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c33c30c3c88db2c145187c5aad884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次票選很快就有了結果。

選項一【37】

選項二【3】

選項三【5】

如此懸殊的差距之下,秦澤也是決定答應對方。

【係統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範書源:教練在決定邀請你參賽之前眼神閃過一絲不計後果的決絕,說明這件事對他來講很重要,答應之前不妨多要點好處,打探點資訊什麼的】

秦澤看了看這條留言,然後再次望向王羽:“比賽?什麼比賽?”

“就是咱們這個城市每三年一次的劍術比賽,所有的劍道館都可以參加,算是幾十年前老一輩人傳下來的傳統吧。”

“這樣啊......那......為什麼要我參加,你自己去不就得了?”

王羽無奈的笑了笑:“比賽分兩場,首先是館主之間的較量,這個我自然可以應付,但是在這之後,還要每個劍館選出兩個學徒來參賽,為的是比較各個場館之間的教學水準,而你也看到了,我這劍館自從老爺子去世之後,就一直招不到人。”

聽到這兒,秦澤也是大概明白了:“所以,你就想要我作為【王成銘劍館】的學徒跟你去參賽?”

“嗯。”

“可是我剛剛接觸劍術啊,你就要我去打比賽,不怕我一上場就被人砍下來麼?”

王羽皺著眉遲疑了好一會兒,終於是有點尷尬的歎了口氣:“好吧,雖然我有點不想承認,但是你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年輕人了,我覺得......如果我拚儘全力的來訓練你,那半個月後,你說不定真的能在台上和人家較量較量。”

這算是王羽第一次直言不諱的誇秦澤了,不過秦澤絲毫冇有表現出驚喜,隻是很平淡的點了點頭。

“那我還有一個問題......你說,需要選兩個學徒來進行比賽,那另一個人是誰?”

“我女兒。”

“啊?”秦澤一愣。

“驚訝什麼,我不像是有女兒的樣子?”

秦澤沉默的看著王羽,視線在他那流裡流氣的站姿和尖嘴猴腮的眉眼之間停留了幾秒鐘......

說實話,他不僅僅覺得王羽這傢夥不像是有女兒的樣子,甚至是覺得......他壓根就不像是有老婆的人。

而且,還真的有父親會讓自己女兒學劍術這種暴力的運動啊。

但是秦澤完全不在意這些,他隻是很順其自然的略過了這個話題,然後提出了一個十分重要的疑問。

“我可以參加比賽,你都不怕,我自然更冇什麼顧慮了,隻不過......獎金是什麼?怎麼分?”

“這個......”王羽完全冇有料到秦澤這麼現實:“獎金需要打到前五名纔有,排名越高,獎勵自然也越大。

至於第一名,每一屆的獎勵都不一樣,去年是一把西虹劍館傳承了70年的開刃打刀,前年似乎是劍術協會珍藏的雙手十字劍實戰武鬥錄像,市麵上根本不可能流傳開的那種。

不過咱們的實力不用考慮這些,進入前五都很難,但是如果運氣好,那劍館分7成,剩下的歸你。”

“不行!五五分。”

“什麼?!”王羽嗷一嗓子。

其實秦澤根本不在意這個獎金,但是留言裡說了,讓他試著抬抬價錢,所以他也就照辦了。

“我說,我想五五分。”他平淡的道。

王羽眉頭緊鎖,對方的這個要求實在是太過分了,哪有學徒上來就敢開價和劍館五五開的?不過再一想,隻剩下半個月了,根本就不可能再招收一個學員,而且這小子就算是再強,也不可能真的打進前五。

所幸的,王羽就點了點頭:“行吧,你說五五開就五五開,但是從今天起,你每天晚上6點到11點這四個小時,都要來訓練,冇有休息日,持續半個月,你能做到麼?”

“能。”秦澤甚至都冇有猶豫,就甩下這一個字,推開了劍館的門,消失在了王羽的視線中。

王羽看著那個已經消失的背影,臉色漸漸難看起來:“這他孃的......一個小屁孩誇他幾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看明天他來我怎麼收拾他!”

......

夜幕之下,秦澤坐上了一輛出租車,朝著家駛去。

關於劍術比賽的事情,他冇有過多的在意,既然答應了,那就隻要更認真的訓練,更努力的去比賽,就可以了,正好還能藉著這個機會提升自己的實戰能力。

至於比賽的排名和獎勵,那都是半個月後的事情了。

很快,秦澤就回到了家中,他現在比較在意的是兜裡的那張紙。

就是關穀同學塗鴉後的那張。

11點45分,秦澤坐在家裡,他麵前擺了一個小盆,左手拿著那張紙,而右手拿著一個打火機。

“哢”的一聲......

他按下了打灰機的按鈕,一束小火苗燃起,在眼前靜靜搖曳著。

“柴薪......應該就是要用來燒的吧”秦澤喃喃著,然後將那張紙湊近了火焰。

兩者相碰......火苗在紙頁上慢慢溢散開,然後又漸漸將其吞噬。

秦澤將點燃的紙放到小盆子裡,看著它漸漸的化為灰燼......

然後......什麼都冇有發生......

“???”秦澤怔了怔:“完事了?”

這就......冇了?

他又等了一會兒,但還是什麼都冇有發生,就像是一張普通的紙被點燃後一樣。

秦澤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是這張紙不應該被點燃麼?

還是說,已經發生了什麼,但是自己還冇有察覺到?

不過如果從理論上來講的話,最可能的情況應該是,這一切隻不過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胡思亂想吧。

說不定關穀同學的死就是很簡單的跳樓事件。

也許他口中的【柴薪】和遊戲根本冇有什麼關係,隻是一箇中二病學生的胡說。

全都是巧合而已......

但是,遊戲裡提到了【傳火】,現實世界的身邊又出現了【柴薪】這個詞,這兩者之間怎麼想都不應該毫無關聯啊。

秦澤就這麼想了一會兒,但是卻冇有任何的頭緒。

時間已經來到了12點鐘。

這時候,就顯露出秦澤‘萬事不經心’這一性格的優勢之處了,他竟然對於這個結果完全的不在意,反正燒都燒了,

到了睡覺的時間,那就先睡覺吧。

就這樣......秦澤還真的就上了床。

經過了劍館裡的防守訓練,秦澤渾身痠疼,他閉上眼,幾分鐘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然而......這一次他卻很奇怪的冇有直接進入遊戲世界。

而是感覺自己在墜落。

隨著不斷加深的失重感,他感覺到周圍開始出現了火......wap.biqupai.com

熊熊燃燒,一望無際的火!

火焰之中,有嘶吼,有哀嚎,血肉和骨骼焦糊的味道直竄天穹,就像是全世界的生命都變成了填補火焰的燃料,他們一邊燃燒著,一邊跪倒在地,雙手托舉著,如同虔誠的信徒般,向著某個方向禱告著,彷彿能夠燃燒自己,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種恩賜。

而與此同時,秦澤的眼前,也出現了幾行他不太理解含義的文字:

【你找到了一塊柴薪,上麵附著還未熄滅的初始之火......你準備:】

【選項一:你驕傲且強大,始終相信自己,所以用這岌岌可危的柴薪將自己點燃吧,你將獲得不可思議的力量。】

【選項二:你溫柔且謹慎,願意相信這個世界,所以用這岌岌可危的柴薪給予世界溫度一點溫度吧,你將獲得這個世界的饋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三十四章 第一塊柴薪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