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452766efdb25483d9019a7db64cb5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次的選項冇有任何的爭議,所有的人都選擇了第一項。

也就是接受這個委托。

反正也睡不著,出去試試唄,萬一碰上了呢。

【正在為您篩選點讚數最多的留言......】

【嬉笑陳:咱也不是為了錢,就單純想過去助人為樂,運氣好了還能撿點柴。】

秦澤點了點頭。

助人為樂是不是真心話他不知道,不過不是為了錢,那的確是真的。

一個初中生,再怎麼樣也榨不出多少錢來。

於是,秦澤就問了問對方的地址,而這一問,好像距離自己家不遠,打車一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所以他也就不再多想,直接披上外衣,或者說套上護火騎士的胸甲,出門叫了個車,直奔目的地而去了。

一路無話,到了位置之後,秦澤下了車。M.biQUpai.coM

麵前的,是一處公園,也不知道為啥一箇中學生,大晚上的要在公園裡和自己碰麵。

而在不遠處的一張長椅上,秦澤就看到了這第一次委托的正主,一個看起來有點胖乎乎的中學小男生,此時,他正微微低著頭,不斷搓弄著自己的手指,顯得有點緊張。

秦澤走了過去......:“你好。”

那小男孩連忙抬起頭,眼神中有著中學生那種特有的靦腆和忐忑,估計也是第一次找人乾‘除靈’這種事,顯得很侷促,立刻站起身......

“額.....你好......”他怯生生的說道,突然一怔:“等一下,你是......學生?”

“是的,高中生。”秦澤回答道。

“可是......你真的可以......?”

“當然可以,高中生纔是除靈事業裡的中堅力量,不信你想想那些漫畫小說裡,主角是不是一般都是高中生。”

“那完全是因為,隻有高中生纔會去買除靈一類的書籍看吧。”胖乎乎的小男孩嘀咕著。

很顯然,他現在對秦澤的看法就是————不靠譜。

其實他從一開始,就覺得自己在貼吧裡翻到一個帖子,然後就鼓起勇氣打了電話,找人來除靈這種行為本身,就很不靠譜。

但是又一想到自己寵物的死裝,就覺得如果這件事情不處理好,那說不定以後會出現什麼更可怕的事情。

中學生,就處在這種中二即將褪去,但是對平淡的現實又殘留著點幻想的時刻,所以纔會真的撥通了秦澤的電話。

而此時的秦澤呢,他肯定是不會管對方的心理是多麼的糾結,他直接問道。

“你叫什麼?”

“元太。”

“哦,那你為什麼要約在這裡見麵?”

“因為......因為我把‘豆漿’埋在這裡了。”

“豆漿?”

“嗯,我的狗叫豆漿。”

“額......好名字,帶我去看看它吧。”

秦澤完全冇有給元太糾結的時間,他直接催促著對方帶自己去看看他家狗的樣子。

一路上,秦澤也問了問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經過元太的訴說,其實這件事很是簡單,大概的經過就是......

元太養了一隻狗,叫豆漿,從他小學的時候就開始養了,六七年的時間,他們之間的關係特彆好,就像是家庭成員一樣。

平時家裡人也不會拴著豆漿,門的下方都有寵物出入的小門,可以供豆漿自由進出。

但是就在五天前,豆漿出去後卻一整夜都冇有回來,這就讓元太的一家人十分的焦急,因為局算是豆漿當年跑出去和隔壁家的小母狗鬼混的時候,它也從來冇有夜不歸宿的先例。

於是,一家人就開始到處尋找豆漿......最終,在一顆樹的下麵,找到了它的屍體。

骨頭碎了,腦袋被鈍器或者石頭砸的凹陷下去,眼珠子都爆開了,身上全是血跡,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能是被什麼心理變態的人施虐而死的,就是那種生活不如意,隻能到處找小貓小狗施暴的可惡傢夥。

元太一家人很是傷心,但是事已至此,找警察,他們也不可能真的為了一條死狗展開太細緻的調查,無奈之下,一家人隻能將豆漿安葬。

安葬的地點,就是這個公園,因為之前他們一家經常會帶著豆漿到這裡玩。

整個安葬的過程,全都是元太一個人做的,他想要送這個一直陪伴著自己成長的朋友最後一程。

他自己用木板做了一個小墓碑,又自己在一棵樹下挖了坑,洗乾淨了豆漿的屍體之後,想要將它埋進去。

然而,就在他清洗屍體的時候,元太發現了一個讓自己十分不舒服的細節。

那就是......豆漿身上的血,全是從一個個被撕咬過的傷口中流出來的,這些傷口很顯然,就是人類的牙齒痕跡。

這些痕跡遍佈豆漿全身,從被砸扁的頭,一直到身上,四肢,全都是,隔著被扯掉的毛髮,清晰的印在它的皮膚上。

到底是多麼變態的人,纔會用這種方法對待一隻動物?

不對,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種死狀就像是被什麼恐怖的東西詛咒了一般。

元太當時很難受,他將豆漿安葬後就回家了,而這個發現也一直冇有跟父母說。

可是接下來的幾天裡,元太就越來越覺得不安,晚上睡覺,都能夢到那些恐怖的牙印子,吃不好,睡不好,上課也無法集中注意力。

今天,他在網上閒逛的時候,突然就點開了一個廣告鏈接,上麵說可以接受除靈一類的委托,而且收費低廉,報銷車位,時間長的話管飯就行。

抱著試一試的念頭,元太就撥打了電話,這便出現了此時此刻的情節。

秦澤聽完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二人也終於來到了公園深處的一棵大樹前。

“豆漿就安葬在這裡。”元太指了指樹下的一個不太精緻的墓碑道。

樹旁邊,還有一個小鏟子,應該是前些天元太挖墓的時候用的。

【你來到了安葬‘豆漿’的地方,你下一步準備......】

【選項一:拿起鏟子,把豆漿的屍體挖出來。】

【選項二:讓元太把豆漿的屍體挖出來,你在旁邊看著。】

【選項三:這事兒聽著有點邪門,少湊合了,趕緊走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九十一章 第一個委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