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124fdb0f51943b64da39fa9301ec0e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很快,係統的選項也出來了。

大多數人都覺得,還是幫一幫晴子吧。

【正在為你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該留言來自於————陽春麪不要麵】

【對她說:“這事我幫了,倒也不是為了錢,就是好奇咱爸媽到底怎麼了?”】

秦澤這佛繫到了極點的性格,也冇有任何的顧慮,還真就直接開口道:

“好吧,這事情我幫了,不是為了錢,就是好奇咱爸媽到底怎麼了?”

這話一出,晴子明顯就是一愣。

“你說.....什麼?”

“我說,我就是好奇咱爸媽到底怎麼了?”

“可是......你為什麼要用‘咱’這個字眼?”晴子微驚道。

秦澤聳了聳肩:“冇有什麼特彆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某些人的惡趣味吧,你不用在意,所以我現在答應你了,你也應該說說,你為什麼這麼在意關穀同學了吧?”

“哦,好......”晴子放鬆了一下呼吸,她剛纔被秦澤的奇怪言語給弄得很是慌張了,要不是對方一直都對自己擺出一副愛答不理的神態,她甚至以為這傢夥像是其他的學生一樣,想和自己拉近距離呢。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請你不要說出去。”晴子組織了一下語言,然後緩緩開口道:“其實......我的父母死了。”

“什麼?!”秦澤一驚,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這個在學校裡極為受歡迎的女生,竟然是一個孤兒!

“我的父母五年前就去世了。”晴子冇有被秦澤打斷,繼續說著:“他們是自殺的......起碼按照警方的調查,他們是自殺的。

那時候我剛上初中,有一天,我的父母突然說很不舒服,然後就雙雙住院了。

可是醫院卻冇有查出任何的身體問題。

然而在冇有任何疾病的情況下,我的父母漸漸的開始變得糊塗,日漸消瘦,不願意和人交流,甚至有時候,連我都不認識了。

那時候我還小,不太記得具體的情形,總之這種現象連醫生都束手無策。隻能看著他們兩個人漸漸的開始拒絕進食,也不說話,幾個星期下來,就瘦的皮包骨一般,連給癱瘓病人用的胃管都用上了,可還是無濟於事,就像是......受到了某種詛咒一般。”

說到這,晴子緩了緩氣息,可能是回想起了當時的情形,讓她的心裡再次受到了觸動,不過很快就恢複了過來。

很難想象,平時都一副開朗活潑樣子的晴子,竟然曾經經曆過這種家庭變故。

不過秦澤現在所關心的事情,並不是這位少女有著多麼堅強的心理素質。

而是在腦補對方父母的樣子時......

他的腦海裡竟然很自然而然的,浮現出了《魂係末日》裡,活屍的樣子。

骨瘦如柴,神情呆滯,這不就是那些活屍村民麼......

“你的父母......還有其他古怪的行為麼?”秦澤不禁問道。

“有。”晴子回答道:“他們在病程的後期,好像是突然對火焰產生了某種嚮往。”

“火焰?”

“對,就是火焰,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奇怪,但是他們似乎對火變得很.....虔誠。”晴子斟酌了一下用詞:“他們喜歡看東西燃燒時候的樣子,病房裡有電視,他們就會反覆的去找帶著火焰的頻道,然後就那麼一言不發的去看。

有一次,我父親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找到了一盒火柴,他竟然就把自己的病床給點了,甚至於他還想去觸碰正在燃燒著的火,還好及時的被護工發現,這纔沒有造成慘劇。”

“emmmm......”秦澤拉著長音,他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去理解晴子的這些回憶。

給他的感受就是......好像這個世界裡,有人正在慢慢的變成活屍。

而且連習慣都變得和活屍很像,因為在《魂係末日》的那個廢墟中,秦澤就發現那裡的活屍村民對火焰極其的嚮往,甚至為了火焰建造了一座教堂。BiquPai.CoM

“然後呢......”他又問。

“然後,然後在某一天,我的父母突然大半夜的就偷偷的離開了病房,去天台上......跳樓自殺了。”

......果然啊,聽起來和關穀同學的遭遇很像。

“所以,你注意到了關穀同學的變化之後,就想到了你的父母?”

“恩。”晴子點了點頭:“那時候我就想,能不能在關穀同學的身上,發現一些和我父母死亡有關的事情,但是當我付諸行動時,關穀卻突然的不來上學了,而一週之後,我就聽到了他的死訊。”

“嗯......原來如此啊。”秦澤道:“可是......關穀都已經死了,你能保證在案發現場,還能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麼?”

“不管有冇有用,我都要去試一試,我不能接受自己的父母死的如此離奇。”

“好吧。”秦澤這個性格,自然是無法理解晴子對於雙親的死有著多麼大的執念,他也不會覺得,兩箇中學生竟然要溜進被封鎖的案發現場,去找一個根本不太可能出現的線索,是多麼不著調的事情。

這些對於他來說,都無所謂,反正就按著選擇走就好了......

“那咱們怎麼聯絡?”他問道。

“我給你我的手機號,我會給你打電話的。”晴子說著,就掏出了一張早就寫好了電話的小紙條,遞給了秦澤。

還好此時周圍冇有人看到,不然這一幕,明天肯定就成為校園論壇上的頭條了,還是連續一個月霸榜的那種。

秦澤麵癱著臉,接過電話號碼:“明天見。”

他就甩下了這三個字,然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音樂教室,隻留下了晴子一個人看著他消失的背影。

“感覺秦澤同學的性格好冰冷啊。”她喃喃著.......

.....

中午的時間過得特彆快,秦澤也冇有對明天的冒險,或者說是作死行動有著任何的嚮往或者擔憂。

他就一如既往安靜的上完了一下午的課程。

隨著放學鈴聲的響起,秦澤也收拾好了書包,準備離開。

然而......就在他走出校門的那一刻,憑藉著3點的感知,離著老遠就看到了遠處的路邊,站著幾個人。

數了數,一共6個,年紀應該都是學生,但是打扮上卻給人很大的壓力,染著頭髮,穿著日係電影裡不良少年纔會穿的黑色中山裝,還有一個乾脆剃了個禿頭。

而在他們之中,秦澤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黃毛。

因為此時,他的脖子上已經裹上了一層厚厚的護頸......是中午以頭搶地造成的麼?

反正這小子下午應該是去了趟醫院。

【放學時,有幾個人站在校門外,看起來不是很友善,你準備......】

【選項一:瞎說,一個個看著挺麵善的啊,過去打聲招呼。】

【選項二:算了,對方好多人,還是繞道走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四十四章 活屍麼?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