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廳之中的各個財團家主正在和各自屬下聯絡,得知各家財團已經穩定,幾人均是麵帶喜色:“納斯達克指數穩定回升了!”

“我名下股票也有不小的漲幅——”

“終於開始止損!”

楊瀟掛了電話,目光掠過他們,赫然發現淩影萱已經不見了。

他有些失落,危難之時,淩影萱永遠在他身邊,與他並肩而戰,而一旦事態平息,她就會這麼悄然離去。

“彆找了,她早走了!”shirley楊抬起小手在楊瀟麵前晃了晃:“給你打電話的那位妹子不是找你有事嗎?怎樣?要不要我幫你安排?”

楊瀟毫不遲疑的點點頭:“我有急事要回中原!”

shirley楊打了一個響指:“我來給你安排,那他們呢?”

她抬起纖纖小手,指指藍薇薇和樸修賢。

“都交給你安排!”藍薇薇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韓方幾大財團和跆拳道總會的意外俯首,是楊瀟此次韓方之行的意外收穫。

對於這個號稱三千年難遇的武道天才樸修賢,他也打算留給shirley楊調理,這小子跟著半步武帝shirley楊的進步空間更大。

“冇問題!”shirley楊拿起手機給楊瀟安排歸程!

半個小時後,楊瀟已經坐上了飛機!

中原,白氏珠寶集團!

坐在辦公桌後白俞靜俏臉一片冰冷:“張子豪,我在韓方的投資是有幾百億,但與你何乾?”

啪啪啪!

張子豪拍著手,滿臉笑容:“俞靜,白手起家把白氏珠寶集團發展至今,你的能力很強!但我也冇想到你會一出手就是幾百億的投資。嘖嘖嘖!”

他肆無忌憚的打量著白俞靜,冰冷美人係的白俞靜在薄怒之中更添幾分美,這一朵冰花,他摘定了!

“我是不是要多謝你的誇獎?”白俞靜被張子豪的目光盯的渾身不舒服:“如果你冇有其他的事情,就離開我的辦公室!”

她在韓方的投資出了問題,幾百億的資金被韓方第一財團強行拿去,至今索要無門。

如果不拿回這幾百億的投資資金,自己的白氏珠寶集團就要麵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剛剛像楊瀟求助之後,還冇有來及細說,這張子豪就跟打不死的小強似得,死皮賴臉的賴在她的辦公室裡,趕都趕不走!

“怎麼冇事?當然是跟你談談你那投資的事情。”張子豪貪婪的望著白俞靜嬌美無雙的冷豔容顏,故意拖長語調:“難道你就不想知道,韓方第一集團為何不拿彆人的投資資金,偏偏拿你的?”

白俞靜正頭疼此事,聽到張子豪的話,她的柳眉一挑:“難道你知道?”

張子豪得意的笑起來:“當然知道了!”

原本想把張子豪趕出辦公室的,白俞靜生生壓下心頭不耐:“那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幾百億資金必須要拿回來,不然她的心血可能會付之東流!

白俞靜是絕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

“我不告訴你,還能告訴誰呢?我來你這,就是專程告訴你這件事的!”張子豪笑的更得意了,甚至放肆的坐在白俞靜的桌子上,拿起她擺在桌上的相框把玩。

這種小動作,要是在平常,白俞靜早就發火了,此時她隻能忍耐。

張子豪是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張家少主。-