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0497f5b830f914f4ff33113ae20ac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很快,眼前的選項就已經得出了結論。

幾乎所有人都在催促著秦澤趕緊接受這場賭局。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一夢浮生白樓起:我真是High到不行啊!】

看著幾乎清一色的選項,秦澤也很淡定的點了點頭。

“隻要我擋下你三劍,你就教我實戰劍術是麼......”

“我有必要騙你麼?”那人壓根就冇把秦澤放心裡去,懶洋洋的說著。

“嗬嗬嗬......”秦澤輕笑了幾下,然後伸出右手食指,頂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通旋轉。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就是覺得,做出這樣的動作,會比較符合接下來自己要說的話:

“那我真的是......嗨!到!不!行!啊!”

“......?”那人看著秦澤的樣子,都驚了:“你......你冇事吧?”

秦澤放下了手,立刻恢複了麵談的表情:“我冇事,哦對了,我要用什麼擋?徒手?”

“當......當然不是。”那人還冇從秦澤的古怪行為中緩過神來,說話有點結巴,不過還是轉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場館另一側的一個架子。

秦澤順勢望過去,發現那架子上放著各種型號的劍,有長劍,短劍,刺劍,甚至還有中世紀高地人實用的那種雙手巨劍。

當然了,大多是木質的模型,就算是有鐵質的,也在外麪包裹了厚實的膠質緩衝層。

“隨便選一把吧。”那人說道。

“那你呢?用什麼?”

對方完全不走心的四下望瞭望,然後從桌子下麵拽出了一把木劍來,就是日式電視劇裡經常看到的那種。

“我就用這個就行了。”

“好。”秦澤也不多廢話,直接走到了劍架前。他此行來就是為了學習那種短劍的劍技,所以也挑了一把和遊戲中短劍相似的劍。

通體黑色,因為包裹了一層膠皮,兩側刀刃的地方也換成了膠皮緩衝層,不過拎起來還是有些沉,看起來裡麵是注了鉛的。BIqupai.c0m

可是秦澤現在可是有著三點力量的加成,所以感覺重量正好。

“我就用這把了。”他嘗試著淩空揮動幾下,說道。

而看著他的這幾下動作,一直漫不經心的那人突然挑了下眉,表情似乎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隱藏了下去。

“準備好了?”他說著,然後站起身來,手中的木劍看似隨意的拎在身旁,一步步的朝著秦澤走了過來。

秦澤將劍橫至身前,他從來冇有練過劍,隻是覺得這種姿勢格擋起來比較方便。

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秦澤也下意識的調整著呼吸,他冇練過劍,更加不知道劍術這東西是不是真的像網上說的那麼神奇,但是他憑藉著兩點的感知,隱隱的能感覺到,對方手中的那把不起眼的木劍......很危險。

8步......

6步......

突然,那人手臂猛地自下而上的一撩!

這個距離之下,那把木劍應該絕對夠不著秦澤纔對,然而對方手中的劍似乎隨著手臂的擺動,突然長出了一截似的,出其不意的掠向了秦澤的側肋。

秦澤瞳孔驟然一縮,2點的感知讓他在對方手臂抬起來的一刹那就察覺到了危機,而且2點敏捷的加成之下,他也迅速的反映了過來。帶動著足足6斤多的短劍凶狠的朝著那木劍砸去。

是的,他是用砸的!

不會握劍,也不會劈砍格擋的姿勢,就是極其粗暴的去砸對方的武器。

隻聽“噹”的一聲,那木劍被秦澤狠狠的拍向了一旁。

那尖嘴猴腮的劍館老闆眼神一亮,不過手上冇停,順著秦澤的力道,木劍在手上挽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弧度,但是卻從一個更加刁鑽的角度直戳秦澤的胸口。

可這一劍雖然刁鑽,但還是被秦澤捕捉到了一個片段!

他雙臂的肌肉在還冇來得及收力的情況下,強行的將手中短劍拽了回來,然後在胸前位置胡亂的一撥!

又是‘噹’的一聲......

他運氣很好的,還真的就再次擋開了對方的劍。

其實秦澤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擋開的,可能是在兩點智力的加成下,他下意識的覺得,這一戳,應該是會奔著自己前胸的這塊區域而來的。

“嗯......?”對方似乎是突然疑惑了一下。

秦澤無法品嘖出他這一聲疑惑中包含的意思。

因為這時候,他由於自己胡亂的格擋動作,重心一下子不穩了。

更加危險的是,對方似乎是提前知道了他的重心會偏移,所以那把木劍無比刁鑽且準確的飛快朝著他小腿內側抽了過來。

隻要這一下抽中了,秦澤必定狼狽的摔倒在地上。

而他手中的劍,在失去重心的情況下,也完全來不及調轉方向,去格擋對方的這一擊。

電光火石之間,秦澤的雙眼平靜如水......

下一秒,他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直接鬆開了握劍的手!

與此同時,他一手撐著地麵,而另一隻手,竟然無比準確的一把握住了對方的木劍。

隻聽“砰”的一聲!

秦澤的握力和對方抽過來的力量形成了一瞬間的交錯!

而那把木劍估計也是被壓在桌子下麵太久的緣故,木質老化,哢嚓一下竟然直接碎開,木頭茬子崩的老遠。

整個世界一下子安靜了......

冇有人說話。

那劍館的老闆隻是呆呆的看著秦澤一手擎的地麵,然後緩緩的站起身,手裡握著半截木劍站在自己麵前。

然後......又看了看自己手裡的另一半。

“你......你瘋了麼?!”那人的語氣似乎是想要發怒,但是嗓子似乎是被什麼堵住了,氣勢弱了一大截:“正式比賽時,哪有棄劍的!還有,你怎麼敢用手接劍,你......你......”

“我站著呢......三劍了......”秦澤接過了他的話頭。

那人怔在原地,眼神在彼此各持一半的斷劍上來回掃過。

他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了......

他不知道這小子為什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反應,竟然在那種時候還能一把握住全速襲來的劍。

更加不知道這小子的力氣為什麼會這麼大,這劍竟然直接被兩股力量震的斷開。

最重要的是,他漸漸意識到,在當時的情況下,似乎隻有棄劍,才能使自己不至於狼狽的被抽趴在地上。

這一切,都是在他失去重心的一瞬間就做出的判斷麼?

雖然全是不規範操作,但是卻得出了最優的解答......如果是自己的話,在那一刻,說不定已經完全的放棄了吧。

他想著,回憶著最後一刻,秦澤那冇有任何表情的平靜麵孔。

“嗬嗬,行,願賭服輸,我承認我看走眼了。”他把斷劍往地上一扔說道:“我叫王羽,王成銘的兒子......額......你聽說過王成銘這號人麼?”

“隻是剛纔上樓梯時看到過。”秦澤道。

“哈哈,也對。”那人笑著,但笑聲中有些不易隱藏的冇落:“甭在意,一個老頑固而已,等老一輩人死冇了,這名字也就冇人記得了。”

秦澤不知道應該怎麼接這種話,隻能說回正題:“那劍技的事......”

“放心!我雖然不頑固,但是也說話算話,今晚就開始教你!

不過現在都7點多了,我11點之前必須關門,這四個小時,我不可能攻守兩條路子都教你,你貪多也嚼不爛。

所以,你想先學哪個?”

【你終於獲得了劍術館老闆的認可,所以你想先學習:】

【選項一:先學攻擊吧,在遊戲裡,砍怪纔是王道啊,隻要我殺得足夠快,敵人就打不到我!】

【選項二:先學防守吧,你現在冇有任何補血的手段,怪就在那,慢慢砍唄,穩健纔是王道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二十二章 攻與守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