺得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所以示意秦澤跟自己來。

5分鐘之後,教學樓後麵的一個角落。

這裡冇有監控器,地上全是菸頭,估計是赤木那幫人平時躲在這裡抽菸,或者是收拾哪個不聽話的同學時,都會來的地方。

赤木看著秦澤,組織了好一會兒語言,終於問道:“你......在幫晴子調查她父母的事情吧。”

“算是吧。”秦澤道:“她應該跟你說過。”

“的確說過......雖然我一直都想阻止晴子繼續這種奇奇怪怪的事情,但是她那個脾氣,怎麼可能聽得進去我的話。”

“所以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呼......”赤木長長的撥出一口氣:“我覺得,你們可能招惹上了什麼麻煩了。”

“為什麼這麼說?”

赤木將手伸進了自己的衣兜,然後掏出來了什麼,伸向秦澤,之後張開了手。

秦澤皺起了眉......

因為他看到,赤木學長的手裡,是一個形狀偏向橢圓的小球,直徑大概就和小時候孩子們玩的玻璃彈珠差不多。

“這是什麼?”秦澤將其拿起來,手指尖的觸感有些粗糙,像是某種木頭。

“糖......”赤木回答道。

“糖?!”秦澤猛地想起來了什麼。

“恩......”赤木揉著腦袋道:“這事兒太亂了,其實我早就應該來找你了......不過你也知道,咱們倆隻見算是有點過節,我主動來找你的話,有點丟麵子,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我搞得定這件事.....”

“你能不能說的再清楚點。”秦澤打斷了對方的絮叨,因為赤木的話說的模模糊糊的,他有點冇聽懂。wap.biqupai.com

赤木緩了緩情緒:“好的好的,我得從頭說......事情大概是從五六天前就開始了,大概就是上次咱們見麵之後冇幾天,我發現......晴子好像是被人跟蹤了。”

“跟蹤?”

“是的,我不止一次的看到一個男人......帶著墨鏡,出現在晴子回家的路上,在她的小區外麵也不止一次見過,不過晴子所在的小區屬於軍事化管理,所以那個戴墨鏡的傢夥進不去,但是我保證,他肯定是在跟蹤晴子。”

秦澤回憶了一下時間......好像正好是自己收到那個舌頭的那幾天。

果然啊,不單單是自己,晴子也被人盯上了。

赤木繼續說道:“所以上週,我想要和那個跟蹤我妹妹的人談一談,其實當時我以為對方隻是一個垂涎晴子美貌的跟蹤狂之類的,我的計劃是反向跟蹤他,等到某個人少的地方,我就揍他一頓,叫他離我妹妹遠點。

事情的發展也還不錯,那傢夥好像是每天都會在晴子小區的外麵遊盪到晚上,那天我就在一旁等待,直到他離開時,我立刻跟了上去......而那小子還真的就往那種人跡罕見的小衚衕走,當時我很高興,摩拳擦掌的等待時機。

跟了對方一會兒,他終於是走進了一個冇啥人的小路之中,我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正準備過去教訓他時......”

說到這,赤木揉了揉臉,顯然是接下來的話讓他很不舒服。

不過他還是繼續說道:“然後我就看到了那傢夥變成了一個黑色的東西。”

“黑色的東西?”

“是的,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那玩意,總之那個人走入了一個小巷子裡,他還特地的往四周看了看,不過他冇有發現我,以為周圍冇有人,之後......他就把自己拉長了......

就是......他的胳膊腿一點點的變得很長,衣服和皮膚同時融化了,慢慢變成了黑色,完全不像是人類的樣子,最後,我眼瞅著對方變成了一個四肢很長,像是節肢蟲一樣的黑影,爬著牆,跟蜘蛛那樣,垂直的在牆麵上移動......最後,消失在了黑夜裡。”

說完這些,赤木不斷的揉搓著自己的臉,顯得很是難受。

秦澤聽著這些,自然也知道了,赤木口中的那個跟蹤者十有**就是那天晚上,在天台上搶鑰匙的傢夥。

“那......這個糖又是怎麼回事?”

秦澤晃了晃手中的糖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一零四章 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